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八十四 感同身受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41 2017-07-10 11:51:46

  林母说得正是梅家夫妇最担心的地方,梅母自然了解洪梅的能力,所以自然也顺着林母的话点了点头。

  见梅母点了头,林母继续说:“这一点你们要放心,还有啊,妹妹,我跟你交给底,军军自己的经济情况我不是特别清楚,但听阿丰说过,还是可以的。我是说我自己的情况。你知道我家老头子是做技术工作的,生前还是挣了钱的,我虽然早就退了,但也是有退休金,有劳保的。阿丰从小就不用我们操心,结婚以后的日子过得也好。所以我的手里也是有些积蓄的。我早就想好了,除了给孙女留一份嫁妆,大部分都是要给军军的。毕竟当年他父母最困难的时候,我们没有伸手拉一把,如今我有条件了,就算不是雪中送炭,也算是锦上添花吧。起码我不想军军以后的日子过得艰难,更不会让晓洁跟着他过苦日子。”

  梅母这次不点头了,而是赶紧摆手。

  “我们不在乎钱,真的。只要是晓洁能过得舒服,经济上我们也能搭把手的。到了咱们这个岁数,就是守着个金山银山,也是给后辈们守了!我们家里就这么一儿一女,经济条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俩孩子谁我们也不会亏。只是……唉,这个闺女啊!你知道的,大姐,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我和他爸爸是被这一件接一件的事,给吓出毛病了。那些外在的条件我们真的不在意,我们……唉,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林母理解地拉住梅母的手。

  “是呀是呀!晓洁这孩子真是不容易啊!你们也是不容易!我明白了,我不催你们。不过你们一定要相信,军军和晓洁都是好孩子,俩人中间又经历了那么多的坎坷,我相信他们都会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缘分,在一起以后,肯定会过得比谁都好!”

  林母的话说得入情入理,梅母很是赞同,可还没来及说话,梅晓华就收拾得利利索索得过来了。

  “林伯母,我的馄饨好了吧?我闻着这香味跟我妈做得不一样呢!”

  林母笑着点点头,端起刚煮好的大馅菜肉馄饨往餐厅走。

  “但愿你喜欢吃。不过林伯母老了,这做饭的手艺,好多地方跟你妈妈比,真的是要甘拜下风了呢!”

  晓华跟屁虫一样的跟在林母的后面,小嘴甜的就象抹了蜜。

  “怎么会不喜欢呢,林伯母您做得饭最香了!说实话我吃老妈做得饭都有些腻了呢!她比较保守,缺乏创新精神,不像你,我听森哥说了,您还会做西餐呢!还有啊,您才不老呢,就您这颜值,别人一看,准说才人到中年!”

  林伯母笑得眼睛都成了一条缝。

  “你这个孩子啊!真是把伯母说得都飘飘然了呢!妹妹,你家的乖儿子太可爱了!等晓华放假的时候,可不可以去我哪里住上一段啊?”

  梅母也从厨房出来了,笑着拍了儿子一巴掌。

  “您要是不嫌烦,就快把他带走吧!让我也清静清静!”

  ……

  雷军一行人上了楼,郭凯森先推着他去了护士站,跟值班的护士打了招呼以后,就回了病房。

  该收拾的早就都收拾好了,这次住院就是以检查为主,所以带的东西本来也不多。几个人刚把东西分着拿到手里,靳哥突然想起来,昨天主任给雷军新换了一种药,昨天去取的时候,药房没有,说今天才到。刚才下楼交完费,光顾着说廖胜的事了,结果就忘了去药房拿药了。

  郭凯森一听就说,那就一块儿下去,到时候靳哥去拿药,他们几个就在停车场等着。

  雷军忙说这样还真不行,因为这个药使用剂量跟常用药不一样,挺麻烦,主任特别交待了,取了之后,一定要找值班大夫,让他把服用要求写清楚了,再拿回家服用,中间要是出了小岔头,对药的疗效是有影响的。

  “靳哥你去取药吧,我们在病房等你上来,跟医生沟通完了再走也不迟。”

  雷军一说完,林丰就做了决定,同时把手里的东西也放下了,想了一下又对郭凯森说:

  “森森,你给你舅妈打个电话吧,告诉她咱们还得晚会儿呢,省得他们着急。”

  郭凯森答应着。

  “行,那我出去打吧。我想抽烟了!”

  郭凯森和靳哥一块儿出去了。病房里只剩下了林丰和雷军了。刚才的事,其实一直还梗大伙的心里头,林丰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想法跟雷军说说。

  “军军,你知道我不会同意森森的意见,但是……我还是要说但是,有些事情,心里还是要有数的。有些人真的不值得可怜。人应该有同情心,但也得有原则。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雷军有些不好意的看着林丰,半天才说话。

  “我明白,哥。其实我当时什么都没想,真的。真就是个巧合。我在这边等靳哥缴费,他在那边打电话,越说声音越大,其实说了几句我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森森说得没错,这个人真的是特别讨厌的一个人,可也真的特别倒霉。以前琦哥跟我说过他家的事,就是因为他老婆的病,现在真的是一贫如洗。他原来是在企业工作的,厂子也倒闭了,他能在俱乐部上班,99%是因为琦哥同情他。他根本不懂体育,足球更是一窍不通,大伙都特看不起他。可琦哥就是讲义气,那时候为了能让他多挣点钱,琦哥经常把一些有油水的差事交给他做,为这,俱乐部好多人对琦哥有意见。琦哥出事以后,这个人的表现确实特别差,这点真的让我特气愤。可我今天看到他在那可怜巴巴的借钱又借不到的样子,还是挺难受的。我想到琦哥了,我就觉得如果琦哥出来了,见他这样……嗨,说走题了,哥,我以后多注意,不再没事瞎逞能。”

  林丰心一阵悸动,却还是平静的微微一笑。

  “哥不是埋怨你,哥知道你心地善良,只是……嗨,好多时候就跟我们教育孩子一样,告诫孩子团结友爱,谦让礼貌,可真的遇见孩子挨了欺负,又得告诉他做人不能太窝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该出手时就出手。很矛盾的,是不是?说到底,其实我和森森一样,怕你受委屈。”

  雷军感动的笑了。

  “我懂。我做事特别爱冲动,意气用事,也确实该挨说。今天真的把森森气坏了,他很少这么骂我的。森森确实是个财迷,可他一点也不小气。我从挣钱开始,就特别爱借钱给别人。森森从来都没反对过,他总说,谁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当初爸爸难的时候要是……”

  本来是无心的话,却绝对会让听者有意。眼看着林丰的脸色大变,雷军突然意识到了不妥,倏地就住了口,眼神一下子竟然变得有些闪躲。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了,过了好半天,雷军有些小心翼翼地说:

  “哥,别在意。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哥,你能别在意吗?”

  林丰好半天才把脸色调整到正常,笑着说:“行!”

  说完这个字,能说会道的林丰,竟然一下子失了语,也不知道后面该说什么了。这是个死穴,原本以为早已修复的伤痕,不过只是外表平滑而已,内里的伤怕是此生难治愈了。

  就在气氛无比尴尬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雷军和林丰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进来的是廖胜一家子。他们来给雷军送借条。

  借条是廖嫂子递到雷军跟前的,还没说话就哭了,把雷军吓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屋子中的几个人里,最镇静的自然是林丰,他也早已从他们的话语中知道了来人是谁了。如今廖嫂子情绪失控,雷军已经开始慌张,廖胜也是激动的眼圈泛红,要想收拾局面,当然不能靠更加不知所措的孩子了。

  林丰上前一步,先伸手接过廖嫂子手里的那张纸,总不能让她一直那么举着啊!然后又搬了椅子让她坐。还挂着尿袋了,满脸的病容,就是哭也得坐着哭啊!

  一番利索的行动过后,林丰非常客气地开口了。

  “我是雷军的哥哥。您别这么激动,没事的,没事的。您看我们这就要出院了,所有的东西都打包了,也没法给您倒点水喝。您还好吧?”

  廖嫂子好不容易控制住了感情,哽咽着说。

  “谢谢,您不用客气,我还好。刚刚在病房,老廖跟我把情况都说了,真的太感动了。小雷自己还病着,而且也病得好重,说实话,以前跟我们老廖也没有什么交情,关键时刻拿出这么多钱来,我们真的都不知道怎么感激你才好!那什么,我让孩子带我们俩口子给你鞠个躬吧——平平,来,给替爸爸妈妈谢谢小雷叔叔,给小雷叔叔鞠个躬吧!”

  孩子听了妈妈的话,马上乖巧地走到雷军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个躬。

  “谢谢小雷叔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