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五十四 救命稻草?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879 2017-05-27 11:48:56

  助手急得脸都红了,一边应付着老板的怒气,一边打电话联系司机。

  米菲菲才不管余斌是个什么态度呢,一脸的媚笑,继续跟余斌搭话:“这个酒店的停车场有名的混乱,您的司机如果是第一次来这儿肯定得迷糊。您要是有急事的话,就让助理问问他目前的具体方位,我让我的司机去带他一下吧。”

  “谢谢,不必了。”

  余斌终于开了金口,虽然只有五个字却还是让米菲菲很有成就感。

  “您干嘛这么客气,我要是能给您干点小事,也算是赎罪了呢!余总,我知道您很讨厌我,恨我。我该让您讨厌,也该让您恨。您当初对我恩重如山,我却不知感恩,不识抬举,做了那么离谱,那么错的事,如今我也不敢求您原谅,我就是想当面跟您说声对不起。余总,对不起!”

  说话间,米菲菲居然二话不说地跪在了地上。这一跪,让余斌破功了。一张扑克脸被厌恶,甚至是愤怒替代了。

  “你要干什么?”

  米菲菲痛哭流涕。

  “余总,您是我生命中唯一的贵人,是您给了我荣誉地位还有金钱,您让我在演艺圈有了位置,是我不知好歹,不懂珍惜,辜负了您,还,还伤害了您!我,我真的有罪!”

  让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人,梨花带泪地跪在自己面前请罪的事,余斌并不陌生,也根本就动摇不了他那可比石头还硬的心。但这里毕竟是公共场所,这样的情形,实在是让人觉得尴尬又难看。

  余斌狠狠地瞪了身边的人一眼,一直傻着的助理这才从震惊中醒过味来,慌忙上前去扶米菲菲。

  “米女士,请不要这样,请您起来。”

  米菲菲就跟没听见一样,继续痛哭。

  这名助理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博士生,这两天他跟着老板,是因为余斌想要了解一种新的智能设备,他恰巧是这个专业毕业的,所以从香港到深圳,余斌一直让他陪着,空闲的时候,他要负责跟老板讲清楚这件事。象今天的这种场面,他是完全hold不住的。

  眼看助理瞬间汗流浃背了,余斌轻轻俯下身,声音不大,却清清楚楚地说:“请你自重。不要让我继续讨厌你。我明天上午还会在深圳,有事情的话十点半去我的办公室找我。”

  米菲菲腾地站起来。

  “抱歉了!余总我失态了!对不起!我不再打扰您了,您忙吧!明天我去办公室找您!余总,您忙吧!您忙吧!”

  米菲菲有些夸张的慌张,甚至语无伦次,在余斌的眼里无非是令人厌烦的惺惺作态。

  座驾终于到了。余斌看也没看米菲菲就上车走了。看着远去的车子,米菲菲轻轻吐了口气,转身往回走。走了几步,才发现刚才跪的时候太投入了,膝盖都磕破皮了。

  一阵痛直击心口,米菲菲忍不住真的哭了。她想如果能过了这一关,她就不折腾了。几千万了,好歹算是个富婆了,怎么还得低三下四给人跪呢?不要这么要强,没必要了,过得比大多数人强就得了!这世上只有一个邓文迪啊!而且邓文迪就过得好吗?给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棺材瓤子生孩子,难道不是件顶顶恶心的事吗?

  一瘸一拐地走着,米菲菲默默地给自己打劲儿,为了能体面的退下来,不管付出什么,都要把余斌拿下。

  此时坐在车里的余斌一脸的冰霜,让坐在一边的秘书和助理心生恐惧。尤其是助理,没有及时处理好突发状况,更是觉得不知所措。

  余斌才没空管他们的什么心情,此时此刻,他就是觉得烦,烦自己没事干,干嘛要招惹那么多无聊的人和事呢?

  回到酒店房间,洗了澡,看了会儿资料,看看表还不到12点,知道李潇那个夜猫子不会睡觉,就打电话过去跟他聊天。

  李潇还没从Kimi的事里走出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甚是没有精神。

  “累得够呛吧?你这个自找苦吃的毛病算是改不了了。行不行啊?不行别勉强。”

  余斌的语气里带着真情,让李潇心头暖暖的。

  “我答应了,就一定能行。不行也得行,再说了,这次活动是政府行为,我真的不演了,对自己不好,对公司更不好。”

  “好不好的有个屁关系!公司是我的,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到底行不行?别回头再给我弄一身的伤!”

  余斌很少这么霸气的跟李潇说话,一时间李潇愣了,半天才说:“我其实还是挺好命的,从小到大总有人疼。谢谢你,哥。”

  轮到余斌发愣了,回了句:说什么了呢?就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放下电话,余斌脑子总是李潇那张脸,想着他叫哥的表情,余斌突然特别后悔,后悔自己这么多年的荒唐。守着一份始终如一的感情,踏踏实实的生活其实挺美的。

  那个晚上,余斌睡得不好。他觉得自己可能是老了,开始婆妈了。竟然还想起了停车场米菲菲来的那一出,那么荒唐的一幕,让他很是恶心。可这么恶心的事,这么恶心的人怎么会跑到自己身边?原来自己一直也很恶心,很low,说轻些,也是很无聊。

  第二天上午余斌安排了好几个事,从早餐开始就没闲着,10点半回到办公室,秘书告诉她,米菲菲已经过来快一个小时了。

  余斌点头让秘书带她过来。很快米菲菲就来了。

  余斌打眼一看,就知道她是有备而来。无论是妆容,还是打扮,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精致中故意透出丝丝憔悴,衣着考究却不张扬,甚至还有些小小的瑕疵,这一切都是在显示一个曾经骄傲的,高高在上的美女恰到好处的无助。

  余斌心里生出一丝鄙夷:所有的聪明都用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了!但有别于昨日的冷淡,余斌做手势让她坐,还吩咐秘书给她倒了茶。

  “有什么事要谈吗,米总?”

  这是一个出人意料的称呼,米菲菲吓了一跳。

  “您……您,您叫我菲菲就可以了,斌哥。”

  余斌面无表情。

  “你不是有事情找我谈吗?这个地方只谈公事。还有,你我床上的事早就结束了,报酬我付过了,不要再提了。当然,如果我有需要,我会再找你——我没有理解错吧?到底是不是要谈公事?”

  饶是米菲菲脸皮再厚,也还是红了脸。

  “斌……余总,我是有事找您。其实我……我……”

  米菲菲突然紧张了,一切没有按照她设计好的套路演,难度一下子增加了。

  余斌没等她继续说下去,摆了一下手,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打给秘书:“你看一下赵总那边完事了没有,完了就让客人过来一下吧。”

  放下电话,余斌对米菲菲说:“常肃上午过来跟我们的执行总裁谈些事情。我让你过来,就是想让你们当面把事情说清楚了。米总,其实生意场很残酷,就事论事,男女平等。还有,这件事于我无关,从那个角度讲,我都不会多说一句话。你明白吗?”

  米菲菲脑袋有些转不过弯了。坐在那里一副张口结舌的样子。这次是真的,但余斌依然认为她在演。

  秘书推门进来了,后面跟着常肃,还有李志民。虽然一进门就已经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米菲菲,却都装作完全没看见,表情夸张地直扑余斌,热情地伸出双手,争先恐后地说着幸会,跟余斌握手。

  余斌在娱乐圈浸染这么多年,一向是觉得,越是这些不怎么入流的演员,现实生活中越是爱演。所以,当李志民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跟他说话的时候,余斌的嘴角稍稍扬了扬,表情镇静得有些怪异。

  李志民才不顾忌这些,偌大的办公室里,充满了他无比娘炮的台湾腔:“余总,冒昧,实在是冒昧了。因为今天呢,是要跟赵总汇报一些具体演出细节,而这部分呢,又是由我负责的,所以常总呢,就带我过来了。我们刚刚谈完,谈得很愉快的。听说常总要来见您,真的好兴奋啊!我在大陆工作很久,就是现在,每年在大陆呆的时间,要比在台湾多很多呢!您的大名真的如雷贯耳,只是很遗憾,一直没有机会能见到您,如今有幸能和您的公司合作,本就觉得与有荣焉,刚又听说能见到您,也就不顾失礼了,特别要求常总带我过来了。见到您真的很高兴,余总。”

  李志民又一次伸出双手,余斌却装作没看见,但还是礼貌的对他微微一笑,然后跟常肃说:

  “我是有些事情找你的。是这样,米总她有些事情想当面跟你们说说。很抱歉了,常总,我和米总是旧相识,虽然没有什么关系,但这种做个联系的人的事我还是答应了。仔细想一想,这件事情上我是逾越了,不过这个面子你还是会给的是吧。还有,在你们谈之前,我声明一下,第一我不了解米总要跟你们谈什么,因此这件事情我没有立场;第二,我虽然对自己这种多管闲事的举动很讨厌,但做了,就不解释了。因为赵总早餐的时候跟我说,下午还要带二位去看看场地,中午约了几位工程师一起吃个饭,我想着最好是化繁为简,也就没征求你的意见,擅自安排了。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做,你们去我们的会议室谈,可以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