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半欢半爱,老公狠洁癖

051 景临喝醉了,我去接他

半欢半爱,老公狠洁癖 檀栾 1925 2016-11-18 18:04:38

    女孩先是一愣,随即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一旁闭目养神的唐景临,男人冷峻如天人般的面容让她小脸一片绯红,娇羞的应了一声走了过去。  

  皇锦煌大笑一声拉过其中一个女孩,随后大手一辉,“自己找地方坐,都给我好好伺候了。”  

  这要换做平时的唐景临,皇锦煌扔给他的姑娘,他虽说不拒绝,可也绝不会让人近到他一米的范围内。可今天,还不待这个叫筱柒的女孩靠近,他忽然睁开了眼睛,直接一伸手,把她扯进了怀里。  

  皇锦煌见状先是一愣,随即笑了。一个月不见,这家伙是开窍了!  

  想到刚才在公司听到的一些八卦消息,他端过面前的一杯酒一口饮尽,问道,“兄弟,这地现在都到手了,你是准备马上就开始投入建造吗?”  

  唐景临接过筱柒递过来的酒杯,漆黑的眸子盯着北杯沿里面的琥珀色液体,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仿佛是料到他会这么回答,皇锦煌再次问道,“那报纸上的事是怎么回事?”  

  他说着眼含促狭的看着自己的好友,“听说你把娱乐圈第一大美女苏栗直接给全垒打了,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效率了?快说说,怎么把人家勾到手的?”  

  皇锦煌非常好奇。天知道他刚回国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震惊的怀疑是不是世界末日到了。他这个闷骚死心眼的兄弟竟然让一个女人怀孕了!  

  皇锦煌话落,唐景临握着杯壁的五指下意识紧了紧。一晃神间,眼前透明的酒液中,一个女人清丽的容貌慢慢显现出来。  

  她乌黑的眼睛仿佛包含了世间最纯粹的美好,可是其中却又始终带着一丝倔强的冷傲。她的面容精致白皙,红唇娇艳欲滴,唇边浅浅的笑仿佛最美的花朵绽放,艳丽而夺目。  

  苏栗。  

  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谁时,男人漆黑的眸子陡然一凛,握着酒杯的手用力一晃,酒液荡漾间,女人的容貌瞬间消失不见。  

  “你怎么了?”皇锦煌奇怪的看着他问。  

  “没事。”唐景临说着,仰头,一口饮尽了杯中冰凉的液体。  

  正待他还想问关于苏栗的事时,一旁包间的门被人一把推开,门板因为巨力撞在一旁的墙壁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皇锦煌闻声看过去,待看到门边的那抹靓丽的身影时,他握着酒杯的手下意识一抖。  

  这个姑奶奶怎么过来了?  

  “皇锦煌,你竟然刚下飞机就给我来这里鬼混,你……”尚阮的话戛然而止,他目光先是扫了一眼皇锦煌,随即挪到一旁拥着筱柒的唐景临身上。  

  “你怎么也在这里?”她说着走了进来,淡淡的目光扫了一眼唐景临怀里怯懦的看着她的筱柒,她冷声道,“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一个男人,趁着苏栗怀孕竟然出来偷吃!”  

  她话落,筱柒明显感觉到抱着自己的男人手臂猛然一僵。  

  一旁的皇锦煌听到‘怀孕’这个关键字眼立马凑过来问道,“苏栗真的怀了唐景临的孩子?”  

  “怎么,你也想要孩子了?”尚阮说着瞪了一眼他依旧抱在怀里的女人,胸口的气愤蹭蹭的往上冒,可最后却被她硬生生的压了下去,“皇锦煌,你现在是越来越饥不择食了,连未成年都下得了手。”  

  皇锦煌被她说得有点尴尬,看了一眼一旁神情有点不耐的唐景临,他开口,“尚阮,你有完没完,我的事轮不到你管。还有,说这些之前,你是不是要先看看你自己的身份证。”  

  尚阮要到今年的十二月才满十八岁,所以也算未成年。  

  尚阮被他这一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冷哼一声,拿出手机给一个  

  号码发了一条短信。  

  *  

  名苑。  

  从dodo专卖店前离开后,李氏的兴致依旧很高,最后硬是拉着苏栗逛到了五点多,才让萧肃送回了家。  

  饭后,苏栗有点心不在焉的陪着李氏坐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肥皂剧。因为蒋靖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给她了,说王董一直问他她怎么还没到。  

  “吴妈,景临怎么还不回来,打个电话问问。”李氏忽然问道。  

  “老夫人,先生因为公司忙,所以都是经常不回家的。”吴妈回道。  

  “不回来。”李氏闻言转头,“苏栗,景临经常不回家?”  

  李氏的话让苏栗回神,忙解释道,“奶奶,他公司忙,所以……”  

  “再忙也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你现在可是怀了孩子,他身为孩子的父亲怎么能不陪在你身边。”李氏显然很不悦,说着转头对颜染道,“立刻打电话叫那个混帐小子回来。”  

  李氏话刚落,苏栗放在一旁的手机提示有短信息进入。以为是蒋靖发的,可待他点开看到里面的内容时,秀眉下意识蹙了起来。  

  “苏栗,唐景临喝醉了,在魅色,你赶紧过来把他带回去。”是尚阮发的。  

  “颜染,不用了。”苏栗开口叫住了一旁准备去打电话的颜染,随即对李氏道,“奶奶,景临喝醉了,我去接他。”  

  “喝醉了。”李氏一愣,随即道,“你一个人我不放心,让颜染陪你一起去。”  

  “好。”苏栗点头,转身上楼去换衣服。  

  先不说尚阮的短信到底是真是假,苏栗刚好可以借这个借口出门。既然是去酒会,肯定是不能穿便装的。苏栗换上了一件黑色的晚礼服,然后在外面套了一件米白色的风衣。  

  “好了,我马上就到。”挂断蒋靖的电话,苏栗忙拿过一旁的包包朝门边走去。可就在这时,“哐当”的一声清脆的响声,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破裂的声音。  

  鼻尖猛然传来一股浓郁的香味,苏栗脚步倏然一顿,低头看去.

檀栾

嗯,明天加更,就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