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半欢半爱,老公狠洁癖

061 婚礼3

半欢半爱,老公狠洁癖 檀栾 1915 2016-11-24 20:11:00

    “各位,欢迎大家来参加我和景临的婚礼。”她开口,柔美婉转的声音通过画筒传达到每个人的耳里。

  “她要干什么?”皇锦煌看着苏栗,眼里露出疑惑之色。

  顾萧棠轻轻的摇曳了一下手里的红酒,薄唇微勾,道,“你猜景临会不会赶到?”

  “肯定不会来。”皇锦煌脱口而出。

  “是吗?”顾萧棠脸上的笑意好像加深了微许,目光透过人群落在司仪台上的苏栗身上,“我们打个赌如何?”

  皇锦煌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赌什么?”

  “星红路的那块地。我赌会来。”顾萧棠说着端过红酒一饮而尽。

  皇锦煌咬了咬牙,“好,就赌那块地。要是我赢了,以后我有什么事你要无条件帮忙。”

  他还就不信了,唐景临会真的娶了这个苏栗。然而他却忽略了一件事,苏栗和唐景临虽然还没举行婚礼,可两人早就已经是领过证的夫妻了。

  “真是蠢死了。”尚阮不知从什么地方走了过来,只见她看了一眼顾萧棠,随后对皇锦煌道,“你输定了。”

  “你什么意思?”皇锦煌疑惑的问。

  “说了你也不懂。”尚阮淡淡的看着他,目光带着幽怨,“就像有我这样一个无论是容貌还是家世都这么出色的千金小姐喜欢你,可你就是喜欢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难道就因为她们胸大屁.股大吗?”

  尚阮说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嘀咕道,“我也不比她们差啊!”

  “你。”皇锦煌目光也上下扫视了她一眼,道,“的确不比她们差,可我就是不喜欢。”

  说着,他转身离开。

  “皇锦煌,你混蛋。”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尚阮顿时红了眼。

  顾萧棠闻言不由笑了,“他再混蛋,可你不还是喜欢他。”

  是啊,暮城的人谁不知道皇锦煌的花心,无论是千金小姐还是时尚名模,亦或者是小家碧玉还是欢场女子,哪个没有和他上过报纸。可是就偏偏奇了,所有的女人都行,就她尚阮不行,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是啊,我怎么就喜欢他呢?”尚阮自嘲的笑了笑,看着人群中,男人正端着一杯红酒一脸笑容的和一个女子谈笑风生时,她只觉得心里的那股快要与自身融合的钝痛再次一阵一阵的传来。

  “总之,我很感谢各位的到来,不过景临因为公司突然有一件很要紧的事要去处理,所以不能及时赶到,还请抱歉。不过这不影响这场婚礼的继续,各位尽管喝尽管玩,婚礼虽然缺少新郎,可依旧继续。”苏栗的话落,下面的宾客顿时陷入了一片安静。

  “苏小姐,你真好笑,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婚礼上没有新郎还可以继续的。”人群中,一个嘲讽的声音响起。

  苏栗闻声看去,只见蓝霓儿正好笑的看着她,“还是说,有些人为了嫁入豪门,真是什么面子都不要了。”

  她的话落,周围响起一片哄笑声。

  “是啊,她就是想嫁给我的霆东哥哥不成,现在又不知使了什么手段想嫁入唐家,不过我看现在唐景临还没来,估计也是看了清她的为人,不会来了。”沈曼彤挽着凌霆东的胳膊接着蓝霓儿的话说道。

  两人的话再加上这段时间报纸上沸沸扬扬的消息,一时间,所有的人看着苏栗的目光都带着不屑和鄙夷。

  苏栗冷凝的目光落在沈曼彤得意的小脸上,精致的面容上勾起浅浅的笑,“沈小姐,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喜欢惦记别人的东西。”

  说着她看向她身旁的凌霆东,“你当成宝的东西,我苏栗未必稀罕。而我喜欢的,任何人都抢不走。”

  意思就是说,因为不喜欢,所以才能让你这么轻易的抢过去。

  沈曼彤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不难看,她身边的凌霆东也没好到哪去。

  放下了,这样的话说出来,心里除了有微许的异样,可却没有了痛,曾经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好像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凌霆东,看来我是真的把你放下了。

  想着,苏栗唇边露出释然的笑,发自内心的笑。

  李氏站在一旁,正想上前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温晴给拉住,“妈,既然是我唐家的儿媳妇,如果连这点小场面都应付不了的话,她怎么能配得上景临。”

  温晴说着,目光落在苏栗的身上。只见她神情淡漠,没有丝毫要上去帮忙的意思。

  她的话让李氏的脚步止住,看向苏栗,她脸上闪过犹豫。这时沈曼彤再次开口,“苏栗,你算什么东西,婚礼上没有新郎,我看你怎么把这场婚礼继续下去。”

  沈曼彤此时的行为已经有点过激了,完全没有了大家闺秀的样子。可是想起昨天无意间听到凌霆东对刘芸说的话,她就不甘心。

  他竟然对刘芸说他还想娶苏栗,不管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他都不在乎。

  一想到这些,她心里就恨得牙痒痒。她苏栗到底有什么好,霆东竟然在她做了那样不要脸的事之后还想娶她。

  “是啊,唐夫人,这婚礼上没有新郎还能继续,这可真是前所未闻啊!”人群中一个年长的中年人对温晴道。

  正待大家都看着温晴等着她给一个说法时,沈曼彤身边的凌霆东忽然开口,“谁说没有新郎。”

  他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惊讶的看向他,就连苏栗也是,不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只见凌霆东不顾沈曼彤的不愿挣脱开她的手走到李氏等人身前,“唐老夫人,苏栗本来是我的未婚妻,因为一些原因而延误了婚礼的举办。殊凌某冒昧了,苏栗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不能嫁进你们唐家。”

檀栾

再次说一遍,免费期间一天两千字这是盐巴规定的,而这本文不会像这样一直更新下去的,上架之后就会多更。所以催更的亲们我也无能为力,请见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