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二十五 风雨欲来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17 2016-12-12 11:02:34

  梅晓华在耍活宝,惹了一屋子的笑声。雷军边笑边数落他:

  “真缺德!你这个死孩子真缺德!阿姨怎么了,让你这么损!乾乾这么可爱,能有今天的成绩,都是阿姨的功劳好不好!对了,还有你。你有今天的成绩,能保研,那也是阿姨教育得好。”

  梅晓洁跟着点头。

  “老妈在教育孩子上,确实有一套。我要不是性格不好,不听话,爱跟她对着干,估计上个一本没问题。不过不上有不上的好。要是上了,你就没机会认识我,找我当老婆了。”

  没等其他人反应,雷军立刻就象个马屁精一样附和。

  “那是,那是!一本算个嘛呀!我老婆不上一本,一样是世界第一!”

  郭凯森领着梅晓华做出更种受不了的表情,无奈人家俩人早已经过大风大浪,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管不顾地狂撒狗粮,就在几个人打打闹闹又说又笑的当口,梅晓华的电话响了。

  电话是梅父打的。本来订好了,是由姥爷去电视台接参加排练的一老一小的,结果梅父出门才发现车子出了故障,鼓捣半天,怎么也打不着了,这才打电话给梅晓华,让梅晓华代他跑一趟。

  刚刚还喜眉笑眼的梅晓华立刻晴转阴,说了一大堆废话。

  “跟您说了多少遍了,那个破老爷车还不赶紧报废!三天两头去修理厂,花钱找罪受,烦不烦啊!再说接嘛呀,几步路的事,让老妈打个车不得了!我刚给老妈下的软件,打个快车,都用不了15块钱。”

  电话那端的老爷子立刻急了。

  “让你干点事,你就从来不能给个痛快的。东拉西扯的废话!这么冷的天,还这么晚,带着个孩子,你让她打车?你妈病刚好你不知道?把乾乾冻着了你付的负得了责吗?真是个混球!行了,别这儿跟我这废话,赶紧去!刚才你妈来电话,说今天排练还结束的早了,现在她们已经往外走了。我让她带着宝宝先去对面购物中心的麦当劳坐会儿,喝个饮料嘛的。你别再磨蹭了,赶紧去!宝宝也累了,得早睡觉!”

  屋里的几个人都听见了老爷子的粗声大嗓,梅晓洁一把抢过梅晓华的电话。

  “爸,我跟晓华在一块儿呢,都在养老院呢。这儿离电视台也就十几分钟的道,您别着急,我去接他们。”

  梅晓华一把又把电话抢过来,冲着梅晓洁翻了个白眼。

  “没你事儿,就你能——行了老爸,别啰嗦了,你告我妈,我最多二十分钟就到。噢,你让她给我买俩派带着,别买香芋的就行,别忘了啊!”

  梅晓华没等梅父再说什么,就利索地挂了电话,边穿外套边说:“梅晓洁,你就爱乱掺和事。老爸这个人特别拧,就那个破车都说他多少回了,让他换让他换,就不听,多耽误事啊!行了行了,你就老实在这儿呆着吧,好几天都没来了,哪能现在就走啊!接着再跟姐夫腻乎会儿——诶,森哥,你怎么着,也别在这儿当电灯泡了吧。你看这样好不好,咱俩一块去接我老娘他们,然后就酒吧玩会儿去?朴哥那天跟我说,他们那儿新来了个菲律宾的乐队,玩摇滚的,倍儿嗨森。”

  郭凯森也开始穿外套。

  “朴哥就是吹牛,我都看见了,嗨森个屁!菲律宾的,能好哪去?全是大业余,还倍儿杀马特。不过我倒是同意跟你一起走。人得有自知自明,我不能在这儿呆着给我哥和我嫂子碍眼,等他们俩轰我走我再走,多栽面啊!。”

  雷军离着郭凯森近,不客气地给了他一脖留,梅晓洁也不客气地踢了梅晓华一脚。

  “快点滚!你们俩都快点滚吧!”

  两个人嘻嘻哈哈地走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梅晓洁说:“这两个臭二货!真是除了心眼好,也没什么优点了。”

  “有啊,都特别聪明有才华。其实你也挺聪明的,还有咱儿子,更聪明。咱们这一家里,最笨最没文化的是我。”

  雷军说得特真诚,梅晓洁给雷军到了杯水,摸了摸他的脸。

  “没关系,我就喜欢又笨又没文化的,贱吧?呵呵呵!要说咱儿子跟同龄的孩子比,确实要聪明些,只是咱老妈也太能闹腾,显得倍儿没档次,倍儿少见多怪。她以前真不这样,我是不知道,晓华从小到大,那也是小神童级别的小孩啊,不能说比乾乾厉害,起码不差。上学以后功课好就别说了,还挺多才多艺的,得过好多的奖,那也是人见人爱的啊。就那样,也没见老妈嘚瑟过,还成天找他的茬,犯个小错都得挨打。诶,真是没地说理去。说到底,乾乾和他姥姥太投缘。说句不好听的,以后要是这孩子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得要了她大半条命去。”

  说完,梅晓洁忍不住乐了。雷军也乐了。

  所有的欢笑,都定格在了这个充满了喜悦的晚上。

  当梅母真的差点丢了大半条命的时候,梅晓洁突然想起自己随便说起的一句话,一时间不禁感慨宿命的能量。

  这一天,注定成为所有人共同的噩梦。

  一切源于偶遇。赵伟成从律师那里回家,路过商厦,去里面的超市买日用品,这么巧就和刚刚进来领着乾乾的梅母走了个对脸。

  乾乾眼尖,一下子就认出了赵伟成。小孩拉了拉梅母的衣襟,小声说:

  “姥姥,是爸爸。”

  梅母心里一咯噔。

  怕对孩子的成长造成负面影响,梅家上下再恨赵伟成,却也从没有跟孩子说过一句过分的话。关于父母离婚的事,梅母想尽办法淡化,为的就是能不让孩子心里有阴影。

  梅晓洁小时候的样子,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场噩梦,她不想她的孩子也因为家庭不健全,而变得性格有缺陷。为这,她专门上了幼儿心理学的培训班,真的是下足了功夫。

  从始至终,她没有对孩子说过父亲的不是,也告诉家里其他的人要注意。只是说大人们虽然不在一起了,但他们还都很爱他,他还是他的爸爸。

  开始,小孩也问过,他爱我怎么不来看我呢?怎么不带我玩呢?怎么不接我放学呢?姥姥就会说,他有他的工作,等他不忙了,他会来看你,会带你玩,会接你放学。

  孩子毕竟还小,又是姥姥姥爷一手拉扯大的,别说是赵伟成,只要能跟着姥姥姥爷,梅晓洁不在身边他也无所谓。一来二去,这些让大人头疼的问题,他也就不再问了。

  如今这个人就在对面,而且孩子还看见了,梅母有心躲开都不行。虽然心里怀着对这个人极度的厌恶,但梅母还是弯下腰,小声叮嘱孩子。

  “宝宝啊,要有礼貌,要打招呼啊!”

  乾乾用力点点头,然后微笑着对赵伟成说:“爸爸好!”

  赵伟成愣了一下,然后又暖了一下,但这些都不足以让他沉醉。他高兴了,不是因为见到了儿子,而是因为他马上想到了自己一直琢磨着的正事。

  看来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啊!看来老天真的是给他留生路了呢!这才叫得来全不费功夫呢!想了好几天怎么去跟梅晓洁说关于儿子的事,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想了好几个方案哪个都没把握,想得他都快没信心,结果老天就把儿子送到他的眼前了!

  赵伟成堆起狼外婆一样的笑容,伸手拉过乾乾。

  “你好啊,儿子!”

  赵伟成的一声儿子,几乎把梅母给恶心吐了。想着当初他为了所谓的事业,竟然放弃孩子的抚养权的无耻之举,看着他那副伪君子的嘴脸,梅母脸上的鄙夷怎么都掩盖不住。

  不过,梅母还是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走过去一边拉着乾乾一边说:“真巧,来买东西吗?”

  赵伟成的手也紧紧拉住乾乾。皮笑肉不笑地应付着梅母,然后俯下身对着乾乾说:

  “是呀,是呀!真是巧哈——儿子,好久不见了乖儿子!还这么帅!想不想爸爸啊?”

  乾乾两只胳膊分别被两个大人拽着,拽得他有些紧张。于是他几次想甩开赵伟成的拉扯,却没有成功。

  听到他问话,颇有些敷衍得回答道:“嗯,想——姥姥,我们回家吧!”

  乾乾边说,边奋力挣脱开赵伟成的拉扯往梅母的怀里靠,没想到却被赵伟成一下子抱到了怀里。

  “真是个乖儿子。既然想爸爸,那就跟爸爸回家。”

  话音一落,抱着乾乾就上了傍边的电动扶梯。

  “爸爸的车就在楼上的停车场,爸爸带你回家,咱们回家啊。”

  眼看着赵伟成抱着孩子上了扶梯,梅母还楞在原地,直到听见乾乾大声喊:“放开我,爸爸,你快把我放下!姥姥,姥姥!”的时候,梅母才醒过味来。

  梅母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完全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一边踉踉跄跄地往扶梯上跑,一边大声的喊:“赵伟成你要干什么呀!赶紧把孩子放下!宝宝啊!宝宝别怕啊!姥姥来了,姥姥来了!赵伟成,你有事说事,你先把孩子给我撂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