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之制裁者

第三十章 库塔布沙家族的阴谋

异世之制裁者 女王之炎 3469 2019-09-11 23:30:00

  “怎样?”库塔布沙.柯追问!

  “哦,异常的异能波动?当时我们就在结界外,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异能。不知道你是从哪听来的!”

  悠.月夜这么一说,库塔布沙.柯还有些语结。维娜却把话接了过去,“听说,白蓝心在台上跟我妹妹说了好一阵子的话,你们既然就在边上就没有听到什么?”

  “首先,竞技台上的结界并不能听到说话的声音,是为了赛场上的声音不会影响到台上的选手。她们也的确说了一会儿话,看她们当时的样子估计谈得不怎么样。因为你妹妹和白蓝心之间曾经发生了一些不愉快!那也不过是女孩子之间的小磨擦,不足以杀人!最主要的是白蓝心没那本事!”

  “白殿下,我说有异常的异能波动你们说没有,我想知道她们说了什么,你们又说听不到?那异常的异能就是在白蓝心说完话之后,你们竟然给我说是女孩子争风吃醋!”库塔布沙.柯终于露出一丝不悦!

  “因为我们说的都是事实,事实就是我们都没听到!我想,或许就是几句挑衅的话吧!因为你妹妹逼得很急…不是你妹妹最后的那一击,白蓝心也没躲开吗!你应该知道,那一下的威力!白蓝心能站起来就不错了。不然就是你妹妹犯错了!”

  “在竞技场上,攻是策略,躲是战术!但我奇怪的是她艰难的爬起来,带着复仇般的眼神。想说什么呢?还不让其他人听见!难道你们不奇怪吗?”库塔布沙.柯很有深意的看着两人!他现在对整件事都充满了怀疑,却看不出问题在哪!

  “柯,这天底下最难懂的不就是女人了吗!谁也保不准那脾气一上来,她会说什么。但是不论说什么,那都是一时气话或逞强,会有什么杀伤力呢!”悠.月夜相信自己这样说,应该可以应付库塔布沙.柯的怀疑。

  “恩,说得也有些道理。”库塔布沙.柯忍不住看向身边的维娜,招来一对白眼。“不管怎样说,这件事必须有个交代,而且我父亲也有明示,那就是一命换一命!”

  “这不可能!”悠.月夜和白祺威异口同声的拒绝!但库塔布沙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仿佛计谋得逞!

  “一直听说白城主对这位妹妹没有好脸色,更是成天想方设法的想把她赶出去,可如今看来俩位都很在意那个女孩儿!想保住她的命,我还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就是嫁到我们库塔布沙家来!这一点的话我知道你们不情愿,但总算能保住她的小命是吧!至于第二个,就是以物交换,至于是什么物,那就你们同意后再说吧,我也不催你们,你们可以回去商量商量!一天后给我答复!怎么样?”

  悠.月夜冷笑,“那你到说说看,何物!”

  库塔布沙兄妹相视一笑,“至于这物嘛…就看白城主舍不舍得割爱了!”

  白祺威眯起眸子,从柯那双贪婪的眼睛里,他就知道了对方打的什么主意。别说结界石没有多余,就是有他也不会拿给这帮唯利是图的小人。“库塔布沙家从不做亏本的买卖,看来是名不虚传。只是你们想要的东西,恕我无能为力。”

  “白城主拒绝得这么干脆,看来也是名不虚传啊!既然白城主不愿意拿东西换回你妹妹,那我库塔布沙家族就只能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这件事也请转告伊森校长,如果处理的结果不能如我们的意,那就长老会那里见吧!”

  库塔布沙.柯轻蔑的瞅了他们一眼,示意维娜,“送客!”

  目送悠.月夜和白祺威一脸黑线的离开,库塔布沙.柯得意的笑出了声。维娜白了他一眼,冷声道,“有那么好笑吗?”

  柯看了看维娜,“当然好笑,你没看见悠.月夜的脸色吗?!从认识他已来,他何时不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好难得看他吃瘪的样子。真是痛快!”

  维娜再次翻白眼,“你这话的意思是还得感谢蕾娜的死是吗!”

  柯一怔,“那倒不是,不过嘛也差不多!从前蕾娜在还痛惜她是妹妹。可现在再不情愿她也死了,就算把所有人杀光她也活不过来,那还费那个劲干嘛呢,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捞着点什么实惠的东西,不是吗!”

  维娜气得发颤,“这就是你主动让父亲把这事交给你处理的理由!”

  “当然,父亲心思细密。这其中的道理怎会不知,只是碍于他是父亲这个身份。不然你以为他会把这事交给我吗!”

  “你…”维娜气得说不出话,柯说的其实也有道理。只不过同样身为女儿,多少有些感同身受,为蕾娜的不公叫屈。

  ---

  “妈/的,这一族没一个好东西!”从库塔布沙的府邸出来,白祺威就忍不住吐槽。“他们就是存心找事!”

  “这样的要求也出乎我的意料!”悠.月夜也没想到库塔布沙.柯会提这样的要求,虽然去之前想到会遇到为难。但是不管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这样的条件他怎么能接受!库塔布沙一族是打算用蕾娜的死来换取他们觊觎已久的东西,至于白蓝心不过是用来堵嘴的。

  很好,既然这一族不愿息事宁人,那就彻底撕破脸皮好了。对于这一族他可是早就已经盯上了,只是一直没有一个契机,才放任自流。如今,就看哪边更快一点吧!

  “悠,现在怎么办?”虽然该说的都说了,但是白祺威还是担心库塔布沙家族的人会先一步将白蓝心提走,毕竟这事关一个生命,如果库塔布沙请长老会出面要白蓝心,他们也没有办法不让提人的。

  “时间紧迫,你暂时别回学院了,你且在这库塔布沙家族附近守两日,不能让他们去长老会求援,两日后你回学院便是。我有事离开一下,然后也直接回去!”

  恩!白祺威点头,“这件事瞒得住白蓝心吗!?”以她对蕾娜的厌恶程度,如果让那丫头知道了,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

  “再看吧!这件事暂时不用告诉不相干的人,我们想办法解决了就是。学院里的疑问相信伊森会处理妥当的!”悠.月夜满腹惆怅的回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府邸,心里也是一团麻。

  离开妖界,悠.月夜召唤来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悠.月夜对他一阵交代后,那人便又消失了。

  回到学院,悠.月夜没有去找校长,而是等着白祺威回来一起去给伊森汇报这次的事情。他到了禁室,见到了正无聊的人!

  “什么时候放我出去?”看到悠.月夜,沐兮颜莫名冲动的想发脾气。那天如果不是他诓自己进来,怎会落到如今这般田地。

  “现在怕还不行!”悠.月夜的眼神里除了怜惜还有一丝忧愁。库塔布沙家族他可以想法摆平,但眼前的女孩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们是在考验我的耐心吗?”都在里面呆了几天时间了!虽然她本性喜静,呆在里面并不是特别无聊,但她还有事情没做呢!这样没完没了的下去,是要把她关到什么时候?死吗!

  “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尽快处理!过不了几天你就可以出来!”悠.月夜好言细说着,现在他得竭力安抚,一边遏制库塔布沙家族,让他们暂不能将事情闹到长老会去。一边还得安抚这个谜样的白蓝心。

  “过不了几天是几天啊,我想尽快出去!”她想去人界,了结她的羁绊。这几天被关在这个安静的地方,没有烦事的骚扰,她也想了很多,现在压在她心中的大石头就是人界的事,她得尽快去了结。

  “很着急吗,是有什么事吗?”悠.月夜看着她,试图走近她的内心!

  沐兮颜看着悠.月夜饱含期待的样子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告诉他。但是现在白蓝心已经不在了,通往人界的路在哪她也不知道,必须得有人引路才行。

  “我要回人界!”沐兮颜简单的说完,双眸明亮的忽闪忽闪,就看悠.月夜怎么回应她了。

  “回去做什么?”他不懂,难道她在冥界还不习惯,还是...

  “那是我的事,你不用知道!你只要把我送到人界就行了。而且,我可能会在人界呆一段时间,不会影响到你的任何事情!”

  “...你想一个人?”悠.月夜无奈!在他心中,未央一直是善良的,活泼可爱的,对他永远都是眉开眼笑的!但是现在,她是那么的冰冷,对他是这么的冷漠,他的心不由的拧起来。

  “当然了!”沐兮颜回答的理所应当,因为这毕竟是她自己的事,也不好太麻烦其他人!

  “我不放心,这样吧,让宸和净一陪你去!通往人界的路他们也知道!”

  “我不需要别人陪,只要把我送过去就好了!”她才不需要别人的同情或保护,白蓝心教会她的异能足够她自保了。

  “听我的,就算我同意了,他们也不会同意的。如果你坚持,那就只能留在冥界!”悠.月夜温柔的笑着,与嘴里的威胁一点都不相符。

  沐兮颜没有说话,虽然不屑,但现在是受制于人,就只能将就了吧,愿意跟就跟着呗!只要他们不破坏她的事就行了!

  “有件事想问你!”沐兮颜侧着头,看着悠.月夜近乎完美的脸。一抹浅笑,展露出神秘的眸子。

  “你说!”悠.月夜的眼神如穿石的水滴般的穿透沐兮颜的眼睛。这样的眼神让她疑惑,他在她眼里到底想看到什么?或者说又看到了什么?

  “未央是谁?”沐兮颜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瞬间僵住的脸,不错过他一丝的变化。就像现在,在听到未央这个名字后,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愧疚还有心痛!

  “她...”悠.月夜突然用那双充满悲伤的眸子看着沐兮颜,幽幽道来,“她是我的未婚妻!一百年前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沐兮颜很诧异他原来是有未婚妻的,难怪对其他女生视而不见呢!不是死了吗?难不成他想当一辈子和尚!...不过,她的问题好像让他为难了,悠.月夜沉默了半天,也没有再说话。她不喜欢勉强别人,如果他不想说就算了,她就不问这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