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八十八 纵身一跃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54 2017-07-19 17:38:48

  看着郭凯森心有余悸的样子,俩哥哥对视一下,忍着乐狂点头。

  “那还用说!我告诉你森森,你嫂子的观察力不是一般的高,估摸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现你的问题了。还有啊,你可不要被你嫂子的外表迷惑了,什么温柔娴淑,贤良淑德,一样都没有!她是成吉思汗的后裔,马背民族的后代,厉害!女汉子!就你这样的,敢不听她的话,哼!什么后果我都不用说,自己掂量吧!”

  林丰说得煞有介事,雷军立刻跟着敲边鼓。

  “科学家一般都比较执着,反正要是让嫂子盯上的人,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不过森森你本来就该被管教了!你胃口就是不好吗,还贪吃,工作性质又是让你总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噢,最紧要的一点,你从来不听人劝。等有了病再注意就晚了!哥,要不你把森森的情况跟嫂子说说吧,听嫂子怎么说。”

  郭凯森一边看着雷军说,一边运气。心想老子不敢跟大哥犟嘴,来劲儿,你我可不怕。拿老子找乐是吗?看老子不打死你!心里想着,手上哪能闲着,抡起胳膊直接给了雷军两拳。郭凯森就像只护食的小狗一样,嗷嗷乱叫。

  “我让你再给我上眼药,我打死你——大哥,你可不能听他的,你那么善良,你不能剥夺了我一生最大的乐趣。真的,仔细一想,人这辈子,根本就没有比吃更重要的事了!我早就想过了,假如我生在解放年代,是个革命者,本来意志特坚定,不小心被敌人抓了,坐老虎凳灌辣椒水拔指甲盖,老子就是倍爷们,可他们换了策略,直接饿上我两天,然后就在我眼前摆一只大烧鸡,香味扑鼻啊!我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打也白挨了,老子投降!”

  林丰嘴里的一口茶差一点喷在郭凯森的身上,三个人一通开怀大笑,笑声简直都能挑房盖了!

  今天他们能这么高兴,是有原因的。晚饭的时候,梅父事前没跟任何人交流过,主动谈了雷军和梅晓洁的婚事,让大伙又惊喜。

  来T市之前,林丰吸取上次林母送晓洁金手镯的鲁莽举动的教训,提前跟母亲做了沟通,说好了绝不主动跟梅家提雷军和晓洁的婚事,不给人家一种逼婚的架势,那样会让人家产生反感,不但会让雷军难做,也让晓洁难做。林母满口答应,虽然来了还是忍不住要跟梅母唠叨一下,可也不是正式场合,最多也就算作姐妹聊天,不作数的。现如今梅父主动把这件事摆在了桌面上,无论是林丰还是林母,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梅父本就是个实在又痛快的人,既然提起了话头,说话也没拐弯抹角,很坦率地把自己的心路历程讲了个明白。既说了对雷军人品的认同,对他性格的喜爱,也毫不掩饰地说了作为家长的担心。不过最终的结论是,作为家长,还是要选择遵从女儿的心愿,相信她的眼光。如果梅晓洁一定不能放弃这段感情,愿意和雷军共结连理,共度一生,做父亲的不但会祝福,也会竭尽所能帮助他们过好以后的生活。

  一段话说得在座的每个人都红了眼眶,雷军感动得半天就憋出几个字,翻来覆去说了好几遍:谢谢您,您放心,我努力。

  那一刻,林母和梅母相视一眼,都掉了眼泪。郭凯森忍了又忍,看着雷军开心得样子,还是没出息地跟着哭了。

  这个时候,最笨的雷军本是想让郭凯森帮衬着说些讨人喜欢的话呢,哪成想这家伙就顾着激动了,根本没工夫搭理他求助的眼神。好在有林丰。

  林丰是谁啊,什么场面没见过,这个局面还能把握不了?!快速地平复了心情,林丰二话不说,就重新调控的场上的局面。

  既然是大喜事,搞得那么悲情干嘛!大家应该开心才是啊!林丰笑着劝了两位妈妈,调侃了郭凯森,接着就举起酒杯,先代替雷军敬了梅父梅母酒,又代表男方表了态。

  林丰说话总是一下子就能说到点子上,这让雷军和郭凯森由衷的佩服。他跟梅父梅母说,能娶到晓洁这么好的女孩,弟弟幸运,更幸福;他们能和梅家做亲戚,更是荣幸。至于后面的事,在座的长辈们敬请放心,有他这个哥哥,当然还有哥哥的贤内助操持,保证能让大家都满意。

  林丰的话让大家都很开心,梅父梅母更是不断的表态,自己家里没那么多世俗的讲究,一切只要两个孩子满意就成。

  有了大哥的话垫底,刚刚受了嘲笑的郭凯森也来了精神,眼泪都没擦干净就跟着又敬酒又表态。只是跟林丰比起来,话说得幼稚又没分量,但那份炙热的兄弟之情,差点把雷军眼眶中的那点水给勾搭出来。

  梅家人高兴,林家人也高兴,雷军郭凯森哥俩更高兴。要不是身体不给力,雷军想着这个晚上,那必是要到朴哥的酒吧,去弄他个一醉方休才行啊!

  这会儿林丰又提起了这些事,刚才那股子兴奋劲儿又来了。不过大哥就是大哥,哥仨坐一起,没有外人了,就得说点实际的,务虚的话就不说了。

  在林丰的引导下,雷军和梅晓洁是先订婚还是先登记,房子怎么个折腾法,什么时候办喜事,这些事都得讨论了。有些事前一段哥仨也商量了,现在该办的就得立马办了。说到最后,林丰一锤定音,一切等手术结束,到时候雷军一边做复健,一边把该办的是一样样的都落实,结婚的时候,新郎肯定就跟新娘肩并肩了啊!

  几个人越说越兴奋,郭凯森忍不住要开瓶红酒了,却被林丰理智的制止了。眼看时间已过午夜,这酒一喝真就是没完了。到时候他俩没事,雷军的身体可顶不住,于是林丰生生截断了话头,和郭凯森一起帮着雷军收拾利索,虽然每个人都意犹未尽,但还是回房间休息了。

  郭凯森平复了一下心情,简单收拾了一下,困意还没有上来,想玩一会儿游戏再睡。可就在他还没来得及打开电脑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起电话一看,郭凯森一愣,竟然是苏莉。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肯定是有急事大事。

  郭凯森赶忙接通电话。那边的苏莉连一句喂都没等他说出口,就赶着说话了。“森哥,出大事了,那个紫韵自杀了,跳楼了!你知道她死哪了吗?死咱们公司了!跑咱们公司跳得楼!”

  苏莉本来说话就快,如今这话说得跟炒蹦豆一样。郭凯森当然顾不得这些了,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

  “啊?这是为什么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吃晚饭的时候,我听我两个嫂子还说看见她了呢!神神经经的,倍儿有病的样儿!再说T市那么大地方,她干嘛跑咱公司跳啊!咱公司跟她有什么关系啊?”

  “谁知道呢。多添堵啊!她什么时候跳的我也说不清,大概有一会儿了吧。我是听光哥说的,结果刚才一刷微博,已经有了!我估计很快就能上头条!而且,而且……你上微博看吧,话里话外,把潇哥拽上了。”

  苏莉的话,让郭凯森的心不由得一阵大乱,一种特别不好的感觉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苏莉也没再多啰嗦,很快就撂了电话。撂下电话的郭凯森脑袋都大了,坐在书桌前一个劲儿的发愣。手里攥着手机,想着自己该不该问问。

  可问谁呢?问什么呢?郭凯森迷茫了。

  这么想了有一会儿,郭凯森决定还是不问了,这事最多也就是给人添点堵,潇哥自始至终跟紫韵屁关系都扯不上,就算有人居心不良,没事找事,也闹不出什么花样来。

  这么想着,心也就定了。郭凯森把刚打开的电脑又关上,准备上床睡觉。没成想手机就又响了。

  一边拿手机,心里一边嘀咕女孩子就是八卦,瞅这点屁事把苏莉给兴奋的!大半夜的还没完了!结果低头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打开一看,郭凯森一下子就坐不住了,衣服都没来的及换,开门就往外跑。

  信息是米菲菲发的。发了几张图片,然后特别标注:这是紫韵留给她的日记,是紫韵专门写给李潇的,一共两本,让她在她死后交给李潇。

  郭凯森下了楼,一边往停车的地方跑,一边把信息转给了林丹华和琪姐,不到三十秒,林丹华抢先回了电话。

  “你现在在哪儿?”

  林丹华的声音透着一股戾气。

  “我在家呢,正准备开车去公司呢。林总您在公司了,是吧?”

  “别来公司,我不在公司。去XX酒店。到了不要走大堂,直接开车去地下停车场。我派人在那等你。噢,不,你还是别开车过来,酒店周围怕是也有狗仔,你的车他们估计认识。打车。打车到地下停车场。”

  大半夜的,打个车也没那么容易。一路上林丹华,琪姐不断地来电话,郭凯森被他们催得心都提落到嗓子眼了。

  一上出租车,郭凯森就把车牌照号发给琪姐了,所以车子刚一进停车场,还没停稳当,就跑过来两个人,一个留下负责结账,一个拉着郭凯森就往电梯间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