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三十 十年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36 2017-05-01 21:35:50

  世间的事就是这么的残酷,所有的疼只能自己挨,伤只能靠自己治。郭凯森轻轻拉着雷军的手,安慰着。

  “好好养身体,不让嫂子操心,就是对她最大的安慰了,哥,好多事咱们想也想不通,干脆就不想了,折磨自己没意思,更没意义。昨天晚上看剧本,记了这么句台词:人生的经历象铅笔一样,开始很尖,经历的多了也就变得圆滑了,如果承受不了就会断了。是不是很有道理。”

  雷军想了想,认真地点点头。人这辈子真的就是这样,悲欢离合,喜怒哀乐,没人逃得开,没人躲得掉。你想活着,就得想办法适应这个世界,不然就像爸爸妈妈那样,早早地离开。梅晓洁的苦自己代替不了,但作为爱人,自己应该让她知道苦过后,还有甜。

  雷军的心好像豁亮了些。他不再想如何去分担梅晓洁的心酸,因为他分担不了。他想要做好以后,他的以后,就是给梅晓洁创造平安稳定温暖的日子,这事他必须要做,而且必须要做到。

  从那天起,雷军的生活也有了很大的改变。他开始变得更积极更主动。

  在雷军和梅晓华的极力劝说下,官司刚一开始打,梅晓洁就请了长假,带着父母,放下一切,坐游轮出国旅游散散心。

  所有的事情暂时都告一段落。郭凯森进组后一切都还顺利,兢兢业业的,和组里的人都处得很好,导演对他也挺满意的。但他心里知道,自己做得真的不够好,他心太乱了,乱得不能真正集中起精神来完成角色。

  拍戏的间隙,他又跟雷军去滨海医院检查了一次,这回做得比较详细,专家们分析来分析去,觉得手术的风险很大,先不说腰椎的痼疾怎么样,他那受过外伤的心脏,就让专家们甚是头痛了。他们的意见就是,还是再观察一段吧,起码得等身体的各项指标都比较稳定了再提手术的事吧!

  回来的路上,雷军一直安慰郭凯森别着急。

  “我理解专家的意思,既然还是得等等,那就等等吧。什么时候把握性大了,就什么做。你别太着急,安心拍戏,我呢,也不瞎想,好好养身体,力争早点能达到手术的要求。”

  经过这么多事,郭凯森已经很沉得住气了。心里翻江倒海,面子上尽量配合着雷军,轻松再轻松。

  “我也这么想的。手术早点晚点没关系,专家说得对,关键是安全。缓做,不是不做,所以这是个不算坏的结局。不算坏,对吧,哥?”

  雷军笑着点点头,忍不住伸手胡噜着郭凯森的脑袋。

  “越来越懂事了。说话讲道理都特别有水平。行了,以后咱俩这个家你当了。”

  郭凯森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掩饰着伸手把雷军的手打开,嘟囔着:

  “快把你的臭爪子拿开!净想美事了,凭什么我当家!天天想着推卸责任,你比我大,到什么时候都得你当家!”

  雷军脸上的笑一直没掉,臭爪子也没拿开。

  可郭凯森的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地掉了下来。越掉越多,多得连路路都看不清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啊?急死我了,真是急死我了!”

  雷军没说话,从纸巾盒里掏出纸伸手给他擦脸,郭凯森一把把纸夺了过去,一边擦一边恶狠狠地说:

  “我他妈的这个臭毛病怎么就改不了了呢?演哭戏的时候想掉点儿眼泪,要他妈的多难有多难,这好没样儿地哭个屁呀!”

  雷军的心一扎一扎的疼,但却还是保持着微笑,又伸手从纸巾盒里掏出几张纸,给郭凯森擦脸。

  “专心开车,别动,我给你擦——从小就这个臭毛病,改不了就算了,说实话其实真挺招人烦的!”

  郭凯森佯装气愤地瞪了雷军一眼。

  “早知道你烦老子了,恨不得把我甩了跟梅晓洁二人世界去。今天我把话给你撂这儿,那就是,做梦!白日做梦!痴心妄想!老子就是狗皮膏药,这辈子就贴上你了,想甩也甩不掉!听见了吗?回头跟你媳妇说啊,你们俩的家什么时候都得有我一间房!”

  雷军笑出了声,狠狠的捶了他一拳:“不要脸!”

  郭凯森也跟着呵呵了起来。世界上的事永远都不会是一尘不变的,悲伤和沉重也不会总压在人的心头。对于雷军和郭凯森来说,心里头一直都有这样一个念头:因为你,我愿意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不想成为你的包袱,因此发奋努力,只是为了想要证明我足以与你相配。你是我最好的哥哥,你是我最好的弟弟。

  郭凯森把雷军送回养老院,当天就返回了剧组,这段时间,雷军的身边特别清静,郭凯森去拍戏了,梅晓洁带着父母远足了,梅晓华跟着导师去外地参加一个课题的研讨了,就连朴哥也陪着媳妇回韩国省亲了。

  刚开始的几天,雷军特别的不适应。养老院的爷爷奶奶们都很疼他,这段时间发生在雷军身边的事,他们也从各种渠道打听来了,老人们别提多心疼他了!

  孩子身体这么不好,还要承受这么大的磨难,心里得多难受啊!不行,我们得好好劝劝孩子,得让他想开了!于是老人自愿行动起来,组团对他进行心理疏导。

  那段日子,雷军每天从睁眼到睡觉,如果不是刻意躲避,身边就能一直有人宽慰他,开导他。差不多同样的话从早听到晚,说完一天说两天,你说完了他接着说,雷军烦得都快冒烟了,好多时候真的忍不住想下逐客令了,可一看见爷爷奶奶充满善意的眼光,好孩子雷军就什么话也不敢说,甚至连一个不耐烦的表情都不忍心做了。

  就这么坚持了好几天,居然把雷军给耗病了,气喘咳嗽发烧,因此好心的爷爷奶奶们才不整天都耗在他的身边了。

  季节更替的时间,体弱的人自然容易生病,这段日子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饶是所有的人都顾念雷军的身体,什么事都不让他跟着忙活,他也一样是心力交瘁,梅晓洁和郭凯森走的时候,他其实就开始有感冒的症状了,而且这些天雷军也没休息好,到不光是因为爷爷奶奶们的骚扰,主要让他犯心思的,还是王琦的事。

  那天上午一大早,检察院的人就来看他了。自从他住进养老院,检察院的人来过一两次,都没跟他再谈案子的事,只是单纯的慰问,每次还都会给他带些慰问品,这次他们来,还是带着东西,是向他宣读了检察院不起诉的决定书。

  这件事其实呼延礼早就跟雷军说了,也就是个早晚的事,所以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意外。当时气氛挺好的,检察院的人宣读完决议,还跟他聊了会儿天儿,又问了他的身体情况,还鼓励他好好养病,别放弃什么的。只是出于职业的习惯,关于雷军涉及的案子,两人谁都没多说一句话。

  雷军是个特别懂得进退的人,很多事人家不说,他也不会多问。后面还有什么需要继续做的,自然有呼延礼去打理,本也不用雷军操心。

  检察院的俩人前后呆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起身告辞了。看着他们俩人都走到门口了,雷军也不知怎么突然就问了一句:“我们王总现在怎么样了?”

  俩人停住了脚步,都有些发愣,想了一下,又相互对了个眼神,高个的说:“一审已经下来了,十年。”

  雷军当时就傻了,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们走了以后,雷军怎么都坐不住了,想来想去,还是给呼延礼打了电话。

  虽然有洪梅这层关系,雷军跟呼延礼还是保持着距离。在他的心里,呼延礼的世界跟自己实在是有隔着千山万水了,不是刻意靠近就能真的混到一起的。所以,除了官司的事,雷军从来不去麻烦人家,对这位呼延大哥始终是敬而远之,尊敬有加。这样主动给他大电话,也是头一次呢!

  电话打通了,雷军先客气地跟呼延礼问好,然后又跟他说了检察院来人的事。呼延礼关心地询问到:“除了宣读决定,其它问题他们没有说什么吧?”

  “没有,就宣读了决定了,然后问了问我的身体情况,让我好好休养。”

  呼延礼的口气里明显带着轻蔑:“他们也就能说些个废话了!放心吧,这件事不是他们想完就能完的。你就负责好好养身体,其它的事不用操心。奶奶的,让当事人身心受到这么大的伤害,不是一两句便宜话,处分几个人能了的。”

  呼延礼是个气场强大的人,说话的口气从来都是充满自信,这让雷军郭凯森他们这样的平头百姓,对他充满了敬畏。此时此刻,雷军到了嘴边的话,竟然怎么也说不出了。

  “谢谢,谢谢您,呼延律……呼延大哥,我……我……那个什么,我……”

  雷军支支吾吾,呼延礼就知道他一定是有话要说。他没忙着问,耐心地等着雷军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