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二十三 报应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46 2016-12-10 16:33:46

  所有的一切瞬间失去了掌控,赵伟成的心顿时变得凄凉。就像小时候,穿着露底的鞋,奔跑在荒凉的大山里,那样没着没落的感觉,又回来了。

  是结局吗?结局究竟会怎么样?会有多惨?赵伟成合衣躺在床上,一夜都没闭眼。

  余斌跟谢伟居然是朋友,这层关系,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原来谢伟出招打击自己,有这么个靠山支撑,怪不得自己屡战屡败呢!怪不得自己会输得这么惨!

  还是太大意了。太轻敌了。谢伟有了这么硬的后台,赵伟成以为,自己如今再做困兽之斗就不明智了。

  认输吧。赵伟成这么想。

  明天一早先去找谢伟,认罪,请求原谅。韩信尚且要受胯下之辱,赵伟成当然想得开,这样的屈辱赵伟成也受得起。

  大丈夫能伸能屈,只要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

  仔细想来,赵伟成觉得自己这次失败的主要原因,一是急于求成,而是没有把握住叶子。

  虽然当初他和叶子相交,更多的是被她的才貌吸引,但归根结底,让他彻底放弃并毫不留情地干掉柳家,还是因为她雄厚的背景。

  可说来说去还是福薄啊!这马上就到嘴的肥肉,一下子就飞了。赵伟成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也无法原谅自己的失误。

  跟谢伟工作过这么久,赵伟成本以为对他很了解。

  谢伟从不避讳自己的出身,在赵伟成看来,某些程度上,他的经历甚至比他还差。

  出生在大西南,母亲早逝,父亲身有残疾,一家人最大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不为吃饱饭发愁。

  谢伟是家中独子子,从小聪明伶俐,成绩优异,寒门学子,越优秀越凄惨。为了让他能上出学来,一家人也是拼了,父亲拖着瘸腿常年在建筑工地打短工,三个姐姐连中学都没上,接踵去广州打工,辛苦挣钱供他读书。

  当然,谢家的结果还是很好的,他们所有人的努力都没有打水漂。

  谢伟勤奋刻苦,也能抓住机会,从上大学开始,步步都走得顺风顺水,就连一身病的父亲也沾了他的光,过了几年一时不愁的享福日子,才离开人世,至于三个姐姐,也都在谢伟的帮助下,有了很好的归宿。

  在大家看来,谢伟能这么对待自己的家人,跟他的妻子又很大的关系。他们是大学同学,妻子是T市人,当初谢伟选择留在T市工作,就是因为妻子的缘故。

  妻子是个独生女,父母就是平凡的小学老师。家境勉强算个小康吧。只是妻子很贤惠,丈人丈母娘也很平和,就算谢伟只是个工薪阶层,拿着微薄的薪资,要养活老父亲,要给三个姐姐经济上的援助的时候,他们也从没有说过一句埋怨的话。后来谢伟的事业得越来越大,他们也没有在经济上跟他提过任何要求,岳父岳母始终本本分分地住在自己买的教师村的小单元里,过着安安静静的日子。

  或许就是这样,才让赵伟成有了轻敌的情绪,没有过硬的后台,以为他不过是凭运气走到今天,完全没有想到,余斌竟然说他是自己的朋友。

  余斌,这个响当当的名字,这个行业里无人不知的资本运作大鳄,就算自己公司的大boss,实力跟他相比也只能望其项背吧!能跟他是朋友,该是件多么了不起的是呀!

  可他谢伟就是能不动声色,能把这层关系埋得这么深!这样的心机,这样的城府,真的是让人不得不佩服啊!

  想到这,赵伟成的想法变了。要不先去找余斌?对,还是先找余斌吧。

  如今看来,自己跟谢伟毕竟是直接的矛盾双方,谢伟对自己的恨真的是不轻。没个第三者在一边帮衬,这个台阶恐怕还真的不太好下。如果找余斌的话,情况应该会好些吧。

  不管怎么说,自己跟余斌没有矛盾,跟叶子还有这么层关系。就算自己在跟叶子相交的时候,有欺瞒的情况,但应该算不上是大的原则问题吧。

  赵伟成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对,并给予了肯定。这个时候,叶子应该也在他家,就算分手,还是有些情分在的,以他对她的了解,如果眼看他卑微到土里,还不会帮着说两句好话么?

  翻来覆去的熬过漫长的夜。看着天渐渐发白。赵伟成鼓励自己,车到山前必有路,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老子命硬着呢,没那么容易死。

  打起精神出了卧室,赵伟成洗了个澡,又把昨天剩的饺子煎着吃了。尽量精精神神的出了门。

  打着了车,赵伟成先给秘书打了个电话。

  “你先什么都别说,我没空听。有天大的事你都给我顶着。我现在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办一件特别重要的事。中午才能回去。就这样了。”

  说完,他立刻挂了电话,任凭秘书在电话的那一头哀嚎。

  已过了早高峰,路上拥堵情况也好了很多,凭借着叶子给的线索,赵伟成顺利地找到了余斌的住所。并顺利地得到了他的接见。

  是余斌亲自给他开的门,并把他带进来客厅。

  余斌的家在市中心,是个独栋别墅,两层小楼,有个精巧的院子。房间收拾得很干净,却没有一丝奢华之气,甚至可以说是很简朴,这让赵伟成很意外。

  余斌在江湖上的传闻很传奇,所有的故事似乎又都和情AA色有关,在一般人的想象中,余宅必是个奢靡的销金窟,但传言就是传言,如今站在这普通却很舒适的大房子里,赵伟成又一次想到了自己对谢伟的曲解,很多事不能靠听,甚至不能靠看,只有用心挖掘,才能找到本真。

  没有顶级奢华的水晶大吊灯,没有附庸风雅的古董字画,可余老板的实力从不容任何人小觑,人家的江湖地位早已不用任何附加品证明了。

  更让赵伟成意外的,李潇也在。穿着普通的家居服,俨然就是这个房子的半个主人。见到他,风轻云淡地打个招呼,就上楼回起居室了。赵伟成的脑子转的飞快,原来……

  余斌还是那张不动声色的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满脸谦卑笑容的赵伟成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也坐。谈不上不客气,当然更谈不上客气,因为他连一杯水都没让工人给他倒。

  “找我什么事?”

  赵伟成从进屋一直保持着的谦卑笑容稍稍收敛了些,有些沉痛地说“斌哥,那个叶子她……”

  “请叫我余总。”

  余斌不怒自威,让赵伟成有些心慌,立刻改口道:

  “余总,那个我跟叶子的事,您知道了。我……我……那个很是对不起。我是想……”

  “叶子去法国了。今天一早的航班。我想,你们的事,她应该跟你也说得很清楚了。而据我了解,你们之间也没有财物上的纠葛。噢,对了,我让叶子跟你说的事,她一定跟你说了。你是为这个事来找我的吧。有事就说吧。”

  余斌说得很轻松,赵伟成的心却越缩越紧,紧得让他都有些要窒息了,跟人打交道时的自信不知都去哪里了。

  这个时候,李潇从楼上的起居室出来,进厨房拿了杯咖啡。余斌立刻扭头说:“你还没吃早点,别空腹喝咖啡,回头又该胃疼了。餐桌上有阿姨刚刚烤的曲奇,蔓越莓的,没加糖,你吃两块再喝咖啡。听话,啊!”

  李潇点头,转身回去拿曲奇。赵伟成慌忙起身说:“您吃早餐了吗?是不是耽误您吃早餐了?你去吃,去吃吧,我等着。”

  余斌摆摆手。

  “你现在的、以前的情况,我都清楚。谢伟是我的朋友,他这么做,就是为了拿回曾经丢失的尊严,做之前,他特意跟我打过招呼,我同意,也愿意无条件的支持他。这么说,你肯定也就死心了。所以,你什么都不用跟我说,说了也没有用。这一切不可能改变。”

  ……

  赵伟成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余家。只是当冷空气肆无忌惮得钻进他的身体时,他才发现自己手里拿着外套,根本都忘了穿。

  一切都在弹指一挥间结束。

  赵伟成亲手抓的项目,因为弄虚作假,又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被工商、税务、还有公安同时立案调查。从而导致赵伟成他们的公司受到牵连,也在第一时间被勒令停业。曾经红极一时的基金公司,因此受到重创,就连总公司也受到牵连,股票连续3个跌停,损失惨重。

  赵伟成被撤职,停职,配合监察部门调查,连护照都被检察机关收了。

  案件以摧枯拉朽之势行进。破鼓万人捶,没有人替赵伟成申辩,没有人替赵伟成美言,时至今日,凡是没有落井下石的,已经算是他的恩人了。

  赵伟成跟自己的律师讨论过好几次案情,律师的意思,也很不乐观。毕竟是由于你个人的失误,造成国有资产受到重大损失,在当下,刑事责任避免不了。这个官司,如果能打个缓刑,应该就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