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六十四 咬牙顶住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85 2016-10-02 09:59:21

  朴哥的话让两个人都亢奋起来了。看着郭凯森和梅晓洁心急火燎的样子,朴哥一阵心酸。跟这些人在一起时间不短了,都是些老实巴交的良民,如今惹了这样的麻烦,心中的恐慌与焦虑,他完全能理解。

  谁又是生来就想走险路?谁不想过安稳的日子?命运很多时候由不得你选啊,经过这次磨难,那个实实在在,朴实忠厚的雷军还会在吗?

  朴哥情不自禁地就叹了口气。“你们俩别那么乐观,当然也不是让你们悲观。一会儿听呼延怎么说吧。但有一点,我有把握,他办成嘛样,就是嘛样,就是最好的结果,找谁也办不了比他更好的结果了。”

  朴哥话音刚落,呼延礼就进来了。

  郭凯森下意识地站了起来,梅晓洁也紧张得变了脸。

  呼延礼好像什么都没看见,自顾自地说。

  “差不多就是证据确凿吧。估计这两天就会给家里下逮捕通知了。王琦的事牵扯面越来越大,摆明了是有人在搞事。这个时候被牵连的人自然会很麻烦。不过有人搞事,就得有人想办法摆平。我有个预感,这件事估计得花些钱,因为他毕竟还是经济领域的犯罪,你们得有个准备。”

  ……

  从律师事务所出来,郭凯森先送梅晓洁回幼儿园。

  一路上俩人谁都没说话,快到地方,梅晓洁说:

  “我现在手里有点股票,都出了大概有个10万上下,还有3万的债券能赎回,我们俩一块开的一个折子,大半是他存的,不到5万,我们准备存一年,然后办婚礼用。还有……还有房子,我找人评估过,卖200万困难点,如果降10万,很快就能出手了。律师说需要钱,这不算事,只要能保他平安,倾家荡产我都乐意。”

  郭凯森死死盯着前方的路,盯得眼睛生疼。

  “姐,忙晕了,到现在了,我都没顾上安慰你一句。我哥这个人,老实厚道,不是坏人,今天这事就是叫倒了大霉了。你别难受,有我在,就是拼了命也不会让他遭受这不白之冤!姐,你相信我,我有这个能力了,绝对有。你只要好好的,什么都别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乾乾就行。等我哥回来,你们都好好的,我才有脸见他,你说对不对?钱的事你不用管,我有……那什么,要是不够你添,你添行吗?咱们一块儿努力,帮着哥把这个坎过了。”

  梅晓洁没敢看郭凯森,她从郭凯森沙哑颤抖的声音中找到了支撑,她知道他为了雷军,在努力变得坚强,她不想让他再操心,她要跟他并肩战斗。

  努力扬起嘴角,梅晓洁笑了笑。

  “行,我好好的,你也好好的。咱们一块努力,等雷军出来——就停这儿吧,里面不好调头。”

  郭凯森把车停了下来。

  “姐,中午找个地方睡一觉吧,折腾了一整夜夜,都黑眼圈了。”

  梅晓洁点点头。

  “嗯。你回家也睡会儿吧,晚上再联系。”

  送了梅晓洁,郭凯森开车回了家,上了楼,打开单元门,家里一切如故,雷军把它收拾得干净利索。郭凯森一下子就受不了了,咕咚一下子就跪在了门口的鞋架旁边,大声地哭起来。:

  忍了一上午的眼泪,再也待不住了,争先恐后地从眼眶中跑了出来。那个时刻,郭凯森多盼着能有个奇迹啊,能有一双大手胡噜着他的脑袋,不耐烦地说:“你呀,真是个傻逼,爱哭的毛病怎么就改不了了呢?”

  蹲在门口哭了好久。哭到精疲力竭,郭凯森换了鞋直接去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痛痛快快冲了个澡。一边冲着,一边让自己冷静下来。

  想起了朴哥扇自己的那个大嘴巴子。真他妈的疼。可扇得确实很对。

  郭凯森你他妈的好歹也是个爷们了,遇见事就得沉得住气呀!既然木已成舟,就他妈的按船来办呗!

  快速擦干身上的水,郭凯森从洗手间里出来,直接进了厨房。做了开水,给自己泡了碗方便面,还没等泡开,就啼哩吐噜地吃了起来。

  上一顿饭还是昨天中午吃的,直播完了,就饿得不行。可想着完事要让雷军请他去吃晚茶,所以就没吃苏莉拿来的盒饭,好歹吃了几块饼干充饥。算算已经快一天没吃饭了,所以现在真的饿啊!

  也不知道泡的是什么味的方便面,反正又烫有难吃。但肯定解饱,只要解饱就行。

  清醒的郭凯森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知道自己现在肩上的担子很重。想着就是这样难吃的方便面,雷军也吃不上的时候,险些又掉眼泪。

  咬咬牙把那些没用的情绪收起来。一碗面吃得一滴汤都没剩。

  又喝了一杯水,郭凯森拿出电话。

  第一个打给了苏莉,没给她啰嗦的机会抢着说到:“好好听我说啊!马上给Kimi老师打个电话,今天的排练你帮我往后推两个小时。还有跟左老师也说一声,晚上定好的采访也让她受累给延一延,记着要好好跟人家说,诚恳一些,还有,帮我给林总回个电话,让他放心,我没事的。还有……还有……想不起来了,想起了再跟你说啊!噢,3点你准时到我家来找我,我是不是给过你一把钥匙?我要是睡得太死了,你使劲推我就行。就这样,你忙吧。”

  郭凯森一口气说完,就要挂电话。

  “郭老师,你……”

  “就这样,你赶紧的,我抽空睡会儿,我把电话呼转到你那,有事先帮我顶一顶,容我歇一会儿啊!”

  电话那一端的苏莉心疼得哽咽了。

  “你快睡吧,我顶着。”

  郭凯森放下电话,立刻又给担心他的琪姐和李潇回了微信,简单说了雷军的情况,让他们放心,自己没事,会好好工作的。这会儿心里还有点儿乱,等稍稍平静些,会给他们打电话的。

  没有一分钟,两个人先后回了微信。都是些安慰暖心的话,叮嘱他照顾好自己等等,然后他就把电话拨到呼叫转移,然后就进卧室上床睡觉。

  就算睡不着,他也努力闭着眼。此时的郭凯森已经打定了主意,雷军的事自己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全权交给律师就是最好的方法。自己要做的,就是要挣钱,多挣钱。

  本来想放弃的比赛,现在却显得尤为重要了。躺在床上,郭凯森发现自己头一次这么想红,这么想有挣大钱的机会。

  苏莉3点准时开了郭凯森的家门,看到他已经收拾停当,一刻没耽搁两人就出了门。

  下午的排练因为晚开始了两个小时,所以内容安排得就有些紧。郭凯森用比平时多出几倍的力气,一丝不苟的练着。跳了不到一个小时,高老师给Kimi使了个眼色,Kimi就说:“歇一歇,我们说说要领。”

  郭凯森浑身上下都湿透了,顺着头发丝往下流汗。气喘吁吁地站在两位老师身边:“高老师,Kimi,是不是不行啊?”

  苏莉提着一兜饮料回来了,递给郭凯森的一杯热巧克力奶。

  “太甜了,我不爱喝。你给我换一杯冰的美式吧,要特大杯的。”

  没等苏莉说话,高老师把杯子接过来,又一次递到郭凯森的手边:“我让小苏买的。你需要补点高热量的东西。身体如果透支太厉害,很容易受伤。森森,你要是不能比了,说一声,我和Kimi都能理解,不会怪你,如果还要继续,就要听话,行吗?”

  高老师很温柔的说着很严厉的话,郭凯森有些愣了:“老师,我做错什么了吗?”

  “不是对和错的问题,是我们在你的排练中看到了不切实际的野心,这很危险。我和Kimi带你,当然希望你有好成绩,更希望你通过这个节目,在自己的领域里更上一层楼。但我们会因材施教,会根据学生自身的能力来做编排。可照你现在的状态,只有两个结果。一是因为失误在下场节目中被淘汰,一是参加不了下场比赛,因为你的身体会出问题,或受伤,或生病。”

  郭凯森低头不语。高老师放缓了语气,拿过一条干毛巾,爱抚地擦拭着郭凯森头上的汗水:“宝贝,这世道,没谁过得轻松,说起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苦多苦少,那要看你想要的甜有多少。老师不想问你的私事,但看你的心思,知道你有一颗志在必得的心。我和Kimi都愿意帮助你,前提是,你要信任我们,要放下包袱去投入,能做到么?”

  捧着热热的巧克力,郭凯森给了高老师和Kimi最肯定的答复。

  “能。两位老师放心,我一定听话。哪儿做不好,你们就说我,我改。心里的包袱我没把握放下,但我尽量,尽量轻装上着,行吗?”

   Kimi上前轻轻抱了抱他:“森森你很棒,真的很棒!我做过这么多年电视台各种晚会比赛的编舞,太懂得监视器中的舞蹈怎么样才是最美的,你非常有能力表现这种美。按高老师说的好好做,你一定会走很远。”

  郭凯森笑了。打开热巧克力的盖子喝了一大口。

  “我的妈呀,这是要把人给齁死的节奏呀!太甜了吧!”

  看着郭凯森夸张的样子,两位老师和苏莉都笑了,心也跟着放下了不少。这个外表阳光的大男孩经历的所有苦难,他们愿意陪着他扛。

者也

长假第二天,宅在家里的好孩子,看文吧,留言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