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七十五 倾诉(2)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18 2017-06-29 17:35:36

  虽然梅晓洁点头了,但洪梅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我说她善良,很多人并不一定能认可。起码我老公就可能不认同。即便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那些曾经流过的血,总是那么残酷地滞留在人们的心里。虽然我公公已经带着悔恨作古了,军军也原谅了林家人,可系在阿丰心里的疙瘩根本就没解开。他就是放不下啊!这个心思我知道,婆婆也知道。虽说人一辈子不可能不做错事,但有些事情却错不起,错了就万劫不复。纵使如此,晓洁,我依旧选择相信,相信公公和婆婆只是犯了个不该犯的错,骨子里应该还是个善良的人,一个有良知的人。不然他们不会让这些变成痛苦,认为曾经做过的错事是不可饶恕的罪孽,不会让这些罪孽折磨得自己寝食难安。所以,在这件事上,我一直和阿丰不同,我选择原谅,始终相信他们还是有良心的人,你能理解我吗?”

  这次梅晓洁选择毫不犹豫地点头。

  “我理解。这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好和坏,我相信就算罪大恶极之人,也不会没有一丝善念,更何况他们。不过就是普通人,会自私,会软弱,会逃避。但只要有愧疚,就是善的,如果他们真的是歹毒心肠,咱们也不会走到今天。雷军也跟我聊过这事,他说他好多年以前就想通了,也真的放下了,发生那样的事,他谁都不怪。”

  洪梅心头一热。

  “军军是个心地纯良的人。不然阿丰也不会这么放不下。晓洁,虽然说军军现在的情况真的不算好,但我就算是不站在他亲属的角度,也要说,你有眼光,他会是个好丈夫的。”

  “是呀,我也这么觉得。嫂子,你发现没,雷军其实长得挺帅的,某些角度比森森都好看呢!尤其自他伤了以后,颜值好像又提高了,是吧?”

  话音一落,梅晓洁自己先自顾自地笑了起来,洪梅更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真不懂你现在这些年轻人,脸皮这么老厚,什么话都说得出来!本来以为你还比较矜持的,结果发现都是一样的,不过是隐藏得比较深而已!”

  梅晓洁笑得更厉害了。笑声让寂寞的房间瞬时就充满了色彩和生机。原来只要你不把自己逼进死胡同,就算是再难再苦,也会有绝地逢生的机会的。

  梅晓洁跟洪梅整聊了一夜。说了孩子意外丧生带给她心中的痛苦。每天工作在幼儿园里,看着和孩子差不多大的小朋友开心的成长,而她的宝贝却永远停在了那个时刻,失去了陪着她变老的机会,那个时刻,她的心跟撕裂了一样痛,痛得她想哭。

  从来没有机会跟人聊一聊心里的话,说到这些的时候,坚强的梅晓洁还是掉了眼泪。

  她告诉洪梅,现在的这份工作她实在是咬着牙坚持下来的。坚持的理由就是希望给比她还要难受的父母,比她还要悲惨的雷军一份鼓励,她希望她的坚持和坚强,能带给他们勇气。就算没有这么大的作用,起码会让他们觉得她不是那么的在意,不会那么的担心她。

  生活中,伤害既然发生了,就不可能不留下伤痕,不可能不留下后遗症。梅晓洁坚信,这跟有病了一样,只要不怕面对,只要用对了药,只要积极治疗,痊愈的人生,就算还留着丑陋的疤痕,也一样能活出滋味来。

  洪梅跟着梅晓洁掉了眼泪。算算从乾乾走了到今天,也有小一年了。一年里,大家一直躲着这个话题,不敢触碰。今天梅晓洁主动说了,哭了,洪梅虽然心疼的不行,但也觉得释然:只要能面对,就算最坏,就算没有完全想开,完全放下,起码是敢于面对了,这就是希望啊!

  说着这些往事,又一次让人想起那个鬼马精灵的小天使,洪梅哽咽着说,其实到一直现在,她都不敢看留在手机里的那些相片,甚至从来没主动跟任何人谈过孩子的事。不是她无情,而是她没办法克制情绪。

  洪梅少有的泪崩,哭得特别伤心。

  “都是做母亲的人,当然能理解你的心情。想着你就连大哭一场的权利都没有,都要克制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都要把持不住了,心疼的不行,晓洁,你真太不容易了。我确实挺佩服你的,你是个了不起的人。”

  梅晓洁吸了吸鼻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我可不愿意当个了不起的人,我本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希望一生能平平淡淡的过。可命运偏偏就这么捉弄人,从小注定我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亲妈早早就死了,然后就是后妈进门,人家怎么都没怎么我,我就莫名其妙的就跟她杠上了,一杠就杠了二十多年,典型的有好日子没好过吧。成年以后,找了个自己挺满意的的对象,都谈婚论嫁了,又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怎么都觉得这份感情其实是自己在将就,而且当时也懒得将就了,不管他怎么挽留,还是毫不犹豫地散了。然后就置气一样,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嫁了。够有病的是不是?接下来怀孕,生孩子,跟家庭和解,看着好像顺了,本该就这样过下去了吧,结果终于才发现,这条路从根上就错了。嫂子,你说我长着一双不算小的眼睛干嘛使了?一直一来特别讨厌的继母,其实一直都在包容我爱护我;主动抛弃的那个人,那份感情,原来是那么简单、纯洁、美好,而自己匆匆忙忙选择的人生之路,才是最糟糕的,让自己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梅晓洁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洪梅跟着心疼。

  “也别这么说,最后的结果还是好的。”

  梅晓洁忍不住苦笑。

  “唉,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看了。有句话叫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一路走来,好多事我真的就是自作孽啊!结果却是宝宝替我挡了这不可活的一劫!这是让我最最难过的一点!每当想起这些,我都会觉得特别对不起他。不过现在我想开了,已经发生的我无法改变,今后的路还要走。既然知道了脚上的泡是自己走的,多疼也得坚持。嫂子你看过《琅琊榜》吗?雷军先看的,都入迷了,就推荐我也看,他说他特别记得里面的一句话,梅长苏说的,既然我活了下来,就不能白白的活。这话说得真好,我也记住了。宝贝不会再回来了,我会替他去爱那些他爱的人,好好的生活。”

  梅晓洁把心里的话都跟洪梅说了,洪梅也是无比珍惜她的这份信任,真心实意的听她诉说,替她开解。

  不知不觉间,天都蒙蒙亮了,一夜没睡,现在也没有丝毫的困意。两个人一合计,索性就不睡了,分别洗了个澡,联手做了顿中西合璧的早餐。

  梅晓洁第一次用破壁机做的核桃芝麻薏米糊出乎意料的好,两人喝完,又特别煮了一份,准备给雷军和郭凯森送到医院去。

  到了医院,雷军已经都收拾利索了,郭凯森还在洗手间洗漱。见梅晓洁和洪梅这么早过来,雷军有些发愣。梅晓洁一边笑着打开保温包,从里往外拿吃的,一边说:

  “我拉着嫂子,让她给我当了一夜的垃圾桶,让我把所有的坏情绪都发泄了个遍。虽然一夜没睡,可我现在神清气爽!不过嫂子就惨了,让我折腾得够呛。一会儿我就去上班,让森森送嫂子回家,补个觉。上午Bauer有讲座,嫂子不用陪他了。中午我再去接嫂子,送她过来就行了。”

  看着精神十足,黑眼圈也十足的梅晓洁,雷军不免有些担心:

  “一夜都没睡啊?上班盯得住吗?要不就请个假吧,能请个假吗?”

  洪梅笑了:“看见没?我说军军得担心吧。”

  梅晓洁一边笑着摆手,一边从柜子里拿出餐具,一一摆好。

  “雷军现在可啰嗦了,特别爱爱瞎嘀咕,森森跟我都特烦他。今天请不了假,一早我有个公开课,上完了就能歇会儿。嫂子,中午你要和Bauer一起吃饭吗?要是不一起吃的话,我带外卖回来,咱们在家吃完了我再送你过来。雷军的饭靳大哥给准备,我们不用管的。”

  洪梅职业性的拉过雷军的手,简单号了一下脉,又问了问他睡眠的情况,然后认真地对梅晓洁说:

  “你忙你的,别惦着我的事。记着中间要是能得空,一定要歇歇。你的睡眠不好是个大问题,这次我得让我师兄帮忙,给你找个中医好好调理调理。中午你千万不要跑回来接我,我回家休息一会儿,自己打个车就过来了。Bauer上午做完讲座,大学会安排他吃饭,然后送他到医院来。我们再确认一下军军治疗的事,完了三哥会安排人送他去机场。Bauer真的很忙,他要先飞香港,两天以后回柏林。”

  郭凯森已经洗漱完了,从洗手间里出来了。一边迫不及待的奔向早餐,一边说:

  “你就听嫂子的话,忙完了就找个地方歇歇吧。这不还有我了吗!我下午才去公司呢。嫂子的事你就甭惦着了,我都包了。午饭我都想好了,带嫂子去五星级酒店吃!”

  洪梅笑着拍了拍郭凯森的脑袋。

  “我才不去呢!中午你要是能抽空回家,咱俩就在家煮饺子。阿姨包的饺子,别说五星级了,六星级的也赶不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