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七十 欣喜若狂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18 2017-06-22 23:04:52

  李潇说得诚恳,郭凯森听得也认真,心中对李潇的敬佩更是有增无减。在这么浮躁的行业中,象李潇一样,从始至终保持一颗赤子之心的人,真的是不多了。郭凯森知道自己没有李潇他那样的天赋,也没有他对待事业的认真与执着,更不可能达到他那样的艺术高度,但人都是有上进心的,郭凯森还是会经常把李潇当做自己人生追求的榜样与楷模,每当工作累了倦了,想偷懒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个永远再跟自己较真的潇哥。想起他在成功路上孜孜以求的精神,那是一种无形的力量,鞭策他咬牙坚持。

  俩人正聊着,郭凯森的电话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是雷军打来的。

  本来定好了行程明天才到的洪梅提前到了。原来是Bauer临时行程有变,没去上海,而是先到了北京,这样今天上午他完成了工作,就可以直接从那边坐城际过来T市了。Bauer的工作日程安排很紧张,洪梅知道情况后,赶紧改了行程,匆忙赶到机场,订了最早的航班飞过这边来了。

  “嫂子和博士,还有院长主任都来了,呆了好半天,刚刚走,说去要研究细节。噢,还有呼延大哥,呼延大哥也来了。他有事来了一会儿就走了。博士说了,我的情况虽然挺严重的,是陈旧伤,但真的不算最糟的!可以的,手术是可以的!他说,就我这样的情况,甚至比我的情况还糟的,他都做过,从没有失败过!森森,我听了真是差点没给他磕一个!太他妈的激动了!不过我想给磕一个,也他妈的磕不了啊!”

  光听他的声音,郭凯森就能感受到雷军的情绪,此时的郭凯森更是兴奋的难以自持了,却还故意假装镇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冷冰冰地说:

  “切,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本来就是这么回事!你这点病算个屁啊!肯定能好!这结果全在我意料之中!”

  电话那一端的雷军抑制不住地笑:“傻逼!还装!其实心里早乐得冒泡了吧!”

  郭凯森再也憋不住了:“哈哈哈,老子都要美上房了呢!你不用给那个博士磕一个,我给他磕,给他磕仨!真是太高兴了!哥,今天晚上咱们必须得大吃一顿,好好庆祝庆祝!”

  放下电话,郭凯森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一把搂住身边的李潇,激动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李潇:

  “潇哥,今天我算是走了大运了!这就叫双喜临门啊!我他妈的都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心情了!这阵子,什么事都没有我哥的事给我的压力大!我哥这身体一直是我最大的愁事啊!好在老天有眼,好人有好报!”

  郭凯森不住地傻笑,语无伦次的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看着郭凯森欢天喜地的模样,李潇真心地替他高兴。大概是物以类聚的关系,李潇从认识郭凯森那天起,就对这个简单没心机的孩子青眼有加,好多人都说他跟他有些相像,或许说得就是这份傻乎乎的人设吧。

   Kimi见他们俩高兴成这样,也让佳佳推着过来凑热闹,郭凯森当场就发话了,等晚会一结束,有一个算一个,就到潇哥最爱去的那家特别华而不实,特别装逼的五星级,摆一桌!老子豁出去了狠了,大出血!

  郭凯森咬牙切齿地样子,把大伙逗得不行,李潇更是伸腿踹了他好几脚。

  “没有品位的死东西!怎么叫华而不实,谁他妈的装逼了!等着的,你这个臭财迷,老子非得把你给吃吐血了不成!”

  下午的排练没有拖得太久,一来舞蹈确实排练得还不错,二来呢Kimi也考虑很快就要演出了,练得太疲惫,对演员的现场演出会或多或少有些影响,毕竟李潇和郭凯森都不是专业舞蹈演员,训练的强度必须拿捏好。尤其是李潇,体力明显不行,Kimi的决定更多的还是出于对他的保护。

  排练一结束,郭凯森一分钟都没耽误,匆忙冲个凉,换了衣裳,跟还在排练厅没动的Kimi和李潇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看着郭凯森的背影,李潇和Kimi的脸上都带着微笑。

  “记得当初他哥哥出事的时候,森森正在参加舞彩人生,现在想,都觉得心疼。怎么熬过来的啊!”

   Kimi的话让李潇也很感慨。想起当初看到雷军受伤后不久的惨样,忍不住的唏嘘。

  “是啊!这两兄弟真的是不容易。你可能还不认识森森的哥哥。他叫雷军,以前是踢职业队的,受伤退役后做了小学老师。特别好的一个人,善良又讲义气。森森能有今天,多亏了他。”

  “听森森说过,还看过他的照片,很帅气,很酷。”

  “是不是?多好的一个人啊!生活就是这么残酷,好多莫名其妙的灾难就这么毫无道理地落在了他的身上。有时候我也想,人其实就是那么回事,走得路长了,见的人多了,慢慢会悟出这样一个道理,这辈子最曼妙最值得记住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和从容,是头脑的睿智和清醒。还说雷军,从小到大,经历了那么多常人无法想象的苦痛,依然能保有一颗真挚善良,又简单纯粹的心,想来不就是因为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吗?”

   Kimi很是认同:“说得对。不管世界如何变,周围环境怎么改,只要不忘初心,就能把自己的人生过得完整,过得有意义。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泰戈尔不是也说过吗,生当如夏花之绚丽,死当如秋叶之静美。其实只要记住不刻意在意别人的眼光,就会过得快乐很多。”

  李潇拍拍Kimi的腿,真诚地笑了。

  “我发现书读得多了,气质真的不一样。自从你跟Frank在一起后,最大的变化就是爱读书了,思维也变得更理性了。这个收获还是蛮值得珍惜的。都说德国人爱读书,从你这儿就能感觉到,名不虚传。”

   Kimi微微一笑,倒也不否认。

  “变化真的不止这一点,在一起这么多年,他带给我的很多东西这辈子都无法放下了。你不觉得这些年我的强迫症好像也比以前厉害了吗?我现在琢磨这事,得出了个结论哈,那就是咱们处女座的人,万万不可以找同是处女座的人做情侣,也不可以找德国人做情侣,那样要不就根本过不下去,要不就会变得越来越讨人嫌。”

  一句话把李潇逗得笑个不停。看着李潇开心的样子,Kimi犹豫了片刻,忍不住还是问到:

  “有个事,我问问你,你们是认真的吗?他……他呢?余斌是认真的吗?这话我憋在心里有些日子了,不知怎么问才好。潇潇,我不知道你把我当成什么,是不是只是朋友。毕竟我们平素并不是很亲密,来往也不是很多,可在我心里,始终当你是知己的。所以这件事我……我真的不太放心。余斌他是个……是个我不懂的人,不知道他把感情当成什么,可我懂你,我怕你受伤。”

  宽敞的排练厅,灯光明亮,一面墙的大镜子更是让房间显得通透。Kimi端坐轮椅上,李潇对着他坐在地上,看着他那长略显苍白憔悴的脸,李潇的心竟是那么的放松。把双臂顺势搭在Kimi还打着石膏的腿上,稍稍仰着头,李潇说得很诚恳。

  “你问的我也说不出来。这是一段我完全把握不了的情感,有时候幸福的象在云端,有时候又难过得如同进了地狱。他的人设和我要的完全不同,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今天。最开始的时候,我还信誓当当的跟他说过呢,我们不做情人,只做炮aa友加兄弟,结果就成了现在的样子了!算什么呢?这是个让我极度恐慌的问题,我甚至想过,在他的心里,我会不会和他以前包养的那些人一样呢?他对我真的特别好,各方面都好,照顾,尊重,妥协,情人之间该有的爱,他都给了我。或许就是因为太好了,我才会这么不知足,这么没完没了的矫情,甚至是猜忌。起码到目前为止,我从他那里得到的和我付出的,完全不成正比。当然在这段感情里,他是绝对的主导者,而我其实也是自愿被他操控的,享受着他给我一切,但却又有一种……一种叫任劳不任怨的情绪。说得不准确,应该叫得便宜卖乖。我这么说,你能懂是吧?”

   Kimi摇摇头,又点点头。感情的事,连当事人自己都说不清,更何况旁人?他希望李潇能找到真爱,能生活的幸福。但他所经历的这一切,Kimi给不了他任何意见。

  李潇的表情有些沮丧,但也有认命洒脱。

  “说归齐,你和我,都是理想主义者,对自己的将来有着极其固执的想法。细细想来,其实这样也是很可怕的。所以呢,经历了这么多事,我们也不能只涨年纪不涨智商,或者叫情商。我们真的也得慢慢学着享受当下了,毕竟天长地久后面还有三个字,叫有时尽!前两天,跟叶子聊了会儿天儿,聊起了这些事,她说她也开始学着放弃,学着为自己的生命减负。她还说,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做减法其实比做加法难很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