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九十一 平安无事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90 2017-07-22 22:42:17

  余斌虽然有私人飞机,但他自己几乎就没有使用过,倒不是低调,其实他就是觉得还是民航更安全。不过今天他可顾不上了,天刚蒙蒙亮,就直接搭乘私人飞机赶回了T市。

  车子直接开到了酒店,小冯已经在停车场等他了。

  跑过去给老板开了车门,一路上简单把情况又跟老板汇报了一下,余斌的扑克脸虽然没变,但在上电梯之前说得话,却给小冯吃了颗定心丸。

  “你是个很尽责的员工,这点很好,要保持。”

  一句话让小冯差点没哭了。自己的老板还躺在那昏睡呢,大老板要是怪罪下来,自己也是无话可说。看来还是郭凯森说得对,大老板虽然看着凶,但还是通情达理的。

  电梯很快就到了相应的楼层。林丹华在电梯间等着了。见了余斌也没寒暄,直截了当就说情况。

  “余总,目前情况控制的还不错,所有的舆论都与我们无关,只是……”

  余斌显然还不想听这些,摇摇头又摆了摆手。

  “潇潇怎么样?没事了?醒了么?说什么了吗?情绪怎么样?吃东西了没有?”

  余斌的话,让林丹华一愣,然后他马上明白了。

  “啊?噢,他挺好的。两个小时以前醒了,琪姐让酒店给他熬了粥,喝了有半碗吧。烧是彻底退了,可毕竟都烧到四十一度了,精神儿还不是很好。医生的意思,能睡就让他再多睡会。我刚刚从那儿出来,又睡了。余总,你要先过去看看吗?”

  余斌点点头,跟着林丹华往前走。刚到门口,跟在旁边的小冯抢了一步,率先轻轻推开房间的大门。

  大门一打开,一股淡淡的药味扑面而来。余斌大步迈进去,直接往里面走。

  这是个套房,此时外间没有人,余斌走到里面的卧室才看见,李潇还睡着,琪姐和医生还有一个护士都守在旁边。

  见余斌进来,琪姐和医生一起走了过去。余斌客气地跟他们道了辛苦,琪姐不知怎么着,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余总,这事您可得替他处理彻底了!我就纳了闷儿了。怎么就没个消停呢?他这么老实巴交,从不招惹是非的人,有点恶心事怎么还就得躺枪呢?”

  余斌没说话,微微一笑,伸手楼了一下琪姐,以示安慰。眼光则看向医生。医生跟了余斌多年,自然了解他的意思,于是赶紧汇报:

  “没事的余总。李老师本来就有些肠胃感冒的症状,没休息好,又加上惊吓就发起高烧了。退热,消炎都用了,补了一夜的液体,目前李老师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这两天多休息,吃饭也要尽量清淡就可以了,药我都不建议再用了。总之,您放心。”

  余斌嘴角上扬,做了个笑的动作。

  “那就好。有你在,我很放心。忙了一夜了,都去歇一会儿吧。我在这儿陪他一会儿。琪姐,你也去睡一会儿,养养精神,过过我还有大事跟你们商量呢!”

  琪姐几个人都出去了,小冯先在李潇的床前摆了把椅子,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给余斌沏了茶,就也忙着离开了。

  屋子一下子就安静了。虽然外面的天已大亮,但挂着厚厚窗帘的房间却依然留在夜里,床头灯投射暖光让人有种懈怠的感觉。

  一夜未眠的余斌踱到床前,坐下,看着眼前熟睡的人忍不住地叹气。我的小红帽啊,你怎么就这么弱不禁风,这么点事怎么还就倒下了呢?不过说来也是怨我,既然说好了我这只大灰狼会保你周全,你该是高枕无忧才对啊!看来还是我的错,是我这只狼实在是没有尽到责任。

  忍不住伸手去摸李潇那张清秀的脸,瞬间便想起了十年前,两个人的第一次相遇,想起那个欢愉之后的清晨,自己也曾经这么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的脸发呆。

  光阴荏苒,岁月这把杀猪刀竟然轻而易举地放过了他,居然没舍得在上面添上一点痕迹。让他还保持着这份简单干净的美,让人过目难忘。

  想到这儿,笑意不知不觉地爬上了余斌的脸庞。十年间阅人无数,最后竟然还是放不下当初那一份最简单的邂逅,最俗气的一见钟情,最不浪漫的相亲相爱。

  都不知道凝视了多久,余斌觉得眼睛都有些酸了,正要直起腰歇一歇的时候,眼前就这么平白地一亮,李潇睁开了他那双狭长的勾魂眼,黑曜般闪亮的瞳孔,竟有了几分迷蒙,平白地显得那么的性感,让余斌的心痒痒的。

  “哥。”

  迷迷瞪瞪的一声哥,叫得余斌那痒痒的心都酥了,忍不住俯下身亲了李潇一下。

  “还难受吗?”

  李潇还有些犯傻,盯着李潇又看了一阵子,想了想,才把迷糊劲儿弄过去。于是便挣扎着要坐起来。

  余斌见状立刻伸手阻拦。

  “躺着,接着躺着。肚子饿了没有?想吃什么?”

  “你不是在上海吗?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几点了?我都睡迷糊了。”

  李潇还是坚持坐了起来,余斌没再阻拦,一屁股坐在床上,伸手搂着李潇。

  “还不到九点。我说的是早晨九点。天一亮我就往这边赶了。我靠,大半夜的跟你们打电话,说着说着你就晕过去了,我那边满耳朵听着都是胡喊乱叫,吓得我魂儿都快没了!你就折腾我吧!家里这飞机从买了我也飞过几次,为了你,我都等不及坐民航了!”

  李潇把头往余斌的肩头靠了靠,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对不起了哥,是我的错。其实也真是没什么事。我就是给吓着了。原来还以为自己胆子挺大的,事实证明还真是不行。有了这次教训,以后我再也不逞能了。”

  余斌心疼地摸了摸李潇的脸,一脸的气愤。

  “这臭娘们,早他妈的该死!还有出警的是俩什么人?奶奶的,吃错药了吗?凭什么找你问话?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还他妈的带你去那种地方!这不是故意整人吗!好吧,既然有种这么做,就他妈的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治他们!”

  这是李潇和余斌认识以来,第一次听他这么说话,他知道他绝非善辈,更知道他绝对是个不容易情绪激动的人。如今为了,如此发脾气说狠话,李潇感动之余更是紧张。

  “别别!不是哥你想得那样!人家也是为了工作,好歹是条人命啊,对不对?就算紫韵跟我没关系,可也不算路人,我们怎么也是认识的,是校友对吧?所以人家问问我也正常。去那个地方的事,更是怨我了。人家提了,并没强迫我,是我不自量力了。我就是脑子一热,觉得那能有什么啊!没想到这么恐怖,真的,完全没想到。现在说起了,我还是……还是……”

  提起这段,李潇情不自禁地白了脸,下意识地有些发抖。余斌的戾气一下子就下去了,心疼了。搂着李潇的臂膀更加用力了几分。

  “不说了,不说这事了!都过去了。我听你的话,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你也要听我的话,从现在起,什么都不用管了,有哥在,你好好歇着就行了!那什么,叶子现在正在夏威夷浪呢,你过去找她玩儿几天呗!”

  李潇被余斌说乐了。

  “什么叫浪啊!真粗俗!我可没有她这么自由,我去不了。手底下还一大堆的活呢,起码还得忙两个月。”

  “那就把它们都往后推推,歇一段,歇够了再说。”

  余斌红口白牙说得可轻松了,李潇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哪有你这么当老板的,就算财大气粗也不能这么嘚瑟啊!怂恿伙计偷懒不干活,真成了奇葩了你!放心吧,我真的没事了。当然了,说不难受是假的,毕竟是一条命,还挺年轻的,也挺有才华的,说没就没了,太让人惋惜了,还有更进一步缘由,那就跟我沾点关系了,也算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别瞪眼,我虽然这么说,可也知道这事我控制不了。唉,生命真脆弱,想放弃一点都不难。”

  李潇忍不住叹了口气,表情很是认真,他心里有好多话想跟余斌说。

  “哥,其实我知道你匆匆赶来,担心的是什么。昨天晚上森森说得事我都听到了,也知道米菲菲又掺和这件事了。她又是来那套威胁恐吓了,要借着紫韵的死来黑我,最终的目的说白了就是想跟你换利益。说实在话,对她的那套,我根本就不在乎。有什么呢?不就是说我同性恋,变态吗?就是了,又怎么样呢?掉粉,退出演艺圈,我承受得起。这么多年,我早就想开了,做人最重要的是问心无愧。我自问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没做过有违良心的事,至于别人喜欢不喜欢我,那是别人的事,又与我何干?所以当时老林跟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就想说,甭管她,让她折腾去!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做过的我认,我没做过的就算是你抹黑,也未必就能抹得上。可我没说。因为……因为……我……我看了她的尸体以后,就改主意了,哥,我……我想你答应她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