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五十六 重头开始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39 2017-06-02 16:18:14

  朴哥的话得到了雷军的积极响应,一个劲地跟着点头表示赞同。这个举动当然受到了来自两个弟弟的万点暴击,连梅晓洁和安美吉都忍不住翻他俩的白眼。

  “雷军你差不多得了!朴哥你也真够厚脸皮的!”

  梅晓洁的话引得大伙哄堂大笑,安美吉一边笑一边把话说得更是直白:

  “这个人真的是很过分呢!我跟你说吧晓洁,他都不是厚脸皮的事,简直就是不要脸!一天到晚总这样,弄得我好尴尬啊,都得跟着没脸了呢!”

  朴哥拍着雷军的大腿笑得最大声,雷军也笑,不过也没忘了替心直口快的梅晓洁解释解释。

  “朴哥,你可别介意啊,我媳妇就是嘴厉害,当老师的都这样,职业病!”

  朴哥当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儿:“介意嘛啊!我媳妇说得更厉害!诶,你这话有毛病啊,当老师的嘴就厉害?你不也是当老师的吗?你的嘴可是相当的疲软啊!不过你也不用惭愧,在这儿呢,有个真理我必须给森森和晓华两个王老五普及一下。听好了啊,哥说的就是至理名言,这好男人的第一要素,就是要怕婆儿!事实证明,没有妻管严的男的,就他妈的不是真爷们!”

  哄堂大笑之后,安秀吉跟梅晓洁、苏莉一起给朴哥点了赞,两个被教育的王老五虽然说了些废话,但最后还会表示这个观点是正确的,朴哥在大家的一致认可下,又多吃了半盘饺子。

  清静了这么久的小屋,终于有了生气。大家说说笑笑,不知不觉,一顿饭吃了好几个小时。

  雷军身体不行,满桌子的菜,他既不能吃也不能喝,早早的喝了一碗小米粥,就精神十足的上了桌,从始终比谁都高兴。要不是顾虑明天郭凯森还要去练舞不能太晚休息,他真恨不能让大伙在这儿玩个通宵。

  雷军开心,大家也高兴,不过每个人都很有分寸。知道雷军身体不好,不能太累,一顿饭有说有笑,酒就没多喝。用朴哥的话说,酒咱不着急喝,等雷子手术完了,一块儿去他新开业的大酒楼喝。而今天的重点是吃饺子,吃他老婆用窍门煮的冻饺子。

  九点多钟,大家帮着收拾好房间,就纷纷告辞了。梅晓洁本来想等帮着雷军洗涮利索再走的,可雷军没答应,说什么也要她跟着梅晓华一起走。

  这两天梅母犯血压高,定好了明天一早梅晓洁陪着她去看医生。再说了,再晚回去,梅晓洁一个人走,雷军就该不放心了。

  热闹了一晚上的家终于清静了。郭凯森想帮着老靳一块儿给雷军洗漱的,哪想雷军就连老靳也不愿意麻烦,非常自如地转着轮椅,刷牙洗脸能自己做得都自己干,还不断的跟他们俩说:“你们俩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教我怎么能自理。我知道我现在特别笨,自己折腾比你们代劳要更麻烦人。所以你们别嫌烦,让我一点点来,行吗?”

  看着雷军有些笨拙的动作,郭凯森偷偷红了眼眶。因为知道自己的哥哥从来都是最要强的,所以才更清楚如今的情形,带给他的是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压力。

  瘫痪至今,雷军身体上添了有好些难以启齿的毛病,无法控制的抽搐痉挛时时发生,而且多在夜里发作,厉害的时候,要折腾近一个小时。还有就是大小便失禁也没有彻底解决,到现在他要是出门还得穿上尿不湿,睡觉还得垫着尿垫。

  这些都是雷军特别觉得羞耻的事,有很长一段时间,就算他肠胃能接受,他也会刻意的少吃少喝,他要保证的是尽量不排泄或者少排泄,因为他真的没法习惯让人擦屎擦尿这件事,这是他没法跨越的心魔。

  作为医生,洪梅对病人的心理生理反应很敏感,雷军的情况她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心情她理解,因为理解就会特别心疼。所以她特意把梅晓洁和郭凯森叫到一起,叮嘱他们在日后的护理中,要特别留意雷军的饮食,千万不能让他因为这个原因导致更麻烦的生理反应,不过特别关注的同时,也一定要顾及他的面子,不要让在心理上产生更大的不适。

  洪梅说这些的时候,梅晓洁和郭凯森都忍不住哭了,又心疼又自责。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每每在看似不经意的时候,郭凯森和梅晓洁两个人都会找个话茬,小心翼翼引导着说起这个事,耐心地开导雷军,让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暂时的,为了能快些恢复,饮食上必须得跟上,人常说药补不如食补,为了能早日康复,一些小节必须放下,不该背的包袱得慢慢放下。

  几次以后,雷军便知道他们看出了自己心思,他们说得道理,他懂,要放下,这几个字也是自己常常跟自己说。这样下去,不但不利于康复,更会让亲人跟着担心,所以尽管内心万分排斥,他还是尽可能地把那些没有用的自尊放下,每次让人伺候着拉屎撒尿的时候,雷军总会默默地跟自己说,快了,再咬咬牙,这样的日子总有到头的一天。

  折腾了好一阵子,雷军终于都收拾利索了,郭凯森和靳哥帮助他换了衣服,躺在床上,雷军还真觉出累了。

  今天是他第一天回家住,郭凯森早就要求第一个晚上,让老靳去睡他的房间,他要跟他一起睡。雷军说什么都没答应,这些日子郭凯森练舞练得身心俱疲,他可不能让他睡不好觉。

  因为药物的关系,雷军夜里要起夜两次,这也是他现在特别离不开人的主要原因。老靳照顾瘫痪病人有经验,他也再三跟郭凯森说,让他踏实的睡觉,雷军这儿不用他多操心。

  话是这么说,郭凯森回了自己的房间,也是好久都睡不着,总是担心哪些地方没有想到,让雷军不舒服。于是他反复出屋若干趟,扒着雷军的卧室房门口听动静,好几次还被雷军发现了,喊他赶紧去睡,最后把雷军都弄急了,大声呵斥道:“郭凯森,你犯什么神经病啊!再折腾就他妈的天亮了!”他才算安生。

  可就算睡了,郭凯森也不踏实。这辈子,只要睡得不舒服,郭凯森就梦见自己又回到了孤儿院,而且雷军也不在身边。

  偌大的饭堂,坐满了人,热热闹闹的。吃饭的时候,所有的小朋友都有菜有饭,满满的一大碗,吃得香喷喷的,郭凯森的碗里却只有一个干馒头。他觉得特别委屈,他想可能是自己又做错事了,在接受处罚了,可到底犯了什么错?郭凯森不知道,想问问老师,又不敢上前。

  郭凯森低头看着干馒头,眼神四处逡巡,他在找雷军。哥哥呢?哥哥你到哪儿去了?我好饿,我不想吃馒头,我想吃肉。

  想着想着,郭凯森就哭了,又怕别人看见,就特别压抑着,小声的哭。越哭越伤心,都快绝望了,结果雷军就过来了,一脸的关心,使劲搂着他问:“怎么了,怎么了?为什么哭?谁欺负你?告诉我,我去打他!”

  看见雷军,郭凯森更委屈了,只是哭,什么也不说。雷军着急了,就伸手推他。一下子,郭凯森就醒了。

  睁开眼,雷军真的就在身边,坐在轮椅上有些焦虑地看着他。

  “哭什么啊?做噩梦了是吗?是不是哪不舒服啊?腿疼还是腰疼啊?要不要去看看?”

  郭凯森懵懵懂懂的,想了想说:“好像也不算噩梦。就是又犯馋病了,梦见别人都有好吃的,就我没有。关键是你都不在,就没有给我拔闯了呢!”

  雷军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表情中都是心疼和宠溺。

  “怎么吃都喂不饱你肚子里的那个大馋虫!这也值得哭!就是饿了呗!昨天晚上光顾着瞎起哄了,没吃饱。快起吧。靳大哥买了馄饨回来,趁热喝。”

  郭凯森还赖着不起:“馄饨是不是买的二姑包子那家的啊?牛肉烧饼买了吗?我还要吃个煎蛋。”

  雷军一把把他的被子掀开了:“赶紧给我滚起来,再晚你什么都来不及吃就得走了!都给你伺候到了!馄饨是二姑包子家买的,牛肉烧饼是老常他们家的,荷包蛋我给你煎的,单面溏心的,还有哪不满意啊,少爷!”

  郭凯森把被雷军拉开的被子又一次盖在身上,而且还盖住了头。憋了半天,还是大笑起来。

  “老子又开始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了,老子的好日子终于来了!”

  带着无比愉悦的心情,打着饱嗝,郭凯森一脸的阳光走进排练厅。Kimi已经到了,正在跟两个女舞者合舞,见郭凯森进来,就招呼助手陪他做准备活动。

  活动了快半个小时,也不见李潇来。大伙都觉得很反常。跟李潇工作过的人都知道,守时是他标志,如果没能守时,必是有大事发生。

   Kimi先沉不住气了,拿出电话还没有拨出去,李潇就匆忙推门进来了。

  “对不起,太对不起了!迟到了!”

   Kimi马上说:“迟到没有关系,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不舒服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