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三十九 无愧于心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27 2017-05-11 14:29:15

    眼看时间也不早了,雷军主动提出告辞。周敏萱怕雷军身体太劳累,也没客气,边叮嘱雷军要注意休养,边回到办公桌前,拉开抽屉拿出了一个信封。

  看着这个信封,雷军心里一阵紧张。他认出那就是当初廖胜给他送的慰问金。

  周敏萱拿着信封,诚恳地看着雷军:“雷子,你叫王总琦哥,那我就是你的嫂子了。我是运动员出身,骨子里就是个直截了当的人。当初要不因为身份尴尬,从美国回来,我既然知道你的事了,绝对不可能不去看看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事我做不出来。雷子你现在需不需要钱,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是我,也是你琦哥的一点心意。这个钱当时你没收,老廖拿回来的时候,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我真的以为,以为你看不起你琦哥,看不起你嫂子了。如今见了面,又说了这么多话,现在想来是我考虑不周了,我想是我唐突了,让人送钱给你,大概是让你误会了。现在这钱嫂子亲自拿给你,收还是不收,雷子,我不强迫,你决定,你说了算!”

  雷军本来就怕处理这样的事了,周敏萱又说得那么诚恳,让他根本没有拒绝的借口。一时间,看着周敏萱伸过来的手,雷军完全不知所措,尴尬得不行。

  “您,您……周总,嫂子,您误会了。我……我……我不能要的,我的意思是……是……”

  雷军的脸涨得通红,忍不住求救地看了看郭凯森。郭凯森想了一下,伸过手,先接下了周敏萱手里的信封。

  “周总,您说得都对,我先代替我哥谢谢您。我哥这个人嘴笨,除了教育我时比较能说,其它时候完全不顶使唤,真的。他上次没收这钱,其实也没误会,真的,什么误会都没有。要不他怎么这么上赶着,非得过来一趟呢?上次您让廖胜去看他,他知道您惦着他,俱乐部也没忘了他,特别感动。至于他不收的理由——周总,既然是自家人,我说了你可别多想啊。他的意思呢,就是现在这个时候,俱乐部也好,您本人也好,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咱们不讲那些虚礼,我哥他现在不缺钱,经济上没问题,实话实说,我哥他现在要是手头有富裕,他会心甘情愿拿出来,帮您给琦哥打官司!”

  说到这儿,郭凯森打开信封,从里面拿出了五张票子:“这事我替哥哥做主了,回头我给他买些营养品。周总,咱们来日方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次就听弟弟的了,好不好?”

  郭凯森说得那么实在,雷军也赶忙跟着找补。

  “周总,您要是真不拿我当外人,这事就这么定行吗?以后我要是真有什么困难了,我绝不跟您客气,您看成吗?”

  看着雷军兄弟二人真诚干净的眼眸,周敏萱爽快地接过来郭凯森递过来的信封。

  “成。就像你俩说的,咱们来日方长。雷子,好好保重身体,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嫂子跟你一样,能办的,绝对不含糊。”

  周敏萱亲自送雷军和郭凯森俩人离开办公室。此时已过了下班的时间,办公楼的大厅里居然还等着10几个人,见雷军出来,就都又围了过去。如果不是知道雷军还在住院,身体不好,大家说什么都要留他一起吃个饭呢!

  大家簇拥着雷军和郭凯森走到存车的地方时,雷军忍不住看了看前方自己最熟悉的地方——球场上,还是那么的热火朝天,队员们还在训练,只是自己……

  悄悄的,巨大的失落再次涌上心头,但脸上还是轻松的,笑盈盈的,好像那一眼只是随便的一瞥,好像那里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郭凯森已经把车门打来了,然后走过去抱起了他。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的刹那,郭凯森小声说:

  “哥,别难受,东方不亮西方亮。”

  雷军没说话,甚至没有反应。顺着郭凯森的力道坐好,然后摇下车窗和周敏萱,老胡,小忠,同事们告别。

  车子慢慢启动了,很快就离开俱乐部了。雷军一下子就松了下来,一口长气从胸中吐出。

  “这世上,真的只有你懂我。以为没事的,可真的看见球场,还真就他妈的难受了。这辈子算是跟那里无缘了!无缘就无缘吧,你说得对,东方不亮西方亮。就算我除了会踢球没啥别的本事,可没本事的人多了,也没见谁活不下去对不对?这才活到哪儿啊!干不了这行,干别的,这辈子踢不了球了,我看球行吧。等再过些年,让我儿子,不,咱俩的儿子,替我来这踢球吧!”

  郭凯森的心酸酸的,那个酸楚甚至都窜到眼眶了。但他不想让这有些悲凉的情愫萦绕在心头,于是就狠狠瞪了雷军一眼,满脸的一本正经:

  “咱俩的儿子?咱俩怎么有儿子?你生还是我生啊?”

  雷军一愣,然后大笑了起来。

  “你生!肯定是你生!生个怪胎出来!哈哈哈!你这个傻逼!现在越来越能耐了啊!专捡老子说话的漏!”

  郭凯森也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此时已经快到了下班高峰了,路上的交通也开始有些拥堵了。跟来的时候比,俩人的心情都很放松,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往往的车辆,内心荡漾着的平和安详,让他们远离了烦躁。

  一回到病房,梅晓华和苏莉已经在屋里等着他们了。两个小祖宗都是一脸的怒气,完全不顾雷军和郭凯森已经进屋了,你一句我一句的争吵,俨然是还在鏖战中。

  苏莉的脸阴的都快滴水了:“我本来说了,打个电话跟郭老师说说就行了,是你非得来,然后又非得等的,现在又嫌耽误你看球了,这都是你自己的搞的事,这能怨我吗?”

  苏莉话音刚落,梅晓华一点都没有风度立刻跟苏莉怼。

  “怎么不怨你?我是说了,不让你打电话,过来跟森哥说得了,正好我也要来看看我姐夫。既然来了,等一会儿也省得白跑。可你犯得上这么死心眼儿吗?等了一会儿他们不回来,就走呗,再打个电话说不一样吗?怎么就不行?再回头打电话就得死吗?”

  苏莉怎么可能吃这个亏,眼眉倒竖,立刻就炸毛了。

  “不死我也不打,为什么都得按你的意思办呢?我这会儿就是愿意等了,不行吗?再说了,我请你在这儿跟我一起等了吗?我请你跟我一起来了吗?你怎么就不知道什么叫烦人呢,黏在别人后面,当个跟屁虫,有意思吗?”

  梅晓华根本不打算休战,就是要寸土必争。

  “真逗,谁是跟屁虫呀?我干嘛要黏在别人后面。我来这儿用得着你请吗?我看我姐夫,用你请?”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没完没了,完全无视进来的两个大活人。

  郭凯森无奈地对雷军说:“这俩倒霉玩意又开始犯病了,打架打这儿来了!哥,反正咱俩也没地躲,这样吧,你管男的,我管女的,好歹先把事平了吧——姓苏的,先打个招呼行吗?怎么了又?能不能歇会儿啊?”

  刚刚还是冤家的男女,让郭凯森的一番话立刻又说成了同盟,姓苏还没说话,姓梅先嚷嚷起来了。

  “说谁倒霉玩意呢!你才倒霉玩意呢!你还缺心眼儿呢!我姐夫病着,你还推着他出去玩,一去就去这么长时间!我和苏莉都来了快两个小时了!你等着的,我一会儿就给梅老师打电话,说你又干不着调的事了,让她骂你!”

  苏莉也缓过劲儿了,一脸的气不忿,就是就是的跟着帮腔,把郭凯森气得直乐。

  “你们俩个臭不要脸的,刚还打呢,现在又一个鼻孔出气了!一对儿傻缺!滚滚!都给我滚!”

  梅晓华趾高气扬地冲着郭凯森做鬼脸:“我们俩愿意!你管不着!就不滚!你滚我们也不滚!”

  雷军也只能无奈地笑:“真是要命,以前就森森一个小孩,现在一下子变出三个来!咱们能不闹了,好好说正事吗?”

  最先恢复理智的是苏莉,因为她确实是有事,才过来找郭凯森的。

  “下午毛老师打电话来了,大叔让我问问你,可不可以早回去两天。他本来想直接跟你说的,后来又怕你有压力才打给我的。不过他真有点犯愁了,齐美宁的档期出了点问题,后面接的活儿真的压得特别紧,而且还是急茬儿。你知道的,齐美宁从来档期都紧,当初订合同的时候,时间卡得就是可丁可卯的,前些日子天气的事耽误了几天进度,按理说不放她走也可以,不过齐姐人挺好的,大叔更是厚道,实在不想让齐美宁又受累,又难做,只是组里确实调配不开了,所以他一再强调打给你也是万不得已了。不过他最后也说了,你这边也是大事,雷哥的身体更重要,要是不行也别太勉强,实在不行就只能让齐美宁坐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