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地狱情仇录

第九十一章

地狱情仇录 天宇星 2499 2018-08-10 23:55:36

  说了半天,这位好心的野大夫是谁呀?不是别人,他就是后来又救了凌凤翔的华天亮。那么徐天亮到底是什么人呢?他真是个云游四乡的野大夫吗?不,他是我们中共地下党组织派出的一名侦察员。他以行医为名,暗中侦察国宝“飞天玉麒麟”的下落。因为我们的地下党组织刚刚接到一份绝密情报,情报中说失落多年的唐代镇国文物“飞天玉麒麟”,最近在山东出现,被一名叫朱卫琦的胡子兵开车劫走,敌人正在四处搜查。徐天亮一出山便来到了敌人最注意的鸭嘴镇,碰巧给苟清儒看病,被苟清儒留在家中。后来他得知酒店起火,被日军追捕的朱卫琦逃出鸭嘴镇,正想方设法离开苟家,偏偏又碰上春雪萍在苟家遭大难,他急中生智,利用苟清儒的心病,装神弄鬼,救出了春雪萍,自己也离开了鸭嘴镇。根据情报中透露的朱卫琦劫宝后的去向,他们一路往东寻去。

  春雪萍是个十分谨慎而又善良的姑娘,虽然她把身世告诉了华天亮,但对于她和凌凤翔搭救朱卫琦的事却守口如瓶,所以华天亮还不知朱卫琦己被敌人抓去,还在寻找朱卫琦的去向。世上的事就是这般奇巧,有时知情人就在眼前,反而失之交臂。华天亮和春雪萍慢慢四处查访,半月前就来到了胶州地界。他们住在葫芦集上,天天外出行医,暗中进行查访。每天行医回来,华天亮都要顺便到莲花村,为刘老汉免费看病。雪萍呢?则要早一步回到葫芦集去做晚饭。华天亮打算,如果找不到凌凤翔,就把春雪萍送到抗日游击区参加革命工作。没想到,他今天刚给莲花村的刘老汉看完病,便被雪中的三弦杆儿绊倒,这三弦杆上刻着凌凤翔的名字,华天亮一看,知道他就是春雪萍的哥哥凌凤翔,急忙把他背到了刘老汉家进行了抢救,又速去葫芦集叫来了春雪萍,但又不向凌凤翔说“凌凤翔”仨字,只说:“雪萍快走,莲花村有难要见你,你到那儿就知道啦!”等他们兄妹突然相见,兴奋得掉下泪时,华天亮却为自己安排了这场戏剧性的会面而哈哈大笑起来。

  当下凌凤翔和春雪萍双双向华天亮拜谢,谢他是连救两命的恩人。华天亮忙将他二人扶起,收却笑声,郑重其事地说:“麻线搓绳一股劲儿,受苦人咱是一条心!如果你俩看得起你大哥,就听我一句肺腑之言。”凌凤翔说道:“慢说一句,千句百句我们也听,大哥,您快讲!”华天亮呢?却不开口,笑眯眯地看看凤翔,再看看雪萍,看看雪萍,再看看凤翔,看来看去就是不说,把雪萍等急了,嗔了一句:“华大哥,看你装模作样的,有啥肺腑之言快掏出来吧!俺把耳朵都等痛了!”华天亮哈哈大笑:“凤翔、雪萍,我的肺腑之言就是叫你俩不要再兄妹相称了,该换个称呼了!”那雪萍是个极伶俐的姑娘,早就听出了这话的弦外之音,脸儿一红,嘴一抿,把头低了下去;凌凤翔却不解其意,惊奇地问道:“不兄妹相称那称什么?”华天亮笑着说:“你问问雪萍。”凌凤翔回过头去还是直问道:“萍子,我不叫你妹妹叫你什么?”雪萍把身子一扭,用黑而亮的大眼睛瞟了他一下,笑而不语。这时,天幕暗下来了,刘大娘把油灯点上。凌凤翔借着灯光仔细一看报,呀!只见雪萍象刚喝过醇香甘辣的老白干一样,脸上红鲜鲜、娇艳艳、笑吟吟、羞答答,杏眼含春,更显得俊秀妩媚;侧身垂首,两只手不停地拧着衣角,胸部在急剧地起伏,连她那笔直白嫩的翘鼻尖都渗出了一层亮晶

  晶的小汗珠儿。一看雪萍那窘相,凌凤翔突然明白过来,噢--华大哥是想叫俺俩……“嘿嘿嘿嘿……”凌凤翔不好意思地一摸后脑勺,咧开嘴,一低头,嘿呀嘿地笑了起来。他心中一高兴,病竟然好了许多。华天亮一见他二人心中都同意,是不言自明,心中大喜,对凤翔和雪萍说:“我是个痛快人,爱办痛快事,既然你二人早有此意,愿结百年之好,不如今夜早办早完。来,刘大爷老两口作证,我作媒,这间草屋权当新房,我来与你们写副对子。”说着,他便从药箱中取出笔墨;刘大娘从柜里也取出过年用的红纸,铺在了桌上。只见华天亮左手提袖儿,右手握笔,饱蘸浓墨,刷刷刷!泼墨般地写了起来。上联写的是“皓月描来双影燕”;下联写的是“春雪映出并蒂梅”;横批是“患难知音”。写成后,往门上一贴,嗬!端的是:云喷笔花,风翻墨浪,龙飞凤舞,神宽气足,草堂内顿时显出洋洋喜气。凤翔和雪萍一见如此,也不再忸怩,大大方方地先朝华天亮一拜,又朝刘老汉和刘大娘一拜,把老两口乐得是眉开眼笑。然后,他二人又相对一拜,抬头一看,嗬!只见四眸闪闪,柔情脉脉,无限幸福,涌上眉梢。此时,刘大娘早取出酒杯倒满了酒,众人都端了起来。刚要碰杯,却见华天亮眼圈儿一红,说道:“凤翔弟、雪萍妹,大哥我之所以草草促就你们的婚姻,是因为我有重任在身,不能久赔,眼见你俩结为琴瑟之好,我也算放了这颗心。明天一早,我要离开你们投奔别处,这杯喜酒也当作别酒饮吧!”话未落地,忽听得大街之上“踏踏踏踏!”脚步声蜂拥而来,把雪地踏得“咯咯”直响!植田林次郎的大狗小狗也叫成了一片。华天亮侧耳一听,说声“不好!”“啪!”把酒杯扔在桌上,脸上突然变了颜色,十分冷峻严肃,双目射出剑一般的光芒,他起身一跳,先避到门后,右手一撩长衫,“唰!”抽出一把乌黑锃亮的左轮手枪。这一下可把屋里所有的人吓坏啦!春雪萍一下子扑到凌凤翔身旁,大眼儿一眨不眨地看着华天亮。华天亮急促地对大伙儿说:“凤翔、雪萍和二位老人,你们不要怕,我不是土匪强盗,是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侦察员,是专门打日本鬼子、汉奸、为老百姓打天下的,我来到这里,肯定有人走漏了消息,我必须马上离开。希望凤翔和雪萍也快离开这里,去蒙山投奔共产党!”一听共产党三字,凌凤翔猛然想起义父朱卫琦的嘱咐,他突然跑上前去,“扑通”跪在华天亮面前,大声说道:“共产党好汉,我找的就是你呀!”华天亮一惊,刚把凤翔扶起来,就听着“咯咯咯咯”有人直砸大门。华天亮不敢怠慢,急声说道:“凤翔兄弟,有话以后再讲,咱们蒙山再会!”他刚要抽身走,又被凌凤翔一把抓住,。只见凌凤翔从怀中取出一个方形小铁盒,盒饭内盛着两个弹三弦用的指甲。他把小盒往华天亮手中一塞:“共产党大哥,这个你留作纪念,放心吧,我和雪萍一定去找你共产党!”说毕他把华天亮往后窗前一推,华天亮就势飞身,一脚踹开窗棂子。就在这时,院子大门“哗啦”一声一下被砸开,只见门外边站着一个黑黪黪的蒙面人,他指挥着一群端枪拿刀的士兵,旋风般地闯了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