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五十三 反攻倒算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58 2017-05-26 16:07:14

  看戏的不嫌事大,余斌当然想得开,只要给自己的租金合理,那就打呗。基于这种心理,余斌做了件自认为非常无聊的事,那就是专门见了常肃。

  一番简单的谈话之后,余斌心里更有底了,米菲菲这个贱货也活该被教训,闵晨这个货儿是下定决心要报仇了,用常肃这么个坏人来整治米菲菲,赢面几乎就是百分之百了。余斌知道,米菲菲这次的跟头小不了,能不能再爬起来都很难说!。

  余斌平日难得过来深圳一趟,自然也要多耽搁几天,亲自处理些事情。属下了解他们的大boss,对应酬的事情非常反感,可有个事他们还非得让余斌给个面子。

  公司做项目的时候,地方各部门都给予了很大的便利,文化宣传部门,更是提供了最大限度的方便,为此,公司上下很是感激,余斌也曾指示属下要懂感恩,平日要里跟相关部门维持好关系,大力支持政府的工作。这次余斌到深圳,宣传口的主管赖局长不知怎么就得了信儿,说什么也要安排个饭局,跟久闻大名的余老板见个面。

  办公司的人无比为难,但考虑到公司确实受过姓赖的不少帮助,以后也会断不了跟他打交道,也就没有搏了他的面子,答应跟老板商量一下,看看他的日程安排再给对方回信儿。

  下属跟余斌说这事的时候一脸的为难,余斌这阵子心情好,稍稍犹豫了一下,就让秘书给他调了日程,安排跟这个赖局长吃个晚餐。

  让余斌万万没有想到的,本来一个非常正式的见面,姓赖的居然跟谁都没打招呼,擅自带了米菲菲前来赴宴。更让他意外的是,大家刚落座,寒暄的话还没说呢,赖局长竟然端起酒杯,给余斌敬酒,敬酒的目的呢,是为米菲菲做说客,调解他们之间所谓的矛盾。

  这么不知所谓的傻逼真的是多年没见了,姓赖的真的不知他余斌的分量啊!同桌的人都有些傻眼了,一时间屋子里鸦雀无声,尴尬得要命。

  余斌当然没喝那杯酒,但没人觉得不妥,大伙都认为,他没有当时就撂脸已经是给了姓赖的最大的面子了。余斌很有涵养的又应酬了十几分钟,硬找了个借口退席了。

  出了门余斌的表情就不好看了。老板黑着脸,底下人当然甚是紧张。可越是紧张越出错,就在余斌等车开过来的空儿,下面的人又是一个没注意,让米菲菲来到了他的身边。

  米菲菲是有备而来的,她就是为了余斌而来的。这个赖局长是她的蓝颜知己,她托付的事,他必办。

  刚到深圳不久,米菲菲就和赖明成勾搭上了。当时赖明成是个处长,管着各种批文,米菲菲初来乍到的时候,很多事做着挺吃力的。她看中了赖明成,她要把他培养成自己重要的备胎。

  以米菲菲的资质,想要把姓赖的这样的人弄到手,真的不用费吹灰之力。米菲菲看人很准,运气也很好。赖明成还真是个绩优股,在跟她交往的这段时间,官运也很好,直着往上升,米菲菲在这里的生意自然得到了他很大的照应。

  赖明成优点很多,能干,聪明,也有思路,唯一的缺点就是好色,从来都管不着自己的下半身。如今在他的红粉佳人团队中,凭空降落一个明星,自然很是珍惜,所以但凡是她要求的事,能做的,他会尽全力。这次约余斌见面,从头到尾都是米菲菲的意思,赖明成不过就是个炮灰。

  知道余斌要来深圳的消息后,为了能和他见上一面,米菲菲真的是处心积虑了,就算没有赖明成,她也一定要见他。闵晨已经开始在深圳的地界频繁活动了,米菲菲很怕,她必须要找个粗腿抱着,不然她真的可能在劫难逃。而余斌就算米菲菲眼里腿最粗的那个。

  余斌投资的文化娱乐项目一落地,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好多文化演艺公司都想分一杯羹,米菲菲心里也痒痒,不过她还没傻到要去找那个没趣,所以从开始就认命的在一旁静静看着别人折腾,没事的时候跟老妖说说便宜话,唱衰那些积极投入的人。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这个项目中竞争最激烈的那一块儿,竟然是常肃拿的,心中不禁凛然。

  也许是亏心事做多了吧,米菲菲一下子就警觉了,不过还没等她下力气查常肃的背景,狗东西就在一个大的公开场合,特别明确的说了:我是台湾人,我的老板在北京,叫闵晨,听到这个名字时候,我估计某些心里有鬼的人会睡不着觉了。等着吧,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统统报销!

  这话很快就传到了米菲菲的耳朵里,米菲菲也就真的开始睡不着觉了。没几天,米菲菲就开始体会到了常肃的手段了,他确实不好惹。

  这一段,常肃没断了折腾,而且针对性极强。他的得力干将李志民也用了从没有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没有多久,一个跟米菲菲经营范围完全一样的艺术培训机构拔地而起。

  平心而论,跟常肃和李志民相比,无论年资,能力,人脉,米菲菲和老妖完全处于下风,他们的艺培中心已成立,立马就组织两次大型公益演出,水平之高,影响之大,让米菲菲他们望尘莫及,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就成了这个行业的领头羊,米菲菲手下的教师,学生都开始跳槽了。

  米菲菲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抢走自己的资源了,业务实力不行,就只能跟他们拼财力。广告宣传,公益活动,涨工资,降学费,米菲菲样样亲力亲为的去做,可收效甚微。一个季度以后,老妖苦着脸说,咱们的收入下降了近一半,刨去费用几乎分文未挣。

  米菲菲不能认输,她实在也是无路可退。于是只能咬咬牙,鼓励老妖要看长远。不把他们逼走,这个地方咱们没法呆。这本就是你死我活的事儿,谁能看不明白呢?

  又两个月过去了,米菲菲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中心终于开始赔钱了,关键也没有止损的办法。米菲菲毕竟不是生意人,眼瞅着钱哗哗的往外流,这个牙真咬不住了。

  与此同时,各种不利于她的传闻横空出世。关于她是如何到这里搵食的事,在基本属实的情况下,也进行了恰到好处的夸张处理,无论学员还是教师,都被明确告知,跟着一个得罪了圈内大鳄,目前还被娱乐圈主流追杀的货混日子,被牵连,永无出头之日,绝不是吓唬人。

  这些本就不是虚构的故事,把所有的人都被吓住了,大家急速与其撇清关系。一时间曾经那么火红的中心,除了相关的青少年素质教育班还在做,其它的都被迫关停了。

  老妖急得眼睛都红了。

  “这帮傻逼是想赶尽杀绝啊,怎么办啊?实在不行咱们跟他们拼了吧!”

  米菲菲咬着嘴唇不没说话,看着老妖,面上还保持着镇静,心里说,真够傻逼的!拼?拼个屁啊!眼瞅着挣的钱就这么给拼进去了,还往里搭,不就是傻子么!那几个王八蛋跟老娘结仇,说到底也不就是为了钱吗?

  见米菲菲不说话,老妖急得直跳脚:

  “常肃和李志民两个死湾湾,不知给我们造了多少谣!尤其李志民,还把当初你跟他的事拿出来说,都放在微博上了,要不是现在你也不红了,这他妈的都得上热搜。”

  米菲菲心里一阵刺痛,是呀,自己现在别说红了,连一点影响力都么有了,这事折腾这么大动静,除了不断地赔着真金白银,其它的动静一点没有啊!

  狠狠地瞪了老妖一眼,米菲菲愤愤地说:“你别在这儿说这些废话了。说这些话有什么用呢。其实你也不用这急,说到底,他们也没多大实力。折腾一段咱不理他们,事儿也就过去了,到时候,咱们都能挣回来的。”

  米菲菲打肿脸充胖子的话可哄弄不了老妖。老妖没好气地瞪了米菲菲一眼:“你说得才是废话呢!你不知道他们现在干得多好啊?不想办法的话,最后人家连泔水都不会给咱们留的!要不这样吧,我听来的,不过准确性挺高,现在余斌正在香港呢,回北京之前,会来深圳看看他的项目。好歹你也算当过他的枕边人,不是说一夜夫妻百夜恩吗?你找个机会去求求他吧。只有你能求得他能有个态度,后面的事咱就好办了!”

  这句话可算是说到点子上了。米菲菲的心突然间有了光亮。余斌,这个救命稻草必须要捞到手。

  跟了余斌这么多年,他的脾气性格米菲菲是了解的,眼看着他不动声色的离席了,米菲菲知道大老板这是怒了,正确的做法就是应该躲开,但她没有办法,为了钱,亦或是为了生存,她得拼。

  看着站在身边,一副可怜兮兮样子的米菲菲,余斌没有一点表情。既然人家在跟自己打招呼,出于基本礼貌,他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米菲菲又往前凑了几步,尽量轻松地说:“能看见您真好。余总,你还这么帅。”

  余斌心里一阵冷笑,却还是保持扑克脸,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转头用严厉的口气询问助手:“怎么回事?车开到哪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