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七十八 与有荣焉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07 2017-07-02 15:43:11

  话既然都说开了,呼延礼脸色虽平静,但还是要讲些场面话的,只是这场面话说着说着就变得严肃了。

  “余总,都是朋友,不知者不怪。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小辛是有分寸的有脑子的人,他说能做圆满了,肯定不会有疏漏,你就放心吧。今天把话说开了,咱们就翻篇了!不过有些话我还是要说的。小辛,余总是我朋友,我说话不背乎他的,对于你,这么多年,我从不拿你当外人,所以看不惯的地方我就要说,你近期走得路真的是太偏了。你应该记住,咱们是专业人士,是做法律工作的,不能把自己搞得跟狗仔一样,那样不但没有了专业的底线,很多时候,连做人的底线都丧失了。你很了解我的脾气,我也是从不标榜自己有多正直,但也绝不做没有原则的事,不跟没有底线的人交往。当初你我萍水相逢,我看重你,是因为欣赏你身上的那股子侠义之气,我希望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这句话用在你身上永远不会错。今天这样的事我想应该是最后一次,如果以后你要是还是这种经营作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呼延礼也就没有你这个朋友了。”

  辛强的脸腾地红了,吭吭哧哧地说不出话。呼延礼是个很少说重话的人,他能这么说,一来说明自己做得事,真的是让他非常的不满,二来辛强知道,呼延礼真的没有拿自己当外人,是真的关心着自己。如今冷静想想自己接下这桩案子的后果,辛强更能感到呼延礼对自己体恤。当初真的是没有全面考量余斌的实力,真的为了米菲菲得罪了这尊神仙,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全身而退,绝对是个未知数啊。

  能说会道的辛强又感动又惭愧,尴尬得杵着,呼延礼也是个不善调节气氛的人,屋里的气氛诡异又压抑,余斌轻轻咳嗦了一声,不疾不徐地发了言,他要给呼延礼一个答案,也给辛强一个承诺。

  “你碰的圈子本来就是鱼龙混杂,道德底线也比其他行业来的低。明人不说暗话,你也清楚得很,这件事起因其实因为我,这都是我自找的,我谁都不怪。我之所以这么气愤,因为李潇确实无辜,他是个很纯良的人,说白了除了演戏,他就是个白痴,就算你们做了伤害他的事,他都不会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是个奇葩,是个需要人保护的奇葩。在这个圈子里,象他一样级别的艺人,很难说就没有沾染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但我能保证,这个人还就是没有。这事就翻篇吧!咱们说哪儿了哪儿吧。小辛,呼延既然把你当朋友,那我也不跟你见外了。这件事我就全权交给你处理了。至于米菲菲的事,我会和她单论,你只要负责把泼出去的脏水收回来,保证明天李潇的演出不受影响,保护他不会被伤害,就OK!你看这样可以吗?”

  辛强一个劲儿地点头。

  “可以,当然可以。两位哥哥今天说的我都记住,以后怎么做我心里有数,大哥,您看我行动!那什么,时间紧迫,我先去办事情,等完了事,我再摆桌,给余总您赔罪!”

  辛强匆匆走了。一件看似会搅得天翻地覆的事情,就这么三言两语的解决了。简单的连当事人都不知道曾经发生过。

  第二天的晚会一切顺利。李潇的表演近乎完美,让坐在台下的Kimi激动得几乎掉下眼泪了。

  真是太不容易了,只有他最清楚要把这个舞蹈这么完美地诠释出来,李潇要付出多大的努力。这也是他和他最后一次的合作了,这个ending真的是太完美了。

  余斌也来了。这么多年,他几乎没有出席过活动,这次他选择坐在主嘉宾的位置上,让好多熟悉他的人很是诧异。他倒无所谓,坐在那里,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从容地欣赏着李潇他们的表演。

  这是余斌第一看李潇的现场表演,那极具表现力的肢体,那浑然天成的表达,让他瞬间晃神。他终于明白了李潇执着的原因:为了自己钟爱一生的事业,为了追求这刹那的辉煌,就算是飞蛾扑火,粉身碎骨又有何妨!

  李潇已经和他表演的角色融合了,不知不觉间,余斌的眼眶湿润了。他觉得自己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李潇和郭凯森表演结束以后,苏莉特意带着林母和小悦悦过来后台探班。见到他们最喜欢的大明星李潇,一老一小开心得不行,争着跟他合影。悦悦本来只给郭凯森准备了鲜花,可看见李潇以后,小姑娘就改了主意,二话不说就把花给了李潇。

  不过小姑娘随她爸爸,不但有智商,情商也是很高,小嘴特别会说话:“小舅舅,你可别生气啊,我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鸭胗和鸭翅,好多包呢,大舅舅想吃,我都不许他动的,说好了都给小舅舅你的!晚上回去我拿给你吃哈!”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想笑,郭凯森还没说话呢,李潇就先张开了,他想要逗逗这个招人爱的小丫头。

  “哇,鸭胗还有鸭翅啊!好棒啊!森森真是太有口福了!悦悦我也喜欢吃这些的,特别喜欢,能不能从你小舅舅那里分些给我啊?一点儿就好了!”

  悦悦都没打奔儿,立刻就下了决断。

  “那就先给潇潇叔叔吃吧!潇潇叔叔你都拿去好了!我奶奶常常给小舅舅寄的,我想小舅舅肯定还没吃完呢!潇潇叔叔你把地址给我好吗?以后奶奶再给小舅舅寄好吃的,也寄一份给你好不好?”

  李潇得意得冲着郭凯森摇头晃脑,郭凯森夸张地做大哭状,叫嚣着不活了。一屋子人被逗得大笑不已。

  正闹着,寇导陪着余斌过来了。余斌还没说话,一张大佛似的面孔逡巡了一下四周,四周一下子就安静了。郭凯森匆忙间没忘了给苏莉使了个眼色,苏莉赶忙张罗着带林母和小悦悦离开。

  林母看出来了,刚进来的这两位肯定是领导,配合着拉起孩子就往外走,还小声跟悦悦说,咱们得赶紧出去,小舅舅他们领导来讲工作的事了,我们不好打扰的。

  悦悦也听话,点点头就跟着奶奶就往外走,都到了门口,才想起了还没跟李潇道别,于是就扭头说到:“潇潇叔叔byebye!小舅舅byebye!”

  李潇和郭凯森忙着跟她说byebye。小姑娘又看了一眼扑克脸的余斌,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到:“领导叔叔,今天潇潇叔叔和我小舅舅,还有两个姐姐表演得非常棒,特别精彩!我们所有的观众都特别满意,特别喜欢!所以你要记着表扬他们,给他们发奖金啊!”

  小姑娘说完,冲着李潇和郭凯森眨了下眼睛,就片刻不停,得意洋洋地拉着奶奶的手出了大门。

  化妆间里先是一片沉默,接着就爆发了一阵大笑声。就连一向在人前端着的余斌,都忍不住笑个不停。李潇更是笑得五官移位,小声对余斌说:“连小孩子都看出你有一张官僚的脸了!真要命!简直丑死了!”

  余斌满脸的笑意,整个人都变得好看了。他只是轻轻攥了攥李潇的手,没搭茬,亲切地对着一旁坐在轮椅上,同样是乐不可支的Kimi说:

  “辛苦了,Kimi。舞蹈编的真好,怪不得潇潇会拼了命的练啊——诶,小郭,你家小丫头怎么不说要给Kimi发奖金呢?这也是够偏心眼儿的了!”

  大伙又笑了,郭凯森连忙说:

  “您要是发了奖金,我就把我那份全给Kimi哥。今天这个节目成功,都是Kimi哥和潇哥的功劳,两个姐姐也跳得好,我是跟着沾光的,真的。”

  郭凯森虽然是在笑,但说得认真,看得出是真心话。余斌这次没含糊,答得很认真。

  “节目做得好,Kimi首功,李潇更是拼了老命了,跳得真棒!小郭也努力,挺好;两个姑娘很专业,锦上添花,很好;还有那谁,叫……叫佳佳,是吧?佳佳也辛苦了。大家都辛苦了。虽然只是不过5、6分钟的节目,但能在这么短的的时间里呈现得这么完美,作为刚才那个小丫头说的领导,我很满意,所以必须要奖励。明天参加这个节目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去财务领红包。”

  余老板的话让所有人一阵欢呼。对于大伙来说,啥也没有人民币来得实惠啊。

  休息室里一派欢乐,余斌却拉着李潇悄悄的走了。

  两人很快就到了停车场,司机赶过来给两位开了车门。匆忙中,李潇的妆都还没有卸干净,身上还穿着宽大的练功服。坐进余斌车里,李潇忍不住说:“有什么急事不能等我……”

  一句话没说完,嘴已经被一片炙热覆盖了。李潇睁大了眼睛,有些困惑,但很快就被余斌的热情俘虏了。应和着对方的真挚的情感,沉入爱的深渊。

  “真棒!宝贝!没有比你更棒的!看着你的表演,我与有荣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