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九十六 心愿达成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186 2017-07-28 12:43:47

  梅晓华话音一落,梅晓洁回手拿起沙发上的靠枕,直接就拽了过去。这一下子却大失准头,直接砸在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情看热闹的郭凯森的脸上。

  这还得了,郭凯森大呼小叫着破相了!毫不犹豫,直接就把靠枕往梅晓洁身上扔,被身手敏捷的雷军一把薅到手里……

  一只靠枕引发的惨案,让这间不大的单元几乎挑了房盖,几个人都卷入了混战,闹得不亦乐乎。最后还是置身事外的靳哥站出来平息了纷争。

  要不是第二天梅晓华还有课,这晚上他就说什么不走了,他要跟森哥还有朴哥喝个痛快,然后再玩儿一个通宵的游戏。

  看着他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大家纷纷对上天表示了不敬,奇怪他为啥让这么一个不努力,不上进的小孩读了硕士,而且还被导师推荐,下学期去英国做交换生。

  大家似贬实褒的一番话,让梅晓华骄傲得快上了天了,借着酒劲儿做出藐视群雄的姿态:“老话说得好,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人生是没有公平而言的!老子不但天生丽质,还冰雪聪明,就是拿大脚豆看书,也比那些带着脑袋的笨蛋们学得好!咱天生就是念书的料!羡慕嫉恨去吧!”

  此番狂言遭到了一众群众的万点暴击,梅晓洁更是不客气地踢了他一脚,拽着他的胳膊就往门口走。

  “吹吧!忘了小时候为了学习挨得板子了!回去照镜子瞅瞅,屁股是不是比一般人都大!行了,别在这儿耍酒疯了,赶紧的吧,我明天早班,得早起!你要是再磨蹭,就自己打车走吧!”

  在梅晓洁的催促下,梅晓华和朴哥都跟着她下楼走了。朴哥没有开车过来,梅晓洁要送他,朴哥坚决不答应,正争执着,他的电话响了,恰好有个哥们开着车路过这边,能把他接上。这下梅晓洁才放心,拉着喝大了的梅晓华回家了。

  郭凯森喝得也不少,又累了一天,此时半卧在沙发上养神儿。梅晓洁临走的时候,已经帮着靳哥把厨房收拾了个大概其,还有些细致的活儿,雷军摇着轮椅来来回回的帮着靳哥打下手。没一会儿,屋子就收拾利索了。看着郭凯森一副累得拾不起个儿的样儿,雷军就催促他洗澡睡觉。自己则回到屋里开电脑上网。

  过了好一会,郭凯森拖拖拉拉地进来了。搬个椅子大喇喇地往雷军眼前一坐。

  “给我按按脑袋哥,我头疼。”

  雷军立刻转过身,摆开架势给他按摩。雷军的手法郭凯森一向是最接受的,没按两下,就舒服得直哼哼。

  “哥,那个姓廖的说的事,你不要理。他以为咱跟他似的,穷得饭都吃不上!”

  郭凯森没经大脑说出的刻薄话,让雷军甚是不高兴,下手的力度狠狠地大了一下,按得郭凯森直叫唤,当然也一下子清醒了。

  “哎呦!疼死我了!行了,对不起,我错了!”

  郭凯森转过身,脸对着雷军。

  “我就是挺讨厌他的。没办法啊!靳哥跟我说他来了,我就挺烦的,听了他跟你说的话,就更烦了。用的着他在这装好人吗?再说了,你这身体能上班吗?他瞎啊!”

  雷军叹了口气。

  “人家一片好心。就是过来送个信儿。是周总想让我过去工作的。周总在这个时候,还想着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她了。靳哥肯定没跟你说,这个礼拜,王哥的案子开庭。”

  “是呀,开庭了?怎么样?有没有把握啊?二审就是终审了,能缓刑吗?是不是当庭就判啊?”

  “廖胜没说得那么具体,我估摸他也不知道那么详细吧,不过他说应该会缓刑,只是……唉!”

  说到这,雷军的眼神黯淡了很多。

  “人这辈子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圆满?王哥这个人肯定有不少问题,不然也不会惹官司。可比他坏的人多了去了,怎么也没见他们倒霉呢?由他,我就想起了我爸,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爸到底欠了多少钱,到底怎么个该死法。记得我爷爷临死的时候说过一句话,杀人不过头点地,再说我儿欠的钱卖了房子就都够还了,老天爷怎么还非得要走这两条命呢!因为这,我当时特别记恨那个叫老天爷的,觉得是他害死的我爸和我妈。”

  郭凯森突然不敢看雷军的脸了。慢慢的趴在他的腿上,磨磨唧唧的说:“你又开始胡琢磨。刚才梅晓华不是也说了吗,人生是没有公平而言的。好多事就得认命呗。”

  雷军叹了口气。

  “是啊,该认命就得认命啊。王哥在里面得了心脏病,心梗,还挺厉害的。如果能出来,跟我一样,也是直接奔医院。不过他应该比我强,起码不至于站着进去,躺着出来吧。”

  郭凯森惊讶地抬起头。

  “怎么好好的还心脏病了呢?真是到了八辈子霉了!这点破事祸祸了多少人啊!你就是为这儿事走心思了是吧?你没跟嫂子说是不是?”

  “想说来着。可琢磨她累了一天了,添堵的事就别听了。要不是靳哥多嘴,我也不跟你说。”

  郭凯森直撇嘴。

  “看把你给能耐的!还敢不跟我说!我是谁呀?咱俩穿一条裤子都嫌肥的关系,什么事能瞒着我?什么事能瞒得了我!”

  雷军笑了,抬手胡噜了一下郭凯森的脑袋,示意他转过身去,继续给他按摩。

  “你今天一切都顺利吧?米菲菲走的时候,没跟你废话吧?”

  “别提废话了,我俩连彼此多看一眼的精神都没有了。要不是刻意提这事,我都忘了,原来老子还那么傻逼过呢!其实就算是天仙,也不至于这么放不下啊!哥,我当初特别傻逼,是吧?”

  雷军乐出了声。

  “你始终特傻逼!”

  郭凯森回手给了雷军一撇子,自顾自地傻笑起来。

  “这次她真的算是幸运了。用琪姐的话说,算捡了条命了。那个叫闵晨的,就是要盯死她。那个闵晨也是个大人物了,有背景,这要不是余总出手,谁也平不了。不过这次对米菲菲的打击也大了去了,名声她早就没了,现在钱也都散出去了,倒干净。”

  “报应!罪有应得!就她这样的货,这么个下场算是便宜她了。余总人还是不错的,看着挺狠,心还是善的。”

  郭凯森想了一下,认真地说:“听琪姐的意思,其实余总是跟了潇哥好了以后变了,就这一两年的事。主要是不像以前那么花了,后宫也给解散了。说到底还是潇哥的本事大。”

  雷军停了手,一脸的不以为然。

  “他们的世界真的是太奇妙,咱们看也看不懂!好好的男的,怎么就……算了,看不惯就不看呗,这事该不着我管,我除了你,谁都不管。那什么,你的事我可跟嫂子聊了啊,她答应给你物色着。我就是想让她给你找个层次高点的,大学以上学历的,大夫啊,老师啊,公务员啊,都行!”

  郭凯森的头已经不疼了,他显然懒得听雷军叨叨,于是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头扑到了床上。

  “行啊,行啊,你们就看着掂配吧!我没意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事我可愿意配合了!”

  雷军伸着胳膊一把把他拽了起来。

  “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怎么能干那样的事,嫂子就是牵个线,好不好的还得你决定啊!不过,我觉得你要有个态度,你现在的态度不是很积极,这可不行,我觉得……”

  “我觉得你可以闭嘴了,大雷雷!头刚不疼了,又让你嘚啵疼了!哥你真的是越来越烦人,就你这个老婆儿嘴哪天就能把你媳妇给嘚啵烦了。不过我也发现了,你好像只跟我这样,跟别人好着呢。”

  雷军气得给了他一巴掌。

  “滚蛋!老子没空搭理你这个傻逼了。赶紧滚!”

  郭凯森没皮没脸地躺在床上。

  “恼羞成怒。这说明我说到事情的根儿上了。行了,甭气急败坏了,我也没嫌弃你,老婆儿嘴就老婆儿嘴吧。哥,王哥开庭到底是哪天啊?我陪你去看看怎么样啊?”

  本来垮着脸的雷军一下子变了表情,有些激动又有些紧张。

  “你……你逗我了吧?”

  郭凯森腾地坐了起来。

  “这事能逗吗?王哥这事对你,对咱们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这次判决不论对他,还是对咱们,都是一个挺大的事。从头到尾,我跟你一个看法,抛开那些法律的事,王哥于我们,那就是兄弟,是好人。所以这么关键的时刻,咱们就一个心思,想见证他平安,见证他有个好的结果。我想啊,明天你给周总打个电话,就着谢谢她关心你,想让你去帮忙的这个茬口,跟她说说,到时候咱们也去旁听。只要她同意,法院的事儿咱都不用她管,咱找呼延大哥想办法,肯定能去旁听判决。哥,你什么心思能瞒得了我?我知道你一直盼着这天了,对不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