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九十四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72 2017-07-25 08:54:19

  今天送林家人去机场,临别的时候,洪梅特别把梅晓洁拉到一边,再三嘱咐她,虽然雷军现在一切向好,但他的身体毕竟是受过重创,需要很长的恢复期,况且不久以后还要经历个不小的手术,所以平日里的保养要特别重视。药不能停,例行检查更不能落下,有个痛疼脑热的小毛病不能不当回事,要及时看医生,及时向她汇报。

  梅晓洁从来都把洪梅的话当圣旨,回到幼儿园加班的时候,脑子里一直想着这些事,而且还不断地反思,越琢磨越觉得洪梅提醒的特别是时候。

  随着雷军身体的不断好转,自己对雷军的照顾确实是疏忽了很多。跟雷军比起来,自己在家务方面本就不行,如今他的行动稍稍方便了,好多时候,竟然都是他在主动照顾她了呢!

  想到这些,梅晓洁都有些惭愧了,雷军怎么说也是个病人,以后自己对他的照顾要更尽心,更细致些才行,好多活儿真的不能让他再干了。

  下班时候就不早了,梅晓洁匆匆往家赶,把雷军发信息让她捎羊肉串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到了家,开了门,却发现客厅里居然没有人。大声说了句:我回来了!居然也没有人应和。

  梅晓洁觉得有些奇怪,赶紧换了鞋就往里面走,先看看厨房,靳哥开着抽油烟机在做饭,而梅晓华带着耳机在郭凯森的房间里鏖战,那肯定是晴天霹雳也听不见啊!梅晓洁又走到雷军的屋里,看见雷军就像个傻子一样,坐在那里嗫呆呆地发愣。

  直到梅晓洁把他的轮椅转了个个儿,雷军才醒过味来。看着梅晓洁既讶异又担心的眼神,雷军有些不好意思得摸了摸头,笑着说:

  “难得愣会儿神,还让你给发现了。下班了?忘了跟你说,给少爷们除了买肉串还得来几串腰子和板筋。没买吧?算了,下次再说吧。”

  梅晓洁一愣,心想坏了,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不过,梅晓洁才不会承认自己犯错了呢!在这个家她可是常有理的人啊!

  梅晓洁先下手为强地瞪了雷军一眼:

  “没买!肉串也没买!干嘛这么惯着他们!要什么买什么啊?吃什么羊肉串啊,我妈给带了那么多吃的,几天都吃不完。不给买。”

  雷军还没来得及说话,梅晓华就进来了。刚刚的游戏,少爷玩的极其不顺利,心情本就很不好。出来放水,喝水,恰好听见梅晓洁居然大言不惭地说没买羊肉串上楼,一下子就生气了。

  “就老妈带的那些吃的,哪儿样能配啤酒啊!姐夫,你跟她说了没有,我和森哥要喝点儿啤酒!没羊肉串怎么喝啤酒?”

  “喝什么啤酒啊?!梅晓华你甭又打着人家森森的旗号,就是你又犯馋了!上个礼拜你还拉肚子呢,老妈说了这个月你都不能吃烧烤,忘了吗?”

  梅晓华没好气地瞪了梅晓洁好几眼,声音也跟着高亢了起来。

  “老妈的那些医学知识都是从朋友圈学来的,都有毒!根本就不能听。一个月不能吃烧烤,那我吃什么啊!天天跟着她吃草啊!我不管,我今天就是要喝啤酒吃烤串了!”

  “行行,喝点就喝点吧。不过晓华,羊肉串确实不太好消化。冰箱里有腌好的鸡翅,我给你们烤点鸡翅,再炸个春卷,拌个黄瓜行不行?”

  雷军见梅晓洁和梅晓华大有剑拔弩张的架势,赶紧站出来打圆场,提了个尽量让俩人都有台阶下的意见。梅晓洁还没表态,梅晓华就表态了,不领情!

  “我就想吃羊肉串!”

  梅晓洁明显是急了,口气甚是蛮横。

  “就不给吃!今儿就得板板你这个任性的臭毛病!”

  这句话一出,雷军忍不住直叹气,他知道这事算是闹大了。

  梅晓洁的臭脾气让梅晓华彻底没有了台阶下,瞬时恼羞成怒,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雷军反应极快,一下子抓住了梅晓华的胳膊。情急之下差点没从轮椅上摔下来,把一边梅晓洁吓出一身冷汗。

  雷军可没再给梅晓洁开口说话的机会,忙不迭地说到:“少说一句行不行啊,梅老师——哎呦,我的爷爷,这是要离家出走吗?别闹了行吗?吃吃吃,咱吃还不行吗?我现在就给森森打电话,让他捎上来。电话?晓洁,快把电话递给我。”

  雷军一边说一边拽着梅晓华,一边让梅晓洁给他拿电话,正忙得一塌糊涂的时候,郭凯森推门进来了。

  “你们这是干嘛了?让我捎什么上来啊?咱楼下新开了家烤羊腿的店,我买了半只,不够吃吗?”

  雷军大大地舒了一口气。

  “太好了!行了,这下就行了。森森你来的太是时候了,晓华生气了,要离家出走了,快拉走哄哄。”

  梅晓华的气还没消,不解恨地瞪了梅晓洁一眼,捎带脚也瞥了雷军一眼。

  “早知道姐夫你肯定就会向着她说话,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兄弟!有异性没人性!哼!”

  雷军一脸委屈地看着梅晓华。

  “我什么也没说啊。”

  郭凯森一把拉过梅晓华,一边往外走一边苦口婆心的教育他。

  “这么幼稚的话你也说得出口!他不向着她向着谁?他真不向着她你能干吗?再说了,男的就得有异性没人性,有人性没异性的是同志,你的明白?”

  说这话的时候,郭凯森已经拉着梅晓华出了房门,听着俩人同时爆发的大笑,雷军和梅晓洁也笑了。

  “梅晓华这个臭不要脸的,为个羊肉串就能跟我翻脸!盯我点儿的,我跟他没完!我告诉你雷军,他今天到这儿来蹭饭是有目的的。他这次闹肚子闹得厉害,又拉又吐,还发烧,大半夜让同学送去医院挂急诊。为这老妈这些日子都不让他在学校吃食堂了,就怕他肠胃弱,到时候再反复。他可倒好,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才清淡了几天就受不了了!我看他这是快馋疯了!”

  雷军笑着拉过梅晓洁的手。

  “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理解晓华,这事我有体会,这肚子里的馋虫不是那么好摆平的。还有,就这点小事,你能不能不这么较真儿啊。好家伙,话说得那么冲,那么不给人家面子,弄得晓华多下不来台啊!”

  梅晓洁扭头瞪了雷军一眼,不客气地把他的手一把甩开。

  “刚刚他还说你有异性没人性呢!你的异性呢?你到底是占哪边的?”

  雷军一个奔儿都不带打的,立刻从善如流。

  “我占你这边。梅晓华就是个臭不要脸。老婆,一会儿羊腿你多吃,不给他吃啊!”

  梅晓洁得意地扬扬脸。

  “这觉悟就算到家了。对了,刚才你坐这儿想什么了?想得这么入神?让晓华一搅合,我都忘了问了。”

  雷军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没说。

  “那个……就是思考一下人生。”

  梅晓洁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思考出什么来了没有啊?”

  “没有。哪这么快啊,这事可且得想了,绝大多数人到死也不一定能想明白。”

  梅晓洁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神经病!诶,对了,那个神经病的事到底怎么样了?走走走,去问问森森。森森!”

  梅晓洁边喊着郭凯森,边推起雷军的轮椅就往外走。坐在前面的雷军,下意识地轻轻叹了口气,很快就融入了几个人欢快愉悦的气氛中。

  余斌办完了手头的事,急忙赶回了家。进了家门,阿姨正在厨房做饭。穿着一身白色居家服的李潇,在一边拿着手机认真的录像,还不断的问问题。那份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余斌忍不住想笑。

  听见客厅里的动静,李潇探头看了看,然后很快就从里面出来了,手里还端着一个炖盅。

  “今天刚学的,木瓜炖雪蛤,特别成功。不是吹牛,是经过试吃的。你要是再晚点回来,这份也会让我给试吃了呢。”

  余斌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

  “我先去换衣服,然后再来品尝你的处女作。”

  余斌换好衣服再下楼,餐桌上不但有刚才的炖盅,还多了一小碟削好的水果,而李潇则又跑到厨房边录像边学艺了。

  余斌坐在餐桌前把木瓜炖雪蛤吃了。味道甚合他的口味,确实很不错。

  余斌的祖籍是潮州人,虽然他并没有生长在广东,但受上一辈的影响,家里在生活上、饮食上都还是延续了那里的习惯,后来全家移居香港,生活上更是跟北方人有了本质的区别。

  李潇生在江南,虽然十几岁就到了北方上学,但骨子里还是积淀着祖辈的生活印记。起码饮食上跟北方人比起来,口味要清淡得多,所以一直以来,余斌李潇两个人在饮食是始终是很搭调的。讲究食材的新鲜,讲究营养搭配,对于很多重口味的东西,都比较的排斥。

  至于李潇学厨艺这件事,还真不是这两天才开始的,这是李潇继迷上网购以后,开发出来的又一个新爱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