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六十 阴魂不散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02 2017-06-06 10:58:11

  店员小姐的话音刚落,雷军就说:“森森,你再挑挑吧,换个别的吧。也不一定非得要项链。”

  店员小姐有些发愣,郭凯森却笑了。

  “换,换,坚决换。我再好好挑挑。”

  因为这个小插曲,俩人在吃饭的时候,自然就聊起了些往事,对于郭凯森的感情生活,雷军忍不住想多说几句话。

  “你也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遇见合适的该交往就得交往。你现在生活得太无趣,除了工作,就是忙活我。别人放天假,肯定是得陪着女朋友玩,你就只能跟我玩。”

  “跟你玩怎么了?我就愿意跟你玩,就是你结婚了,我也跟着,给你当电灯泡。”

  雷军叹了口气。

  “我说正事,你又胡扯!其实你们当演员的挺不好找另一半的,工作性质决定的。所以不要以为你自己还小,不急,其实挺急的。当然了,再急也不能胡来。这次一定得找个稳当靠谱的。”

  郭凯森瞪了雷军一眼,没说话。雷军怕他生气,赶紧接着找补:“遇人不淑当然也不是你的责任。而且找对象这事其实也是撞大运。就说我和晓洁,兜兜转转的折腾了多大的圈子!闹得那叫一个热闹!不过算是万幸,还算有个好结局。”

  “你俩有个好结局我是不是也起来很大的作用?”

  雷军笑了:“当然当然,你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郭凯森不好意思的笑了。

  “其实要不是我,你们俩这个圈子就兜不成了。好事多磨,就算好事多磨了!说白了吧,你们俩是良缘,不像我,一来就遇个孽缘!你说米菲菲在深圳呆得好好的,又来T市干嘛?她不怕北京的那个闵少劈了她吗?”

  米菲菲真的来T市了,她就是怕闵晨劈了她才来T市的。

  最近这段时间,常肃和李志民两个人在深圳搞得如火如荼,完全一副不给她留活路的架势,而在余斌公司的短暂接触,大家把事情摊开了,米菲菲也豁出去了,就想,好吧,既然宣战,老娘就应战!以我现在的实力,怎么可能还没打就认输!

  跟老妖商量的大半夜,老妖也是这个意思。最后俩人下定决心,从源头开始,既然你们是从北京来的,我们也去北京找关系!

  定好的思路,也就不耽搁了,米菲菲和老妖即刻启程。首站还是先到了T市。T市是天子门户,有些事情一步步从进门开始,恐怕比一步就进了人家卧室来得顺理成章。

  另外,米菲菲还是对余斌不死心。说到底是余斌没有赶尽杀绝的态度让她有了幻想。虽然没有想好怎么下手,但她就是觉得有希望。余斌行不通不是还有李潇吗?江湖上已经传开了,余斌的后宫百花散尽,只剩下李潇一个人了呢!

  此时此刻,被余老板独宠的李潇正在家里发脾气呢!不光是跟余斌,更重要的是跟自己!

  明知道手底下还有工作,却不懂克制地疯玩,玩到发高烧,玩到起不来床,医生说按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应该休息一周。

  折腾半宿的代价就是天还没亮,李潇就发起烧来,而且越烧越高,烧到了39.8度,意识都模糊了,把余斌吓坏了,赶紧叫了家庭医生过来处理。

  做了简单的处理,输了退烧针和抗生素,没到中午李潇就好多了。余斌有重要的会议要开,把一切交给医生护士,又叫来了一个生活助理在这儿盯着就走了。

  余斌的会一开就开到了晚上,中间给家里打了好几个电话,医生和助理都说让他放心,说李先生没什么事了,好好养着就行了。但余斌知道这下可真是麻烦大了,好好养着?这个时候你说让他好好养着,那不是明摆着要他的命吗?

  果然,余斌打回去电话找李潇,李潇就是不接,发信息也坚决不回。余斌知道小红帽炸毛了!

  晚上回家,余斌一推开门,就听见楼上一团乱,余斌鞋都来不及换,光着脚就往楼上跑。

  卧室的门大敞四开,医生、护士、助理还有于妈正在跟已经穿好衣服准备下床的李潇玩命,七嘴八舌地跟他讲道理,李潇抿着嘴一言不发,但苍白的脸上写着的坚定任谁都看得懂。

  余斌让几个人都出去,走到床边,坐下搂着李潇:“生我气了是不是?那怎么办呢?都成既定事实了,要不打我一顿吧,要不我趴下,捅我一顿也行!”

  一脸苦大仇深的李潇忍不住笑了,伸手使劲捶打着余斌。余斌不躲,可嘴里不闲着。

  “使劲打,再使点劲儿,火又快给拱起来了!”

  李潇吓得顿时停了手:“你这个傻逼!色狼!不对,饿狼!我不管啊,明天我必须去练舞,大后天就彩排了,我不去算什么事啊!”

  余斌爱抚地搂着他:“这算什么事啊!回头我跟导演说,彩排的时候找个人替你走台。”

  “不用!我没那个习惯!我就要去!徐医生小题大做,我全好了,我明天必须去公司。”

  余斌不急不躁,轻轻摸着李潇的脸:“你试试看,如果你能出得了这个大门,别说公司了,月球我都让你去!嘘,别生气。生气也没有用。你知道我的厉害,论文论武你都不是我的对手,宝贝!”

  李潇气急败坏地挣扎着要从余斌的怀抱里站出来,余斌自然不放手,挣扎间,李潇不小心弄疼了自己,一时间委屈,自责,焦虑一下子涌上了心头,忍不住哭了。

  余斌没动,还是紧紧的抱着他,过了一会儿才温柔的问李潇:“弄疼了是不是?怨我了,是不是?这次真的是个意外,咱俩这么久了,我始终是懂分寸的对吗?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给你道歉。原谅我好不好?为了我把身体养好了在工作行不行?”

  余斌的话没有让李潇的眼泪停下来,反而哭得更厉害了。头靠着余斌的胸膛,哽咽着说:“我没有怨你,我跟自己生气呢!其实我早就该听你的,不接这个活就对了!现在Kimi为了排舞伤得那么重,我又没有分寸,没有管好自己,平白无故地耽误练舞。本来我现在的能力就下降的厉害,练得再不刻苦,演出的时候,还不定演成什么奶奶样了!到时候不但让Kimi丢人,我也丢人!”

  余斌叹了口气,亲亲李潇脸上的眼泪。

  “你这个较真劲儿真的会把自己逼死的。咱们这样,明天踏实在家再休息一天,后天去参加排练。我这已经是做大的让步了,你要是不听,就按徐医生说的,休养一周。”

  李潇抬眼看了看余斌,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李潇又休息了一天,郭凯森没再休息,跟舞伴练了一整天。快结束的时候,琪姐来了。

  琪姐刚从剧组回来,晒得特别黑,惹得郭凯森忍不住逗她,说她该起个英文名叫Coco。琪姐笑着给了他两巴掌:“没有同情心!不知道疼人!”

  郭凯森笑着挽起琪姐的胳膊:“姐姐辛苦了,我请姐姐吃大餐好不好?”

  俩人说笑了一会儿,就提起了李潇的身体,琪姐顺道把李潇臭骂了一顿,主要是埋怨他自主主张把身边的人都放了,连一个照顾自己的人都没有。

  “这个死人看着好脾气,其实特别有主意,专门会气我!这下行了,病得起不了床了吧!”

  “您去看他了吗?”

  “看个屁!死了才好呢!”

  琪姐气哼哼地说,话音还没落,余斌就进来了。

  “真的假的,你才舍不得呢!”

  余斌一副笑嘻嘻的样子,琪姐也笑了。

  “当然是舍不得了!可他这个不听话的毛病真的很气人!以为自己还很年轻吗?干什么都还是那么不顾一切的,看看Kimi,那就是前车之鉴!余总,以后你得适时管管他,还有,公司也不能这么玩命使唤他!他不是孩子了,他没有那么好的体力!”

  琪姐一副大家姐的架势,护弟心切,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大老板那副笑容底下透着的小尴尬。余斌暗暗想,如果琪姐知道这次潇潇大病一场是自己的杰作,是不是会即刻跟自己翻脸呢?

  不过能有人这么疼爱自己的人,余斌的心里还是高兴的。跟琪姐又聊了几句关于她跟的新剧情况,就出了门。

  如今因为潇哥的原因,大老板百忙之中经常出入公司,这让全公司上下觉得很是兴奋。没错,就是兴奋!余总代表着的是什么?雄厚的资本啊!雄厚的资本总在身边晃荡,那还能不是好事?起码以后公司的戏会越上越多哦,大伙的工作也会跟着多起来,钱袋子也会随之慢慢的鼓起来了。

  因为怕再在余斌的面前出丑,郭凯森这次学乖了,见余斌过来连忙先打了招呼,就提前告辞了。

  到了更衣间,郭凯森冲了凉就急着换衣服。昨天带着雷军逛了一天,有点乐极生悲,晚上雷军就有些打蔫,还有点发了低烧。吓得郭凯森一夜都没睡好。好在问题不大,早晨起来一切就都恢复正常了。一整天,郭凯森抽空就跟家里联系,就算雷军一再表示自己没什么事,郭凯森也不放心,终于完成了工作,他就想着必须尽快回家。

  刚把衣服穿好,电话就响了。郭凯森拿起电话,显示是个陌生号码,深圳的。郭凯森想也没想,就接了:“你好,那位?”

  “你好!森森。是我,菲菲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