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六十一 置之不理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58 2017-06-07 09:44:12

  郭凯森石化了!

  “噢……噢……米老师,你找我有事吗?”

  “是这样,我现在就在你们公司外面,我是来找李老师的,可他们说李老师没在,是真的吗?”

  “干嘛问我?”

  “你不是跟李老师一起排舞了吗?李老师真的不在吗?”

  “是,李老师生病了,没在。米老师,我还有事,就这样吧!”

  郭凯森没等米菲菲再说话,就匆匆挂了电话。心里那叫一个堵啊!真是阴魂不散啊!怎么就还躲不开了呢!手里拿着电话,郭凯森想了一下,赶紧打给了琪姐,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姐,就是这些。她说她在公司外面呢。我靠,这么一说弄得我都不敢出去了呢!”

  琪姐的泼辣劲也上来了,在电话那头直骂街:“这他妈的小婊子,又想找事了!苏莉在吗?让苏莉跟你一块儿走!这丫头利害,我一会儿再叮嘱她几句,要是见到米菲菲往你身边凑乎,我就让她过去扇她!”

  放下电话,郭凯森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了更衣室,没走几步,苏莉就跑过来了。

  “怎么着,森森,米菲菲又来找事了?挑衅是吗?想挨踹吗?不知道老娘刚过了黑带吗?”

  郭凯森忍不住撇嘴:“矜持一点不行吗?不要这么野蛮好不好?提醒你啊,好好的别给我惹事啊!”

  苏莉笑了:“我知道。我现在走淑女路线,哪能没事就跟人家动手呢?刚才琪姐也说了,就是看见了,你也别理她!”

  郭凯森点点头:“放心,我绝对做得到。”

  俩人边说边走到了公司的停车场,开了车,一路平安无事。不过苏莉恪尽职守,坚持把郭凯森送到家门口,看着他上了楼才打车离开。

  进了家,郭凯森先去看雷军的情况。结果雷军穿着围裙,正跟老靳一起在厨房做饭。知道他没事了,郭凯森的心也就放下来了。换了衣服就把雷军从厨房里推出来,把米菲菲给他打电话的事告诉了他。雷军反应倒是挺平静的。

  “事儿到没什么事儿,这就是叫癞蛤蟆落脚面——不咬人恶心人!”

  郭凯森点点头:“真的,跟吃苍蝇的感觉一样。这个人她有病是不是?都这面儿了,她怎么还留着我的电话?就算不直接删了,也应该拉进黑名单吧?用苏莉的话说,见过不要脸,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没错。算了,你也别往心里去,她不是说来找潇哥吗,跟你也没关系。咱们的原则就是惹不起躲得起。这两天凡是陌生电话都不要接了。对了,她找潇哥能有什么事啊?你跟潇哥说了吗?”

  “跟琪姐说了,就没跟潇哥说。潇哥今天又没来,病得还挺厉害。发高烧,我听说是发高烧。琪姐说的。就是前一段时间累的,积攒的火,全爆发了。潇哥,还有Kimi,那都是沾了工作不要命的主,哪像我目的这么单纯,一心一意只为了挣钱!”

  雷军笑了。

  “你也就这么点出息!诶,我跟靳哥刚刚新学了一招,晚上吃我烙的葱油饼,保证你吃得停不了嘴。”

  不一会儿梅晓洁也下班过来了,雷军都没让她进厨房,没一会儿,餐桌上已经摆好了豆芽炒鸡蛋,酱牛肉,爆腌黄瓜条,热腾腾的薏米红豆粥,接着就是压轴的葱油饼,光看着就知道非常好吃。

  一顿饭吃得渣都没剩。梅晓洁喝完碗里的最后一口粥,一脸的发愁:“都说了要减肥,结果还是吃多了!自控力实在是太差了!”

  郭凯森心满意足地看着空碟子空碗:“不用控制,嫂子,哥都控制好了。他根本就没多做,其实我努力一下还能吃一张饼呢!”

  靳哥笑了:“森森说得还真对,你哥还真控制了。都分好了,大姐吃多少,你吃多少,都是掐着量做的。”

  “那你以后做饭给我少算点,这么吃下去我又得胖起来了!”

  梅晓洁的话音一落,郭凯森立刻就说:“那就把嫂子的这份算我头上,我还欠点,多点最好!”

  大伙都笑了。雷军一顿除了喝点粥,什么都不能吃,可眼瞅着郭凯森和梅晓洁吃得高兴,就真的比自己吃还要开心几分。

  吃完饭,郭凯森帮着靳哥收拾碗筷,梅晓洁和雷军坐在厅里看电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闲天。雷军随口就说起了米菲菲的事,梅晓洁一脸的厌恶。

  “真讨厌!森森没事吧?”

  雷军笑着摇摇头,见郭凯森出来了,两人也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三个人喝着茶聊着天,轻轻松松地享受着休闲的时光。

  而此时,米菲菲则一脸的茫然,坐在T市最高档的文华酒店的咖啡厅里发呆。

  老妖一早去了北京,通过关系接触了他们想要傍的大人物,却不知大人物目前情况尴尬,卷入了一起上头正在查的贪腐大案,自顾不暇。

  老妖立刻打电话告诉了米菲菲,米菲菲心都凉了。本已做了充分的准备,细致到买了施华洛世奇的项链,代替了原来的卡地亚。她不能让人觉得她过于物质,过于奢华,但又不能太没有品位。

  拿着那个项链回来,老妖还没走,看了一眼就说:“比地摊货强点有限。”米菲菲也这么觉得,倒不是项链本身的问题,这就是拎着爱马仕的人对于coach的鄙视吧!

  戴着施华洛世奇在镜子前站了好久,心里不断地告诫自己,这是个工具,也是个武器,戴它就是为了以后再也不戴它。可如今还没来得及戴着它上战场,一切就都结束了。

  深圳的艺培中心打来电话,说出了些麻烦,老妖没回T市,直接买了机票从北京飞回去了。米菲菲则还想在这个曾经给了她一切的城市中徘徊一下,说到底,她不甘心。

  下午去见一个电视台的老朋友,闲聊中知道了李潇最近的工作安排,知道他在T市,正在在和郭凯森一起为一台重要的晚会,排练一个舞蹈。于是她想都没想就和朋友一起去了他们公司,却被告知李潇不在。然后她又冲动地拨了郭凯森的电话,话没说完,对方就撂了电话!

  眼前的咖啡早就冷了,如她此刻的心情,冷得透透的。

  想当初,这间酒店曾经是她最常来的地方,接待朋友,跟闺蜜闲聊,酒店的公关主任特别给了她一张钻石卡,如今那张显示身份的钻石卡现在还在她手里,只是那个时候,这种折扣很高的钻石卡她用不上,因为那时她只管消费,所有的一切都会有人帮她记在余先生的账上。

  如今有幸享受这一切的又是谁呢?她会不会也像她一样,关键时刻做了错误的选择,白白放弃了曾经的大好局面呢?

  离开李潇他们公司的时候,朋友看出了她的沮丧,安慰了她好久。归根结底说来说去,就是劝她要想开了,劝她做人不要太要强,要懂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道理,要惜福之类的。

  当年米菲菲在T市的时候,曾经多少照顾过这个来自家乡的朋友,这个照顾里多少有些施舍的味道。如今再回T市,米菲菲想来想去竟然只能找她了!

  朋友虽然知道米菲菲并不会看得起自己,但出于感恩之情,还是请她吃了饭。特意提前定了一个大众点评评分很高的火锅店,说白了就是便宜。

  小市民的朋友自然不能理解高尚的人群对于金钱的态度,在他们的眼里便宜就是最大的优点。朋友用了优惠券,然后指着一大堆的菜,自豪的说,你看,这么多都不到两百,牛肉羊肉还有活虾,还包括饮料啤酒呢!

  一顿饭把米菲菲吃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就是跟着郭凯森的时候,自己也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啊!

  唇齿间还留着余斌、闵晨们带给她的高级美味留下的余香,怎么可能在这嘈杂喧闹的环境中,为了满足所谓的口食之欲而大快朵颐呢?在米菲菲看来,所谓的无欲无求,完全是因为他不知道求来的那个欲有多么的美妙,多么的让人无法忘怀,让人欲罢不能!

  跟朋友分手之后,米菲菲回了酒店,简单的休整一下,就去了咖啡厅里,在一片幽香奢靡气氛中,重新找回自我。

  虽然气氛安静从容,但米菲菲的心却愈发的无法安宁。为了这样的生活,米菲菲跟自己说,要拼,必须要拼!

  转天郭凯森提早去了公司,路过排练厅的时候,只有佳佳在,一进更衣间,才发现李潇到了,而且练功服都换好了。

  并没有完全恢复的李潇脸色还不太好看,可精神却很好,见郭凯森进来了,就笑着说:“小财迷来了?”

  郭凯森也笑了:“是呀,李老财,这么早!呵呵呵!我还以为你得再歇歇呢,昨天琪姐说你病得挺厉害的。其实就再歇一天呗,潇哥你脸色还真挺不好的呢!明天彩排就让个替身帮着走一趟呗!你又较真!”

  李潇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还嬉皮笑脸地拍了拍郭凯森的脸。

  “你个小财迷什么时候还学会会看脸色了!别听琪姐瞎说,我都好了,没事了!好好的耽误两天的事,本来我就比你晚练了好几天,这回还歇了这么长时间,到时候不但拖了你的后腿,还糟蹋了Kimi辛辛苦苦排得舞蹈,我良心难安啊!不跟你说了,你慢慢换吧,我先去做做热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