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二十二 小确幸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87 2016-12-09 09:18:43

  没等梅晓洁说话,梅母就抢着说,你稍等,你爸爸马上出门,过不了多久就把饭菜给你们送去。宝宝还得再吃点,不过你也别给他吃多了,喝一小碗馄饨,再吃半个银丝卷就行了,吃太多了,容易上火。睡前宝宝要喝的牛奶我也让你爸爸给你们带过去了,你给他热热,你可不能给孩子喝凉奶。宝宝在干嘛?好吗?早晨有点咳嗦,现在怎么样了?有没咳嗽啊?流鼻涕了吗?你看看他的舌苔有没有厚啊?宝宝要是这会闲着,跟我说会儿话吧。

  梅晓洁半天插不进一句话,听着她不间断的唠叨,忍不住想笑。这就是一分钟都离不开啊!这到底是谁生的孩子啊!

  乾乾知道是姥姥打来的电话,立刻也蹦着脚要跟她说话,不断大声地嚷嚷,姥姥,姥姥,你好了没有啊!姥姥,姥姥,我可想你了,你干什么了啊!姥姥!妈妈,我要跟姥姥说话!

  梅晓洁让这一老一小闹得心乱,板起脸先制止了小的,然后又哄老的,告诉他们俩都稍安勿躁,等她脱了衣服,就把视频打开,让他们俩面对面的聊。

  一老一小视频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结束。要不是小宝贝还需要再补充点粮食,这视频就得玩到手机没电。

  吃饱喝足,又看了会儿动画片,洗漱完毕,临睡前,乾乾又和姥姥语音了好几个来回,光么么哒就说了七八遍。终于把他糊弄睡了,梅晓洁一看表,都快10点了。

  这才腾出空给雷军打电话。电话都没嘟一声,雷军的声音就传过来了。

  “晓洁。”

  梅晓洁一阵心酸,她能想象这一晚上雷军手攥着电话魂不守舍的样子。她知道他惦着她,但又不敢让她分心。那份焦虑和煎熬,梅晓洁知道。

  “刚把小祖宗搭对睡了。这一晚上,太能折腾人了。你怎么样?”

  “我挺好的。晚饭吃了份蛋羹,还吃了两个包子。森森临走又给我弄了杯麦片喝。今天上午院长查房,下午主任查房,都一个劲儿地表扬我,说我恢复得好,让我继续努力。哦,还有,出院的手续也都弄好了,明天森森就办。应该下午我就出院了。都安排好了。今天晓华还把这儿的一部分东西都送到养老院了。朴哥给我买了个新轮椅,全自动的,特好使。那什么,明天你也不用过来了,阿姨病着,你帮不上忙,把乾乾带好,让她放心就行了。我这儿那么多人伺候着,你放心。”

  “嗯,我真是过不去了。老妈感冒还挺厉害,老爸说,今天还发烧了,到医院开了三天的液体,这几天得吊瓶了。看样子一天半天还好不了,乾乾得我带了。你那就让森森多受累吧。还有晓华,反正他也没事,跑跑颠颠的事就让他干。”

  “行。你就放心吧。都安排的特别好。你也多注意,这段时间流感特别厉害。还有,那个,晓洁,我……我……”

  雷军开始磕巴了。他想问赵伟成的事。

  梅晓洁还真没想到。虽然当时赵伟成来找她的事,让她很不舒服,她也给雷军和梅晓华分别发了信息,不过这件事在她心里实在算不上什么,过去就过去了。

  这算什么呢?一个旁人给自己添了点恶心,只要不在进一步扩散,别恶心了家人,这事还有什么必要记着呢?梅晓洁要记着的事多着呢,他赵伟成又算个屁呀!

  不过雷军心里放不下。他当然不在乎赵伟成怎么样,他在乎的事梅晓洁会不会受委屈,他怕她不说,怕她难受。

  磕磕巴巴好半天才,梅晓洁从雷军询问中知道了他惦着的事,梅晓洁顿时有些生气地说:“要是开着视频就好了,让你看看我的大白眼!这点屁事你也走心思,真是闲得难受!”

  揪了一晚上的心,就这么啪叽一声落回了原位。

  雷军乐着给梅晓洁道歉。接下来说起以后的生活,他们的未来,包括郭凯森,梅宇轩,还有姥姥姥爷,还有梅晓华,俩人说得都是让人愉快的话题。

  “上午我跟院长咨询了,他说以我目前的恢复情况,半年之内肯定能做腰的手术了,手术虽然有风险,但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些,其实就算是失败也不会比现在更差。我心里很踏实。”

  梅晓洁知道这是实在话,洪梅也是这么跟她说的。她的心真的是越来越踏实了。雷军身体能恢复固然可贵,精神上的复原,更让她觉得欣慰。乐观起来的雷军,浑身上下都是正能量。能干的当然都是自己干,不能干的想办法尽量减轻别人的负担。

  现在他已经把轮椅玩得溜溜的了,去哪儿都不让别人推。上个星期带乾乾去医院看他,雷军让乾乾坐在他腿上,转着轮椅哄孩子玩,把小家伙逗得,要不是梅晓洁硬拽,乾乾这一天就赖在雷军身上了。

  对今后的生计,雷军也开始着手准备了。足球是不能踢了,老师也当不了了。还能做什么呢?一段时间里,雷军见谁都跟谁聊生意经,想着能从中找到些门道。

  结果还是朴哥给了他启示。毕竟做过小学老师,就算是个体育老师吧,跟孩子相处还是比一般人有经验的,那就先在学校比较集中的地方租个房子,开个小饭桌,替没有时间接孩子的家长,接孩子,请两三个退休的教师,再辅导一下孩子们功课。有了稳定的生源以后,就干课外兴趣班,补习班。

  这让雷军一下子就兴奋了。就算自己以后还是行动不便,干这些还真是没问题。

  朴哥也很开心。

  “怎么样?还是哥哥有脑子吧?别看哥哥干得是偏门生意,可这心正着呢!全都想着怎么为下一代好呢!”

  这话让满屋子的人都笑得不行。尤其是他的女人安吉美。

  前一段俩人一起回了趟韩国,见了家长。这婚期也排出来了。

  朴哥的意思,让雷军梅晓洁当伴娘伴郎,雷军立刻就拒绝了。

  “我靠,你找乐吗?我一个瘫子怎么伴?森森那么现成的人你不用,你用我?我知道了,你逼是不是为了用我来衬托你英俊高大帅气?我才不干呢!”

  大伙都笑了。朴哥笑得更凶。

  “这都让你看出来了。要不是你现在瘫着,我连你都不用。靠,老子的朋友,都他妈的帅得冒泡,到时候站我旁边,这不是刺激我老婆吗?更他妈的让人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安吉美笑归笑,话却说得漂亮。

  “鲜花就要插在牛粪上的,那样花才能越来越美。老公,我不在意的,我喜欢牛粪。”

  全屋子的人都做呕吐状,只有朴哥得意的腰杆倍儿直。

  “看见没有?知道老子为什么牛了吗?雷子,好好学着点,等哥这堆牛粪上插了鲜花,就该看你的了!到时候哥给你当伴郎。两堆牛粪站一块,那还不牛上天!”

  雷军嘴茬子不行,明知这话不好听,也不会回嘴,梅晓洁也只会傻乐,关键时刻郭凯森站出来给他们挡橫。

  “我哥是营养土,最高级的那种,比朴哥你这牛粪强太多了。再说了,我哥结婚,当然得我当伴郎,怎么能轮到你呢!”

  当时把朴哥噎得追着打他,还是安美吉稳定了大局,制止了两个没正形的大人的瞎折腾。

  “伴郎伴娘的事回头再说,晓洁,我干儿子当我的花童这个事可不能变啊。”

  细算起来,这离朴哥结婚的日子,还真就没几天了。

  聊了快一个小时的雷军和梅晓洁,又说起了朴哥这事。

  “朴哥对我有恩,他结婚咱不能只随份子钱啊。那样显得太外道了。怎么也得再送点有意义的礼物才行。可送什么好呢?”

  “我正想跟你说这事呢。老妈有个铁姐们,专门做中式服装的,私人订制那种,好多明星的礼服都是她做的,可有名了。老妈给我出的主意,替我定了一套情侣睡衣。样品她都给我看了,最好的丝绸,还有绣花呢,纯手工,特别精致。我想安姐怎么说也算半拉外国人了,应该喜欢这样的东西。所以我的意思,咱们除了份子钱,再送一套这个,行吗?”

  “行行行,太行了。还是阿姨有办法。”

  “那是。老妈说了,到时候给咱俩也定一套。她打电话时还跟人家说,我闺女结婚时的礼服也得你做啊!瞧瞧,有多心急。”

  “不算急。要不是我这事闹的,结婚的事肯定咱得比朴哥早啊!不过我也想开了,让他先结,咱学点经验,到时候取其精华去其糟泊,搞一个倍儿高大上的世纪婚礼!”

  “真够臭不要脸的!”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快乐的笑声是发自内心的。苦,虽然没有过去,但亲尝痛苦的过程,依旧还是会有欢乐的。

  只要你觉得幸福,就一定会找到幸福。雷军和梅晓洁都相信。

  但赵伟成不相信。因为他的幸福正与他渐行渐远。

  叶子走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二话不说冲出去去追,却只看见一辆绝尘而去的车屁股。

  待在原地好久,直到电话又响了起来。

  从他回家到现在,电话已经响过n次了,不用看,他都知道是谁。

  一定是那些他懒得想,懒得理的人,还有那些等着看他笑话的人,甚至还有想他死的人。

  迟缓地转身进了楼道,上了电梯,进了家门。

  屋子里温暖的气息一下子就包围住了他。花香,饭香,酒香,女人香都在,除了花还美,酒已残,饭已冰凉,女人却已不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