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之制裁者

第五章 魔尊迪奥

异世之制裁者 女王之炎 3069 2019-08-16 23:03:42

  看那噬魂者如她所愿的向前走去,她悄无声息的向后挪动,尽力拉开与他的距离。当噬魂者走到树丛向前探出脑袋时,她便转身瞬间发力就跑。

  噬魂者听到动静后,回头微微一怔,随即明白怎么回事,低沉一声吼,拨腿也追了上去!

  她不敢回头只好奋力的奔跑,耳边只有风声在呼啸。直到听不到身后噬魂者喊“站住”,她才将速度放慢下来,回头望了一眼。就看见噬魂者跪倒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

  ‘兮颜,还不能放松,等他缓过了劲,还会追来的。赶快走吧,前面不远就是魔尊宫了。到了那里,噬魂者就不敢撒野了!’

  听了白蓝心的话,沐兮颜用力咽了一口唾沫。狠狠说道,“你的灵魂可是这家伙吞的?”

  ‘这个,是真不知道。那个时候太小加上你也看到的噬魂者状态,他们很多时候都是半透明的根本辨不清具体长相。’

  “如此,你是连仇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了,有够可悲的。”

  白蓝心呵呵笑道,‘兮颜,等到了学院,我教你用异能,是你的话,一定能胜过噬魂者!’

  沐兮颜暗自平复着气息。脚上却没放松下来,魔尊宫近在咫尺,不能前功尽弃,只有到了那里才可以歇息!

  魔尊宫

  沐兮颜站在这个黑色的大城堡前。待呼吸均匀后,才上前准备叫门,白蓝心这时却提醒她,‘兮颜,小心!’

  小心?沐兮颜没明白,叫个门,要小心什么?正抬起手,还没拍下去,魔尊宫的大门上出现了一颗人头,冲着沐兮颜嘎嘎直笑!

  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沐兮颜十分恼火的瞪着大门上的人头,怏怏道,“你是个什么鬼!”

  ‘兮颜!’白蓝心被她这话吓得咋舌,

  大门上的人头停止怪笑,纠结着眉头,一上一下的抖动。片刻,“白大小姐,老朽听说你被带到幽冥地界了,怎么回来的?可以告诉老朽吗?老朽上了年纪去幽冥地界的日子估计不会太久了!可是,老朽实在是不想去那个地方!因为…老朽怕黑!”

  什么东西!沐兮颜一脸不嫌弃的瞪着那自称老朽的人头。白蓝心僵硬的抽动唇角,苦笑,‘他是魔尊宫的守门人,大家都叫他朴老。虽然有时候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他是个好相处的人。等他唠叨一会就会开门的!’

  沐兮颜耐着性子,那朴老一阵絮叨后,才猛然想起,“哦呀,白小姐应该是来见魔尊的。怎么不进去!?…哦,我没开门!不好意思啊,人老了就有点糊涂。我这就开门,白小姐进来吧!”

  沐兮颜郁闷的瞅了一眼朴老,心中纳闷,这魔尊故意弄了一个糊里糊涂的老头,难道是用这招来拒绝访客的!?

  好歹算是让她进了。从魔尊宫大门进去,一个圆形的水池映入眼眸,在水池的中央还有一座女孩的雕像,她双手拉在身后,微微侧头,笑容甜美。

  这个位置,魔尊放置的不是自己的雕像,而是一个小女孩!?这个女孩是他什么人?沐兮颜忍不住小小的好奇了一下。

  绕过水池,来到魔尊宫的正殿。沐兮颜伫立大殿上,许久不见人来搭理她。正想吆喝一声时,从侧殿走来一个妖娆的女人,酥胸半隐,蛇腰如柳,红裙摇曳,浅然一笑,甚是妩媚动人。

  “白小姐,久等了!”女人眉眼一扫,将视线定格在沐兮颜的眸子里,随后微微一震。这样的眸子,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片刻,女人收了探究的视线,“我这就去帮你通报魔尊,等着吧!”说着又朝侧殿退去。

  ‘她是谁?’沐兮颜小声的问白蓝心,‘她是魔尊的属下兼女人,别看她好像挺好的样子,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连我父亲都不敢轻易去得罪她!’

  ‘心狠手辣!看出来了,这样的女人如果是个善类才有鬼。魔尊嘛,统御这一妖魔头子,身边有几个这样的人也正常。哪方面的人都得有,不然那些阴暗的任务谁去完成呢!’

  ‘这个…’白蓝心的话还没开始说,大殿上一道红光闪过。待她回过神,一个邪魅的男人坐在了大殿上!

  ‘他就是魔尊!’白蓝心小声的说。

  魔尊!沐兮颜在心里重复着这两个字,看着他没有说话。倒是魔尊先开尊口了!“白大小姐,好久不见了!”魔尊戏谑的看着她,嘴角上扬,是一抹鄙夷的笑意。

  沐兮颜颌首淡笑,依旧没有说话。却暗暗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一身黑色的袍子,头上两只角格外的引人注目。一头又长又直的鲜艳红发,几乎快要触地了!轮廓优美,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隔绝了所有探寻的视线。俊直挺拔的鼻梁下,是一性感薄唇。皮肤也很白皙,白得几乎看不到血色。

  随意那么一倒,便慵懒的侧靠在宝座上,一双修长的大长腿自然的交叉着,一手惬逸的托着下巴,一只手幽幽敲击着宝座另一旁的扶手。咋眼一看还真是个美男,不过那双眸子给人更多的是如深渊般的寒意。

  “怎么了?许久不见白大小姐,难道是对本尊突然来了兴趣?”魔尊微微一眯双眸,露出一抹精光。

  “魔尊大人,我这次来是请求界门的钥匙,我要去冥界!”她嘴上虽说着请求的话,但脸上依旧没有半点变化。

  魔尊扬了扬眉,从宝座上站起来,慢慢的走近她!“白小姐好冷漠啊!从前怎么没发觉呢!”

  ‘兮颜!’白蓝心紧张的唤着她,声线都是颤抖的。沐兮颜此时也能知道白蓝心的紧张为何。眼前的这个男人的确给人一种压迫感,只是对她而言还没有到白蓝心的程度。

  沐兮颜毫不畏惧的对上他闪着危险信号的眸子,眼神漠然而坚定!

  “你不怕我了?”魔尊有些惊讶,这丫头每次见他都是一副怂样,像这样个性的目光倒是更让他好奇,也有些道不清楚的期待。

  “为什么我要怕?!”沐兮颜的眼中闪过一丝嘲讽。虽说这男人高高在上还不可一世,但他是魔尊,这魔界最至高无上的存在,他很狂傲要的别人敬他而不是远离他。作为站在顶峰又自负人他或许寂寞或许孤独,所以性子难免怪诞一些,但她相信并不是无理,定也是不屑与一个小女孩多为难的。

  然而,魔尊没有在意他的话,却被她的眼神给震住了。这陌生又熟悉的眼神让他差点产生了错觉,可以定神眼前却是另一张脸。

  良久,魔尊又再次转身看着侧面的她,说道,“白小姐死里逃生后,似乎变化很大!”

  “是啊!身体要比以前好很多了,想来以后也不会额外麻烦魔尊大人。”沐兮颜如实的回答,眸光一不小心就瞥见躲在大柱后面的女人,她的眼中隐含着嫉妒,似要把此时同魔尊讲话的女孩一把撕了。

  沐兮颜暗自发笑,这女人的嫉妒心也太强了些,说个话都嫉妒。怎么不把这鬼魅的男人藏在深闺不见客呢!

  “仅仅如此吗?!”魔尊一副探寻的眼神,好似要挖掘更多的东西!

  “那魔尊的意思是?”难道他看出来了?!如此看来,这位大魔王的嗅觉够灵敏的!不过看他的神情,也终归只是怀疑吧。

  “现在白小姐的眼神和说话的语调,让我想到一个人!”魔尊语气陡然一转有些伤感!

  “是吗!?”这下,沐兮颜好奇了!想不到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魔界之尊,也会露出这样的伤感,他也会受伤?那这个伤他的人看来也挺了不起的!

  “对啊,她是一个可以任意穿行六界的人,一个小丫头!可惜她已经不在了!早在一百年前,她就消失了…”此时的魔尊眼神有些迷离,似乎在回忆什么往事!沐兮颜想起外面水池里的雕像,是魔尊口中的人吗?从雕像设置的位置来看,该是他及其重视的人。

  “你说的是外面那个雕像吗?这个世界上有可以任意穿行六界的人吗?可以在六界随意来去!!”那得多大的本事!而有这个如此便捷能力的人是个小丫头?六界都没能人了是吗!?这个小丫头是什么来历?竟可以让魔尊这样的念念不忘,魔尊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心中疑云朵朵开,沐兮颜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被白蓝心传染了,怎么也这么多问题了!不管那小丫头是谁,跟魔尊什么关系,都不关自己的事嘛!不过,魔尊的表情,却让她忍不住有点…同情!

  沐兮颜诧异,自己竟然会同情这个陌生男人,这个魔界至尊?莫名奇妙啊!

  这方同情心还没收回,那方魔尊突然话锋一转,神情亦恢复之前的霸气。“好了,白小姐是要去维斯特尔学院吧!”

  “没错!”沐兮颜瞬间收起了那份莫名其妙的心情,堂堂魔尊大人岂是她能同情一二的人,想想真是可笑。

  “罢了,把钥匙给你吧,文蝶不用看了!”

  魔尊大手一挥,一把赤红色的钥匙浮现在她面前后,魔尊转眼便消失在大殿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