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之制裁者

第二十九章 禁室外的议会

异世之制裁者 女王之炎 3147 2019-09-10 23:30:00

  说到底,他最讨厌的是他的父亲,因为接纳了另一个女人而害死了他的母亲。其实和她白蓝心又有什么关系呢!她不过是父亲和那个女人后来带回家的一个孤儿。说来,她比自己不幸多了。但她却始终都有一张笑脸,如果硬要说讨厌的话,那应该也是这张笑脸了吧!现在她不那么爱笑了,她说她已经不在了,可他看到的是同一张脸。尽管说知道站在面前的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但是,他仍然没办法去忽视她的存在,更不想别人去伤害她,这或许是对真正白蓝心的歉意!

  “我到有一个办法,既然我们不知道她的目的。也不能放着不管,那不如在她身边安插一个人。可以监视她的一举一动!”花雨宸征求的看了一眼众人。

  “这好吗!?”净一有些担忧,

  “这样最好,如果真正的白蓝心如她说的不在了。那她在学校就没几个认识的人。而我们是男生,也不可能整天跟在她身后。如果有人肯主动接近她,关心她,就算她的心是石头也会感动的!”

  “但是,你想过吗!如果她发现那个接近她的人是另有目的,而且是监视。她会怎么对待这个人!”白祺威不得不提醒花雨宸,现在的白蓝心可是个未知数,从她对栽赃嫁祸给她的人的凌厉,再到对待诅咒者的态度,今日竞技台上的一幕幕,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这个...”花雨宸也一时语拙,这点他确实没想过!

  “这个挺好,想到找谁了吗?”悠.月夜深沉的一句话,招来所有人惊讶的目光。

  “悠,你确定要这么做吗?”白祺威不解,制裁者不是他的未婚妻吗?这样做真的好吗!?...

  悠.月夜一脸的伤感,这样的事情,他也不会是真心想做。只是,有些事情他不得不为之,这不仅是为了六界,更是为了她!

  “现在不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吗!还有,库塔布沙家族的人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一定会报复!如果是未央,她的所有负面情绪,源于六界长老们,让他们和白蓝心见面,结果不敢想!但是,要有个人在她身边,很多事情我们可以替她避免,既让她远离这些是是非非,也可以保住六界好不容易得来的和平!”

  悠.月夜一席话提醒了所有人!这样说来,也不愧为一个折中的法子,在六界和白蓝心中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既可以暂时保持六界和平,又可以保护白蓝心!…但派谁去呢?谁又能胜任呢?

  “我有一个人选,就看宸舍不舍得!”冷月熙看着花雨宸有些僵硬的脸,继续说“这事,只有花雨薇最适合,从白蓝心来学院后,接触的人好像都和她有过一些不愉快的过节。花雨薇和她没有接触,加上她是花雨宸的妹妹,她和我们也不算陌生。且我们…除了威对她一些过激言行外,我们对她也没有表现出明显恶意,她应该不会有心理上的隔阂。而花雨薇性格活泼,和从前的白蓝心有些相似,从她对白蓝心死去这件事的反应,这多少会让她有种似成相似,会让她们更快的走到一起。而且,花雨薇不会背叛自己的哥哥,其他人可就不好说了!”

  “恩,也不用跟她说得太多,就说白蓝心很久没来上学,在学校有些寂寞,让她去多接近她,多陪陪她。时间长了,自然的就会是好朋友。就算以后知道真相,她也不会真下手!”伊森捋了捋胡须,以他知道的未央,她不是一个狠心的女孩儿,不会因为这点事,而迁怒与人。

  “那...好吧,你们说的,我相信悠和伊森对她的了解比我们深。你们要保证薇薇的安全哦!”

  “保证!如果她有意伤害你妹妹,我一定会在她出手前相救。”悠.月夜斜睨了花雨宸一眼。花雨宸在那一瞬间看到了他眼底一抹不易察觉的痛楚,那个毕竟是他的未婚妻呢,他并不知道他们的感情有多深,因为悠从没提及过,是太深还是太浅呢!

  不过,冲着悠对白蓝心的神情,哪怕是换了一张脸,依然掩不住那温柔的宠溺,应该是前者吧!可他们却在他面前讨论半天该如何处置她,现在想想自己还真真够狠的,愧对朋友二字。

  “罢了,我去就是!”花雨宸揉了揉自己的紫发,高贵的气质表露无疑。

  悠.月夜转过身,对伊森说,“校长!我看,就先让她在里面多呆些天吧!”

  “恩,这是有必要的!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情影响极大,对全院学生,还有库塔布沙家族都必须有个交代!学校的安抚我来做,库塔布沙家族那边,就交给你去处理,你得好好想想法子!”说着,伊森摇头轻叹,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悠.月夜想了想伊森的话,又说道“威,明天你就跟我一起到库塔布沙的府邸去一下吧!”

  “恩,了解!”白祺威点点头,明眸里却有一丝反感。库塔布沙家族这些年,在六界里也是名声鹊起。但是,他们却知道这一族都干了些什么!所以,对于这一趟行程,他心里还是有些抗拒。他也知道悠.月夜要他一起的用心,是不容他拒绝的!

  第二天的下午,悠.月夜和白祺威就出现在库塔布沙的府邸。

  “月夜殿下,请稍等!”一名侍者领他们进去后,简单交代,就向偏厅走去。

  “库塔布沙.赫曼是出了名的不好说话,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白祺威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偏厅的出口处。

  “没关系,我们只是来给他们一个解释的,不需要担忧什么!”悠.月夜淡淡的说,毕竟从眼观上,白蓝心并没有直接杀死库塔布沙.蕾娜。

  “月夜殿下,说得太轻松了吧!”这时从偏厅出来一男一女。对悠.月夜的话似乎很不满。

  “维娜,柯!赫曼先生呢?”悠.月夜朝他们身后看了看,才正视眼前的俩人。

  “父亲因为妹妹的事,正在静养!并把这件事交给我处理,没想到我没去找你们,哼...你们倒先找上门了!”库塔布沙.柯冷眼看了一眼两人,十分不屑的坐上主位,他身旁的维娜一双性感的凤眼,时不时的瞟向悠.月夜,从眼眸里却看不出她的意图。

  “我是代表伊森校长来向你们说明情况的!这位是白祺威,白蓝心的哥哥!”

  “哦…那说来听听吧!”库塔布沙.柯眯着眼看向白祺威,一双眼睛阴险的打着小算盘!

  “白蓝心的事相信你一定也听说了,而你是蕾娜的哥哥,她的本事你应该很了解!以白蓝心的能耐怎么可能伤得了你妹妹,更别说是杀了她!所以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内情!”

  “内情?一定有的。只是你们愿不愿意透露的问题,那白蓝心真像你们说的那么不堪一击的话,也不会过关斩将的走到最后一关。我的妹妹我当然知道,想要杀她,也非易事。在你们学院的竞技赛之前,妹妹还修书回来说,一定能拿下今年的冠军。对于这场比赛她是做足了准备的,可以说是信心十足。又怎会莫名的自杀!?莫不是白蓝心使用了什么禁术!才让我妹妹枉死!”

  “当时,我们和伊森校长都在场,白蓝心并没有使用禁术!她的身体已经康复,参加竞技赛也根本不是问题。况且,我们玫瑰堡做事向来光明磊落,才不屑使用什么禁术!”

  “白城主这样的信誓旦旦,就叫人更加的好奇了!…不过,不管怎样说,我妹妹是在和白蓝心的竞技上死掉的,她逃不了嫌疑!而维斯特尔学院对这件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还是说你们要袒护白蓝心,推卸责任!”

  虽然来之前悠.月夜提醒过白祺威要多忍耐,但听到库塔布沙兄妹的话,他还是忍不住了,“推卸责任?你知不知道竞技赛是你妹妹给白蓝心报的名!而且一上场就对她猛攻,她却只有闪躲,后来也是被逼急了才还手的,谁知道你妹妹中了什么邪,连白蓝心都打不过!我道有多厉害呢,怪不得要自杀,一定是羞愧难当才选择了这条路吧!”白祺威一阵哼哼,是的,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白蓝心杀了库塔布沙.蕾娜,就如同他们没办法证明蕾娜使用禁术一样,且看那边手段更高明些吧!

  “你说什么!”一旁的库塔布沙.维娜一声怒吼!

  “威!”悠.月夜适时的制止了想继续说话的白祺威,这时候不宜把关系弄得太僵!况且,有些话,点到即可!

  “我在想,蕾娜最近是不是在练习什么术法!因为从当时的情形来看,有走火入魔的迹象!”从未说过谎的悠.月夜第一次说谎,内心是有一点小小的不安,但脸上依然镇定自若!

  “没有的事,我妹妹一向很乖!不过,我到是听说在我妹妹做出意外举动之前,竞技台上有些异常的异能波动!因为我不在场,二位可否告诉我,那异常的异能是何人所为?”库塔布沙.柯没受刚刚白祺威的影响,依然不温不火的说着。

  悠.月夜和白祺威没想到他连这些都知道,看来他在学院的眼线位置不低,那异能波动出现的时间极短,这都能被捕捉不简单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