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三十六 故地重游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98 2017-05-08 11:27:58

  拿着手机,梅晓洁想了又想,认真地回复到:“有句话叫情义难两全,不过你现在遇见的事也没到这个地步,就算到了这个地步,讲义气的男人,我给赞。想做就做吧,森森跟我都一样,除了你的身体让我们操心,其他的事都由你做主,我们都支持。太晚了,赶紧睡觉,明天给老板娘留个好印象,呵呵呵!”

  一段话雷军翻来覆去的看,越看心里越热乎。他知道自己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追回了这个女生,没有轻易被一句有缘无分吓住,有了她,自己的世界变得更加圆满美好。

  不知不觉间,雷军突然想起了郭凯森小时候曾经写过的一篇作文,上了报纸,名字叫《有你就有春天》,琼瑶风的,当时自己还笑话这个小孩,一个男的,还能写出那么多特恶心的话,把森森气得差点哭了,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当时看了多少遍,直到把它全部都背下来。

  有你就有春天,雷军坐在病床上心里默念着这几个字,想着,真是那么回事啊,有你们雷军就有春天。

  第二天雷军做完治疗,郭凯森提前跟护士长打了招呼,帮他换好衣服,就拉着他直奔大旗俱乐部了。

  一路上,郭凯森情绪十分不好,几次因为堵车,因为有人开车不规矩插队而大骂三字经,小脸绷得都硬了。雷军知道其中缘由,一句话不说,任他发泄。

  远远地看到大旗俱乐部的楼了,郭凯森一脸的不满,扭头问雷军:“你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有意思吗?”

  雷军无奈地笑了,笑得有些尴尬。

  既然决定今天去俱乐部,雷军想着先给那边打个电话,跟周敏萱约个时间。结果才发现自己忘了跟廖胜要个周敏萱的手机号了,于是就只能打办公室的座机,电话是廖胜接的。

  让雷军不解的是,今天的廖胜跟那天来看他的那个人,又是大不同了,一副阴阳怪气的腔调,不经本人同意,不能随意把电话号码给别人,本来是件正常的事,却让他说得特别不好听。弄得好像雷军是要刺探他人隐私的小人一样。

  好在雷军根本就愿意跟他一般见识,说了句:那你跟周总说一声,我下午去俱乐部找她,就撂了电话。

  快到中午的时候,俱乐部打来了电话,雷军正在做雾化,郭凯森接的。

  电话是廖胜打的,口气特别不客气。他说周总下午有会,不一定能见他,如果事情不方便在电话里讲,可以到办公室来谈,到时候周总如果没有完事儿,他会安排其他领导接待他的。最后他还特别提醒,一定要4点以前,晚了办公室也没人了。

  郭凯森拿着电话,忍了又忍,差一点就骂三字经了。这样的态度,弄得雷军好像是要去讨什么便宜一样。

  电话是开着免提打的,雷军也听得一清二楚。他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他也搞不懂廖胜为什么会这样对自己。几年来,自己毕竟是有正职在身的,平日里跟俱乐部的同事们确实走得不近,但相互之间不能说是没有感情,不久前俱乐部也还派人探望自己,怎么突然就变了态度呢?

  郭凯森可是快气死了,护士前脚关了雾化器出门,,后脚他就在屋里骂街,说什么也不让雷军去俱乐部了。

  雷军知道他孩子脾气,也不跟他犟。下午的行程他不会改变。雷军心想,不管俱乐部的人怎么样,怎么对待他雷军,一点儿都不重要,他心里惦着的事王琦,只要有一线生机,他也希望他平安。

  郭凯森知道自己左右不了雷军,闹归闹,到头来尽管一肚子的气,一切还是按既定方针办了。

  车到了俱乐部的大门口,保安出来拦住了车:

  “师傅别往里开了,里面没车位了,停外面吧。直行一百米往左拐,有个停车场。”

  郭凯森的脸拉得好长,停在外面,要走好长的路,刮着大风呢,自己怎么都行,雷军怎么办?

  还没等郭凯森张口说话,雷军已经摘下口罩,把头探了过去。

  “胡师傅,我,雷子。受累给找个地方吧,我们呆不了多长时间。我还走不了路,我弟推我这趟有点远。”

  保安胡师傅先是一愣,接着就激动地大喊起来:

  “雷子?真是你啊,雷子!我的天啊!我都快认不出你了!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哎呦!进进进,快进!小师傅你稍等,我给你开大门!我给你找地方去,我给你找地方!”

  胡师傅立刻打开了大门,然后就连跑带颠地给郭凯森引路,让他们的车停在了办公楼前最好的位置上,然后又帮着郭凯森拿轮椅,开车门,眼瞅着郭凯森抱着雷军下车的时候,老头眼眶都红了。原来俱乐部里传的话还是真的,这个好心眼的人还真是遭了大难了呢!

  胡师父是个退休工人,通过关系到俱乐部当保安。说是保安,其实就是看大门的。这个工作清闲,上班时间安排得也很集中,最重要的,对于一个没有什么一技之长的退休工人来说,除了退休金还有份挺稳定的收入,就算不多,也挺让人知足的。

  胡师父特别珍惜这份工作,认真负责,态度也特别好,凡是他看大门的日子,俱乐部就从来没有因为出车进车这样的事犯过矫情。雷军不过是个临时工,来俱乐部的时间有限,但也知道这个胡师父人很好,出来进去的,也总是打个招呼。

  前年,胡师傅的小孙女到了入学年龄,按前两年的划片儿规定,孩子是可以免费进入雷军工作的实验小学的。可这一年教育局突然改了政策,他们这片儿又不在其中了。

  政策说变就变,老百姓倒也习惯了,认倒霉呗,非得想上就交赞助费呗。可今年却不同了,有消息说,叫了赞助费能上,可是从三万涨到了十万!

  胡师傅全家顿时慌了神儿。普通百姓家,就是靠点死工资生活,拿出三万上学,其实已经是极限了,这十万的赞助费可真掏不起。

  儿子的意思,既然这样那就算了,一个小学,犯不上花这么大代价,随便上个学校就得了。可儿媳妇心气高,明确表示就是借钱也要让闺女上重点校。小学怎么了,小学也很关键,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这话是真理!

  俩人各说各的理,说说就跑题了,一会儿就开始人身攻击了,然后就打起来了,儿媳妇愤然回了娘家。本来和和气气的一家人,闹得别提多不愉快了。

  看着两个小的闹成这样,老胡这个当爷爷的也没办法啊,除了跟着着急能怎么办?那个时候,老俩口真犯愁,一夜一夜睡不着觉,熬白了头也想不出辙来。

  那天训练完,雷军准备回家的时候,推上车才发现轮胎憋了,赶上当时他很累,天也黑了,就顺手把车丢在值班室门口,打车回家了。

  赶巧了那天正是老胡的班。别看雷军不是天天来,而且也不是特别爱说话,但老胡还是对他印象挺深的。小伙子待人客气,懂礼貌,而且还挺细心,每次俱乐部有比赛,他带队回来,剩下些饮料啊,盒饭啊,都会记得给他们这些保安留着。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的东西,对于他们几个上了岁数的保安来说,都很是稀罕,心里也很感激这个懂得体贴人的小伙子。如今看见他的车扔在那里,老胡刚巧也没什么事,就顺手帮他把车带补好了,还上了油,擦得干干净净的。

  过了好几天,雷军又来俱乐部,还是老胡的班,见到他就特别叫住他,告诉他车子修好了,训练完记着骑走。

  雷军自然很感激老胡,顺手还给了他包烟,俩人站在那聊了两句,聊天的时候,恰巧老胡的老伴打电话过来,告诉他儿子和媳妇又因为孙女上学的事吵架了,当着雷军的面,老胡发了几句牢骚,本来都想走的雷军,听出来了,老胡一家人是在为孙女上学的事发愁,要上的学校就是自己工作的学校。

  雷军想了一下,就站住了没走,等老胡打完了电话以后说:“胡师傅,我是实验小学的体育老师。前几天,我听别的老师议论,学校会给我们这些在校教师的家属一些入学福利,我也没有这方面的需求,也没多打听。回去我问问,要是行就给您用上吧。我琢磨着既然是福利了,怎么也不会要10万块这么多吧!”

  这如同天上掉馅饼的事,瞬间把老胡都砸蒙了。回到家跟老婆孩子一说,几个人一致表示,便宜咱不能白占,只要是三万以内,咱就给小雷老师一万块的红包!

  事情很快就办成了,老胡的孙女作为雷军的家属享受了这项福利。赞助费象征性的就交5000。

  老胡一家子美得都找不找北了,转天老胡就拿了个大信封,咧着大嘴在俱乐部的大门口站在等雷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