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八十三 以德报怨(2)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09 2017-07-08 16:11:46

  靳哥当然更不明白雷军的心思,见他只是傻乐不说话,忍不住直叹气。

  “知道你也不会听我的话!你这个人就是没心眼,看人不行,在你眼里谁都是好人,这可不行!这样子用我老家的话说,就是瓜!太傻!你呀,说到底就是太年轻,就是没吃过亏!”

  “怎么了?我哥又犯什么错误了?”

  不知什么时候,郭凯森和林丰已经站在他们俩身边了。靳哥那个劲儿还没过去,听郭凯森这么问,就趁热打铁,认真地把刚刚发生的事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

  郭凯森听了,一脸的不以为然。

  “嗨,就这事啊!算不了什么!这样的事我哥常干,太正常了——哥,谁呀?那个同事呀?我认识吗?”

  雷军没犹豫,一个名字脱口而出:“廖胜。”

  这俩字一出口,郭凯森刚刚还春风和煦的面容越过夏秋,直接到了数九寒天。

  “有病是吧!那傻逼的事你也管,你让他死去呗!你可真是个傻逼!”

  郭凯森出口成脏,没等雷军说话,林丰先不爱听了,声音不算大,却非常的严厉。

  “怎么说话呢!太没规矩了!不许这么说话!”

  郭凯森被林丰一吼不说话了,低头生闷气,雷军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他现在总这样,说话特难听。哥你别理他!”

  郭凯森那个气还在肚子里转得汹涌澎湃呢!他不敢跟林丰顶嘴,可雷军说他,他可就不能忍着了。雷军的一句话,就象点了火药桶,郭凯森要不是顾忌医院大厅人来人往,那就得嚷起来了。

  “你还有脸说我!你就是傻逼!大哥说我你也是傻逼!大哥,你不知道,这个廖胜是大旗俱乐部的办公室主任,是个不折不扣的势利小人——你瞪我干嘛,我说错了吗?他怎么对琦哥的,怎么对你的,你都不记得是吗?当初俱乐部刚出事,谁都没怎么着的时候,他就跑出来上蹿下跳,帮着检察院整材料,提供信息,唯恐天下不乱,好几个人都是这么被无辜整进去的!我哥有今天他不是凶手,也是帮凶!还有,就前些日子我陪我哥去俱乐部找周总,他以为我们去讨便宜,为了讨好俱乐部,还他妈的在那装大尾巴鹰,对我哥的态度别提多差了!好像我们是去要饭一样,一口一个临时工叫着,就那**揍性的,真他妈的要把我给气死了!揍王八蛋的心都有!”

  郭凯森越说越气,气得眼圈都泛红了,生生把靳哥还没平下去的火给扇乎起来了。

  “原来是这么个人啊!面相带着呢!就是个奸人相!小雷你真是太瓜了!小郭你说得没错,凭啥帮这样的人!听过农夫和蛇的故事么?小雷你可不能当那个农夫!你告诉我,他老婆住哪个科啊?这事不能这么算了,我现在就去找他,把钱要回来!咱们用钱的地方多了,凭啥给他用!”

  靳哥一脸的愤懑,而且那话也不是简单说说的,那是立马就要行动的。雷军有些气恼地瞪着着郭凯森,想骂他几句,又没词,只能坐在那儿一个劲儿地喘粗气。

  林丰一把拉住就要往收费处找人的靳哥,又伸手搂着气哼哼的郭凯森。

  “都行了!借了就借了,2万块钱的事,不值这么折腾。靳哥,好歹也得给军军留个面子不是?森森也别生气了,你是心疼哥哥才口不择言的,大哥知道了,大哥刚才吼你,错了,给你道歉。你也不许再闹了。”

  郭凯森委屈地看看林丰,又看看雷军。

  “我没生大哥的气,我气他!他总是犯傻,一次又一次。帮了这个帮那个,可关键时刻这些人没一个站出来管他的,没事了站出来说说便宜话,都他妈的是傻逼!当然了,我也没本事,我要是跟朴哥那么厉害,早把那些欺负他的人打得满地找牙了!其实我也不是那种不能吃亏的矫情人,我吃亏没事,我哥吃亏了我就特别受不了。他心眼太好,太傻!”

  雷军和林丰都被郭凯森的话感动了。尤其是雷军,一时间都不敢看郭凯森了。

  林丰笑着拍拍郭凯森的背。

  “知道你最疼你哥哥了。行了,都明白了!不过幸亏你没本事,要真是长了把人打得满地找牙的本事,我这个大哥可就得愁死了——靳哥,军军,出院手续都办好了吗?东西也都收拾利索了吧?咱们赶紧上楼吧!你们亲爱的舅妈一大早就打电话了,中午要和梅家妈妈一起给咱们搞个大餐。结果你嫂子和晓洁都不领情,带着悦悦逛街去了。所以老太太就催促着,让我们接了军军你就马上过去。折腾半天没人喝彩哪行啊!”

  林丰一边打岔一边推着雷军往前走,郭凯森心里虽然不舒服,但也知道木已成舟,怎么闹也影响不了结果,所以也就忍了气,跟着他们一起往电梯间走,边走边跟靳哥不住嘴地数落雷军。雷军给个耳朵听着,心里还是暖洋洋的。

  正如林丰描述的,林母和梅母这一上午,真是忙活的不亦乐乎。俩人都是能工巧匠,各有各的长项,一桌子菜做得姹紫嫣红,让人垂涎。一向睡懒觉的梅晓华直接被香味逼了起来。睁着一双朦胧的睡眼跑到厨房的门口,冲着她们嚷嚷:

  “没法活了,这也太香了吧!我都饿了。不行了,不行了,赶紧喂我口吃的吧。求求你们了,快给我点儿吃的吧!”

  梅母一脸的无奈。

  “都是我惯的!20好几的人了,整天就会撒娇,一点正型都没有——赶紧去洗漱!蓬头垢面的,也不怕林伯母笑话!”

  梅晓华假装委屈的看着林母,林母满脸堆笑。

  “不笑话不笑话!我最喜欢晓华了,又聪明又帅气,性格也那么好!孩子啊,煮一碗我包的馄饨好不好?林伯母的馄饨跟妈妈包的不一样,南方口味,尝个新鲜好不好?”

  晓华狂点头,然后就开开心心地去洗漱了。看着他的背影,林母一脸羡慕的对梅母说:

  “你真是有福气。儿子都这么大了,还跟妈妈亲近,多好啊!阿丰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别说跟我亲近了,说是我的仇人都不为过呢,什么事都不会跟我说的,冷淡得哪里像一家人。要不是后来他娶了个好媳妇,我这辈子也享不了儿子的福了。所以,我真的很感激阿梅的。她真的很善良,不但对我,对他爸爸也是很好的。不过说到底,也是我们的错,那个时候,我多难受,儿子也一样的难受。还有军军,不是更可怜?”

  林母几句话一说,一早晨的好心情生生让自己给说没了。看着林母难过的表情,梅母也挺心疼的,忙着安慰。

  “大姐,干嘛还说这些!不想从前了,咱们都不想从前了。好也罢坏也罢,都过去了。咱们放眼未来吧!就算老了,也一样有未来,不过就是个长短罢了,你说对不对?还有,毕竟结果还是好的,儿子媳妇都孝顺,雷军也懂事,懂得体谅。”

  林母含着眼泪笑着点点头。

  “真是这么回事。我也常想,老天既然让我还活着,那就是给我赎罪的机会了。一家人好好的处,我尽全力好好的疼他们就是了。其实妹妹啊,有句话我一直想问你,又怕唐突,让你们多想。今天话说到这儿了,我就把我最大的心事拿出来问问了,晓洁和军军的事,你和妹夫到底是个什么心思啊?”

  梅母一愣。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答。梅母知道这句话林母早晚都要问。就算她不问,这个事她也无法逃避。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呢?这事他们一时半会儿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

  本来他们两口子从来没有打定主意,一定要阻挠这门亲事,但要他们俩亲口说同意,说祝福,又都是有些不情愿,又是那么的心有不甘。

  不是一般人想的那些世俗的问题,什么条件了,般不般配了,在梅家夫妇心里,想得只是梅晓洁一个人的问题。他们就是觉得,这个女儿真的是太让人心疼了。所有的灾难一股脑的砸在这个孩子身上,连个缓冲都不给,搁谁谁能受得了呢!

  夫妻两人为了女儿的事,度过了多好个不眠之夜啊!他们对雷军没有意见,也不是不放心雷军,他们只是比一般的父母更紧张自己的女儿,他们不敢轻易点头送女儿出嫁,害怕她的这一段婚姻,再一次成为苦难的开始,他们被吓惊了。

  见梅母不说话,林母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们心里的顾虑。我也能理解。军军有一百条好,可就身体不好这一条,就让揪心了。不过你也是知道的,这次连德国的大夫也说了,军军是可以站起来的。另外,家里有阿梅在,好多事情就不会变得糟糕了。阿梅不止是个教授,医术也是很棒的,所以有她在,就一定会让军军的身体慢慢好起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