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三十五 责无旁贷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10 2017-05-07 12:33:28

  郭凯森全程黑脸,一句话也不说,走到床边先摸摸雷军的头,然后又认真地看看点滴瓶上面的标签,接着又颠了颠桌上的暖瓶,看了看旁边的吸管杯,才赌气地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

  “嫌我黑,你白!白得跟鬼一样!都住了快一个星期了,下午还发烧,是吧?那就是还有炎症啊!就这样了,连个护工也不舍得雇,单间那就更不能住了!行啊,你就省着吧,省出钱来看病!”

  “就是个感冒!养老院每天都让护工过来几个小时,帮我擦擦洗洗的,护士们也都挺照顾我的,我花那个钱干嘛!感冒还请护工!还住单间!我撑的啊!再说了,这间病房虽然是三人间,可两张病床都空着,不跟住单间一样吗?”

  郭凯森狠狠地瞪了雷军一眼。

  “一个昨天晚上出院的,一个刚走了不到一个小时!算了,我不跟你废话了,刚才我跟护士长说好了,一会儿就给你调个单间!别跟我瞪眼,这两天我陪你住,这间病房下午就要住进人来,到时候我睡哪儿?”

  郭凯森的小脸板着,一副凶相,雷军气得想骂人,可一看他那一脸的疲惫,只能叹气忍着了。

  不一会儿,护士长就给他们调了新病房,雷军忙着让养老院过来照顾他的护工给郭凯森去买吃的,等都安排妥当了,护工提着大包小包吃的也回来了。

  海鲜粥,叉烧包,白灼青菜是马上吃的,水果零食是过后垫牙的。郭凯森审视了一遍,小脸虽然没开晴,但心里已经舒服了。

  护工放下东西就回养老院了,雷军还在输液。郭凯森匆忙上路,连口水都顾不得喝,如今让食物的香味一熏,饿得已经都前胸贴后背了,护工前脚出门,他后脚就开始吃了。

  几口热粥下肚,郭凯森精神顿时好了很多,情绪也跟着缓和了,绷了好半天的脸也舒展了。

  “真他妈的好喝!要不是太贵,我就天天喝!哥,我给你盛出来一碗,输完液我给你热热喝。”

  看着郭凯森吃货的本性大暴露,雷军的心也踏实了好多。

  “快吃你的吧。医生给我开中药了,忌腥膻。我定好饭了,一会儿会有人送来。你别光喝粥,吃个叉烧包吧,多吃点青菜!”

  郭凯森没再含糊,很快就把饭菜都吃了。三下五下收拾好,又麻利地削了个苹果,切成小块,喂雷军一口,自己吃一口,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雷军聊天。

  吊瓶里的液体走得差不多了,还没等郭凯森去叫,护士就进来了。麻利地拔了针,撤了吊瓶,叮嘱郭凯森一会儿用温水给雷军敷一敷手背。

  郭凯森拿着棉签按着雷军手上的针孔,低头看着那一大片青紫,心疼了。

  “明天换个手吧,都这样了,特别疼吧?一天输几瓶啊?要是太多,咱就做锁穿吧,省得拔来拔去得太受罪。”

  雷军笑着摇头。

  “哪那么娇气,看着吓人,没事的。锁穿得自费,我可不愿意多花那个钱。行了,快别又跟我瞪眼,吃饱喝足了,就帮我动弹动弹吧,躺累了。”

  雷军在郭凯森的帮助下,坐到了轮椅上。这一天天气不错,阳光也好,郭凯森征得了医生的同意,决定推着雷军去楼下的小花园过过风。

  又是好久没有呼吸到大自然的味道了,雷军虽然带着口罩,可还是忍不住贪婪地深吸了好几口。郭凯森看着他夸张地深吸气,忍不住调侃道:

  “就算今天pm2.5没爆表吧,空气质量也没到了优,您老人家这气儿喘的跟到了大森林似的,太夸张了吧!”

  雷军也笑了。

  “太讨厌屋里的这股子消毒水的味儿了,只要不是那个味儿,什么我都觉得好闻!”

  一句话让郭凯森心里突然就酸了,叹了口气,像是给雷军鼓劲儿,也是给自己加油,大声说道:

  “快了,咱们很快就能摆脱这些了!我能掐会算,最多还有一年,一年以后,哥你什么医院都不去了,肯定的,就连看病人的事都摊不上了,我算出来了!”

  雷军笑得直咳嗽。把郭凯森吓得不停地给他拍背,正乱着,唐主任和老伴提着保温桶过来了。

  唐主任的家离医院不远,前几天知道雷军住院了,老两口一有时间就要过来给雷军送些汤汤水水。小花园附近有个门,俩人一进来就看见郭凯森正慌里慌张地给雷军拍背,于是就赶着到了眼前。

  雷军已经顺过气了,看着两位师长又来给自己送吃的,又感动又不好意思,除了谢谢什么都说不出来。倒是郭凯森嘴巧,不但说了感谢的话,还把唐师母从厨艺到容貌都夸了个遍,哄得老太太别提多美了。

  几个人聊了一会儿,老两口撂下保温桶就要告辞了,临走的时候,唐主任跟雷军说:“前两天我在体育局看见周敏萱了,大旗总算是挺过来了,周敏萱太能干了,实在是了不起。我们聊了一会儿,俱乐部的业务搞得不错,她现在的主要精力都放在王琦的二审上了。可能还需要些证据吧,周敏萱四处找人,希望能站出来给王琦做个证,不过好像不怎么顺利。现在的人啊,谁不是多一事不如省一事,也算是个大案子了,能躲得都躲了。”

  唐主任的话让雷军犯了心思,郭凯森看出来了,原因也猜出了八九不离十,但他什么也不想说。

  晚上临睡的时候,雷军突然对郭凯森说:

  “森森,明天我输完液你去跟护士长请个假,带我去大旗一趟吧。既然是这样,别人怎么样我也管不了,可我不想袖手旁观,我想跟周总说说,我也是这个案子的当事人之一,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给王总当个证人的。”

  郭凯森躺在床上,半天都没说活,好久才叹了口气。

  “我要是说不愿意,其实也没用,还得招你说一大堆的道理。行吧,你愿意怎么样都行。”

  郭凯森的语调里满是无奈,雷军也知道自己这次的行为怎么说都是多管闲事,刚刚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还不消停,可怎么调试心态,雷军就是做不到置身事外。

  “对不起了,森森,对不起。我知道我又没事找事了。人家又没找我,我干嘛要往上生扑呢?仔细想想,我一个外聘的临时工,又不是俱乐部的高层,我呸,其实连基层都算不上,知道的事实在是太有限了,真的也证明不了什么,不然检察院也不会放了我是吧。这点自知之明我是有的,可我就是想去一下。你知道,我和王总……琦哥感情很深,从哪个角度说,他都算是我的恩人了,没有他的照顾,就没有我雷军今天的生活。所以在我心里一直就有这么个执念,就算他犯了天大的罪,于我而言,恩不能忘。当初听呼延大哥说他被判了十年的时候,我难受极了,好几个晚上连着做噩梦,一想他出来以后都六十多岁了,我就受不了。如今好容易有了个再审的机会,无论如何得抓住了啊。这个时候,我就算帮不上什么忙,但一个基本的态度还是要有的。你说是不是啊,森森?”

  郭凯森沉默着,又一次叹气,语调除了无奈还有些不耐烦。

  “知道了,知道了!我懂的。受人滴水之恩必要涌泉相报对吧?你没事找事我也得支持,行了吧?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想好了,要是我敢反对的话,你就得跟唐僧一样嘚啵我,熬一大锅心灵鸡汤灌我!我文化水平低,口才也不行,根本也说不过你,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就行了,我懒得找那个不痛快!睡觉吧,不想听你说这些事了,听着烦!我困死了,睡了啊。”

  郭凯森腾地转过身,开始有些赌气,想着雷军为了这个大旗受了那么多的罪,差点搭上了条命,到现在还觉得欠人家的,心里就恨得慌。可就算是恨,雷军说得话,他怎么也觉得挺有理呢?唉,说到底是亲哥们弟兄啊,得人恩果千年记,这话早就浸入他们的骨髓了。

  好几天都没睡过一个好觉了,现如今脑袋一沾枕头,没用多长时间郭凯森就着了。

  病房里闪着幽暗的灯光,一片静谧。听着郭凯森轻轻的鼾声,雷军心里想着王琦的事,怎么也睡不着。

  一个没父母的孩子,早早就出来闯世界,雷军很懂社会上的游戏规则,他自认很世故,懂得跟人相处的窍门,但这并不代表人可以不纯洁,不善良。他明白自己的能力,明白没有能力应做,叫以卵击石,但很多时候,一个男人,为了个义字,头破血流也是值的。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闪了,梅晓洁给他发了条微信,问候他身体,还put了几张日常风景给他,雷军跟她聊了起来,把郭凯森回来探病,还有王琦的事都跟她说了。

  梅晓洁知道,雷军经过这件事以后,变化还是挺大的,搁以前,像给朋友帮忙的事,管他危险不危险,做了再说,如今他会犹豫了,并不是因为怕,因为他不忍心让他的亲人跟着受牵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