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三十二 廖胜来了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50 2017-05-03 12:02:09

  雷军把口罩戴好,连忙摆手。

  “不用,不用这么麻烦。感冒而已,要是搁以前,我连药都不用吃,现在我不是病秧子了吗?体质不行,所以才总不好的。呼延大哥您不用操心。您这么忙,还抽空来看我,是院长给您打电话了吗?”

  呼延礼摇摇头。

  “今天来是公私兼备,一来看看你,二来把上个案子结了,有些文件需要你签个字。到了才知道你感冒了。说来你哥还是很细心的,昨天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听到电话里你的声音不大对劲儿,很哑,而且还有点喘,问你问院长,都说没什么事,可他还是很不放心,让我抽空来看看你,顺便给你买些清喉利咽的东西。我跟阿丰不同,生活上就是个白痴,太太不在家,很多事根本应付不来,今天临出来才想起阿丰说得清喉利咽的东西到底是个啥呀?干脆也别麻烦了,我来的时候,先去了院长那,留点钱,需要什么让她给你掂配得了。”

  呼延礼这种不讲虚礼的务实作风,对熟人来说,甚是舒服,但对雷军来说,这还真让他挺不好意思,吭吭哧哧的半天说不出一句整话,脸都红了。

  呼延礼大概也觉出了他的尴尬,解释到:

  “咱们认识也小一年了,在我看来,咱们早就是老熟人了,本来我这个人呢,就不太会客气,跟熟人,跟朋友就得加个更了。以后咱们常来常往的时候多了,你就适应了。你这个孩子挺好的,就是太客气,不过我也能理解,咱们差了十好几岁了,真的是差着辈呢!我儿子今年都二十多了,你我之间有代沟也正常。跟你说,我跟我儿子从来都不沟通,各做各的,结果非常好,他跟我很亲。咱俩以后也借鉴这个模式相处吧,以后有什么事,记得找我就行了。有阿丰在,我呢就不是你的朋友,是亲戚,记住了吗?”

  雷军很感动:“呼延大哥,我这个人文化水平有限,又不太会说话,我不是有意跟您客气的,我只是特别不愿意麻烦人。可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惯了,有点独了,所以我要是说得做得哪里不对,您记得批评我啊!”

  呼延礼无奈地笑了。

  “你呀!算了,我跟你哥哥不是一类人,咱俩倒是挺像的,都非常不善于跟人拉近关系,慢热。诶,说点别的吧,前两天我和王琦的律师遇见了,打听了一下情况,按他的说法,案子还真有得打,目前他们在收集证据,二审就奔着缓刑去了。听他的意思,有些把握,就算打不成缓刑,减刑的几率很大。”

  雷军的身子下意识地挺直了一些,眼睛都亮了。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我就怕他们不坚持,怎么也不能在里面呆十年啊!他没那么大的罪。”

  看着雷军那双真挚又善良的眼睛,呼延礼决定跟他多说几句。

  “经济领域的刑事罪认定起来非常复杂,其中的伸缩性也很大。王琦二审的律师很棒,是这个行当的头牌,他们家找他做,看出也是下了大本钱了。雷军啊,王琦的案子是个大事,牵扯面儿实在是太广了,就连你这么个外聘的都跟着吃瓜捞,摆明了就是有人处心积虑了。可现在混社会的,谁也不是省油的灯。你别介意啊,说句实在话,要想搞死个你雷军这样的不难,想搞死王琦,真是也没那没容易。一个人能做到这个位置,没点儿根基不可能啊!所以你不用太走心思了,这事没那么容易就给砸实了。”

  “您说得真对。王总在这个行业也是很有地位和人脉的,很厉害的。”

  “那是肯定的。从目前的情况看,他太太也很厉害,是个人物。王琦出事以后,她就出山了,大事小事抓得头头是道,俱乐部被折腾成这样,不但没倒,恢复得还很有些样子。具他们的律师说,俱乐部上周还搞了一次慈善比赛,规格极高,国家体委的负责人都到了。这是个非常良性的信号,这个王太太确实很有能力。”

  呼延礼的话让雷军很是开心,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又聊了一会儿,雷军把该签文件签了,呼延礼就告辞了。

  也许是说得太兴奋了,呼延礼走了不久,雷军就疲惫地睡了,很快就做起了梦,梦里见到了王琦。

  就在养老院的小花园,天气挺好,有些热,两个人都坐着轮椅。王琦显得特别苍老,憔悴,是雷军从来都没看见的样子。

  雷军问他,琦哥你还好吗?心脏恢复了没啊?我下个星期就去手术了,我嫂子找得专家说了,手术以后,除了不能踢球一点儿不影响行动。你呢?你什么时候手术啊?什么时候能站起来走路啊?

  王琦哀伤地看着他,好半天才的说:永远不能了,我永远站不起来了,我没有腿了。然后他突然揭开了盖在腿的位置上的毯子,一片空荡!

  雷军大恸,腾地一下子就惊醒了!

  惊醒的瞬间,雷军心跳得厉害。闭上眼又稳了一下,默默地跟自己说,这就是一个梦,而起梦都是反的,王总一定是好好的,一定很好。

  雷军心里正默念着阿弥陀佛,却又被一个声音给叫得一愣。

  “雷军,怎么样?还好吧?”

  雷军再一次睁开眼,廖胜的一张似笑非笑的脸一下子映入了他的眼帘。

  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烦躁。又一次闭上眼睛,默默地提醒自己要冷静。雷军自认不是个记仇的人,好多曾经伤害过他的人和事,过不了多久他都会选择放下。对于廖胜,雷军也希望能做到这样。

  在雷军看来,在那个特殊时刻,一个人如果因为自私,因为胆小怕事,做一些不当的行为,说一些逃避的话,是可以理解可以被原谅的,但对恩人,再怎么难,也应该由起码的担当,逃避不可以,落井下石就更不是人了。王琦对廖胜有恩,他不可以这么做,可他不但做了,还落井下石,这样的人品质很坏。

  见雷军又闭上了眼睛,廖胜倒也不在意,脸上还挂着言不由衷的微笑,絮絮叨叨地说着:

  “王总出事以后,俱乐部工作不是要重整旗鼓吗,我做办公室主任的,杂事多的不行,一直也没得空儿来看看你。案子一结我就要来看你的,嘛事都没有是吧?恭喜了啊!”

  雷军睁开眼,但并没有看着他,心里的烦躁不断地往上涌,说话的口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有事说事吧。”

  廖胜好像看不懂雷军的表情,还是一副老熟人的样子,继续跟他唠家常。

  “一早就听人家说了,你受了挺大罪,差点连命都丢了,这些人太畜生了,不能饶了他们!我跟你说,雷军,你得找个有能耐律师,好好让他们赔!多赔点,要不然……”

  “你要是没事的话就走吧。谢谢你来看我,心领了。我感冒了,不太舒服,要休息了!”

  雷军实在懒得跟他纠缠,没等他把话说完,就生硬地出口拦了。廖胜死皮赖脸地呵呵一乐,完全不理会雷军的冷淡。

  廖胜当然知道雷军腻歪他,但他不能腻歪他,因为他是带着任务来的。

  特别偶然的机会,廖胜先一步知道了王琦可能出事的消息。当时他紧张得不行,作为办公室主任,任谁都会把他当做王琦的心腹来看,那么他出问题了,自己首当其冲会跟着倒霉。

  那几天,廖胜夜不能寐,他不是没想过去给王琦报个信,跟他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那只是想想,他不能那么做,他有家要养,老婆孩子谁没了他也活不了。于是他先一步做了准备,撇清关系之余,还给王琦的对手提供了些帮助,结果俱乐部一下子被审查了那么多的人,就连雷军这么个外聘临时工都出了事,可他一个王琦的心腹,却安全的不能再安全了。

  只是除了安全,廖胜也并没有得到任何便宜,王琦倒了,他失去了很多。

  本以为离开大旗,自己可以再找一份和大旗差不多的职业来做,可真到了市场一转悠,廖胜终于发现,真的没有象王琦一样的缺心眼,肯要他这么一个既没有学历又没有专业技能,还高龄的人。廖胜惶恐了,他想自己很多事做得太急了。

  俱乐部经过一阵混乱,业务停摆的困境之后,随着调查的水落石出,进去的人没啥事的,也渐渐都回来了,王琦的太太周敏萱也从家里走出来,扛起了俱乐部的大旗。这个时候,廖胜更加惶恐了,他不但担心俱乐部会将他扫地出门,更怕周敏萱替夫报仇,给他个样儿看。

  周敏萱是运动员出身,练花样游泳的,比王琦小近十岁,不折不扣的美女,在花游队的时候,追她的人就数不胜数,有钱的,有才的,有貌的,全有的,她最后选了王琦,属于全有的,不过是个二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