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之制裁者

第二十四章 消失的诅咒

异世之制裁者 女王之炎 3107 2019-09-05 23:30:00

  躲在宿舍一天有些事情她也想到了,从来学院后是谁处处与她相对。虽然很多时候她并不亲自出面,但哪一次的事情与她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次的事虽说明面上是那个素未谋面的女生,可实际的说不定还是她。要真查不出那个女生,她不介意直接去找她。

  见沐兮颜甩头离开他们的视线。花雨宸怏怏说道,“怎么办?就这样被那丫头给威胁了!真的要告诉她?”

  “当然不能!”悠.月夜果断决定。但是,她现在正在火头上,如果她在学院闹开,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影响!“净一,你们今天查档案可有什么发现吗?”

  悠.月夜的话却提醒了净一,白蓝心说晚上偷偷去档案室的,从目前的情形来看,估计是不会再去了!

  “现在,我们只能快些找到那个和蓝心撞到的人了。我们今天查宿舍也没发现,事到如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看,我再去打听一下。也许有人记得当时的情况呢!”美雅看着几位殿下,他们却都不语。

  美雅将手里的餐食递到沐兮颜的门口便各自离开。悠.月夜仰天一叹,“看来,必须要请教校长了!”

  “悠,你想使用那个方法吗?那可是很耗损异能的!”

  “过段时间就能恢复,总比她胡闹的好。你们先回去吧!”悠.月夜没做多余的停留,又转身往外走。

  剩下几人面面相觑,也只能各回各家!沐兮颜回到宿舍,又紧闭门窗。她时不时的听到白蓝心痛苦挣扎的声音,却无能无力。现在她恨及了这感觉,更加恨及了那个诅咒她的人!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为什么那么多人要针对自己!还是说针对白蓝心?但是,听说白蓝心以前都是逆来顺受,又怎么可能开罪与人!为什么?

  仿佛从她被杀的那天起,就变得特别讨人厌似的,处处被人针对设计!他们到底想把自己怎么样?!在她还活着的时候,有人告诉她,她很尖锐。所以,她想试着改变一下。但是现在她不确定这种改变好不好!还是说,这里不是她应该呆的地方!?…可她现在这个样子,又能去哪呢!

  翌日,天蒙蒙亮的时候,沐兮颜就守在悠.月夜的房外。这一晚上她都没怎么睡觉,脸上的血丝在今早晨起床的时候莫名的消失了,又恢复了往日的干净白皙。但是,沐兮颜心中的怒火并未消退。她要找到那个诅咒自己的人,要让她也感受一下白蓝心的痛苦。

  悠.月夜出门的时候,看到伫立在外的沐兮颜没有太大的意外,只轻描淡写说道,“诅咒你的人已经找到,被控制起来了!这下你大可以放心了!”

  看着他动感的薄唇,沐兮颜眼尖的发现,今日悠.月夜的皮肤似乎更白了,是那种无血色的白!她猜想他今天大概是忘记饮血了!

  “她在哪?我要见她!”沐兮颜盯着悠.月夜的眸子,就在想,他会不会让自己见她。不管怎样,她都想亲自去问问那个人,如此不计后果的设计她,到底图什么!

  “她已经不在学院,被送到学院附属的监狱去了!伊森判了她四百年的监禁,这个惩罚足够了,你也收手吧。”

  沐兮颜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她这个受害人都还没开口,他们就直接定了罪,这算什么!

  沐兮颜双手紧握,她不服,为什么他们不让自己见那个人一面?难道是怕她会吃了对方吗!如此恶毒之人,就算要她死,那也不为过吧!“你们,在包庇那个人!”

  “我们没有包庇任何人,学院有学院的规矩。一切按规矩来定,不徇私也不故意苛待。在学院犯了罪校长有直接的处置权,你虽然是受害者,却没有权力处置她。你可明白!”

  “我没有权力处置她,难道连见她一面的权力都没有?你们这么着急的把她送走,到底为什么?如此明显的动作。还说不是包庇她!”

  “也不算着急,昨晚就已经抓到了人,又连夜审讯。今天一早送走的!”

  沐兮颜气结,原本想对那个诅咒之人实行的报复计划。却硬生生被伊森和悠.月夜破坏,她满腔怒火找不到发泄,举起右手在空中狠狠一划,一棵近千年老树被她拦腰斩断。

  悠.月夜斜睨了一眼缓缓倒下的大树,幽幽说道,“气消了吗?没有的话,你可以在斩一棵!”

  沐兮颜蹙眉。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待她走后,其他四人才现身,花雨宸吁了一口气,道“这就算是解决了吧!”

  “你以为呢?!要不是看在学院的利益上,谁理会她啊!得瑟的臭丫头!”白祺威一脸轻蔑的哼哼。冷月熙则关心悠.月夜,“悠,你没事吧,要不今天就休息几天吧!”

  冷月熙的话,引来其他人的赞同。悠.月夜摇摇头,“没事!学院里很安全不必刻意回避!这件事也算是给我们提了个醒。熙,这件事没必要藏着,你去把那个人的罪行在学院公布出来。虽然对学院的盛誉有印象,但也不全然是坏事!这学院也有几千年没人敢如此放肆了!有些人忘了规矩是该给他们紧紧神了!”

  走了两步,悠.月夜又想起,“还有那个被赶出去的人,也要通知她的家族。出了这么个败类,学院万年内不收取她们家族的任何人!”

  看悠.月夜迈着沉稳内敛的步子离开独立宿舍区,冷月熙扬了扬眉。那个千月家族的人虽然胆子是大了些,也罪该如此,可她整个家族都要替她的失策买单,这可就有些迁怒的意味了。

  到底是因为那人坏了规矩还是为了那个丫头?莫非悠.月夜真把那丫头当自己曾经的未婚妻了?可是,那个未央已经死了,不管怎么算和他也没有直接的联系了。怎么还那么在乎?难道他又爱上白蓝心了!这可诡异了…花雨宸别有用意的看了看白祺威,一脸同情。

  诅咒解除后,白蓝心也慢慢恢复。虽然坐在教室里,但是,没能如愿将那诅咒返还给施咒者,沐兮颜始终憋着一口气。一只手撑着脸颊,眼睛定点在窗外,对老师的讲解是一点也提不起兴趣!

  学院出现诅咒者也掀起了热议,对于那个被赶出学院的人也是众说纷纭。有同情也有鄙夷,更多的却是为她的家族悲哀。对于被诅咒者学院通告里却没有提,但是小道消息却是极大的满足了大家的好奇心!

  沐兮颜没有心思去理会那些闲言碎语,现在既然没有办法去找那个当事人,但那始作俑者不是还在学院嘛,她在就好这仇也不算无处安放。

  随着竞技赛的一天天逼近,竞技的热潮盖住了所有风波,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仿佛之前的事件不过是小打小闹了一场。

  所有参赛的人也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整个学院的空气里火药味越来越重。甚至有人拉帮结派为自己造势,对此学校并没有重视,听白蓝心讲这似乎是每一届都会发生的,也都是见怪不怪了。

  更有甚者有些人私下赌注也是有所听闻,学校虽然不允许,但是也阻止不了这股子隐风。传闻在很多很多届之前,对于赌注一事学院是秉着接受的态度,一切变更皆因一场事故,听说那场赌注学校死了两个学生,从那以后赌注就被禁止了。

  维斯特尔的规定就是独立宿舍区的宿舍长就是学生会的会长,所以悠.月夜已经是第三次下令对全院的赌博性竞猜进行检查。

  竞技赛前的这段短暂时光所有人都在忙着,沐兮颜也在加紧练习,虽然很多东西都还没完全的吸收,至少在竞技台上不会被逼的手忙脚乱了,白蓝心也夸她极有天分,想来也是很不错的。

  竞技赛的前一天晚上,美雅苦口婆心的给她说了很多种万一的突发情况,及应对方法,她却也只记了个大概!白蓝心很兴奋,一直在叽叽喳喳的说话和美雅对话,虽然美雅也听不到但她还是没完没了的接茬。两个人说的太多绕得她头都晕了,干脆关上耳朵谁也不搭理了!

  翌日随着时间的临近,同学陆陆续续的到了竞技场。沐兮颜却并不着急慢悠悠的把一切收拾妥当,才前往室外的竞技场,到时已经有不少参赛的同学候着了。而看台上,观战的同学也大概就位了,坐在看台上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好生热闹,主席看台上老师们也在最后紧锣密鼓的部署着。

  在参赛选手的休息区,沐兮颜第一次看到了选手的名单,她的名字在靠前,根据比赛的两人淘汰制,她必须要淘汰和她一组的人,才有机会进入下一局。

  沐兮颜特别留意了一下,蕾娜的初赛是最后一组。从这个大致的布局图来看,如果她和蕾娜都能一直走下去的话,只有最后的决胜局才能碰面!这样的安排,她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巧合,但她可以看出,蕾娜是相当自信的。而她,如果不能让给自己赢到最后,那来参加这个比赛就没有意义了,而蕾娜会更嚣张更加肆无忌惮的对付自己,所以她必须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