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三十一 不忍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22 2017-05-02 16:44:17

  呼延礼很清楚自己在雷军他们心里的地位,知道他们对自己始终是一种敬畏的态度。其实,他也总想把身段放低,就算做不到和蔼可亲,起码不让觉得总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这不是说做就能做到的是,其实就算他努力做了,对方一样,还是跟他亲近不起来。慢慢的,呼延礼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就这么着吧,能帮他们把事情做好了,比什么都强。

  呼延礼半天不说话,雷军更加紧张,一时间连支吾都没有了,电话了一片沉默。

  呼延礼尽量把语调调得轻松些,问道:

  “怎么,找我还有别的事吗?”

  “嗯,有。噢,没有。”

  呼延礼忍不住乐了。

  “怎么回事?到底有没有?”

  呼延礼的笑声让雷军轻松了一些,沉吟了一下,甚至还咬了咬牙,还是把要说的话都说了。

  “对不起,有。是这么回事,呼延大哥,检察院的人临走的时候,我多嘴问了句王总的情况,他们说判了,十年。好家伙,这也太重了。我觉得不公平。王总真的没犯那么大的罪,反正我觉得他没犯什么罪。我,我就是想问问您,您是法律专家,你觉得他们判得公平吗?王总还有救吗?”

  雷军一鼓作气把话说完,电话另一端的呼延礼却怔住了。

  当初老朴带着郭凯森梅晓洁两个人到律所找他接雷军的案子,呼延礼接了,真的完全是为了还老朴一个人情。

  按道理说,以呼延礼的身份和地位,跟老朴这样的人本不该有什么交集,但呼延礼就是个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否则以他的家世背景,也不可能安于开一个律师事务所。

  对于人民常说的道上的人,呼延礼是非常反感的,对他们的所谓江湖义气更是嗤之以鼻。这么多年跟社会上的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见利忘义的人和事见得多去了,义气二字在呼延礼看来不过就是个笑话。

  但总会有例外,老朴就是那个例外,品性好,善良,而且是真的讲义气。几次打交道,从来没有让呼延礼失望过,因为他,呼延礼对江湖人都有些刮目相看了。所以他上门来找自己帮忙,呼延礼愿意给这个面子。

  现在想想,这个面子真的给对了,不然雷军这孩子真的毁了,那就对不起林丰,也对不起洪梅了啊!

  从开始跟他接触到现在,小一年了。这个叫雷军的孩子给了呼延礼太多的惊讶,甚至可以说是震撼。从来都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不接地气的呼延大律师,对他的情感也一直在默默变化着,从可怜同情,到心疼惦念,雷军不再是他的客户,而早已变成了他的朋友,甚至是亲人。

  一个从小就被世界抛弃的孩子,内心纯良干净,所有的苦所有的罪都没有改变他对人对事的态度。这让见惯丑恶的呼延礼甚是感慨,所以当他冷不丁地提起王琦的事来,呼延礼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见呼延礼半天不说话,雷军感觉可能是自己唐突逾越了。

  “那什么,呼延大哥,这事它……您是不是觉得我不该问啊?对不起了,我……我就是挺难受的。王总对我特别好,一直都好。当初是他挑我进的职业队。到了职业队以后,我才听其他队员说,他们都说自己进来的时候,怎么花钱送礼来着,那数目我听着都眼晕,可我连盒烟都没给王总买过,他照样招我进队啊,他能是贪官吗?所以,所以……后来我又到他的俱乐部当临时工,他还是那样,对人特别好,我就是不觉得他有那么坏。可一下子判十年!十年,王总出来应该60多了吧,不敢想,真的太惨了。”

  呼延礼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雷军,你太幼稚了。说句到家的话,虽然我并不很了解王琦的情况,但我相信他跟你不一样,他绝不冤枉。至于量刑的事,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当事人如果觉得重了,我相信他们会上诉的,还会有二审。不过有一审的结果在那了,只要不能提供什么有力证据,最多也就是减个一两年。我告诉你雷军,记住了,你的感情代替不了法律,真的,这事我帮不了他,你也帮不了他。”

  呼延礼看不到,电话那一端的人脸都红了。磕磕绊绊地说:

  “我……我不好意思了!呼延大哥,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噢,我是这个意思。您是法律专家,人面又广,我真的是希望……对不起,您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行吗?打扰了,呼延大哥!”

  雷军的慌张,让呼延礼的心一时间好不是滋味。这真是个厚道孩子啊!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吧。但呼延礼是个理智的人,他不想给雷军不切实际的幻想。

  “没关系,你跟我说这些没有关系,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还是那句话,在王琦的这个案子里,咱们没有伸手的立场,你能懂吗?很多事我们关心,只能局限于心,懂吗?”

  虽然呼延礼的话说得很坚决,但雷军能够感受到他的真诚和善意。他知道呼延礼说得都对,但内心的酸楚却丝毫也削减不掉。

  放下电话好半天,雷军都缓不过神。脑子里都是王琦的样子,想得他头疼欲裂。

  想到自己当初受伤,那时候刚刚从梯队进一队时间不长,教练还有领队都不想再要他了,觉得就是恢复,状态也到不了最好的水平,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有的是。

  那个时候,雷军真的挺绝望的,但他认命。队友们给他出主意让他去找领导磨,雷军没听。既然走,就走得有尊严,何必去做无谓的挣扎!他谁也没找,连行李都收拾了,就等着俱乐部一句话,然后拔腿就走。

  王琦那时候是俱乐部的副总。其实自打把雷军招进俱乐部以后,身份的巨大差异,俩人真的没什么机会见面。但王琦对这个十几岁的孩子印象特别好,逢年过节,雷军的礼物总是会早早的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以王琦的地位,论价值,雷军送得礼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但王琦却非常看重。先不论这份礼的价值已经是一个二队队员能承受的极限了,光是这份感恩的心,就让在社会上浸染得没有了温度的人,浑身上下都是暖洋洋的呢!

  所以虽然雷军进了俱乐部不归王琦管,但他还是一直特别关注他,也关心他,有机会也会想着提携他。这次受伤,俱乐部能尽最大的努力去给他医治,也有王琦的努力在其中。

  这些雷军都知道,但他也不想再给王琦添麻烦了,就算他听闻要让他退役的消息,也没有去找任何人争取机会。

  但结果却让他很是意外。王琦说服了老板,说服了领队和教练,留下了他。

  当初雷军买房子付款的时候,还特意跟郭凯森说,如果不是王哥当时想方设法把我留在队里又踢了几年,咱俩想这么快就有自己的房子,这么快就置办上个家,太难了。

  躺在床上,心里想着这些事,雷军怎么都睡不着。王琦的十年刑期,如同魔咒桎梏着他的思维,让他无法释然。

  第二天早晨他就开始发烧了。虽说只是感冒,但雷军的身体状况,感冒就不是小病,是绝不能忽视的,不小心一个并发症出来,那都是会危及生命的。所以养老院里的医生很重视,治疗也非常的及时,但也只是控制住了发展,症状的并没有大的缓解。

  身体的不适让雷军的心情也随之变得很不好,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所谓吃也是食之无味,食量少了又少,所谓睡就是闭着眼躺着,满脑子的乱七八糟。

  几天过后,雷军瘦了一大圈。医生和院长都有些着急了,要不是知道梅晓洁陪着父母在游轮上联系不方便,郭凯森又没日没夜的赶排电视剧,跟他说了,他也回不来还要平添烦恼的话,院长不会听雷军的话,电话一早就打过去了。

  雷军也知道自己一病,会给亲朋好友找麻烦,所以也是竭力想把自己调整过来,可越急越坏,身体还就是不听他的。当呼延礼过来的看他的时候,养老院已经考虑送他去住院了。

  检察院既然已经撤销了指控,雷军的案子也就算是结束了,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也算告一段落。按规定,律所自然要和当事人有个程序上的交待。

  这样的事本来由助手做就行了,可呼延礼知道这段时间雷军身边的亲人都不在,他很想来看看他,就让助理把材料都整理好,交给了自己。

  呼延礼到了雷军的房间,雷军正躺着做雾化。一见到他,立刻挣扎着坐起来,摘下雾化面罩,忙着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包还没打封的口罩,一边递给呼延礼一边急切地说:

  “戴上,呼延大哥,快拿一个戴上。我感冒了,回头传染您!”

  这样的雷军是特别让人喜欢又心疼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真诚,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呼延礼笑着接过口罩,二话没说就戴上了。

  “好,我戴上了,你也赶紧把面罩戴上吧,咱们一会儿在说话,你先把雾化做完。”

  “我雾化完了。呼延大哥,麻烦您也给我一个口罩。”

  呼延礼把口罩递了过去,端详了一下他。

  “听院长说,最近你身体一直不太好。一会儿我给黎辉院长打个电话,安排个房间,去医院住些天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