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七十七 解铃人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18 2017-07-01 15:38:11

  辛强还在地方法院工作的时候,曾经跟呼延礼有过简单的接触,那时他不过是呼延礼办的一件案子的书记员。

  呼延礼当时办的是件轰动乡里的杀人案。仔细想来,辛强后来那么坚决的出了法院,要做个律师,多少也是受了呼延礼的影响。

  当时的那件案子,其实已经被检察院做成铁案了,就连当事人本人都绝望了,认为律师能帮着打个死缓,能保条命就了不得了。没成想呼延礼一副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竟然把案子翻了个彻底,不但还了当事人一个清白,还把中间想置人于死地的大人物给拉下了马。

  辛强还记得宣判的那天,当事人哭得都快昏过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判了他死刑呢!大功臣呼延礼面对所有的感谢,恭维,一副荣辱不惊的样子,把辛强彻底看傻了,心里抑制不住地激动,一个声音在脑海中不但盘绕,你就是额滴神啊!

  所以再见呼延礼,辛强还是很激动,只是自己落魄的模样比当初做书记员的时候还要卑微,就算鼓足了勇气叫了一声呼延律师好,心里还是想着,人家估计根本不会认识自己吧。

  完全出乎辛强的意料之外,呼延礼不但还记得他,跟他握了手,还很真诚地把他介绍给身边的人,非常实在却很认真的说,虽然不记得他姓字名谁了,但却记得他在XX法院工作,是个书记员。在他去办案的时候,曾经给他提供过方便,呼延礼特别跟周围人强调,这是个挺讲义气小哥们,人不错。

  当时在呼延礼身边的,都是T市法律界的大人物,是能掌握辛强未来的大人物。就是呼延礼的一句话,给了辛强机会和勇气,让他有了站稳脚跟再战江湖的希望。

  完全因为呼延礼的出现,辛强的命运才有了根本的改变。在辛强的心目中,一脸平淡从不说漂亮话的呼延礼,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讲义气的人。

  知道了辛强的困境以后,呼延礼没说一句客套话,场面话,安慰的话也没说过,只是不声不响地给了他最需要,最实惠的帮助,拉着他重回战场。

  首先,呼延礼几句话就平了他手头的麻烦,辛强只是做了一个书面检查,就脱过了最严厉的处罚。接着就是让他以最小的代价,挂靠在他自己的律所里,独立办案。

  辛强在呼延礼的律所那里做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直接或间接地无偿使用着呼延礼的资源,在他的无私帮助下,做了几个颇有影响力的大案子,打开了业务渠道,收获了知名度。

  从呼延礼的律所出来独立的时候,辛强已经完全摆脱了各种困境,彻底在T市站稳了脚跟。买了房子,儿子上了最好的幼儿园,老婆的身体也痊愈了,家庭生活从此一直稳定和谐。

  如今知道这段渊源的人已经不多了,辛强也早已不是那个愣头愣脑的毛头小子,在界内的名气也直逼呼延礼了,但他始终清醒地知道自己的分量,更忘不了呼延礼的提携,对他的感恩和敬重,始终没有改变。所以当辛强一接到呼延礼的电话,让他马上过来一趟的时候,真的也是没怎么耽误就赶了过来。

  不过最终还是比预约的时间晚了不少。辛强心里有些打鼓了。他跟呼延礼工作过,知道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守时,对所有不守时的人,绝对是讨厌得不行,而且从不问理由。

  看着呼延礼阴沉的面孔,辛强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双手抱拳,紧着说抱歉。

  “大哥,真的对不起!您不听我也得说说理由。知道您有急事,接了您的电话我撂下手里的事就出来了,就在取车的时候接了个电话,耽误了不到10分钟。结果金钟大街修路了,我不知道,就堵在那了!”

  呼延礼哼了一声,没接这个话茬,脸色倒是缓和了一些。熟悉呼延礼的人都知道,他这样还真不是摆架子,他就是这么个性格。其实就算今天迟到的人是余斌,他一样会给他脸子看的。

  毕竟是有大事要说,呼延礼还是顾全大局的,所以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一边示意辛强坐,一边伸出手冲着余斌的方向,做了个很客气的指引。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余斌余总,我朋友。你这些年做了不少娱乐圈的案子,所以余总的这个名字你应该不陌生吧——余总,他就是辛强,小辛,也是朋友。”

  辛强当时脑袋一涨,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余斌啊!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这尊跺跺脚就能让圈子晃一阵的大佛,竟然跟呼延礼的关系这么近!辛强立刻明白呼延礼急着找自己的原因了,于是乎聪明人的心里泛起阵阵苦涩,看来自己这次是捅了马蜂窝了!

  对辛强而言,如果只是惹了余斌,他倒也不在意,否则这起明显就是要通过整治李潇,达到找余斌办事的活,他也就不会去碰了。如今的辛强早已学会怎么保护自己了,就算再大的脑袋也未必能伤得了他分毫。但呼延礼红口白牙地说了,这个人是他的朋友啊!他可以不给全世界面子,唯独不能不给呼延礼面子!

  余斌从始至终都是那么安静从容地坐着,等呼延礼把关系介绍完,余斌不疾不徐地笑了笑,顶着那张无嗔无喜的扑克脸,主动向辛强伸出了手。

  “辛律师,幸会!我们都是呼延的朋友,所以说话就不用加前缀了。急着找你过来,就是想跟你说明白一些事,请你给个面子,手下留情。”

  余斌话音未落,辛强就慌忙站了起来,一脸的谦恭,诚惶诚恐地伸出双手,立刻把应给说的话都说了。

  “您这么说可是折煞我了。行了,余总,您什么都不用说了,这就是叫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你可能不知道,大哥于我亦师亦友,他说什么我必须听。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余总您放心,我一定把事给您做圆满了。最后还请您看在大哥的面子上,原谅我的鲁莽。”

  余斌面色不改,但心里却踏实了。

  接到林丹华的电话,余斌刚从北京回来,正坐在家里瞅着按摩师给李潇按摩心疼呢!看着小红帽身上东一块西一块的淤青,听着他忍不住的呻吟声,余斌要不是怕吓着李潇,非得顺手砸点什么不行!

  忍着快要爆发的情绪,余斌去了楼上的书房,关上门的同时,一个上好的水晶杯被砸得粉碎!当时他气得快晕头了,想着这事估计得用点儿见不到光的手段了,来个快刀斩乱麻就得了!

  就当他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呼延礼的电话先顶进来了。呼延礼的太太从美国刚回来,替朋友给余斌捎份资料过来。太太回来就不舒服,怕余斌急等着材料用,就让老公给余斌送过去。

  呼延礼的电话让余斌一下子冷静了,于是他赶忙把让他发疯的这件事,急着跟呼延礼说了。

  “也不知道这是谁在搞事!真他妈的气人!哥,我想这事估计得见红了吧。后面怎么摆平你回头帮我安排安排。我靠,让我查出来谁在折腾,老子劈了他!”

  电话那头的呼延礼沉吟了片刻,然后说:“这事你甭管了,我给你搞。那什么,下午5点半你到我律所来吧。”

  “你知道怎么回事?谁搞的?”

  “十有八九吧,我再访访。万一错了,我马上告诉你。下午早一会儿过来,别迟到啊!”

  没等余斌再说什么,呼延礼就撂了电话。余斌看看表,上午10点半。

  既然呼延礼说能做,那就是能做。余斌相信呼延礼,就像相信自己一样。

  到了下午,临去呼延礼的律所之前,余斌已经查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呼延礼也提前给他打了电话,跟他查的不谋而合。只是他的意思是这件事不用他出头,既然还没有造成影响,就不要让他发酵成事件。谁弄得就让谁去摆平好了。即便想出气,也不要在这个节骨眼出,没必要。

  呼延礼做律师做出职业病了,说话从来都是简明扼要,切中要害。余斌做事几乎从不理会别人的意见,但呼延礼说话他听,而且大多数时间是很听。所以本已下了狠辣的必杀之心的余斌听了呼延礼的话,让始作俑者把烂摊子收拾好。

  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李潇正准备去公司。完全不知道曾经发生什么的他,特别开心地跟他说,今天的按摩做得特别好,肌肉酸痛的感觉一点都没有了。保持好这个状态,明天上台的时候,应该不会丢丑了。

  余斌疼爱地摸摸李潇的头,没说什么,让司机开车去送李潇,自己开车去了呼延那里。

  如今,所有的事情都摆平,家里的小红帽安全了,余斌就算还没出气,但辛强不解释不强辩,知错就改的态度还是让他满意的,毕竟也算是呼延礼的人了,这个面子余斌必须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