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夏日暖阳天

第十一章 第二次初见

夏日暖阳天 夏戈尔 1987 2016-10-05 15:30:57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  

  今夜的天无比干净,能清楚地瞧见月亮周围的月晕。夏暖两手迁着五条狗心情极好的闲逛。  

  “孩儿们,抬头看看,天上可有棒棒糖吃”手上的绳子依旧强而有力的迁着她,哎,美景也不懂的欣赏,简直对狗弹琴。  

  “我说你们,总在狗屋呆着憋屈吧。如果你们明天努力工作,我保证天天带你们出来玩”小路走到了底,前方便是十字路口,夏暖打算原路返回。就在转身的间隙,魔鬼摇晃着摆脱了狗绳,冲向路口中央。  

  “该死的吉娃娃”夏暖追了出去,冲到马路中间。霎时两道白光打在夏暖身上,随即响起一串长长的刺耳的刹车声。  

  过往如同幽灵,阴魂不散。  

  时光回到了夏暖七岁那年,妈妈拽着她胳膊疯狂的跑,力气大的抓出了指痕,她没哭没闹,小小身体努力跟上妈妈的,后面传来很多人的叫喊声,可她什么都听不清,害怕和恐惧占据她整个身体,那一刻,仿佛全世界只有她和妈妈俩人。  

  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还是逃脱不掉高利贷的魔爪。小小的身体被人从后面腾空抱起,她使出全部力气去抗衡,挣脱那个令人恶心的怀抱,又踢又踹,小拳头招招都往对方脸上打去,那人恼了把她从怀里摔到地上。下一秒,只听到汽车撞击后急刹车的声音,妈妈躺在地上,闭着眼,脸都磨破了,她试着把妈妈拽起来,可是怎么也拽不动。  

  “妈妈,那些坏人都跑了,你快起来,起来啊,要是他们一会又回来,我们就跑不掉了”她着急的都忘了哭,妈妈没有回答她。只有越来越多的血围淌在她身下,冰冷的地面被鲜血温热,那带有腥味的鲜红色爬上了她白色连衣裙,一点点渗透,在白色画布上开出一朵又一朵的花。  

  一辆黑色宝马停在距夏暖两米远的位置。欧阳天不耐烦的按了2下车喇叭,这里居然有人碰瓷儿,还在这大半夜的,原本睡觉被吵醒就很不爽,现在又遇到这么个糟心事,看着车前那具身体顽固的躺在地上,纹丝未动,欧阳天难掩暴躁。  

  下了车走到那具身体旁,踢了踢夏暖的鞋子,躺着的身体依然动也不动。  

  “演技不错,不知道一会警察来你还能不能演的这般好”对于不相干的人,欧阳天向来不会把昂贵的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刚要转身,几条狗突然串了出来挡住他,不时地冲他犬叫。  

  小忠跑过去窝在夏暖怀里,萨摩耶两姐妹和魔鬼英勇的拦截住“不想负责的某人”,如若没有那场车祸,夏暖最多惊吓好一会,至少是清醒的,不会这么丢人的倒地昏厥吧。  

  对于犬类这个物种,27岁的欧阳天从来没有接触过。谈不上害怕也无任何好感。带狗来碰瓷儿讹钱,有意思。欧阳天蹲下身,不理会背后的那三只,琥珀色的眸子暗含警告盯着身前佯装可怜的秋田小忠。  

  俗话说,会咬人的狗不叫。他只需要提防这一只,小忠不会告诉欧阳天,你想复杂了,我只是想找个舒服的地方睡觉而已。  

  “你不起来,如何要钱呢”地上的那具依然保持化石状。欧阳天被身后的三只汪吵的心烦意乱,抬手抓起夏暖的胳膊高高举起,随即放手,整条胳膊重重打在脸上后着地。  

  “该死”他刚才只是想用这个方法拆穿她,没想到…人家是真的晕在了他车前。不在迟疑,欧阳天将人打横抱起,放到后排座,小忠始终不离夏暖左右,毫不客气地跳上车窝在刚才那个怀里,继续睡。犬叫的那三只也跟了上来,一股脑都窝在了后排车座下。  

  回国第一天,真该好好躺在床上。欧阳天把这会儿的不顺心都推给了无辜的林子煜。  

  可是,任欧阳天再怎么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他也料不到今天的小意外只是皮毛。  

  预兆,开始显现。他准备已久的开发项目将面临史无前例的困难与压力。  

  而这一切,都源自一个女人。  

  后话后叙,暂且不提。  

  安排好后排的一人与三狗后,欧阳天打开前车门。一个白色圆团凸现在驾驶座上,呼噜震天响,尾巴把舞跳。不难猜出,这一只也是那个女人的。  

  时间倒转回十分钟前,吉娃娃摆脱狗绳冲出小路,这女人扔下我们四只追了出去。傻女人,过马路不看红绿灯!还好宽敞的车道没有车,这女人身手也不错,跑出2步就把吉娃娃的绳子踩在了脚下。就在我以为终于可以回到狗窝睡大觉的时候,一辆车突然出现,速度快的差点晃瞎我的狗眼。虽然我眼睛没有萨摩那两姐妹的眼睛大,但我一道缝的小眼睛也是很聚神地。车停住,并没有幢到这女人。傻女人,还真把她吓傻了,哦不,应该是吓晕了。  

  哎…做事要靠脑子,武力解决不了问题,瞧那三只不管不顾的破口大骂,一点风度都没有。再看看那男人,高大又结实,就算我们五只一起上也不敢保证能赢,况且还需要他来救这傻女人。  

  人贱则无敌,狗贱则更无敌。  

  想我狗到中年闯下的大小祸事不计其数,就因为我顶着这张贱脸,什么事都没有,安全活到现在。  

  眼下,还得靠这张脸。真是一个靠脸的时代啊。  

  霸占你的车,看你能走否。  

  欧阳天脱下衣服朝那团死觉的狗打了下去,力道不轻不重,却足以拍醒。小猪摆好姿势,一张长脸刚好抬起到70度,最贱角度。果然,见男人眸子微亮,神情呆滞了几秒。而后得意的跳到了副驾驶,知道狗爷爷我的厉害了吧,贱不死你。  

  小猪自以为是的沉浸在它狗脑编织的美梦中,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欧阳天确实呆了几秒钟不假,但不是被贱吓到的,恶心,就没见过长的如此恶心的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