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之制裁者

第二十二章 诅咒之骸

异世之制裁者 女王之炎 3408 2019-09-03 23:30:00

  花雨宸双手抱头,斜睨着一脸严肃的白祺威。道,“威,其实你还是单纯的想让她走吧!”

  “不管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我们都不能冒险啊!而且,也是她自己不争气,你们看看,全学院有几个老师对她的印象是好的!她走了,没人可惜,只有人拍手叫好!…这样对她也好,你们想想,如果她的身份确定了就是…那她得面对整个六界!悠,你也不会忍心吧!”

  悠.月夜认真的听着白祺威的分析,也承认他说的有些道理。但是,如果她就是自己思念的未央,他又怎么能把她外放到其他的地方!这一百年的愧疚,又怎么能得到救赎!

  “悠殿下!”美雅回头,刚好看到站在这边的几个人,忙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悠.月夜淡淡的看了一眼美雅,又瞟向那紧闭的宿舍门。美雅低头蹙眉,“一上午都没见到蓝心,我刚刚敲了好久的门,也没人应,不知道蓝心到哪去了!”

  “切,她又不是第一次逃课,有什么好紧张的!”白祺威不屑,继续说道“再说,她还能跑出学院不成!反正就是躲在什么地方,不想见人呗!”

  他的话刚落,悠.月夜冷不防地说道,“她在宿舍里!”

  悠.月夜也很纳闷,她在干什么?美雅刚刚敲了那么久,为什么不开门?走到门前,悠.月夜微微提高了分贝,道“你在里面吧,开门!否则,我们就硬闯了!”

  美雅以为,悠.月夜的出现,她应该会开门,毕竟悠.月夜的身份不同些,对她的意义是不一样的。但是,片刻后屋里依然没有动静。

  悠.月夜右手在门把上停留了两秒后,轻轻转动,门应声而开。美雅赶紧随着悠.月夜进去,就直接冲向沐兮颜的卧室。

  房间里,窗帘被拉得满满的,光线透不进来,所以很暗。悠.月夜轻轻挥手,窗帘自动拉开,光线照进来。美雅掀开沙幔,就发现沐兮颜赫然躺在床上!

  也许是感受到了光,沐兮颜闪了闪眼眸。听到美雅的声音,迷糊的说道,“美雅!干什么呢?”

  “蓝心,你怎么了?是不是又病了?怎么都这个时候了还在睡觉?”美雅打量着沐兮颜的神情,并用手去探了探她的额头。

  沐兮颜勉强睁开眼睛,梦游般的拿开美雅的手,说“没病!没睡饱而已!如果没什么事,我要继续睡,你走吧!”

  美雅一怔,“你昨晚没睡觉吗?”

  听到有人提到昨晚,沐兮颜深深蹙眉,“昨晚上那个搞恶作剧的人,一定就是这独立宿舍区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恶作剧!?美雅听得糊涂,看着又昏昏睡去的沐兮颜。她只好先出去。

  客厅里,美雅见到他们都在,又想起刚刚沐兮颜说过,搞恶作剧的人是这独立宿舍的人,她便一下想到了白祺威。因为他一直还没有放弃,想让白蓝心离开学院。

  白祺威注意到美雅奇怪的眼神,“臭丫头,你干什么呢?”

  美雅咬着唇角,愣了一会儿,才喃喃说道,“白少爷,为什么那么讨厌蓝心?”

  白祺威眼眸一沉,“这跟她睡懒觉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刚刚蓝心说昨天晚上有人搞恶作剧。估计她是一夜没睡,所以今天才起不来!”…

  美雅的话让他们都一怔,恶作剧?在这独立宿舍?白祺威更是危险的眯起眸子,瞪着美雅,慢慢的逼近她,紧咬牙关的说,“你在怀疑是我?”

  “我…”美雅结巴的往后退着,“敢在独立宿舍玩这个的,没几个人!”这就是美雅怀疑他的地方,因为他跟悠.月夜的关系,所以胆大妄为也是有可能的!

  白祺威忍不住扬起了手,被花雨宸出手制止!净一微笑着上前,“美雅同学,虽然威的脾气容易暴躁。但是他是不会做这些无聊事的,放心吧!”

  美雅小心的看了一眼白祺威,悻悻道,“如果不是,那会是谁呢!?”

  “自己找去!”白祺威一声怒吼,瞪着美雅的双眼直接冒出火来,要不是身边有人提醒着他该冷静,他真恨不得把这丫头丢到冥河去。

  这时,冷月熙却向纱幔后的沐兮颜走去。在纱幔前他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悠.月夜,见他向自己微微点头,才伸手挑开纱幔。

  在沐兮颜的床前,冷月熙释放一道银白色的光,印在沐兮颜的额头,片刻后银白色的光茫渐渐变成绿色。冷月熙才收回光式退了出来,看着他们,道,“她被人下咒了!”

  “看得出来是怎么样的咒吗?”悠.月夜心里一紧,却表现淡然的说着。诅咒向来是学院的一大禁忌,却有人明知故犯。这件事不管是独立宿舍区的人做的还是外面的人做的,他都不能袖手旁观。这个犯人不管是自作主张还是被人唆使,他都必须受到严惩!

  “这应该是直接的咒术。可她现在这样昏睡着,也得不到有利的线索。还得等她醒了,看看她遇到了什么样的恶作剧。才能知道是什么样的咒术!”

  “真是个麻烦的丫头!”花雨宸嘟囔着,净一在她客厅四处看了看,更正花雨宸的话“应该是多灾多难的丫头!”

  “那我们先回去,等她醒了在说!”悠.月夜领着他们就出去了。在门口,美雅喃喃自语,“到底是谁在诅咒蓝心啊!”

  “这件事,我希望你们暂时保密。就当她是嗜睡好了!”悠.月夜头也不回的说着。花雨宸看着悠.月夜的背影,在这独立宿舍区,尽然还有人敢做出这样的事,真不知道该说那人是勇敢,还是无脑!

  傍晚时分,沐兮颜睡饱了起来,正欲前往餐厅。刚出门就碰到悠.月夜,美雅也跟在他们身后,她手里还拿着食盒一样的东西。看到沐兮颜,美雅小跑上前,在她耳边小声的嘀咕着今天他们的发现。沐兮颜一震,她被人诅咒了!怎么会!什么时候?

  “走吧,回你宿舍。我带来些吃的,想来你睡了一天也饿了!”

  回到宿舍,沐兮颜先解决温饱问题。趁着嘴里有点空闲,说道,“说吧,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就觉得我是被人诅咒了?”

  完全不理会他们的眼光,沐兮颜嘴里说着,眸子却跟着手在行动。

  “你先说说看,昨晚你到底遇到了什么?”

  “昨晚!?”沐兮颜撑着脑袋,细细回想了一遍,“起初是因为我的熏香用完,所以失眠了。直到凌晨才有睡意,但是刚刚睡下没多久,我就听到有人敲门,问了却没人回答。反复几次后,我开门想一探究竟。可外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我想是有人不想我安生,故意的恶作剧!”

  “你开门了!难怪…”冷月熙听完她的话,低头思考着。

  “怎么了,不能开门吗?”美雅问出了众人的疑惑。

  “开门,就表示你接受!这个诅咒叫骸,施咒者通过假体对被施咒者进行各种折磨。就是要建立诅咒关联,并且通过你们知道的这种形式,让被施咒者在完全不知的情况下,欣然接受诅咒!这个诅咒还有一个厉害的地方就是,一旦建立这种关联,即使将假体放置在离本体很远的地方,诅咒都不会受影响!所以,现在应该赶紧找出那个假体,如果让人带出学院,那就麻烦了!”

  “这么说来,关联是昨天晚上建立的,也许还在学院呢!”…

  “你得想想,近来可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特别的事?有吗?沐兮颜想不起来。这时,白蓝心在一旁提醒她,‘兮颜,你忘记了。昨天你和那个女生撞到一起了,无意中拉扯到我的头发。你还训我呢!’

  经过白蓝心这一说,沐兮颜也想起来。不过,这应该不算特别吧。就是不小心撞了一下而已,‘兮颜,你觉得没什么吗,可我觉得有点不寻常。你还是跟他们说说吧,这是在找线索呢!’

  沐兮颜看了看他们期待的眼神,“就一件,昨天中午我在回宿舍的时候,与一个女生撞了一下。我们都倒地了,然后还扯到我的头发。不过,也没什么伤,我们都没有放在心上,就各自走了!”

  “扯到头发?”冷月熙听到关键字眼。

  “没错,还很疼。应该不止一根吧!”…

  “你知道那个女生是谁吗?还记得她的样子吗?”

  沐兮颜侧头,认真的回想了一下,“完全是一个没见过的女生!至于样子,记不清了!但是,如果再遇到我会认出她的!”

  悠.月夜的眸子在美雅和沐兮颜之间转了转,然后说道,“你这几天不用去教室,就在你的宿舍里,希望那个女生没有更狡诈的心思。

  净一,你要想办法把档案室里女生部分的资料拿给她辨认。威,你以检查宿舍的名义,在独立宿舍好好查一下。另外,美雅同学,你要协助熙,检查普通宿舍!”

  美雅微微一怔,和冷少爷一起!这个意外的差事,让她又惊又喜,又紧张!只能低头“嗯”。

  沐兮颜看了看美雅的反应,不禁心中暗笑,这悠.月夜是故意这样安排的吧!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美雅对姓冷的有意思,他还真会做人情!不过,既然诅咒都已经下了,为什么要她呆在宿舍里?查全院女生,那么多人呢!得查到什么时候?…话说,为什么要听他的呢?

  “悠殿下,为什么你对这件事这么上心?被诅咒的人是我,应该和你们没有关系!为什么?”沐兮颜问出自己的疑惑,她并不认为他们只是单纯的好心想帮自己而已。从来校园这么久,他们何时这么热心肠过!

  悠.月夜淡淡了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到是一旁的净一帮着给了一个合理的说法,“诅咒在本学院是被完全禁止的。更何况对方敢在这独立宿舍玩花样,我们的宿舍长怎么能坐视不理!”

  哦,沐兮颜点头。原来是触犯了这位宿舍长的威严。不过,诚如他所说,那个敢诅咒她的人,她也一定会想办法好好报答的,就等着瞧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