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四十七 余总驾到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80 2017-05-19 17:25:49

    转天郭凯森来的时候,雷军和梅晓洁已经差不多都收拾利索了,还给他准备了早点。

  知道早点是护工推着雷军出去买的,郭凯森就开始挑剔,一边吃一边没完没了的抱怨,一会儿嫌煎饼果子的酱不香,辣子放少了,一会儿嫌里面的果篦儿炸得不脆,把雷军气得哭笑不得。

  “前天我给你买的时候,你说不愿意吃太咸,又说辣子太辣,今天我就特意让人家给少放了酱,辣子也不敢搁多了。再说我都买回来两个多小时了,果篦儿肯定就不脆了啊。行啊,你就会折理我!实在不爱吃就别吃了,看看冰箱里有你爱吃的东西吗?要不就泡个方便面吧!”

  梅晓洁出来进去的收拾东西,看郭凯森一边废话一边大口吃,就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事儿真多!白吃馒头还嫌面儿黑!除了你哥,谁这么惯你!挑东挑西的,欠饿!”

  郭凯森一口没停的吃,嘴也不能闲着:“管不管你媳妇?嫌弃我!欺负我!”雷军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别说她了,我也嫌弃你!好歹是个明星了,怎就这么邋遢!T恤连着穿三天,不知道换吗?”

  郭凯森一脸的满不在乎。

  “没换的了!你先别管穿几天了,哥,你实事求是说,显脏吗?有味了吗?臭吗?要是臭了,我穿一件你的吧!”

  没等雷军雷军说话,梅晓洁已经气哼哼地走了过来,不客气地给了他一巴掌。

  “你怎么跟梅晓华一样可恶!又懒又不讲卫生!洗衣机都满了是吧!雷军,你不许给他衣服换,就让他臭着!一会儿遇见粉丝什么的,让他也好好丢丢人!不然他不长记性!”

  雷军又气又心疼,郭凯森早就摸准了他的脾气,立刻装出一副可怜相。

  “那怎么办?我前天才回来!在剧组的时候,天天累得觉都睡不够,那有空洗衣服?苏莉给我洗过几回,我怎么好意思总让人家洗呢?所以这次回来,我所有的衣服都是脏的。下午我还得去公司开会,原来是想穿你那件Nike的,梅老师不让就算了。”

  雷军坐在那直喘气,然后自己转着轮椅就往衣柜前走。

  梅晓洁先瞪了雷军一眼,然后看看还在装模作样的郭凯森,忍不住就乐了。

  “没办法,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这么惯着他,他什么时候改?郭凯森,你最会治雷军了!装!接着装!”

  雷军已经把T恤找出来了,郭凯森的煎饼果子已经吃完了,冲着梅晓洁挤眉弄眼地出怪样。

  “就装,就装!你不知道我是戏子吗?这点小演技还没有?我就是想要这件Nike,哥你当初买就没买合适,大了,给我就得了。”

  郭凯森一把抓过雷军手里的衣服,边往洗手间走边说:“我冲个凉,5分钟。然后咱就走啊!”

  雷军楞楞的看着郭凯森的背影,一脸无奈的跟梅晓洁说:“怎么办?什么时候长大?也不长进,真是愁人!”

  梅晓洁佯装嗔怒,给了雷军一巴掌。

  “你就跟个老太太一样。你是郭凯森的哥哥,还是娘?”

  雷军笑了。

  “我要是他娘,第一件事就是把他的屁股打开花!这小王八蛋的,从小就会欺负我!你说得没错,我也是活该,就愿意让他欺负!”

  郭凯森冲了凉,换上了T恤,顿时神清气爽,把雷军和梅晓洁送到了梅家,本来说好是吃完午饭再去公司的,可半道上苏莉就给他打电话,大老板召集全公司开会,11点半,不能迟到。

  撂下电话,雷军坐在一边直嘬嘴:

  “你们老板真有性格,11点半,这是个什么点儿啊?午餐会吗?”说得梅晓洁和郭凯森都笑了。

  甭管这点儿合适不合适,反正老板让去,当伙计的就必须到。11刚过就到了,没一会儿苏莉也来了。

  公司里很清静,这样的公司,除了坐班的文员,其他人都是夜猫子,公司组织个什么事,11点绝对算早的。

  偌大的会议室,就郭凯森和苏莉俩人。闲极无聊,苏莉一边给郭凯森下共享单车的软件,一边给他演示一款新手游的玩法。

  郭凯森对游戏的热情不高,对共享单车的兴趣很大,不断的问苏莉,怎么使用最合适,红包车好不好找等作为资深财迷才会感兴趣的问题。问得苏莉都烦了。

  “郭老师,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好歹也算个明星了,怎么对省个块八毛的事比我还感兴趣?”

   郭凯森完全就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

  “明星怎么了?明星也是人,明星里也有穷人和富人。别说现在老子就是那个穷的了,就算有朝一日老子抖起来了,supperstar了,该省还得省!省是中华传统美德,你还是大学生呢,三观不正!中华传统美德都不懂!”

  苏莉的白眼都翻天上去了,一大串的反击马上就要从口中喷涌而出,却被身后的一阵轻轻的笑声给吓了回去。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回头看去,顿时惊得站了起来。

  “余总!”

  余斌看着两个刚刚还有说有笑的年轻人,就这么面红耳赤地站着,不知怎么也有些尴尬。

  “那个……时候还早,没想到会议室有人,路过就进来了,你们……打扰了!”

  余斌这么客气地跟伙计说话,把郭凯森和苏莉紧张得话都说不出了,好半天,郭凯森先回过神,忙不迭地说:

  “不不不!您……您说哪去了!我……我们就是来早了,来早了,您……您请坐……不不不,您忙,不是……”

  眼看着郭凯森一句像样的话都说不出来,苏莉直瞪他,还拽了拽她的衣角。郭凯森完全懵了,竟然转身往门口走。

  “噢,您忙吧,我们先走了!”

  苏莉气得也乱了分寸,一把拉住他,大声说:

  “神经病,咱们在这儿开会,你去哪儿啊!”

  如此滑稽且混乱的局面,让余斌不禁开怀大笑起来。

  余斌笑得没有丝毫的矜持,感染得苏莉也放下包袱跟着傻乐。这下更苦了郭凯森,只能不知所措似笑非笑地傻站在那里。

  余斌彻底的放下架子,一反常态,打趣起郭凯森来。

  “我难道是豺狼虎豹吗?郭凯森你为什么每次见到我都要吓成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弄得我都疑惑了,难道是我曾经无意间伤害过你?肯定没有啊!想来想去,那一定是上辈子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缺德事了!”

  余斌的玩笑说得很有几分幽默,让郭凯森轻松了下来。看着大老板亲切的样子,郭凯森自嘲的拍了拍脑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见了您就紧张?您其实总是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所以我估摸真有您说得那个可能,我这副做贼心虚的样子,看来是上辈子作孽了。”

  余斌笑得更开心了。这一刻,他那张平庸而又有几分严厉的面庞,变得生动了起来。

  “噢,你还是认可我的说法,看来只能这么解释了。戏拍完了?还顺利吗?”

  郭凯森频频点头。

  “顺利,特别顺利。余总您就放心吧,我们都演得特别好!”

  郭凯森很自然的做着自我表扬,这次不光余斌,就连刚进门的琪姐也跟着笑了起来。

  “森森你是越来越能耐了啊!这脸皮赶上城墙拐角了。”

  郭凯森和苏莉显然都觉得这个说法很正确,于是就毫无羞耻心地跟着笑。

  “实事求是,真的都演得特别好,我敢保证,就咱们这部戏,收视率一定全线飘红,点击率更得爆了。琪姐,您不是明天才回来吗?潇哥呢?潇哥也回来吗?”

  琪姐上前亲亲热热的搂住郭凯森和苏莉,笑着跟余斌打招呼。

  “余总,您回来了。瞧瞧,瞧瞧现在的小孩都多不要脸啊,根本不懂得要谦虚。哪像潇潇他们那会儿那么单纯——我昨天晚上就回来了,潇潇没回来!你们潇哥从来都是受累的脑袋,刚完了手底下的活,就又让人两句好话架乎着,去给人帮忙了——余总,我现在是真的管不了他了,我这是认真跟您说啊,适当的时候,您得有个态度,也不能总惯着他呀,有些事该管也得管管,这个人现在是成天到晚的一点原则都没有,就这么个滥好人的脾气,除了吃亏真的没有一点好处!”

  余斌直摇头:“我能管得了他吗?他跟谁都是滥好人,就跟我能耐大。眼看就要去美国进修了,这还有好多事需要他做,你看他心里有数吗?唉,我也想开了,他就是这么个脾气,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要高兴就行,万一有了事我挡着呗!”

  余斌的男友力让两个女人啧啧称叹,郭凯森却没有啥感觉,只是有些好奇的问:“原来潇哥是要去美国啊?我怎么听说是去法国呢?”

  “美国,法国,都有考虑过,最后还是决定去美国。他英文好,这样省得再在语言上费时间了,毕竟不是小孩子了,学习的时间其实是有限的,浪费在补习语言上就太可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