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七十二 冰火两重天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07 2017-06-24 15:46:16

  这次米菲菲过来跟紫韵说,想要让她帮个忙,找辛律师想个办法,通过对付李潇,达到对付余斌的最后目的时,紫韵一点都不犹豫地就答应了,立马拿起电话找辛律师,给米菲菲定时间。

  米菲菲意外之余也很感动,忙着跟紫韵解释她究竟是要做什么。可紫韵完全没有想要了解的意思,因为她根本不想问米菲菲这么做到底为什么,她只是想让李潇身败名裂,想让这个她得不到的东西彻底毁灭,既然米菲菲的目标是李潇,哪怕最后做不到彻底的毁灭,只是让李潇倒霉,紫韵就觉得舒服,觉得开心。

  米菲菲从开始跟紫韵接触,就看出了紫韵的不正常,对于她的状态也是很有些意外。一段无厘头的单恋,竟被她一厢情愿地搞成了孽缘,米菲菲断定她就是疯了。只是听着紫韵那些没有逻辑的仇恨,米菲菲完全不为所动。到了这个时候,她疯不疯的又干自己屁事呢?坦率讲,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要是有一丝理智,她米菲菲也不会选择这样鱼死网破的办法来对付现在的局面。她想利用余斌对李潇的感情达到他能帮助自己的目的,这是一招险棋,但她不得不试,现在能治住闵晨的,除了余斌她实在是想不出第二个人了。

  米菲菲和紫韵正聊着,辛律师就来了。穿着不合体的西装,拎着硕大的公文包,走过来的时候,遭了势利的服务员无数个白眼。

  紫韵给他们做了介绍,米菲菲笑盈盈地站起来,伸出莹莹玉手:“幸会,辛律师,久闻大名。”

  米菲菲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颇有些名气的律师,那一瞬间,忍不住的想,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这么个猥琐的样子,竟然曾经把好几个当红的艺人挑落马下,假如真的只看他的样貌,谁信呢?

  辛律师人长得不太上道,可一说话就显示出能力了。虽然很客气,却也很直接,跟两位女士寒暄了几句,就直奔主题,一点都不含糊地说:

  “米小姐的大名我也是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不过我们都是做事业的人,都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亲财是财,我和紫韵关系不错,是朋友,所以律师费我按律所规定的标价给你打个八折,当然,就是这样,我们依旧比市面上的律所价格高一些。最终能不能接受您说了算。”

  米菲菲非常大气地笑了笑,毫不犹豫地从限量版的铂金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

  “辛律做我们这个圈子的活儿也不是一天的,对我肯定有所了解。姐现在无论从哪个角度说,确实是都不如以前了。可我好歹也算是在一线站过的人,这些年投资也好,做生意也好,眼光也是非常到位的。钱多少对我不是问题,之所以找你帮我做事,看中的是你不同寻常的能力。这里2万你先拿着,咱们聊,如果投缘,我觉得你说的办法靠得住,咱们就定合同,不行姐就当认你这个弟弟,给个见面礼。我知道辛律也不是在乎钱的人,把丑话说在前头,目的就是想要个互相尊重对不对?”

  米菲菲把卡轻轻地往辛律师那边推,推到他的手边,顺势就把玉手付在了辛律师的手上。

  辛律师俨然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低眉浅笑之余,用另一只手把卡推了回去。

  “菲菲姐真是冰雪聪明,看事看得贼拉准哈!既然咱们都是讲缘分的人,这个见面礼你也不用这么急着给,我肯定有本事让姐姐满意,舍得花大价钱,来,咱们说正事吧!”

  米菲菲跟辛律师认真的交流起来了。这一谈是否能有收获不好说,但她确实是要放手一搏了。

  同一个晚上,郭凯森过得一个无比愉快。

  吃过晚饭,梅晓洁带着洪梅回家住。这么久没见了,姐俩有好多话要说。原本是由呼延礼负责送Bauer回酒店的,却被梅晓华抢了去,理由是他正在学习德语,想趁此机会跟Doctor聊一会儿。呼延礼自然知道这个小孩的好意,也就没跟他争竞。大家在酒店门口高高兴兴的分了手。

  郭凯森和雷军目送着大伙的车一辆辆的开出停车场,然后才上车回病房,一路上哥俩兴奋得看见什么都忍不住笑,开心得象两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孩子。

  窗外就是他们从小到大没有离开过的城市,街道干净齐整,灯光明亮,一草一木,一街一景,熟悉中带着许许温情。就是这个充满了人情味儿的城市,无私地给了两个一无所有的孩子最大包容,一路走来,俩人虽然先天不足,经历了有那么多的心酸与无奈,却还是有那么的善意涌到身边,让他们感受到希望,让他们在黑暗中看到光明,让他们获得坚持的勇气。

  回了病房,郭凯森就打发靳哥回家去住了。这样一个夜晚,心里装着那么多的喜悦,他和雷军谁也睡不着,这个注定的不眠之夜,只有他们俩一起分享才算完*******auer乍一看是个很严肃的人,其实却是个非常和蔼而且有耐心的人。虽然早就看了雷军的检查报告,但见到病人以后,还是做了细致的问诊和检查,给出的诊断意见非常明确:腰椎情况虽然严重,但手术可以做,术后的恢复也是乐观的。正常情况下,手术后坚持恢复训练,一两个月就可以自行走动,半年之内应该就能跟正常人一样,摆脱手杖,活动自如。

  “年轻人,你很棒的!不要气馁,我们一起努力。我知道,你曾经是个很棒的职业足球运动员,虽然我不能做到让你以后还能回到球场去参加竞技,但我力争让你将来能带着你的孩子去绿茵场玩耍,培养他完成你的梦想。”

   Bauer的话让雷军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使劲咬着嘴唇,充满感激地看着他,一个劲儿点头。

  不过为了手术过程更加保险,Bauer还是给出了保守的意见,这个意见跟院长和洪梅的想法也是一致的,那就是手术的时间,最好再等雷军的身体恢复一下,身体的有些指标还是要降到安全数值范围内,不然手术风险的概率就大了。

  洪梅特别跟雷军还有郭凯森、梅晓洁说了这个事:“军军目前的身体恢复的还可以,但要坚持完成这么一个手术,风险还是挺大的,对身体的伤害不好估量,对手术本身的后期恢复也不利,所以我们都觉得应该再等等。”

  洪梅的话音刚落,雷军没来得及表态,郭凯森和梅晓洁就争着替雷军拿主意了,俩人一致认为,这事全都听嫂子的,嫂子怎么说就怎么是。

  这一晚上,一向待人冷淡,不会顺人情说好话的梅晓洁完全换了一副面孔,对Bauer感谢了一次又一次,还主动给呼延礼敬酒,致谢的话说得句句都说在了点子上,梅晓洁差不多把前三十年没说过的捧人的话,一次都说了个遍,说得亲弟弟梅晓华都愣了,看着她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

  雷军一直微笑地看着梅晓洁,直看得自己眼前一阵阵雾气缭绕。梅晓洁为了自己所作出的改变,表达出的那份发自内心的感恩,让雷军的心彻底沦陷了。

  坐在病房里,跟郭凯森说起这件事,不知不觉间竟然还有了些许哽咽。

  “晓洁是个重感情,讲义气的人,但她有她的原则,有她的个性。她不是个爱表达的人,她从来不喜欢把自己内心的东西那么赤裸裸的拿出来,跟人分享的。但是,为了我,她竟然改变了。我……我特别感动。”

  郭凯森也是很激动,听着雷军哽咽的声音,他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郭凯森拿起桌子上的水杯,递到了雷军的手里:

  “梅姐真的是变化太大了。认识她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听她这么跟人说话呢!刚才晓华也跟我说,他长这么大,也是头一回听她姐说这么多狗腿的话。他说,姐姐为了姐夫也是拼了。他还说,其实早先他都不太看好你们俩的这段姻缘了,现在觉得你们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分开了。我也这么觉得,觉得晓华说得有道理,以前我真的不怎么喜欢她,觉得她不怎么配你,现在才知道很多事是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的。真心替你们俩高兴。就算受了再多的的苦也值了。哥,你还是有福的,毕竟遇到了最好的。”

  雷军红了眼眶,低下头慢慢逼退眼眶中的氤氲,轻轻点点头。

  “确实。俗话说患难见真情,真的是一点不假,晓洁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到今天,我心里什么抱怨都没有了,我不骗你森森,我特别感恩。从一个孤苦伶仃的人,到现在有亲人,有朋友相助相携,我还有什么不满足?尤其是你和她,都是老天赏我最珍贵的厚礼,是我这辈子最亲最亲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