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之制裁者

第三十一章 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异世之制裁者 女王之炎 3204 2019-09-12 23:30:00

  “你知道吗!你那天叫未央的时候。我好像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认识你叫的那个人一样。其实熟悉的感觉不止这些,这个学校,那间宿舍,那棵樱花…好像我以前来过一般!但是又想不起什么时候来过!”

  自从来到冥界后,她就老是有那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这让她费解。可任她怎么回想,也没有来过此地的记忆。白蓝心曾经也说过,有可能是她所谓的前身记忆?但她不太信,不是说人死后就会进入幽冥鬼界,在那里会让人忘记今生所有的经历。那又怎么会还有残念呢!这一切,也说不通。她唯有相信,这些场景只是在梦里见过罢了!

  陷入深思的沐兮颜,不知觉的就向眼前的悠.月夜道出了心中疑惑。听到沐兮颜的喃喃自语,他先是一惊,随后又紧张起来!她对这个地方还熟悉,还有印象!该高兴吗?对他个人而言,是的!可对整个六界形势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他得想办法打消她的好奇心!

  “要说白蓝心对这里的一切,当然不陌生。你能进得了她的身,是不是她的潜意识把这些信息传给你的。你自人界长大,从没来过这里,怎么会对这里的一切熟悉呢!”悠.月夜尽量说得轻描淡写。在沐兮颜看来,他的说法也不是没有可能,不然这一切要怎么解释呢!

  “好了,也不要想那么多了!你就在里面再多呆一会,我去找校长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让你暂时离开学院出去避避!不过我想,应该问题也不大。蕾娜的死,你多少要担些责任的,暂时离开也好!”

  沐兮颜不屑,“哼,那种人死了有什么可惜!我不怕告诉你,我早就想杀了她,只不过那个时候我还没学会所有的异能。想她暗地里对我下了多少次手,只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奈何不了她。要不是我命大,早在掉进圣湖的时候就死了!”

  “掉进圣湖的时候?什么意思?”悠.月夜听见她突然提到圣湖,觉得有些蹊跷,且圣湖之事到现在仍是一个谜。

  “你们不是觉得奇怪,那天我为什么会在圣湖底吗?我现在告诉你,就是蕾娜在圣湖边推了我一把!那一次,虽然我不知道后来是怎么回事。但是,她想淹死我的事实却是明显的!我本想亲手杀她,没想到…”现在想到以前的种种,沐兮颜仍不解气,她气没能手刃那个女人。她这样的死法,根本不算报仇!

  听到沐兮颜愤恨的指控,悠.月夜轻叹,“她现在人都已经死了,你就不要再计较了!”

  “哼,算是便宜她了!”

  “一直纠结过去,你也不会快乐。好了,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校长,让你尽快去人界!”

  没在说话,沐兮颜淡淡的点点头,目送悠.月夜离开。想到他最后的那句话,她心里清楚得很那是有些道理!只是道理虽是这样,但是从个人的情感上却不是那么能接受的。那些曾经伤害她很深的人,如果不能将那些伤害和痛苦双倍奉还的话,她也没办法放下,更不会有什么快乐!

  悠.月夜的背影消失在门外,但沐兮颜的眼里却残留着他寂寞的身影。他还劝自己,说什么一直纠结过去,不会快乐!他自己不也活在过去吗!虽然表面伪装得很好,但是,却逃不过她的眼睛。那个未婚妻不是死了吗…一百年,应该很久了吧,他不是一样放不下吗!事实证明,有些东西不是你想放下就能放下的,身不由己,心亦不能控!

  沐兮颜看着对面的镜子,已经好几天了,她依然不明白这面镜子出现在这的意义。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感觉到内心的些许平静。但是,心虽然静了,思考的东西却多了...

  原本的人类来到这魑魅魍魉的世界,她已变得什么都不是,不是人类,不是异族。该怎么存于世,她也完全没有头绪,在冥界这段时间,她看到了各种丑恶,这才发现异族的世界较于人界要危险得多了!

  从禁室出来不久,悠.月夜遇到了前来寻他的几个兄弟。

  “悠,怎么这么久?那小丫头在里面还老实吗!”白祺威悻悻说着与心里相反的话,其实他是很想进去看看她。尽管有可能她根本就不待见自己,他也想去确认她的状态。

  “恩!”悠.月夜淡然的没有多说明,问道,“可有向伊森汇报?”

  “哎,我刚从他那里汇报了过来,那老头说了一句相信你能处理好!不过他也说了,不必为学院担心,这维斯特尔学院在冥界也存在了数万年,就算是长老会也不是说拿捏就拿捏的!而他库塔布沙一族在怎么蛮横,与整个学院为敌,他也得认真的思量一番!”

  悠.月夜低头沉思了一会,又说道“这件事我已经部署好了,熙和威留下来协助,至于宸和净一就带蓝心去人界吧!”

  “去人界?悠,你觉得这个时候去人界合适吗?”冷月熙不解的看着他。这个节骨眼上,把她关在禁室才是明智之举啊。让她去人界,她又捣乱了怎么办?被库塔布沙家族发现了怎么办!

  “我也知道这个时期不对,但这是她要求的,想来是人界还有未了的事吧!我也想过,她去人界的话我们行动起来也比较方便,不会有顾虑!”如果白蓝心去了人界,那他接下来想做的事就无所忌惮了!从刚才的对话不难发现。现在的白蓝心对库塔布沙一族有很深的成见,如果让她知道柯的条件,也只会加深怨恨,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那你就不怕她在人界又闯祸?”花雨宸同样唏嘘,如果她在人界大开杀戒的话,该怎么办!异族在人界闹事后果是很严重的,要知道天帝可是很罩人界的!

  “你们不用把她想的那么坏!人界毕竟是她一直生活的地方,她还是会有所顾及的。再说不是还有宸跟净一吗!”悠.月夜皱眉看了众人一眼,准备离开,又被冷月熙叫住,“悠,既然你那么相信她,我们也无话可说了,但是库塔布沙一族不会轻易放弃给蕾娜报仇,又怎会对学院没有防备,到时说不定还没出冥界就被她们给堵了!”

  悠.月夜慢悠悠的回头看着他,点头,“你说的没错,他们早就在学院有部署,所以一般的动静也逃不过他们的耳目,所以,在白蓝心出来后得有一个人代替她进来。”

  “那你可有人选,这禁室毕竟不是闹着玩的地方,谁会愿意来替她呢!”

  “我!”花雨宸的话刚说完,另一方传来一声让他们一怔,纷纷回头看着声音的源头。美雅有些不好意思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偷听,我只是没想到你们讨论得那么专注。”

  “没关系,我知道是你!而且我说的人选也是你。既然你也听到了,也就省得我在说两遍。你放心,你在里面也就是做做样子,待蕾娜的事情处理妥当便放你出来!”

  “我知道。我会提前给学院请假,也会假意离开学院。既然蓝心暂时在禁室,那我便住到她的宿舍,直到她出禁室。”

  恩,悠.月夜满意的点头。得亏了这美雅的大义与心细,如此一来,至少在白蓝心到达人界的这段时间不会被人发现。

  冷月熙也不再说什么了,看他们一个个的都是铁了心在帮那丫头,他也不好在从中作梗。只好顺了大意,只希望将来的某一天自己不会后悔吧!“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已经派人收集了库塔布沙家族这些年的违禁活动,只是后续有些事还要你们配合行动。另外,在三十年前,长老会属下一名叫康斯坦尼的人,在调查参与人界战争的事件里,离奇死了!我想这件事如果被挖出来,足以左右赫曼的取舍!”悠.月夜的眼神鲜有的露出一抹杀意。他在知道了白蓝心的身份后就默默的告诉自己,不管她还记不记得自己,他绝对不要再犯一百年前同样的错误!虽说对于将来她可能的报复行为还没想好,但不管是阻止她的报复,还是加入她的行动,他都会在她的身边,做他认为对的事!

  “康斯坦尼?事件过了三十年,现在挖出来有用吗?赫曼跟长老会素来交情甚好,应该不会因为这个而怪他!”

  “你们别小看了这个康斯坦尼,他的身份可不简单。他是在长老会长大,据说是某位长老的私生子,所以他在长老会也是个人物!跟几位长老关系甚好的赫曼不会不知道,这件事如果让长老会的人知道,那他们这狼狈为奸的关系还继续得下去吗?赫曼不会允许一个已经死了的女儿去破坏他经营良久,得来不易的美好关系!”

  众人看着白祺威冷笑的眸子,都有些讶异,“威,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是什么难事,我早就知道了!只是之前事不关己,没有去理会罢了!”

  悠.月夜看了看他们,说道“现在只要把库塔布沙一族与康斯坦尼死亡关联的证据拿到手,就能压制他们!”

  “了解。时间紧迫,我们现在就去!”冷月熙和白祺威领会的点头,转身离去!

  见他们离开,悠.月夜简单交代了一下,便去找伊森!留下花雨宸和净一望着彼此,“那我们也准备出发吧!”

  “嗯,在此之前得通知你的妹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