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二十六 惨绝人寰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72 2016-12-13 09:27:14

  赵伟成丝毫不理会梅母,不说话,抱着孩子沿着电动扶梯跑。一转眼就上了三四层。怀里的孩子开始哭了,那哭声像刀子一样扎得梅母的心生疼。眼泪也掉了下来。

  眼看距离越来越大,梅母哭着大喊:

  “赵伟成,快把孩子给我放下啊!你别这样!有什么事你说,别这样!这样会吓着孩子的啊!”

  冬天晚上的卖场本来就客流稀少,听着一老一小喊话的内容,又都是一家人,既然是家务事,旁人除了小声议论议论,也都没生了拦阻的心。

  眼看着赵伟成抱着哭喊的孩子到了扶梯的最高层,梅母心生绝望的时候,郭凯森和梅晓华从停车场出来了。

  几秒钟的时间,两个人就把眼前的一切弄明白了,于是一起不顾一切地往扶梯这跑。

  赵伟成看见这两个人跑过来的架势,心里有些发慌。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乾乾在他怀里咕呦得更厉害了。

  救我呀,小舅舅,森森叔叔!我不跟他回家!我要姥姥!”

  梅母也看见梅晓华和郭凯森了,心一下子稳当了好多,不过她也没忘了叮嘱他们二人:“晓华!森森!赶紧的,赶紧的,把那个姓赵的截住!他也不知道为嘛,抱起宝宝就跑!小心点啊!别打架,讲道理啊!千万可别吓着咱宝宝啊!”

  梅母的呼叫终于引起了路人的注意,商厦的保安也过来了,忙着打听到底出了什么事。

  梅晓华和郭凯森都朝着扶梯方向快跑,梅晓华边跑边喊:“姓赵的,你赶紧把梅宇轩给我放下!别你妈找不痛快啊!乾乾,乾乾别哭啊,小舅舅来了!”

  赵伟成低头看,梅母身旁的保安正跃跃欲试准备追他,抬头看前面又有郭凯森和梅晓华在堵截,情况实在是严峻啊!

  怀里的孩子也越闹越凶,赵伟成也急了,上去就给挣扎得孩子一个大巴掌。

  “再嚎!再嚎老子把你扔下去!”

  乾乾被打愣了,沉了一下,放声大哭,并更加用力地挣扎。

  “臭爸爸!坏爸爸!我讨厌你!我不跟你回家。我要我姥姥,你放开我!——姥姥救我,姥姥,他打我!”

  梅母稍稍平静些的心又乱了。在扶梯上跑,几次都差点栽下去,要不是被旁边的保安扶住,非得出危险不可。就这样,她还是不断地喊,甚至央求赵伟成。

  “宝宝不怕,宝宝不怕啊!姥姥来了,来了啊!赵伟成,求求你,求你别打孩子,孩子惹你了,我给你道歉,给你道歉!你要什么,你就说,要钱吗?多少钱?你开个价!”

  梅母的话,让赵伟成受到了严重的刺激。钱,就你们家那点钱对我算个屁啊!我在你们的眼里,到今天为止,还是个乡下来的穷小子吗?

  孩子还在挣扎,还在叫着姥姥,赵伟成暴怒了,腾出手来准备换个姿势,好好修理一下他。就在这个时候,乾乾突然一个打挺,赵伟成一下没抓住,孩子的身体一下子就脱离了赵伟成的掌控,人腾地飞了出去,瞬间跌出扶梯,跌倒了5层楼下。

  赵伟成保持着伸手捞的姿势,半天都没缓过神。

  郭凯森和梅晓华同时尖叫,趴在五楼共享空间的栏杆旁,看着孩子啪地落地,瞬时瘫软坐在了地上。

  梅母眼看着孩子从自己的眼前飞过,听着宝宝在这个世界上发出的最后的声音:姥姥!姥姥!救……

  世界瞬间崩塌,梅母觉得她的魂就这么跟着孩子走了。

  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孩子已经走了三天了。

  她没能再见她从小拉扯大的孩子,最引以为骄傲的孩子。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梅母目光呆滞。看着床边的梅晓华,半天都划不过魂来。

  有阳光照进来,有笑声传进来。这里是地狱还是天堂?其实都无所谓,只要有宝宝在,哪里都可以的。

  梅晓华撒娇的趴在梅母的身边。

  “妈妈,醒了?喝点水好不好?我姐早晨刚刚榨得西瓜汁,特别甜,您睡着的时候,我偷喝了好几口。”

  “给宝宝……”

  三个字一出口,梅母一下子就不再说话了。无神的眼睛不知该看向何处。

  梅晓华的眼眶湿润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知道老妈是不是能闯过这一关。

  梅晓华也是眼看着乾乾摔下楼,眼看着孩子脑浆迸裂,瞬间撒手人寰的,心中的那份悲伤无法言喻。他太理解母亲此刻的心情了。这样的惨剧,任谁也无法接受,又何况是母亲?

  赵伟成已经被警方控制了。可就是杀了他又能怎么样?那个可爱的孩子还能回来吗?梅家人无论怎样,也没办法接受这样悲惨的事实。

  三天了,梅母的精神自始至终处在失控状态,混沌时,几次要寻短见,要去陪她心爱的宝贝。清醒了,就拉着梅晓洁的手,不断地说,对不起,对不起啊!是我没照顾好孩子!是我害了孩子!

  自己的亲骨肉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人世,梅晓洁一样痛的绝望,她觉得自己把前半辈子的眼泪都集中在这个时刻,掉了个够。抱着孩子残破的身体,她觉得自己已经疯了,可看看梅母悲痛欲绝的模样,她又只能咬牙让自己挺着,这个时刻,为了可怜的父母,她还不能倒下,更不能肆意宣泄心中的悲苦。

  郭凯森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了雷军,一边说一边哭,他说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赵伟成,这个王八蛋,老子再见他,能杀了他!

  雷军自然跟郭凯森一个想法,只是这样的烂人死不足惜,活着的可不能有事啊!

  为了方便照顾梅家人,郭凯森和雷军都住到了雷家,大事小事郭凯森都事无巨细地承揽下来,所有跑跑颠颠的活儿都是他来做,雷军干不了什么,只是尽职尽责地盯着梅晓洁,盯着梅父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睡觉的时候睡觉。

  从始至终,雷军很少说话,梅晓洁哭他就给她拿纸巾,伸出双臂抱着她,梅晓洁睡不着的时候,他就陪着她坐着,给她按摩。去的停尸房,给孩子换衣服整理遗容,这些让人心碎崩溃的时刻,雷军就像影子一样,时刻不离她的左右。

  冷静下来,梅晓洁就说,你身体不好,不要整日陪我。我能熬过去的。雷军什么都不说,还是跟着她,寸步不离。

  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本来趋于平静的生活又一次起了波澜。

  孩子火葬那天,天降大雪。

  好多人都要送孩子最后一程,却被梅晓洁拦了。那天只有雷军和郭凯森两个人陪着她。

  见孩子最后一眼的时候,梅晓洁一边哭一边说:“宝贝啊,虽然你在这个世界上呆的时间短,可你比一般的孩子都聪明,你会记住姥姥姥爷,小舅舅,雷军叔叔,森森叔叔,对不对?还有妈妈,更不会忘了,对不对?宝贝啊,你这么可爱,肯定是会上天堂,做个快乐的小天使。妈妈祝福你,我们都祝福你!永别啦,梅宇轩,我的好儿子!”

  悲痛欲绝的母亲,送别还未及长成的孩子,造成这场惨剧的,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雷军和郭凯森也是唏嘘不止。

  如果有来生,亲爱的小孩,我们都想再和你相遇。祝愿你一路走好。

  送走了孩子,郭凯森让梅晓洁推着雷军到自己的车上等着,后面的事都由他继续办理。

  坐在郭凯森的车上,梅晓洁先打着车,开了暖风,又把自己的羽绒服脱下来,盖在雷军的腿上。

  “今天太冷了。你小心冻着。要不要喝点水,我带着了。真不应该让你跟着,回头冻感冒了就麻烦了。”

  雷军一把抓住了梅晓洁的手,冰凉得让人心疼。

  “这个无妄之灾太伤人了。晓洁,你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人,我……特别心疼,又无能为力。咱们……咱们一起慢慢熬吧,一定得熬过去啊!”

  梅晓洁的脸上泛起一丝苦笑。

  “这都是我的报应。我从小就不懂得跟人亲,不懂得什么叫感情,更不懂得感恩,而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如今就报应了。儿子啊,那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啊!就这么走了,还死在他亲生父亲的手上!这个苦我该吃的。只是……只是让父母,让你跟着受苦,我……”

  雷军一把把梅晓洁抱进怀里,眼泪突然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哗哗啦啦地涌了出来。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恨自己,我帮不了你,连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就是,晓洁,你千万别有事,你要挺过来,我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你!为了我,求求你,晓洁,为了我……”

  雷军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哭,而且哭得那么彻底。

  “晓洁,咱们一块熬过这个坎儿。你相信我,我会好好努力,有个好身体,也有个好事业,保证以后你不会再这么受苦。一点苦我都不再让你受了。你放心,我说到做到。”

  雷军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他不想失态,他想坚强,但他太心疼梅晓洁了。而又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悔恨。

  “说句实话,我真的不够格当你的未婚夫。让你这么委屈,让你这么难受。不过我发誓,以后不会了,绝不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