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五十五 没有仪式感的仪式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51 2017-06-01 11:12:27

  常肃反应超快,立刻说:“您安排得非常好!百忙中还顾忌我们这些琐碎的小事!感谢余总,万分的感谢!您赶紧去忙,我们这就去会议室——”

  说话间,常肃把脸转向了一直干坐着的米菲菲,微笑着说:“你看,都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米总,我们都不要麻烦余总了,咱们去会议室吧。”

  米菲菲从余斌公司的大厦出来的时候,内心一片苍凉。

  在会议室里,三个人一共呆了3分钟,就各忙各的了。

  常肃一脸的轻松,好像在说一件跟他无关的事:“江湖上常爱说这么句话,出来混是要还的。闵少说了他这个人小心眼儿,睚眦必报,我和志民都是打工的,当然就听他的,他说什么是什么。这次我们的工作,第一步就是让你看着我们挣钱,你没钱挣,第二步就是让你赔钱,让你无依无靠,让你自觉自愿地离开深圳。”

  说到这,常肃跟李志民做了鬼脸,笑了起来。

  “只有闵少才能说出这么幼稚的话,真是童心未泯啊!”

  李志民也是一脸的贱笑:“呵呵呵,真是的。咱们家闵少还是个顽童呢!”

  米菲菲使劲控制着,她很想赏他们一通耳光!但她克制了,她也在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统统报销,她心里一遍一遍的说,等着,等着,老娘不是好惹的,等我找出法儿来,一脚把你们两个死湾湾踹进大海!

  这边米菲菲怀抱着满腔愤懑,发誓赌咒的生存着,这边的郭凯森和李潇在Kimi的调教下,也过得水深火热。

  在李潇的强烈要求下,Kimi调整了舞蹈的编排,档次瞬间提升了数倍,难度系数自然也跟着升了级,连两个专业的女舞者都说不简单,何况郭凯森和李潇呢?

  郭凯森好不容易度过了需要爬行的日子,没想到为了练新的动作,他的体能又一次面临新的考验。不过他可不敢喊苦喊累,眼看着李潇比他多流了几倍的汗水,身上一块块的青紫,作为后辈,自己除了更严格地要求自己,别的什么都不能说了。

  好在Kimi还是很体贴的,遇到特别过不去的坎儿,他就会不怕麻烦的调整方案,特意找了专业的按摩师傅过来,每天收工的时候帮他们推拿,缓解疲劳。

  雷军这边的日程也有了变化,因为德国专家临时有个重要的学术活动,来中国的时间往后推了两周。本来已经办好住院的雷军,赶忙退了手续。

  之前的算计一下子乱了,养老院这边已经办好了退院手续,这意味着再次住院的话,至少要有两周的时间雷军得住在家里了。虽然养老院这边多住上一个月半个月的没大问题,可雷军不愿意在继续给院长添麻烦了,现在的城市里的养老院是紧俏资源,尤其像这样硬件好,服务又好的,想进去都要提前半年预定,雷军一提出退院,院方马上就安排了新人进来。更是难进得很。况且养老院都是享受国家补贴的,雷军因为李潇的关系住在这里,而且一个人占了一个房间,多少有些占便宜的味道。如今自己的身体也好了很多,小小不言的事也能干了,既然有了这么个茬口,雷军决定带上刚找的保姆回家住了。

  离开的那天,雷军不但给养老院的工作人员买了礼物,每个爷爷奶奶也都收到了他精心准备的礼品。大伙簇拥着他一直送他到大门口,把最好的祝福都送给了他。

  新找的保姆是个挺能干的大叔,50出头,姓靳,以前在医院干过护工。不但挺细心的,还特别有劲儿,背着雷军上六楼一点都不吃力。把这些日子因为练舞而弄得四肢无力的郭凯森高兴坏了。

  郭凯森犹豫让雷军回家,最大的心病就是楼层这么高,雷军以后的出入就是个大问题,要是天天只能闷在屋里这么个狭小空间中,那他的生活质量也太低了呢!如今有了靳哥就都解决了,高兴之余,郭凯森立刻就给靳哥加了500块钱的月薪。

  终于回家了!推开房门,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雷军的心一阵荡漾。一晃离开这个地方都一年多了。这一年多,是雷军人生中不忍回望的第二段日子。跟上次不同的是,那时的他无能,无力更无望,而如今,他有家人的呵护,有亲人的关心,有朋友的陪伴,所有的痛里都带着甜。

  梅晓洁没有去接雷军,她留在家里收拾准备。听见门响,她赶忙从厨房出来,表情竟是有些无奈。

  “这么快就回来了?晓华说要举办个欢迎仪式呢!怎么办?他去买花还没回来呢!”

  雷军笑了:“咳,折腾这些干嘛?”

  “我们都觉得他神经,可他非得弄,都准备好几天了,这下好了,泡汤了,死东西非得翻呲不可!”

  梅晓洁的话音刚落,梅晓华带着苏莉,后面还跟着朴哥和他媳妇安美吉冲进屋来,看见雷军,立刻就翻脸了,不管不顾的,冲着屋里所有的人,急眉臭脸的一通嚷嚷:

  “森哥,你有没有脑子,我跟你说了八百遍了,要记住时间,记住时间!你怎么就记不住呢?看看,看看,比计划早了五分钟——都赖你,朴哥,我说这个点快速路堵,你非说不堵,结果堵了10分钟!你下的什么破导航啊,赶紧卸了吧——还有你,梅晓洁!你就不能控制一下节奏吗?就不能让他们等会儿再上楼吗!你是不是诚心跟我对着干啊!”

  梅晓华太气愤了,想要给自己的偶像搞这个欢迎仪式,本来就没有得到这帮人的认同,被他们讽刺,说他幼稚无聊,他花了大力气,个个击破才让这个idea得以实施,可最终却因为各单位的不配合而导致了失败,这让活动的总策划如何不气愤以极呢!

  梅晓华跺着脚地叫嚣,被点名的几大位不但不惭愧,还理直气壮地数落他没事找事,看着小舅子气得变颜变色,雷军连忙出面解围:

  “谁都不怨,怨我,全都怨我啊!是我着急回家,没控制好时间啊!别气别气,祖宗,别气了啊!其实我就比你早进来一步,除了跟你姐说了句话,什么都没干了,你打算来个什么仪式?来,现在弄吧。不然这样——靳哥,我们俩先出去在门口等会儿,让晓华布置布置再进来!”

  雷军边说边拉靳哥,真的打算先出门待会儿。没等大伙出声,梅晓华噘着嘴拦住他:

  “没有神秘感了,不来了。这帮人,没文化,一点都不懂得仪式感的重要性,《小王子》你们看过没有?仪式感,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这话说得多鸡汤啊!雷哥,你现在回来了,就是浴火重生,凤凰涅槃了,大白话的意思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哥,世上所有的苦你都受完了,以后就光享福了。行啊,我想开了,仪式不搞就不搞了,等你跟梅晓洁大婚的时候,我再把我的才华奉献出来,给你俩搞个世纪大趴!”

  说完一番话,小帅哥俯下身,给了雷军一个大大的拥抱。所有的人都被感动得热泪盈眶,郭凯森没出息地一边擦眼泪一边说:“你这个小傻逼,咋这么会煽情,搞得老子又现眼了。哥,晓华说得对,世上所有的苦你都受完了,以后咱光享福,哥,欢迎你回家!”

  郭凯森也俯身拥抱了雷军,雷军含着泪,笑着接受了每个人的拥抱,感受着他们对自己真挚的情感。

  梅晓洁没像郭凯森一样流眼泪,却在拥抱雷军的时候,一点不羞涩地给了他一个吻,正当大伙起哄要求再来一个的时候,梅晓洁的下一个吻给了梅晓华:“姐算是没白有你这么个弟,谢谢你,晓华。”

  刚刚还咧着嘴跟着嚷嚷起哄的梅晓华,愣了一下,就哭了。傻乎乎的直说讨厌。一场没有仪式感的仪式,就这么把浓浓的爱意,满满的情义,传达给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温暖着彼此的心。

  整理了一下心情,外卖就到了。饭菜是头一天雷军亲自订的,细心地把在座的每一位都口味都考虑到了,大伙吃得都很开心。主食是梅母包的饺子,安秀吉抢着煮,她说她新学了一种用凉水煮冻饺子的小窍门,想实践一下,结果大获成功。

  饺子一上桌,朴哥这个老婆奴自己吃了快一盘子,夸老婆夸的,简直就跟着饺子也是他们家老婆包的一样,弄得安秀吉都不好意思了,一个劲儿地跟大伙说:“别理他,他喝多了!”

  雷军和梅晓洁懂事,觉得好笑,但是懂得给朴哥面子,雷军自然是跟着朴哥夸嫂子贤惠,梅晓洁就特别真心实意地向安美吉讨要煮冻饺子的秘方。

  郭凯森和梅晓华可没那么好心眼,冲着朴哥你一言我一语的挖苦讽刺。好在朴哥脸皮很厚,对这种恶言恶语抵抗力超强,不但不在乎,而且还要适时的,很得意的反击。

  “你们俩个小混蛋懂个屁啊,你们根本就吃不着葡萄嫌葡萄酸,有老婆的人,尤其是像我,还有雷子这样的,有贤妻的人,除了幸福就是幸福,根本就不会跟你们这样的王老五一般见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