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八十一 魔障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16 2017-07-06 22:13:20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米菲菲知道自己这次算是彻底的完了!她再一次偷鸡不成蚀把米。事情终于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自己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也许是女人的第六感觉,米菲菲就算觉得一定是出大事了。昨天她一夜没合眼,今天她从早到晚一直联系老妖,却怎么都联系不上。于是她就想,在这个时刻,这样的失联,只能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老妖已经被控制了。

  既然到了这个面上,那自己又还能自由几天呢?米菲菲一阵战栗,恐惧与不安占据了全部身心。

  自从被辛强告知,关于诋毁李潇的事他不会做了以后,紫韵就一直处在崩溃状态,不停地打电话,不停地大吵大闹,把屋子里存的所有关于李潇的东西都撕了个稀巴烂。

  米菲菲也懒得理她,要死要活随便好了,自己还不知道那天就走了绝路了呢,哪还有闲心管她呢!

  已经两夜没睡了,米菲菲不想这么快就让自己垮下来。不到最后一刻,她还是想搏一搏。所以她要休息,她要养精蓄锐,也许明天睁开眼睛,又有了新的希望呢!T市这里没辙,可以去北京啊!就算没有特别硬的关系,但万一要是碰上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呢?

  吃下第二片安眠药,困意终于慢慢爬了上来。米菲菲关了灯,迷糊着刚要睡,紫韵突然推门进来了。蓬头垢面,疯疯癫癫的,一屁股坐在米菲菲的身旁。

  “我想了,想让他记住我,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死在他的眼前,惨死!让他这辈子都记着的那种惨!我要让他记住我,记住我,就像我记住他一眼,一辈子,八辈子都不能忘了!”

  紫韵的突然出现,让米菲菲一惊,只是这两天,她这样的出人意料的举动早已不是第一次,所以惊一下,也就见怪不怪了。

  米菲菲翻了个身,背对着紫韵。紫韵大概两天甚至更长时间都没洗澡了,身上散发着难闻的气味,让米菲菲甚是恶心。好在困意已经铺天盖地地袭来了,米菲菲觉得,此时就是把她扔进猪圈,也阻止不了她去和周公聊天了。恍惚间,米菲菲好像很赞同地说了很好,去死之类的话,就失去了知觉。

  这一觉睡了好久,做了无数的梦。有噩梦,也有让人不愿意醒来的美梦,星光璀璨的名利场,多久没有在米菲菲的生活里出现了?难道这一切只能出现在梦里吗?

  终于清醒了,睁开眼,早已艳阳高照。走下床,打开窗帘,望着窗外如洗的蓝天,米菲菲咬着牙,逼着自己做出满血复活的状态,她不是紫韵,她不可能疯疯癫癫的做个让人嘲笑的小丑,她要用自己的力量去争取,去改变。

  简单收拾了一下床,然后去洗手间,快速地洗漱梳妆,镜子了的女人又变得美美的了,米菲菲满意地冲着自己笑了笑,带着几分优雅出现在客厅里。

  只是一夜的功夫,本来杂乱无章的客厅,竟然被收拾的干干净净,透过落地的玻璃窗,微风和阳光让屋子生机盎然。更让她感到意外的是,紫韵也跟昨日判若两人,拾抖得清爽利落,此刻正盘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钢笔和日记本,用一种现在人早已不用的方式,奋笔疾书。

  飘窗下沐浴在阳光中的紫韵竟是那般的美丽,纯真、知性,流逝的青春仿佛又回到了她的身上,尤其那股痴迷又专注的眼神,让米菲菲都看得出了神。

  “怎么这么有闲情逸致啊?写日记吗?这么少女的行为你还保留着呢?”

  米菲菲笑着走了过去。紫韵抬头看了她一眼,也笑了。然后轻轻合上了满满的少女情愫的本子,从沙发上下来,轻盈地往书房走,走了一半突然回过头,认真地说:

  “我现在就去把它放在电脑桌的抽屉里。抽屉没有锁。虽然里面都是宝贝,但没有锁。等我死了,你要记得把它拿给李潇。还有一本,蓝色的,也要拿给他,因为都是写给他的。”

  诡异又莫名其妙的神情有爬上了紫韵的脸,刚才所有的美好随着她神神经经的语调,瞬间灰飞烟灭。

  米菲菲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搭茬,转身就往厨房走。心里暗暗地说,真是病得不轻!以为自己是谁呀?想死就去死吧,保证没人拦着!再说了,我要是能见到李潇,还用在这儿跟着你,看着你犯病啊!

  郭凯森也是睡到自然醒。从卧室出来,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饭,林丰正在屋里打电话,见郭凯森出来了,就匆匆撂了电话从屋里出来了。

  “醒了?解乏了没?快去洗漱,我去给你把燕麦粥盛了。我熬的是咸口的粥,喝得惯吗?”

  郭凯森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哪能喝不惯呢?我都闻见香味了,不定得多好吃呢!对不起啊,大哥,昨天我哥还跟我说,让我勤快点,别让大哥起大早伺候我吃早点,我还跟我哥保证,今天要早点儿起来,去给你买煎饼馃子呢。结果还是让你受累,我哥要是知道了,准得骂我,说我不但不懂事,还懒。”

  林丰笑了,宠溺的拍了拍郭凯森。

  “咱们哥仨你最小,不宠你宠谁呢?再说了,你哥能宠着你,大哥就不能了?快去洗漱,刚刚军军来电话了,早晨他让靳大哥把出院手续办了,让咱们十点多去接他。”

  郭凯森也笑了,听话的点点头就往洗手间走。看着他的背影,林丰心里涌起一阵说不出的满足感。

  这么多年,为了雷军的事,林丰的心从来没有真正轻松过。就算和雷军相认了,心中还是沉甸甸的。多亏了郭凯森,他就像一剂上好的润滑剂,让他和雷军直接本来显得生涩的关系变得润滑,让这段想起了就让人难堪的过往慢慢的在各自的心中平复下来。

  如今,林丰渐渐融入了他们的生活,彼此间的信任在不断的加深,这让林丰甚是感恩,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不止一次在心里跟姑姑姑父,奶奶,还有爸爸说,让他们放心,他会尽全力照顾好军军,会让他的未来越来越好。

  此刻雷军和靳哥已经把出院该带的东西都整理好了,八点半左右,靳哥就推着雷军下了楼,去办出院手续。

  因为是周末的关系,医院大厅里不比平日那么喧闹,门诊的人不多,就连办理住院手续的窗口也没排几个人。

  缴费大厅是个玻璃房子,不大,平时人多的时候,雷军都是在外面等,今天人少,靳哥就把他推进去了,让他在里面等着他缴费。

  雷军刚一进去,就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吸引了过去,扭头一看,竟然是廖胜。

  廖胜根本就没看见雷军,此时此刻,他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全力以赴地打着电话,语气里都是恳求,甚至是哀求。刚开始的时候,他说话的声音还极力压着,到后来越来越激动,声音也没了控制。周围的人都在看他。但显然他已经顾不得了。

  前几日老婆的病突然加重了,多亏抢救及时,如今基本算是过了危险期。十几天过去了,真的是花钱如流水啊!家里那点可怜的积蓄早就空了,可老婆的后续治疗很关键,用医生的话说,这个疗程要是巩固住了,能保证很长一段时间不复发,如果就这么出院了,不但复发的几率很高,而且命都难保啊!

  老婆整天哭哭啼啼,说不治了,这么下去,自己痛苦不说,还拖累的家里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廖胜看着面黄肌瘦的妻子,心里难受极了。想当年刚认识妻子的时候,她可是他们学校的校花呢!如今让疾病折磨得,不过40多岁的人,却已经是残花败柳状了。

  可廖胜心里明白,就算她已经是残花败柳,但她依然是自己相濡以沫的妻子,是儿子怎么都离不开的亲娘。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得救啊!只是该怎么救啊!廖胜真的是快被逼疯了。刚刚在到窗口划价,账单上的金额让他心惊肉跳。又是十好几万,刨去医保负担的,自己还需要负担3万。

   3万呢!廖胜现在的口袋里,满打满算还有1万3,这是他的全部的钱!一家子还得吃饭呢,还得交房租呢!孩子上学也得用钱啊!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下去了啊!

  廖胜真的是欲哭无泪了。难受了一会儿,廖胜就开始咬着牙,打电话借钱。雷军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经打了快快半个小时了,总算还有收获,两个人肯借给他点儿,一个给2000 ,一个借3000。

  廖胜千恩万谢撂了电话,虽然只有五千,但聊胜于无。一时间,廖胜觉得口干舌燥的厉害,拧开随手带的杯子,喝了口水,看见不远处的休息区没什么人,就走了过去,这钱还差得远呢。照这个借法儿,这电话还得且打呢!找个地方坐会儿还能省点儿力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