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之制裁者

第二十八章 心境人人不同

异世之制裁者 女王之炎 3205 2019-09-09 23:30:00

  伊森看着沐兮颜似有所思,“我们相信你,但你也要相信我们对你没有恶意。竞技赛说白了不过就是一场娱乐项目,可毕竟出了人命。学校得对全校师生和六界那些关注着此事的人一个说法。蕾娜到底是怎么死的,全竞技场的人都看见了。可一个前一分钟还在台上与你抗争的人突然就有此举动也实在让人怀疑。你说蕾娜用了卑鄙的手段,可现在蕾娜死了,一切都是你一个人说的,这样的话学校可没办法拿出去搪塞其他人!”

  “可事实就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自杀。如果一定要有个原因,大概是白蓝心的报仇吧!如果不是她使用禁术,白蓝心不会死,如果不是她步步紧逼她自己也不会死。这样的回答可还满意!”

  伊森点头,“关于禁术,综合你们在台上的表现,我们倒是能猜出个大概来。”

  “既然是蕾娜使用禁术在先,那这件事就以这个为突破口吧!”净一狡黠的眨眨眼,反正蕾娜死都死了。况且是她自己有错在先,换句话说就是自己找死,难不成还要找人给她垫背不成。

  相对于净一的坦率,冷月熙心里的思量却更深。他不关心蕾娜怎么样,如果现在的白蓝心是制裁者用来掩饰自己身份的障眼法,那她的目的是什么?消失的这百年她去了哪里,此时回来的目的可是因为那件事!这些他都不得不考虑。

  可眼下,悠.月夜明显偏向于她,伊森虽然看上去中立,但是依他和制裁者的关系心里肯定会有偏颇。净一刚刚的话也表明了立场,但花雨宸一族在那件事里没有涉足,他可以高枕无忧。至于白祺威,别人或许不知,但这几个要好的朋友都是知道他的,他心里针对的人从来不是白蓝心,而是白逸臣。可以说他跟白逸臣已经是水火不容,所以白逸臣怎样,可以肯定的是他白祺威是不会管的。

  如此看来到显得自己异类了。说来,她是谁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一百多年前的那件事,他的父亲可是亲自参与,这就让他不得不多斟酌。如果她是回来报仇的,那他的父亲必定脱不了干系。那个时候自己又该如何自处呢!

  沐兮颜看着他纠结无解的别过脸,暗笑...还鲜少在他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好难得呢!

  伊森捋着胡子,又看了看沐兮颜一脸无辜的样子,“你真的记不起竞技场里的后半段?”

  沐兮颜点头“想不起,我只记得我又上了竞技台,然后有一阵迷糊的,等回过神的时候,就看见蕾娜自杀了!”

  “如此就是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你记不清了!说来,这中间可还隔了好一段呢,你把那蕾娜抽得皮开肉绽的,本来以为你会直接把她抽到死,可谁知你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不知为何蕾娜就死了!”

  沐兮颜一怔,“我抽她了?我怎么不记得?她身上的伤是我抽的?!”

  她询问试的看了他们一眼,当所有人都点头回应她时,连她自己都纳闷了。她是何时抽的蕾娜为何她一点记忆都没有!

  悠.月夜看着她歪着个脑袋,定格在某个角度。又轻声问道,“蓝心,我们想知道为何蕾娜会自杀!当时台上就你们两个,她这一异常举动不可能来得毫无征兆,你在努力想想!”

  “可是我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

  花雨宸一本正经的看着她的眼睛。想看出一点端倪,但是他并未如愿。“你是人类,据我们知道的,人类是没有异能或是魔法之类的东西的,那你的异能从哪来?白蓝心从小体弱,不可能有多大的异能量。

  对于蕾娜的死,我倒是有个想法。传言上古时期,有个灵之皇者,可以以言为媒,控制人的心神。而被控制的人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言媒的控制。就是说言媒让他往东,他就绝对不会往西,这就是言媒的厉害。虽然这是流传下来的传说,想来无风不起浪,这事也有可能就是真的!”

  花雨宸的一番话让大家心里更是乱七八糟。

  沐兮颜被他的话弄得也有点开始怀疑,她是人类,她很清楚这一点。也清楚人类是不可能有异能,所以这一切都太不寻常,可又想不出是那里不对。

  她一直就觉得自己的异能传习白蓝心,所以她对此从未有过疑惑。但是竞技台上的事,她又知道这几个人没有必要集体撒谎来骗自己,那么就可能是真的。可那时白蓝心已死,自己所发出的异能又是从何而来呢!

  关于她晃神的那一段时间是一点记性都没有,仿佛也就一瞬间的功夫,却又发生了那么多事。事后清醒时,她的第一感觉是冰凉的身体,那种冷意,仿佛是从骨子里传来的。虽然持续的时间不长,但那种感觉却记忆犹新。

  “你们这算是在审问我了吗?我说过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就算逼我也一样!或者,为了给蕾娜一族交代,你们也可以直接杀了我!反正我现在也反抗不了。”沐兮颜有些心浮气躁,曾经她毫无怀疑自己的身份,现在却没有那么自信,毕竟一个使用异能的人类怎么想都有些怪异。但如果自己不是人类的话,那又会是什么?异能族吗!

  “不敢,我们只是想帮你而已,不领情就算了!”花雨宸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帮我!你们分明就是在审我,想套我的话,我的事不需要你们插手,请回吧!”沐兮颜不客气的下起了逐客令,她需要好好静一静,沉淀沉淀。或许能想起点什么来!

  他们也没多说什么,出了禁室。伊森才长长的叹口气,似有无限感慨!“你们的看法是什么?”

  “她身上有邪气,蕾娜的死和她有绝对的关系!”冷月熙冰冷着双眸,不管其他人惊讶的目光。

  “熙,你好厉害!”花雨宸露出一脸崇拜的样子。

  “悠,伊森不要说你们没发现!”

  “发现了,从她杀了蕾娜后,那股邪气看着像是消失了,但,却是消失在她的身体里的。也就是说,这股邪气,随时有可能串出来!唉...我倒宁愿什么都没发现的好!这一百年来,我时时都警惕着,想她会以何种形象出现。

  一百年了,就在我想要放松一下的时候,她又出现了!我就在想,她这次的出现,只是巧合,还是她安排的。上次你们来找我谈的时候,我们都只是在怀疑。甚至在心中安慰自己,她不是,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但是刚刚她的话,不像说慌。那么,她来冥界,应该就是一种冥冥中的巧合…六界也是时候还她了!”伊森无奈的摇头,接着说“只是不知道她想要怎样惩罚六界!”

  “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什么也不做?”此时冷月熙显得有些激动。他太清楚这惩罚意味着什么,如果这其中没有自己家族的话,或许他也会站在她这边,但是他却做不到白祺威的视而不见。

  “熙!”悠.月夜轻唤着,他知道冷月熙在担心什么,此刻他虽兴奋,却也很矛盾。他甚至还没想好该怎么做,这百年来他一直在思考今天这样的局面,在纵容和制止之间该如何取舍,一直没有答案。可是他却很清楚一点,就是他不能让人再去伤害她,谁都不行。

  “熙,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她还不会对冷家怎么样,你们虽对她怀疑,难道就没发现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什么灭族之仇,她现在连自己是谁都还不知道,又何谈报仇呢!”

  “可是,她迟早会想起一切的啊!要不然趁她还没记起什么的时候,先下手...”花雨宸喃喃自语!

  “不行!”净一马上激动的否决。当他看到大家的目光都聚在自己身上,立马辩解“这样做太危险了,说不定会适得其反!”却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伊森白了花雨宸一眼,才说道,“不错,一个不小心,还会弄巧成拙!现在好像也没别的办法,就先这样吧,走一步是一步!”

  花雨宸看了看伊森,又察觉到悠.月夜陡然升起的寒气,悻悻而言,“我就这么一说,又不是真的要对她怎么样!”

  冷月熙无奈,伊森和悠的态度足以说明一切。他要强行与她为敌,怕就要失去这个几百年的挚友和维斯特尔学院了。也罢,就如悠.月夜说的,现在的她暂时是没有威胁性的。“那要不要把这件事通知六界?”

  “绝对不行!你们也知道一百年前的事是怎样发生的!你们认为六界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吗!到时也只是逼她想起以前的仇恨而已!”悠.月夜忧郁的说着。他不知道她这次回来意味着什么!她的记忆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相对来说,他更希望是永久的,虽然这样的话她也不记得自己,但好过她活在仇恨里不能自拔。

  “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许久未说话的白祺威这时坚定的开口!他的话了引来所有人的诧异。

  “威!你怎么了?”净一担忧的看着他。

  “没事,我才不管她是谁。在我看来,她只是...”白蓝心而已!白祺威把后面的话说在了心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知道白蓝心已不在的时候,他的心里莫名的有一种空虚,仿佛生活失去了目标,才知道自己其实是在意她的!以前那样对她,都是因为自己一些私心的理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