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世之制裁者

第二章 玫瑰城堡

异世之制裁者 女王之炎 3454 2019-08-13 17:01:02

  在那个蓝色的塔顶房间躺了很久,她并不觉得无聊,每日三餐都有人送来。虽然无所事事,她也不想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去到处瞎晃悠。但是,白蓝心似乎呆不住了,几次三番的要求沐兮颜带她去外面走走。

  ‘你不是喜欢高处悠闲自得的安静吗?还一副不屑别人帮忙的样子,怎么就耐不住性子,要出去了!’被她闹得心烦的沐兮颜冷冷的挖苦。虽说继续呆在这个身体里,是自己没办法的决定,可是这个白蓝心却磨人得很,一会儿这一会儿那的,她恨不得马上离这丫头越远越好!

  听到沐兮颜的嘲讽,白蓝心小声狡辩,‘可是兮颜又不是别人,现在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嘛!对于自己的要求,你怎么能拒绝呢!再说了,我只是想带你去看样东西,保证你喜欢嘛!’

  ‘你这是诡辩,我可不吃这一套!’对于白蓝心隐隐的神秘感,沐兮颜无动于衷的躺在床上选择直接忽略,没有动身的意思。

  ‘兮颜!…你也总不能一直不出门啊!出去让他们看看,平日里病恹恹的白蓝心精神抖擞的英姿嘛!’白蓝心苦口婆心,拐着弯的让她出门,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面对白蓝心不折不挠的晓以大义,沐兮颜只能用力压住脑门。她是真的很不情愿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晃动,可也实在受不了白蓝心的唠叨,这也是没办法,否则她也是不愿进那丫头的身。

  从高塔下了两层,就有一座吊桥,连接到另一座稍矮塔楼。走在吊桥上时,一阵微风袭来,带着一股浓郁香甜的气息。外面的空气甚好,而且还有种久违之感,仿佛很久没呼吸到那种清新了一样。她站在桥上微微闭上眼,用力的吸了鼻子,肆无忌惮地呼吸这沁人心脾的香气。

  从塔楼出来,沐兮颜才发现这是一座古城堡!而城堡的花圃种满了玫瑰花把整个城堡都包围着,形成一个花海城堡,玫瑰的芬芳肆意,渲染着她浪漫的情怀。

  偌大的花园看不到其他的花儿的影子,只有颜色不一的玫瑰。沐兮颜忍不住好奇,这城堡主人对玫瑰是有多着迷,除了玫瑰还是玫瑰,虽说也是色彩缤纷艳丽好看,却有一种孤芳自赏之感。待她越是靠近,花香更加的浓郁,将沐兮颜包围在芳香中。只稍片刻香气便附着在衣物上,久久不散。

  美好的事物却也总能让人莫名的有种心安,虽然这感觉对她来说有些陌生,但也不排斥。散发芳香的玫瑰也吸引着各种蝴蝶在花朵间忙忙碌碌,这样的景色容易让人忘记烦恼,哪怕只是片刻也是好的。沐兮颜冰冷的脸上也不觉现出一抹浅笑!

  ‘兮颜,你看,这就是我家的花园哦,很漂亮吧!呵呵,在整个魔界,我家的玫瑰是最全的,而且品种是最优的!’白蓝心很开心的为她介绍。自从上次倒下,她也是好久好久没有见过这些小可爱了,今日看它们好似更娇艳了些。

  魔界?沐兮颜的好心情一下子被疑惑覆盖,喃喃的重复白蓝心刚刚说过的两个字,不由得心中惊叹,人死了怎么会来魔界?不是应该去地府吗?对哦,为何自己没有到地府呢?为何灵魂会跑进白蓝心的身体里呢?不是说,人死后灵魂会被拘魂者带走的吗?这一链串的问题让她再没有心情去欣赏什么玫瑰,只想有人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兮颜!’白蓝心看来还没高兴过头。虽然刚刚她又没有听见兮颜心里的声音,但还是灵敏的发现了沐兮颜的异样。

  ‘你说,这里是魔界?!’……

  ‘是啊!怎么你不知道?你不是魔界中人啊?’白蓝心有些疑惑的反问,对沐兮颜话也立时来了兴致。

  ‘我...我只是个人,当然来自人间。你说的魔界…就是我们现在脚下的这方土地?!’沐兮颜似问似答的才说完,就听到白蓝心一声惊呼。‘人!?你是人界的?那你是怎么来魔界的?’

  白蓝心心中无数疑问,第一个就是一个人类的灵魂为何来到魔界,又是怎么过的界门?六界生灵魂体最后归宿是鬼界啊!难道是鬼界的界门出了问题,所以才落到魔界了?!那这可是大问题,怎么没听人说起过?是不是自己病了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些她不知道的事件?!

  ‘不知道...!’除了这三个字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记忆仿佛从那个女人之后就消失了,再次续接就是与白蓝心相遇的时候,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她完全不知道!

  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她下意识的转身,就看见那个老头恭敬的立在五步之处,“大小姐,城主让你去前厅!”

  大小姐?沐兮颜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这时,白蓝心也轻生给她介绍,‘兮颜,他是我家的管家,我们都叫他乔斯。’

  沐兮颜缄默不言向老头微微点点头,算是了解。看乔斯走远,她才不耐烦的咂嘴,‘这个城主又是谁?跟你什么关系?’

  ‘呵呵,城主就是我的父亲啊,他是这座城堡的主人!而这座城的名字是以这个花园命名的,叫玫瑰城堡!’

  这玫瑰城堡历经几万年的风霜,这也算得上是名满魔界的古堡,其中就以满园玫瑰色为亮点,引来八方人的仰慕。也因为这一点,玫瑰城堡的城主在魔界也有着一定的地位。

  在白蓝心的指引下,沐兮颜来到城堡的前厅,里面正坐着一男一女,仔细一看,是之前见到的男人和白蓝心的母亲花婉君,见她出现,含笑站了起来招呼她过去坐。那男人定眼略有所思的看着她走近,根据白蓝心的介绍,这个男人就是她的父亲白逸臣,也是这个玫瑰堡的城主!

  她有些抗拒的走近,对花婉君的热络不去迎合,亦不去理会白逸臣的探究。中规中矩的站在三步外,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你们找我有事吗?”

  那两人还没开口,白蓝心倒是先说话了,‘兮颜,要称呼父亲,母亲!’

  可是,要称陌生人父亲母亲,似乎比接受白蓝心的身体更难,白蓝心却又小声的提醒她,‘兮颜,不要被他们看出端倪哦!’

  这时,花婉君也有些无奈的暗自叹息。这个女儿因为从小就对她就有一份愧疚,所以也格外的痛惜。曾经她虽对自己也不甚亲近,好歹也是恭敬有礼。但这次大病醒来,怎么看都有些失常,距离感太强仿佛她们之间总有一股阻力,亲近不得。还有那双眼睛总是那样冰冷,没有温度。她也知道大病初愈的人难免看得开些。可她到底还是个小孩子,这份沉寂不该是她该有的!她这清冷的态度可是对他们的怨恨?想当初她也是个健康活泼的小女孩,就因为那次意外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说到底是他们做父母亲的疏忽大意才良成。她该怎样弥补这份亏欠呢!

  沐兮颜心中也是一翻思量,终于轻叹一声,算了就当是便宜他们了。“父亲,母亲,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蓝儿,过来坐!”花婉君见她态度缓和下来也笑眯了眼。沐兮颜看在眼里,这花婉君名副其实的是个贤良淑德的好母亲!至于那白逸臣,待她走近后一直紧盯着她看,眼神却是复杂多变的,却多半是探究。他这样赤果果的眼神,是看穿了什么吗?知道现在他面前的不是他的女儿?这可有意思了,预备怎么办呢,是杀了还是装糊涂!

  默默的走过去,坐在他们对面。这时,白逸臣才悠悠开口,“感觉好些了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白逸臣与她刚醒来那天的区别很大,面无表情的说着话语气很冷淡,但她也听得出来话里还是有些许的关心。

  “恩。好多了!...或者说以后我的身体都会好了,不用担心!”沐兮颜抬头迎上白逸臣审视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眸子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闪光。她用的这样的态度给白逸臣想要的答案。

  白逸臣目光如炬,在她的眉眼间细细琢磨着,这个女儿虽不是亲生的,但从小养在身边是个什么性子他太了解,但此时的她却让他有种陌生人的错觉,她意味深长的眼神里有着他看不懂的东西。伸手捏来茶杯轻酌小口,才慢吞吞的说道,“你这次,似乎有很大变化?!”

  他仍然不放弃的问着,虽然面前的女孩儿看上去和以前的白蓝心无差,但是他总能感觉到似乎哪里不对了。可却也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

  “难道父亲希望我永远都是那个病恹恹的白蓝心?”沐兮颜淡笑着反问。虽然语气还是冷淡,但也还算是能接受。毕竟久病难愈有些脾气也无可厚非。

  “蓝儿!你父亲不是那个意思!”花婉君看到沐兮颜的态度,赶紧打圆场,并小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男人!这种小心翼翼从前并未有过,但今天她却有些担忧,蓝心的变化以及白逸臣的敏锐总能让她觉得有种危机边缘。

  沐兮颜轻轻的抽动嘴角,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个依然没什么情绪的白逸臣。看花婉君的样子,是自己这句话有说错什么了吗?才搞得她这么紧张?“知道!父亲是担心我嘛!但我能说的仅仅如此。只是不知道,父亲想知道什么呢?如果我能答得上来,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良久,白逸臣才轻叹了一口气。表情似乎也缓和了一些,“算了,你能好起来就好。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吧!”

  他还是最先妥协,只是事到如今的份上他也不好强求什么。或许是他想多了亦或许是鬼门关里走一遭后的反应,且看她以后的表现吧!

  沐兮颜认同的点点头。花婉君见丈夫没有生气,也高兴的拉起她的手絮叨起来,“蓝儿啊,你在床上躺了快两月,都没好好吃过一餐呢。今晚上我们一家人好好的吃顿饭,也庆贺蓝儿重生之喜!”

  看着她唤来了乔斯,吩咐着晚上的用餐。沐兮颜颌首浅笑,重生!这个词用的太好了,不管是白蓝心还是自己都是重生,这的确是值得庆贺的喜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