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之制裁者

第二十章 真的会是她吗?

异世之制裁者 女王之炎 3545 2019-09-01 23:30:00

  伊森的办公室里,五个少年正对着办公桌前的伊森虎视眈眈,而伊森则是一脸的无奈!

  “喂,老头。别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我们今天来,是要你给出一个答案,她到底是谁?”白祺威双手抵在桌上,一双棕色的眸子已经开始喷火!

  “她是谁?!这不明摆着的吗,她是你的妹妹!并且,请你们也对她好点,别动不动的恐吓威胁。尤其是威,把你以前对白蓝心的态度改一改!你们应该知道,她的今时不同往日。不要以为你用以前对付她的手段,就能得到什么便宜!”伊森善意的话,引来白祺威更多的不满!“什么,你以为我会怕她啊?我管她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的目的不会变的!”

  “哦,是吗!那我到想看看,最后鹿死谁手!”伊森一脸的贼笑,白祺威不由得脸部抽搐。种种迹象显示,要是这老头不知道点什么,绝不可能!

  “校长!如果你还想我们继续配合你的话,请告诉我们你知道的实情!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们说她是白蓝心的话,我看就省省吧!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她和以前那个病怏怏的白蓝心哪点像了!?还有上次圣湖的事,问了她好多次,就是不肯吐露一个字,总以什么想不起来为借口,真是嚣张透了!”花雨宸一脸不屑的抨击伊森,他们都来找他摊牌了,可这老头还在耍太极,也未免太小瞧人了,今儿个要不问出点什么东西,他们可是不打算出去的!

  伊森再次认真且坚决的看着面前这几个少年。良久,才幽幽的轻叹,道,“圣湖水消失的理由,我们也大概知道了!至于她想不起细节,也不用太过勉强!如果你们真的那么想知道的话…好,那我且先问你们。如果她不是白蓝心,你们认为她会是谁?”

  虽然每个人心中都有猜想,但这会儿要说出来的时候,却都沉默了,不管心里是怎么想,可话要说出口却是另外一回事。况且他们都不愿意去承认,那可能的事实!只期望伊森能给他们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伊森笑了笑,“你们都没有答案吗?”

  “我们不愿去猜测,你就直接告诉我们得了!”白祺威不耐烦的甩手,一张俊脸上写满了烦字!

  “既然你们也没有答案,凭什么认为我就会知道呢?你们这样…”伊森的话还没说完,悠.月夜突然开口道,“未央!是不是?”

  悠.月夜的话让他几个兄弟不解,但伊森却严肃起来,“你觉得呢?你应该比我了解!怎么还来问我呢?如果真的是未央的话。她这次出现的目的,就不用多说了吧!你们也好好想想。尤其是悠,你打算怎么办?对于这个婚约者,你可想好了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她?”伊森一双深邃的眼睛盯着一脸复杂的悠.月夜,虽然他心里也是同样的矛盾,但既然出现了也就不容许他们有过多的时间去思考!

  而其他的人似乎被伊森最后的话惊呆了,婚约者?!悠和那个...

  悠.月夜露出了苦涩的笑,“如果是她,那我还用选择吗!?只是,我还来不及...只要她不恨我,就是万幸了!”

  “哎...我们都有愧于她,那就对她更好吧!期待能用情抚平她的创伤!记着,这是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六界...”

  “等等!你们怎么搞得好像白蓝心就一定是她一样!如果不是呢!?”花雨宸纳闷的抗议,现在就下这种定论好像太早了吧!

  伊森看了看他们,又徐徐道来,“是啊,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一切都还没定数。不过,那间宿舍...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从不让人住吗!因为...那是未央的!我答应过她,为她留着,就在她出事的前一天,我还送了她一个水晶球。她出事后,很长一段时间,水晶球会自动出现有关未央的画面!后来,就没有了。

  直到白蓝心复活,水晶球也复活了!恰巧白逸臣给我来书,我了解到白蓝心的事!如果说是巧合,也解释不通。水晶球虽然跟着未央的时间不长,但是它似乎认定了未央是它的主人,在未央死后的第二年,仿佛也死去了一般。现在,它又醒了过来,是不是说,未央要回来了!虽然样子变了,但是水晶球还是感应到了她的灵魂!所以,它又苏醒了!…白蓝心来学校后,水晶球的反应更明显了。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未央已经回来了!”...

  听完伊森的话,几人互相看了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悠.月夜难掩激动,“那间宿舍是未央的!为什么你从来没说过!还有那个水晶球,在哪?”

  “没有告诉你,是怕你看见了就难过!至于水晶球,从它又有了反应时,我就把它藏起来了!现在...从水晶球里,也看不见未央的!”...

  “伊森,为什么你对她的事那么了解?还没入校,先为她准备宿舍!你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冷月熙眉眼寒光一闪,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想到了一些关键的问题。让伊森不得不佩服果然是冷家的人,遇事沉稳且心思缜密。才这会儿,他的思绪又飞快的转了几百圈!

  伊森看着冷月熙沉冷的表情,轻笑!“呵呵,我是她叔叔,穆尔贝亲.伊森!”

  “...什么?!”众人再次惊呆。这下别说花雨宸他们,连冷月熙都呆了!当然,悠.月夜是很早就知道的。“你说你是制裁者的亲叔叔?”

  “不错,我是穆尔贝亲.伊斯的亲弟弟。只因为年少时,与哥哥争执,而离开家!我又很少跟别人提及我的全名。所以没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那你现在说出来....!?”

  “因为我相信你们!再说,这件事也过了这么久了,在怎么牵连,也扯不到我这了!”...

  “可是我认为,水晶球的复活也不能说明白蓝心就是制裁者…哦,应该是未央。可能真的只是巧合呢!白蓝心身体是不好,可她好歹还活着,如果是未央,那她怎么进入白蓝心的身体的?

  如果说是白蓝心在那场大病中死后,被未央占领了身体,那她应该不会有学院或是我们的记忆。可我们现在看到的白蓝心,除了态度冷了些,清高了些。其他的都很正常啊!”净一认真分析着这整件事的过程。在他看来,猜测终究只是猜测,不能当事实来对待!

  伊森轻轻叹息,“所以啊,我们现在的这个猜想就留在心里吧!每天各种巧合的事,也确有发生!在拿到确实证据之前啊,她就是白蓝心,只不过是冷情的白蓝心,这样想就不会那么纠结了!”…

  从伊森的办公室出来,大家都沉静在自己的思绪里!良久,净一打破了沉默,“诶,伊森校长不说,我们还不知道悠是有婚约的呢!”

  被净一这一说,大伙的活跃度都被带动了起来,花雨宸也八卦的嚷嚷,“是哦!悠,你太不够意思了!这么大的事,竟然也不跟咱们说说!”

  “宸,别在说了!”冷月熙好意的提醒好奇心过剩的几个家伙。没瞧见悠的脸色很难看吗!

  经过冷月熙的提醒,几人都郁闷的看着脸色臭臭的悠.月夜。不知道他这会心情极差是为了什么!是因为那个婚约者吗?大家都灭了好奇的火苗,没有再出声。悠.月夜在他们心照不宣的沉默中独自离去!

  站在樱花树下,悠.月夜的情绪释放出来。这一百年来,他都不曾向人提起,也不想别人提起!不是他不想,而是觉得自己不配。在她那么痛苦和无助的时候,他偏偏不在她身边。

  当年的事如果冷静一点也许就不是现在这般结局!最后让她以那样的方式来逃避。

  “这棵樱花树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当沐兮颜来到后院,便看见悠.月夜正对着这棵树出神,那样子仿佛是把那棵树当人一样的看着!

  见到她,他倒是一点也不惊讶,却反问,“你呢?是为了什么才来这里的?”

  为了什么!?沐兮颜在心中自问,但是却没有答案。这棵树就是让她莫名的在意,总想看看它。每次看见它却又有种呼之欲出的情感萦绕心头,她把这个叫眼缘,或许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大概,是因为它太过漂亮,太过惹眼了吧!”

  “仅仅是漂亮!?”悠.月夜莫名的有些失落,眼中不自觉闪过一丝失望!沐兮颜看在眼里却有些不痛快,她不知道他在失望什么,但是那一丝失望的神情,让她不开心,没来由的生气!却也不好发作,只好冷哼一声离开了后院!

  ‘兮颜,别生气了!生气容易老哦!对了,我记得下下个月是学校十年一次的竞技赛,有没有兴趣参加呀!’白蓝心的话里止不住的兴奋,因为她从来没参加过,每次看别人在台上英姿煞爽的样子就好生羡慕,好想也能上台去领略一下那种紧张与刺激!

  曾经这样的想法只能出现在幻境,这次好想借助沐兮颜的力量参加一次,就一次也好!

  ‘竞技赛?!...就是打架吗!?’沐兮颜不屑,想不到这名震六界第一学府,还有这样的活动?!这完全就是助长暴力!

  ‘呵呵。恩,差不多吧!但是在竞技赛上取胜也是件很光荣的事情!越多越好,将来,你的事迹可能被写入学校的史册里!流传千古...’

  ‘史册?流传千古?有什么用?’沐兮颜轻蔑的咂嘴,一般被写入史册的都是死人!就算进入历史里被人拜读,有什么用,能活过来吗!能看到后世在读这些历史的时候脸上是什么神情吗!为了个自己看不到的未来累死累活的干嘛啊。傻不傻!

  ‘这怎么会没用呢!这是荣誉,是...’…

  “蓝心?”白蓝心的话还没说完,就见美雅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蓝心,不好了!那个蕾娜给你报名竞技赛了!…”

  “竞技赛!哟,她那么好心啊?”转念,沐兮颜在心中冷笑。她恐怕是没按好心吧!

  “什么好心啊!她是没按好心!她想在竞技赛上报上次的仇!你想想,从你返回校园她明里暗里给你多少绊子,这次不知道又在盘算什么。蓝心,你去跟校长说,你不参加,好吗?”美雅有些焦急,虽然现在的蓝心,可能参加竞技赛没什么问题了,但是她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好像有事要发生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