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二十七 杀人有罪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100 2017-04-17 16:30:47

  雷军如风暴般猛烈的情感刮进梅晓洁的心里,竟然变得温柔又温暖,让她留着血的伤口不再那么痛彻心扉。

  梅晓洁把头深深地埋在雷军的怀里,用力点头,哽咽着说:“我相信,我真的相信。咱俩一块儿熬,一定能熬得过去!”

  郭凯森在火葬场把所有的事都办利索了,三个人直接开车去了梅母在的医院。

  路上接到了梅晓洁接了梅晓华的电话,他说老妈今天好很多,喝了早晨梅晓洁送来的西瓜汁,还吃了小半个面包。

  到了病房,梅父也在。见他们进来,二老的眼睛一下子又红了起来。

  “都……都办好了?”

  梅父的声音是那样的颤抖。

  “嗯。”

  梅晓洁轻声回复。眼睛却始终不敢看他们俩。

  才几天的功夫,两个还没有到60岁的人,竟然苍老成这样。父亲高大的身躯瞬间萎靡了下来,怎么都站不直,母亲那头一向引以为傲的黑发,竟然一下子白了大半。

  梅晓洁心疼得快要窒息了。慢慢地走到梅母的身边,梅晓洁轻轻的搂着她的肩膀。梅母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梅晓洁他们回来之前,梅母和梅父已经商量好了。今天是孩子火化的日子,他们心疼,晓洁更难受。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要给梅晓洁雪上加霜。

  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梅母一看见梅晓洁憔悴的面容,还是控制不住地掉了眼泪。

  “都没去送送宝宝。真是的,都没去送送宝宝。宝宝肯定想我了,都三天了,肯定想我了。对不起啊,晓洁,真是对不起,都是我的责任,我害了宝宝,也害了你!”

  梅母止不住呜咽着,梅晓洁一直搂着她,使劲憋着眼泪。

  “别这样,老妈,别这样。意外,这就是个意外!是飞来横祸,谁都没法办。咱不钻牛角尖了啊!你不顾着自己,也得顾着我们啊!你要是真有个什么闪失,老爸怎么办,晓华怎么办,还有我,我怎么办?我小的时候没了亲妈,当了妈妈又没了孩子,这是什么倒霉命啊!要是你也不要我了,那我怎么办?”

  梅母一下子抱住梅晓洁,哇哇大哭。

  “我实在是太爱这个孩子了!你们不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他!从看见他第一起,我就把他当成命根子一样珍惜。我想把在你身上没有来得及用的母爱都给了他。可是……这是为什么啊!晓洁啊!我知道你也难受,可我真的是控制不了啊!”

  这心酸的场面实在让人无法克制,屋里的几个大男人也都落泪了。梅晓洁一下下轻轻拍着梅母的背,流着泪说:

  “老妈啊,人有的时候真的不能跟命挣,过去的就过去吧,咱们好好过,以后我肯定加倍疼你,孝敬你,连上乾乾的那份,好不好?来,咱们擦擦眼泪,不哭了,宝宝在天上看着呢,他可舍不得让姥姥这么难受。”

  雷军擦干眼泪,摇着轮椅凑了过去。

  “阿姨啊,您一定得想开了,晓洁说得是,您要是垮了,这个家就真的少了支撑。我也不会说安慰人的话,就是希望您节哀,希望您能保重身体。”

  梅母平静了一下,叹了口气:“我知道,我一定努力。这段日子给你们大伙添麻烦了,尤其是你,小雷,身体这样,还一直跟着忙前忙后的,阿姨这心里真是不落忍。”

  梅母话音刚落,梅父也接着说:“是啊,这些日子大小事真的多亏了小雷和小郭了。谢谢你们了。”

  雷军还没说话,郭凯森红着双眼抢着说到:“您二老还跟我俩客气。叔叔阿姨,我们现在就一个想法,您二老好好的,一定好好的。”

  梅母还拉着梅晓洁的手,冲着郭凯森点了点头。

  “好,阿姨和叔叔一定好好调整,不让你们这些孩子再走心了。那什么,晓洁啊,家里面所有宝宝的东西还没整理吧?正好,宝宝的东西,你留一两件当念想,其他的我和你爸都要收着。一会儿我就去办出院,后面的事呢,你们几个孩子都不用管了,刚才我们俩也商量了,过过我们就去挑墓地,找个风水好的,合适的话我们就买下了。先把孩子安葬了,等我们百年之后,你们就把我们和乾乾埋在一起。”

  梅晓洁和梅晓华忍不住异口同声喊了声妈,却被梅父接过了话茬。

  “这是我和你妈共同的意愿。人早晚都得走这一步,没什么好忌讳的。百年之后能跟自己的最爱的孩子埋在一起,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你们必须要满足。当然了,这选墓地的事,我们也用不着你们操心,钱也不用你们操心,你们就记得我们俩的话,就算是遗嘱吧,你们理解最好,不理解也得学着理解。”

  梅晓华红着眼睛说:“你们俩随便!不过有个事我也得提醒你们一下,你们俩的身份,不光是姥姥姥爷,你们还是爸爸妈妈,是有责任的,除了乾乾要疼,还有我跟姐姐呢!为了我们,你们也要好好的,健健康康的,不然我们俩就真的生你们气了!”

  梅母郑重地点点头。

  “嗯,记住了。爸爸妈妈都记住了。我们会好好的,不让你们操心,不给你们添麻烦,好好疼你们,爱你们。还有,晓洁啊,这段时间就回家住吧,你一个人住我也不放心。”

  梅晓洁回头看看雷军,又看看梅晓华。

  “妈,是这样。我和晓华商量了一下,想等您出院以后,身体稳定下来,就和老爸出去旅游旅游,散散心,我俩的意思是……”

  还没等梅母说话,梅父抢过了话头,气愤得脸都红了。

  “散什么心?这个时候我哪都不会去!你妈也不去!我们跟那个姓赵的没完!这官司我还就跟他打到底了!他害了我宝宝的命啊!我要他偿命!我跟你妈一个意思,我们必须要让他杀人偿命!哼!我老梅也是混社会的人,这么多年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底线,我为了我闺女忍,更是为我们的宝宝忍!这下我不用忍了!一条人命啊!绝对不能便宜了他!你们谁都不用管,我有我的门道。弄死他,给我宝宝报仇,就是我现在唯一的、必须要做的事!”

  梅父说完,梅母坚定地点头。

  “对,我也是这个意思,我坚决支持你!这个畜生,他根本就不配活着!就是倾家荡产,也得弄死他!”

  夫妻二人同仇敌忾,梅晓华和梅晓洁相互看看,刚想说什么,却被郭凯森拦了。

  “那个什么,叔叔,您说得对。我也支持。就是您别太着急,还有吧,人激动的时候,容易把是办走畸了。我觉得吧,您这事必须要办,但不要在气头上办。还有就是,您也别就这么把我们都排除在外,咱们人多力量大。您看这样,等阿姨身体好些了,咱们也找个律师。这样办起事来不就能更有章法了吗?您说是吧叔叔。”

  雷军明白郭凯森的意思,也赶忙跟着说:“叔叔我也是这个意思,这么大的事,咱们哪能便宜了他啊!那什么,我也没跟您打招呼,昨天就给呼延律师打了个电话,呼延律师您知道哈,就是给我打官司的那个。一来我是觉得专业律师见多识广,肯定能给咱出点招儿,二来是觉得呼延律师的能力强,人脉也广,跟我哥他们又有特别深的交情,做起事来肯定不遗余力。结果我一说,他挺愿意帮忙的,那什么,叔叔,咱等阿姨身体再稳定稳定,您和阿姨跟他聊聊,听听他的意见,成吗?”

  郭凯森和雷军的话让梅父和梅母的情绪稳定了不少。

  “我也知道,这事要是太急了,也不一定办得好。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梅父的态度缓和了很多,梅母跟着点头。

  “是呢,一想到那个禽兽还好好的,这心里就……小雷啊,能不能跟呼延律师说说,下午我和你叔叔就想跟他谈谈。”

  “对对,要是能下午最好,小雷,你让呼延律师给咱办个加急,费用不用考虑,人家是大律师,要多钱我们都能接受。”

  雷军很有耐心。

  “那是,只要能把王八蛋办了,咱不在乎钱,您看这样行不行,呼延律师今天飞香港了,3天以后回来。他一回来,咱立刻去,好不好?这几天您二老再捋捋思路,到时候咱也能拿出成熟的意见来,两边一凑,事半功倍了就。”

  梅父梅母让雷军说得彻底平静了,纷纷表态就这么办了。屋里的四个年轻人,瞬间都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梅晓洁和梅晓华太了解他们的父亲了。他真的是下了跟赵伟成死磕到底的决心了。如果赵伟成逃脱了法律的严厉制裁,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但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虽然他们也跟父母一样,恨不得赵伟成死,但理智让他们清楚得知道,这其实也只是个意外,最多也就是误杀。

  但这样的结果,对于一心只想让赵伟成杀人偿命的梅父梅母来说,是无论如何也是接受不了的。所以郭凯森和雷军才抢着先拖延一下时间,让老人的心情慢慢稳定下来,然后在想办法沟通。

者也

好久没有更新了。本来就没人气,这下更惨了。不过我还是想把它给弄完,善始善终嘛!欢迎以前看文的小伙伴回来围观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