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六十三 安慰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59 2017-06-09 14:25:11

  余斌在北京就听说了米菲菲来公司找李潇的事,说到李潇最后打了米菲菲一个耳光,余斌心里登时一疼,能让自己的的小红帽动手打人,那得把他气成什么样啊!本来是要在北京呆上几天的他,心顿时就乱了,开完了会又把工作简单安排了一下,立刻坐车返回T市。

  一路上余斌越想越气,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怨自己,怨自己对这个米菲菲实在是太客气了。于是二话不说就拿起电话就打给深圳那边,告诉他们跟常肃明挑,他支持他们把把米菲菲他们不法经营的事做成铁证!如今余斌站在排练大厅的门口,听着美妙动听的音乐,看着李潇舒展大气的表演,更觉得自己这么做太对了!这个像天使一样的人,确实不容受到丝毫伤害。

  差不多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李潇结束了排练,简单收拾了一下,和大伙打了招呼,就跟着余斌走了。

  看见余斌从北京回来,李潇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有些感动,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这一天李潇拼了命的练舞,专心致志地练舞,就是为了能不想早晨发生的这件事。在他看来,米菲菲对郭凯森的辱骂,郭凯森可以完全不往心里去,因为他光明磊落,因为他清白干净,那自己呢?能做到到清者自清吗?

  “他和他的主子”这句话恰到好处地戳中了李潇的痛处,“爬上了他的床”,更如同魔咒在耳边不断的响,在脑海里不断的绕。

  李潇是同志,不代表他轻浮,没底限,更不代表他会滥交。这么多年,他自认是洁身自好的,自认所有的性行为都是因为先有了情,他一直觉得自己从不做违背良心的污浊事。而如今,跟着余斌,他怎么就心虚了呢?

  其实原因一点都不复杂,曾经把生活和工作分得一清二楚的李潇,因为余斌的关系,把这两样搅在了一起,而且搅得很彻底!他和他的情,突然之间有了利益的勾连,变得不再干净,不再纯粹,自以为简单的爱情,在别人的眼里当然可以是如此的不堪!一个一贯自命清高的演员,终于和那些让人不齿的货色一样,靠着“傍”,获取他本不该得到的一切,这让李潇怎么能不纠结,抑或是濒于崩溃呢?

  回家的路上,李潇轻靠在余斌身上,一直不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他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偏颇的一面,很对不起余斌对自己的真心实意,但又无法摆脱心魔的桎梏。

  余斌也没说话,他知道李潇身心俱疲,他怕说了问了会给他增添心理负担,所以把他只是拦着他,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背。

  在余斌充满爱意的抚摸下,李潇的心更加的矛盾。他贪恋余斌给予的爱,却又害怕这让自己负担不起的情。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郭凯森练完了舞,和往常一样是急着回家。过两天洪梅会带着德国专家过来了,上午洪梅特意给郭凯森打了电话,让他和梅晓洁抓紧去一趟医大附院,找她的师兄黎辉院长,安排雷军住院。她已经和黎院长都联系好了,该提前做什么检查,黎院长会做具体的安排。

  刚撂下电话,梅晓洁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她体谅郭凯森忙,就决定自己请假过去找黎院长,特别告诉郭凯森一声,让他不用操心了。郭凯森到没跟梅晓洁客气,不过还是遣了苏莉过去,办手续的时候,可以帮着梅晓洁跑跑腿。

  中午苏莉就回来了,刚把情况说了一遍,梅晓洁的电话也到了。两人说得一样,就是一切很顺利,黎院长都安排好了,带他们去了脊柱外科,安排让雷军后天住院。科主任让一个护士专门陪着她们,把住院手续都做了,检查也都提前预定好了,主任说检查一做完,他们就会把数据发给德国的专家。等德国专家一到,就可以尽快安排做进一步的检查了。至于何时能做手术,院长和主任都说,那要看德国专家的意见,也要看具体检查情况才能确定。

  想着雷军的身体有了希望,也许能很快就能痊愈,郭凯森心里什么不快都没有了。回家的路上,特意去上次李潇带他去的那个酒店,买了两块死贵又华而不实的蛋糕。

  雷军现在迷上了做饭,下载了大量烹饪的视频,从早到晚琢磨着给郭凯森和梅晓洁做饭吃,可他能吃的东西有限,每天只能高高兴兴的看着他们在那大吃八喝的,自己吃那些缺油寡味的东西。郭凯森面上好像不在意,其实心里可难受了。每天总是想着能淘换点他能吃又有点滋味的东西。如今手里提着两块能换一大把烤串的健康蛋糕,郭凯森这个财迷一点都不心疼,心说,只要我哥爱吃,老子就狠了,天天给他买我都舍得。

  回到家,饭菜都做好了,郭凯森往饭桌上一瞟,全都是他爱吃的。最厉害的是,居然还给他单独炖了燕窝,连梅晓洁都没有。

  “干嘛给我吃独食?你们怎么没有呢?”

  “晓洁的意思,她说你这些日子练舞很辛苦,明天还得彩排,就得吃点高精尖的。本来想炖海参的,可来不及泡发了。”

  郭凯森冲着雷军翻了个白眼。

  “什么呀!我知道,肯定是苏莉多嘴跟嫂子说了早晨我挨骂的事了,你们俩一心疼,就整这个给我吃,对吧?”

  让郭凯森说中了,雷军有些尴尬,还没来及说话,梅晓洁就把话头抢了过去。

  “这个姓米的想干嘛啊!怎么还有这么臭不要脸的人呢!今天苏莉跟我说这事,真的要把我给气了呢!森森你别往心里去,她就是个神经病,她简直就不是人!苏莉说当时她不在,要在肯定踹死她!我说对,踹死她,我在也踹死她!再赏她两个嘴巴子!森森别生气啊,清者自清,你是什么人我们最清楚,我们都相信你,真的,森森,你是个好人!”

  梅晓洁义愤填膺地声讨着米菲菲,又无比真诚地安慰着郭凯森,说得郭凯森忍不住笑出了声:

  “谢谢,谢谢你了,亲!你也别生气了,不值得的,嫂子大人!对于这样的事,骂得这些话,我都习惯了,基本能做到百毒不侵了!你们说吧,就干我们这行的,受这点气算什么啊!像我这样不怎么红的,最多也就是让人指着鼻子骂,到时候要是气不忿了,想回嘴,还能跟他对骂几句解解气,可那些红了的,大明星们,被人指着鼻子骂的时候也一样有,更要命的,还有来自各种虚拟空间的诽谤,污蔑,能有好听的吗?全是污言秽语,防不胜防,能怎么办?也只有忍着对不对?自己挨骂不算,连祖宗八代都跟着遭殃!我要是那样了,还不得天天吃燕窝补?到时候辛辛苦苦挣点钱,都他妈的便宜卖补品的了!呵呵呵!”

  郭凯森不着调但非常在理的一番话,让雷军和梅晓洁都笑了。

  “行啊,只要你想得开就行!苏莉说了以后,真是把晓洁给恶心坏了,一直别扭着呢。中午就打电话过来,让靳哥赶紧出去买燕窝泡上,她下班回来亲自给你炖。不过摘毛的事都交给我了,摘得我眼都花了,别辜负你嫂子的一番心意,吃了吧!”

  雷军笑着把炖盅往郭凯森的身边又推了推,郭凯森打开看了看,红枣还有枸杞点缀在上面,霎时好看。不过郭凯森没有把它据为己有,而是拿起来直接放到了梅晓洁的跟前,笑嘻嘻地说:

  “亲,其实你比我生气,所以得你补!还有,这燕窝是给女的吃的,补血补气,还美容,我一个大老爷们吃什么燕窝啊!回头更让人家说我是兔子了!”

  郭凯森一句话把雷军梅晓洁两个人雷了个外焦里嫩,梅晓洁气得伸手就打他:“你这张臭嘴真讨厌!”

  雷军也是一脸的无奈,对着梅晓洁直摇头。

  “你说怎么办?这个人现在简直没法办了,嘴利害得咱俩加一起都顶不上他半张,要是晓华在,肯帮咱们,好歹还能跟他打个平手!算了算了,他不吃就不吃吧,你吃了。森森吃肉,吃肉总行吧!我新下了个视频,学着做得,东坡肘子!卖相挺不错的,靳哥尝了,说味也行,应该是成功了。”

  郭凯森伸出筷子一下子就夹下了一大块肘子,嘴里还不忘调侃道:“嗯,不错,成功,非常成功!这才是我这个纯爷们的菜!”

  眼看着郭凯森一副轻松的架势,雷军和梅晓洁相视一笑,忐忑不安的心终于踏实了。

  一顿饭仨人吃得开开心心。梅晓洁把雷军住院要检查的项目又说了一遍,几个人商量好,后天早晨郭凯森送雷军去医院,然后就让靳哥陪着他做检查。

  说起这些事,几个人更高兴了。这次,洪梅电话里说得比以往都乐观,德国专家的意见还是非常积极的,这一点让洪梅心里踏实了很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