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六十四 打开心结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17 2017-06-11 11:19:25

  洪梅能踏实,他们才能踏实。说起以后的事,几个人越聊越开心。雷军说自己好像在做饭方面真的挺有天赋的,就像林丰大哥一样,简直就是一个被耽误的厨子!所以他琢磨着手术完了,准备上个烹饪班,再开个小饭馆,边学习边工作。到时候就下功夫研究几个私家菜,肯定能火!

  这个说法遭到了郭凯森和梅晓洁的一致反对,当厨师是个力气活,刚做完手术就去干这个,不是找死吗!他们俩的意思是,手术完了,第一件事就是结婚,好好的当两年家庭煮夫,一边养身体,一边伺候伺候他们俩。说到这儿,郭凯森还特别强调,如果能把小雷雷顺手带出来,就再好好伺候伺候他!

  几个人边说边笑,一顿饭吃得没完没了,最后还是雷军发话,让郭凯森赶紧送梅晓洁回家,早回来早休息,明天还有彩排呢,不能休息不好!

  余斌和李潇也早就到了家。知道李潇今天练得辛苦,第二天又要彩排,余斌没让他马上吃饭,特意把私人按摩师叫到家里给李潇按摩。按摩师的手法很棒,没一会儿李潇就舒服得昏昏欲睡了。

  休息得差不多了,李潇径直去了厨房。于妈已经下班走了,晚饭都放在保温箱里热着呢。

  饭菜弄得很清淡。李潇一累就没胃口,平时不挑食的他就变得特别不好伺候。而每到这个时候,只要有余斌,李潇一定能吃得舒服。他就像是李潇肚子里的虫,准备的一准是他能吃,甚至是很想吃的东西。

  一碗白粥,一碟白灼青菜,一块煎得鲜嫩的银鳕鱼,看着就有食欲,李潇一点没剩,都吃了。当他喝完最后一口粥,余斌正好从楼上下来。

  “好吃吗?于妈走得时候说今天菜心稍有些老了,怕你会嫌弃。”

  “不老,好吃。你呢?你吃饭了吗?”

  “我先吃了。豆角焖面。你闻闻,大蒜味可足了。”

  俩人都笑了。并排坐在沙发上,李潇开始捣鼓他的一堆茶具。

  “喝点龙井吧,今年的龙井特别好,就是比去年又贵了。你好像还没喝过呢。”

  “是。沏的淡一点,不早了,回头睡不好觉,明天不是还要彩排吗?”

  李潇点点头,从容的摆弄着。不一会儿,两杯清茶就沏好了。

  余斌拿起杯子,轻轻一闻:“确实不错。”

  “不光香气好,味道也好。这一年都没怎么喝龙井了,这股子豆香一入口,其实还是挺馋人的。”

  静静的品着清茶,一时间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客厅里的灯光并不明亮,但却很温暖,让人觉得安定踏实。不知不觉的李潇蜷起身体,静静地躺在余斌的腿上。

  余斌低下头,俯视着李潇好一阵子,然后轻轻吻了吻他的前额。李潇轻轻闭着双眼,好半天,才出声:“跟你在一起,人会有惰性,会变懒的。”

  余斌的手摸着李潇的头发:“后悔了?”

  “不是。只是有些紧张。面对自己把握不住的时候,我就会很紧张。”

  余斌态度平和:“你想把握什么?是我这个人吗?”

  李潇半天没出声,突然就睁开了眼睛,直视着俯身盯着他的余斌:“斌哥,我说我爱你,你信吗?会有人信吗?你会笑话我这么大岁数还这么幼稚吗?还有,如果我说我跟你在一起,不是因为想获取什么利益,只是因为感情,你信吗?会有人相信吗?”

  李潇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余斌,神色简单透明,干净得让余斌着迷,更让他着迷。

  “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再问自己一个问题,你相信我吗?”

  “相信。”紧贴着余斌的话音,李潇回答得没有一点含糊:“你说什么我都相信,真的。”

  余斌发自内心的笑了:“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只是,这一切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真的不是很重要。我的人生故事,从一开始,人设就很烂,根本就没有正确抑或说正常的三观。在一般人眼里,别的不说了,起码我不是不懂感情,而是没有感情。感情对于我是工具,或玩具,是我糟糕人生的调味品。需要否认吗?我真的是这么丑陋的人吗?我有家庭,有孩子,又和妻子没有感情,好在妻子也一样不爱我,我们为了各自的家族结合,生育,完成了我们各自的任务,就OK了。难不成要一辈子绑在一起,一起无聊到死吗?于是世人眼中的两朵奇葩就这么出现了,我们一点不爱对方,但也从不伤害对方,对方如果有困难,力所能及,我们会互助。我们没有成为爱人,却永远是家人,对现状,我们都还满意。”

  看着李潇一脸的疑惑甚至慌张的表情,余斌抚摸了一下他的脸,继续说:

  “你紧张,不是你认为的不能把握,其实是因为你遇见了一个三观不正的怪人,还对这个家伙有了感情,这点让你很难受。潇潇,咱俩不是一类人,可不是一类人一样可以有感情,可以相爱。有一件事我确实不能骗你,那就是恋人间的承诺我给不了你。原因很简单,是我对自己没有信心,我不能保证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但我能保证的是,就算以后没有了爱情,我们之间还会有爱,还会有情,我会象对待家人一样的照顾你,呵护你,一直到死。”

  一句话说得李潇的眼泪毫无预警地流了出来,他不知道这眼泪为什么要流出来,他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被感动,如果是被感动了,为什么还有丝丝委屈涌在胸口无法放下?

  余斌说得很真诚,很实在,李潇知道,他能跟他说这些,就是因为他重视自己,爱自己。只是这是不是自己要的爱?

  余斌弯下身子轻轻舔着李潇的眼泪:“我要是说,迄今为止潇潇你是唯一一个让我动情的人,这样的话,你不信,我也不信。可我想了又想,结果发现这竟然是事实!但就算是事实,我也不想给你承诺,不想做我驾驭不了的事情。”

  李潇觉得自己是真的被感动了,他凝视着余斌,认真地点点头:“是我太贪婪了。在这份感情里,我得到的,远远多于我的付出。斌哥,我其实就是个特别矫情的人,对生活,对工作都是。所谓的追求完美,其实就是矫情,也挺自私的。三十多年的人生,不管跟谁比,我都是幸运而且幸福的,但我还是总爱不知足,总爱没事找事。今天米菲菲来找我,我多少受了些刺激,她骂森森的话,我……我对号入座了,所以……所以就杂七杂八地乱想,你……你别生气。”

  李潇的眼泪还挂在脸上,鼻尖红红的,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一个三十多岁的成年男子,梨花带泪的样子怎么说都算不上美,甚至有些恶心才对,可余斌则颇为欣赏地看着李潇。人常说相由心生,或许只有李潇这种从内而外都散发着真与善的人,才陪得让这样干净的眼泪,才可能不让人心声厌烦吧。

  随手捏了捏李潇漂亮的鼻子,余斌满脸的宠溺:

  “你能想开,能不生气就好了。听说你打了米菲菲耳光,真的吓坏我了呢!把你逼得动手打人了,那得多可恶,多欠打啊!”

  余斌话音一落,李潇腾地坐了起来,满脸的内疚和自责。

  “哥,我现在的自控力太差了!打女人诶!怎么可以打女人呢?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哎呦,真是越想越丢人!还有啊,我冷静下来以后,觉得米菲菲可能真的是有毛病了。她以前挺讨厌的,也歇斯底里过,但不是这样的,都是在理智支配之下做得,今天可不是,胡言乱语的,没有逻辑!她说她得抑郁症了,总想自杀。我看有可能。唉,总之是越想越别扭,要是她真的有病,我干嘛还跟她较真呢?她那么骂森森,骂得那么难听森森都没动手,我就忍不了了,我这是怎么了呢?她要是真的自杀了,我不就成凶手了吗?都是跟你学的,那么嚣张跋扈,没修养!”

  余斌打了李潇一巴掌,一脸无所谓地说:

  “臭东西,怎么还赖到我的头上了呢!咳,打就打了呗!他们这号人演戏没什么本事,却有本事把生活过得跟演戏一样。你放心,她不会抑郁,躁郁到有可能!她有今天,就是欠教训!行了行了,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快去洗洗早点休息,我还要跟美国那边沟通些事情,就不陪你了。明天一早我还要赶回北京,你睡你的,我跟于妈说了,让她八点过来,做好早饭再叫你起床,你踏踏实实的睡,什么都耽误不了。”

  余斌话刚说完,电话就响了。李潇没再耽误,听话的上楼了,过了没一会儿,接完电话的余斌也直接去了书房。

  ……

  郭凯森送完梅晓洁回家,雷军就催着他去洗漱,等他收拾完回到卧室,雷军就端着牛奶进来了。

  “这次的奶我订了脱脂的,我觉得好像不如全脂的好喝,不过从健康角度看,还是喝脱脂的比较好,你喝喝看,这个口味能接受吗?还行吗?”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