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一十八 揭开真相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50 2016-12-05 09:56:27

  这次是李潇沏的茶,然后端给了余斌。

  “沏茶也是手艺,同样的茶不同的手法沏,味道差很多的。你性子急,茶沏出来就带着匆忙地味道。”

  余斌笑了。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好吧,就算你说得对吧。”

  “什么叫就算,就是我对。还有啊,刚才说得事也是我对。你这个人心眼太多,太复杂,一点屁事就弄得乱七八糟的。警告你啊,别做过分的事,影响了叶子的好事,你这个哥哥可罪过大了,知道吗?”

  余斌又喝了口茶,一脸的平静。

  “你跟郭凯森的哥哥雷军关系也不错,也挺熟是不是?他的未婚妻叫梅晓洁。梅晓洁结过婚,有个儿子。那你知道这个儿子是跟谁生的吗?知道他们是怎么离婚的吗?”

  李潇这回彻底傻眼了。

  郭凯森把梅晓洁和雷军送回医院,三个人正一块吃晚饭的时候,制片毛老师打电话过来,说新剧的导演正好来T市办事,有时间,让他过来聊聊。郭凯森没敢耽误,立刻放下筷子就往毛老师说的酒店赶。

  导演人很好,也很有耐心,三个人聊了很久。导演对郭凯森的印象也不错,对他阐述的自己对于剧中人物的理解也很认同。话语间,基本确定了由他来担任该剧的男二号。

  郭凯森很高兴,毛老师也很开心。随后又拉拉杂杂说了些闲白,离开的时候,都快12点了。

  郭凯森开车把毛老师送到家,自己再回家,洗了澡,一看表,都一点多了。

  可能是聊得太兴奋,又喝了咖啡,郭凯森一点睡意都没有。打开电脑,想找个游戏玩会儿,正在这时,放在一边的手机屏幕闪过一条微信,是李潇发的。

  “森森,乾乾的爸爸是赵伟成,对吗?”

  ……

  李潇跟郭凯森聊了很久。终于知道了余斌说得全是真的。

  放下电话,李潇心乱如麻,傻愣愣地站在窗户旁,余斌过来了,他都不知道。

  伸手拿过沙发上的外套,轻轻披在李潇身上。李潇吓了一跳,很快又镇定下来。

  “吵醒你了?抱歉!给我根烟吧。”

  余斌把转身从茶几上拿起烟来,亲自点燃,放在了李潇的嘴里。

  “走心思了?”

  李潇抽着烟,点点头。半天才说话。

  “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真希望自己还是个孩子,没有破碎的心,没有痛苦的眼泪。没有办法的,这些都是注定的,希望她能早日看清这一切吧。”

  余斌搂住李潇的肩膀,轻轻地吻了吻他的面颊。

  “不用这么伤感。很多事没有你想得这么悲观。叶子是个坚强的女孩,你要相信她。至于他们之间的事,不会再走下去了,有人会让它们尽快结束的。因为伪装就是伪装,它就不是真的。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

  一根烟抽完了,李潇转过身一下子抱住了了余斌,没说话,却掉了眼泪。

  余斌深深叹了口气。紧紧抱着他,深情地舔着他流下的泪水。

  “傻瓜。真是个傻瓜。”

  ……

  那一夜,赵伟成彻夜未眠。原本看到李潇手机里儿子照片产生的冲击力,却被余斌的到来给冲淡了。

  没想到这个大名鼎鼎的余斌竟然跟叶子有这么深的的交情。

  回家的路上,赵伟成颇有技巧地把把叶子跟余斌的关系都问清楚了。心中狂喜得难以抑制。

  余斌的实力要让赵伟成形容,那就叫深不可测。如果能得到他的支持,别说眼前的这点麻烦,那以后的事,也是越发的光明啊!

  多日的疲惫和烦恼瞬间一扫而空,回到家,两人自是一通缠绵,翻雨覆雨之中,赵伟成使出浑身解数,把叶子伺候的舒舒服服。如今自己的女神安然入睡,赵伟成则悄悄下床,去了书房。

  把这段时间公司的大小业务又做了次梳理,想了好几套方案,都是围绕如何把余老板牵进来搞得。直到天都亮了,赵伟成才合衣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不到2个小时,就起来了。简单洗漱一下,没等叶子起床,就匆匆赶到了公司。

  叶子起床的时候,家里的阿姨已经来了。说一早赵先生就打电话了,让给叶小姐买最爱吃的煎饼果子过来。

  叶子笑了。

  “这个人就是实心眼。就算爱吃,也不能天天吃啊!阿姨,谢谢您了。我都连着吃了好几天煎饼果子了,真的不能再吃了。麻烦您给我做个三明治好吗?”

  阿姨也笑了。没说二话,就去厨房忙活了。

  三明治还没吃到口,赵伟成的电话就到了。这个电话打得很开心,叶子说了煎饼果子的事,说得赵伟成不停地笑。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得开心,要不是有电话不断地打进来,两个人还能多聊一会儿呢。

  放下赵伟成的电话,叶子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余斌。还没等她琢磨明白是不是打过去,电话又打过来了。

  “下楼。我就在楼下呢。”

  叶子忍不住直翻白眼。

  “你不是回北京了吗?怎么又跑我家楼下来了?诶,你怎么知道我住哪里?”

  “别那么多的废话,赶紧下来。”

  “我还没吃早点呢!”

  “我就是接你吃早茶的!快点!”

   T市最豪华的酒店。

  叶子已经吃饱喝足了,却仍然要吐槽。

  “一点都不好吃。我最讨厌在酒店吃饭了。没有食物该有的味道,只有钱的味道。只有你们这些资本家才会喜欢。”

  余斌笑了。回头招呼服务员给他们沏茶。要的金骏眉。

  很快茶就送上来了。

  “喝吧,冬天喝红茶好,暖胃,潇潇说的。”

  叶子喝了一口。

  “你什么时候跟李潇这么好的?李潇瞎眼了吗?”

  余斌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是我妹妹还是我冤家?怎么什么时候都是胳膊肘往外拐?别人都是圣母白莲花,你哥哥我就是混蛋臭流氓?”

  叶子噗嗤乐出了声。

  “对自己评价得还挺客观。行了,我也懒得管你。你爱咋地咋地吧。其实我知道,Amy也是个奇葩,你们俩的三观,不是正常人类的三观。”

  余斌瞥了她一眼。

  “别说乱七八糟的了。你跟赵伟成怎么认识的?怎么还要结婚了呢?他什么人呀,你了解吗?”

  “真奇怪,这话是你这样的人问的吗?他什么人,好人呗。我当然了解了,不了解我干嘛要嫁给他。”

  余斌想了想。

  “喝了茶我带你去见个朋友,潇潇也在那呢!”

  “好。正好,李潇说要请我吃全鱼宴呢,就今天了。”

  余斌没说话,心里想,到时候你能吃得下饭再说吧。

  ……

  雷军的病房里。李潇和郭凯森都已经到了。

  李潇和郭凯森把事情的原委跟雷军说了,并且告诉他一会儿余斌会带着叶子过来。

  不知怎的,雷军很是不舒服。他觉得这件事对梅晓洁很不公平,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李潇说,这是余斌的主意。他把叶子当亲妹妹看,他不想让她跟这样品行低劣的人混在一起。想请雷军帮个忙。

  雷军点头答应了。

  没一会儿,余斌就带着叶子来了。

  他们一进来,郭凯森和雷军都感到很有些紧张,屋里的气氛也霎时变得有些诡异。

  叶子看着周遭人的反应,感到很是莫名其妙,忍着笑问余斌:“不是说看你朋友吗?怎么都跟是你伙计一样啊?”

  余斌没理他,直接跟雷军说话。

  “你就是雷军啊!初次见面,你好!怎么样,听潇潇说,你恢复得挺好,要出院了是吗?”

  雷军第一次跟余斌见面,立刻觉得当初郭凯森几次在他的面前出丑,实在情有可原,这个人的气场确实很强大,让人无法亲近。于是雷军拘谨地笑了笑,忍不住努力坐直了些。

  “是的。都挺好的。谢谢余总惦记。”

  “不客气。我跟呼延也是很好的朋友,认识十多年了。他也跟我提过你,真的是无妄之灾,你也很不容易。你和呼延……你是是他……他亲戚家的小孩?”

  “嗯……算是吧,我嫂子,表嫂,跟呼延律师是……是亲戚吧。”

  余斌本就不是个容易亲近的人,雷军也不善交际,这样的一问一答,让本来就很紧张的气氛雪上加霜。

  李潇和郭凯森都看出了雷军的尴尬。郭凯森忍不住看李潇,想着让李潇想个办法调节一下气氛,李潇看懂了他的眼神,心想反正横竖就是一刀了,赶快切入正题也省得雷军在这儿受罪。

  “那个什么……军军,梅老师没来啊?她一般什么时候来?”

  雷军还没说话,郭凯森把话抢了过去。

  “我嫂子一般都是晚上下班过来。今天可能还得晚点。乾乾晚上要上兴趣班,阿姨这两天不舒服,嫂子让她在家歇着,她下班要先去接乾乾。”

  终于把话头引到梅家了,终于让干了半天的叶子有了说话的机会了。

  “你们说的乾乾就是那个小可爱吧?原来你是小可爱的爸爸啊!你儿子真是太棒了,我太喜欢他了。就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