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一十六 乱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2936 2016-12-03 09:49:38

  梅晓洁说得理直气壮,郭凯森不敢跟她发脾气,就气哼哼地瞪着雷军。

  雷军笑着摸摸他的脸。

  “别生气了。咱们不都说开了吗?怎么就非得钻牛角尖呢?养老院就是个名儿,其实跟住疗养院的性质是一样的。再说了,人家养老院是福利性质的,这要不是潇哥的关系,我也住不进去是不是?咱这是占便宜呢,占便宜还生气,傻不傻?最主要的,我住不长,我有家有业的,要不是为了养病方便,好好的住什么养老院啊,我又不老。别瞎捉摸,这跟咱小时候的事一点关系都没有,别瞎捉摸啊!”

  郭凯森的眼睛又红了,要不是碍着梅晓洁的面子,估计又要掉眼泪了。

  没再说话,噘着嘴打着了车,打开导航定了位,郭凯森的车慢慢驶出了停车场。

  养老院离医院不远,临着市中心,交通便利,环境更是不错。大院子很宽敞,楼虽算不上新,但里外都很整洁。

  有李潇带着,院长亲自出来接待,带着他们把整个养老院逛了个遍。

  梅晓洁很细心,特别关注了他们这的医疗条件,到了卫生室,跟医生护士聊了起来,感觉这里虽然不像医院那么专业,但一般的救护能力还是有的,这让她觉得很安心。

  院长给雷军留了个不错的单人间,房间虽然不大,但有独立的卫生间,朝向也好。雷军挺不好意思的,千恩万谢,并表示一定按养老院的标准多交20%。

  院长和李潇都拒绝了。

  院长姓靳。是个老阿姨,人特别和蔼亲切。

  “不用的。你的情况李老师都跟我说了,临时的,一定是临时的。等你恢复好了,有空常来这里给靳阿姨帮帮忙,常来看看爷爷奶奶就行。”

  从始至终,郭凯森推着雷军四处看,看得很认真,只是一直不说话,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知道郭凯森还在犯别扭,李潇趁着靳院长出去的当口,忙着给他做思想工作。

  “别瞎琢磨了,你以为现在住养老院这么可怕吗?那是传统观念,老掉牙了。中国都进入老年化社会了,以后所有的人都得住养老院,你我都得住,有儿有女也得住。跟你说句实话,现在上养老院跟上幼儿园一样困难,得提早登记,得托人找关系。再说了,军军这不也是为了能更好,更方便的养养身子吗?又不是常住。常住你乐意人家养老院还不乐意呢!人家晓洁还不乐意呢!难道你不希望你哥早点壮实起来,早点做手术,早点站起来吗?”

  李潇的话说得入情入理,郭凯森就算还有些别扭,但养老院的环境和氛围还是让他的心情变好了一些。可这么快就改变主意,支持雷军的决定,又觉得面子有些下不了。好在刚刚李潇提到了梅晓洁,郭凯森觉得有台阶可以下了。

  翻着白眼看看雷军,郭凯森赌气囔囔地说:

  “我瞎琢磨也没用,我算个屁呀!他们俩根本就不听我的。我告诉你潇哥,我哥现在有我嫂子就行了,才不理我呢!刚才在车上,我嫂子打我他都不管。”

  雷军和李潇都乐了。

  “潇哥,你说他是不是矫情?!”

  “呵呵,贱人,他就是个小贱人!”

  刚从医务室出来的梅晓洁也听见了郭凯森的话,立刻跑过来,边乐边捶打他的背。

  “就打你了,怎么着,不行吗?看你以后再敢乱发脾气!你们俩给我记住了,以后咱们家除了我,谁也不许乱发脾气,更不许随便乱摔东西,当然,这一点我也例外,因为我有准儿的,肯定不会摔超过十块钱的财物的。”

  郭凯森还没说话,雷军连忙跟着表态。

  “没问题没问题。这事就这么定了,潇哥当证人,咱家除了你梅晓洁,谁也不许随便乱发脾气,听见了吗,森森?还有,我提个建议哈,梅老师你摔东西的价值还可以略高些,20,定在20块钱比较合理。”

  郭凯森气得直打雷军。

  “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老婆奴!打死你得了!”

  李潇站在旁边跟着拾乐,电话响了半天才听见。

  电话是叶子打的。

  “潇哥,不忙来凑个局呗,我老公在卫鼎轩定了座,我介绍你俩认识。”

  ……

  李潇赶到卫鼎轩的时候,叶子和赵伟成已经到了些时候了。

  叶子说,她懒得客套,就按她自己的口味先把想吃的都点了,如果李潇还有什么想吃的,可以再要。

  李潇也没客气,问了几个自己感兴趣的菜,结果叶子都点了。

  赵伟成笑着说,你看,你们还真是好朋友,口味都那么一致。

  李潇本就是个脾气随和的老好人,对专业人士又总是心存敬佩,一顿饭下来跟赵伟成也处得很和谐。

  说实在的,此时的赵伟成心里乱得要命,手头上的事越来越复杂,他一手抓的大项目,做到今天,几乎可以认定,就是一个局,现在操纵这个局的人开始收网。

  开始赵伟成真的没怎么在意。就算是网,也捞不着老子这么条大鱼啊!可事到如今,这网越收越紧,他才发现好像还真有些脱不开身了呢!

  连着干了好几天,还是团乱麻,合作企业真相层层揭开,好几年的年报竟然都是假的,当初怎么就把他给骗了呢!

  看着这些资料,赵伟成刹那间都毒火攻心了,差点没给气撅过去。跟手底下人暴怒,可所有的人都是一副无辜的表情。

  当初这个企业找上门来,各方面的条件好的不要不要的,被赵伟成一眼看中,想拿它做个完美的Ending,于是楞就没让其他人参与,自己全程跟的这个项目,到如今一步步都是留下他的印记,想擦也擦不掉。

  赵伟成当了这一年来的老总,公司效益跟谢伟在的时候比,并没有特别明显的下滑,但福利上却比以前差了很多。实话说,这不全是赵伟成的责任,总公司调整政策影响最大,可员工不管这些,他们就是觉得这任老总德行很差,只要是自己升官发财,才不管手下人的死活。

  慢慢的,人才流失问题越来越严重,到了现在,需要有人来解决问题的时候,赵伟成才发现用得上的人已寥寥无几。

  一个头两个大,大Boss人在欧洲,隔着千山万水打电话骂街。骂得赵伟成都快忍不住了,对骂的词儿就堆在嘴边,他再多说几分钟,自己还真就管不住这张嘴了。

  放下电话,赵伟成想,不能在这么下去了,必须换个心境。于是让秘书在卫鼎轩定了包间,又给叶子打了个电话。叶子又邀请了李潇。

  搁以往,以赵伟成沽名钓誉的性格,遇见李潇这样的名人,那必是要猛往上扑的,可如今他真的是没这个心情,能不动声色地陪着他们东拉西扯已经是极限了。

  只不过歪打正着,赵伟成的表现,倒让叶子和李潇甚是喜欢。尤其是李潇,怕死了很多饭局中陌生的商人无端的纠缠,那些莫名其妙的拉近乎,套关系更是让他烦不胜烦,如今赵伟成恰到好处的礼貌和热情,让他很是受用。

  一顿饭吃到尾声,有叶子在中间,李潇和赵伟成的关系拉近了很多。

  李潇带了瓶窖藏多年的竹叶青,聊得开心,酒也喝得顺畅。余斌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李潇看看酒瓶,就说:“我喝酒了,你有没有空儿啊?有空接我一趟。我在卫鼎轩呢。忙就算了,我叫代驾也方便。”

  余斌立刻答应了,说半个小时以后到。

  放下电话,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就准备散了。

  穿外套的时候,李潇的手机不小心掉了。

  赵伟成弯腰去捡,拿起来送过去的时候,恰巧看到了手机的屏保,竟然是乾乾的大头照。

  快一年没见这孩子了,有些变化。好像不如小时候胖了,却更漂亮了。相片里的孩子不知道遇见了什么开心的事,那双大眼睛笑得都眯成条了,喜悦的情绪让人情不自禁想跟着他笑。

  “我跟你说得就是这个孩子!小孩是不是特别可爱?”

  叶子凑过来,赵伟成觉得自己快要失态了,连忙把手机往李潇手里送。

  “真是可爱,太可爱了。”

  赵伟成敷衍着。叶子和李潇却没在意。

  “这孩子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孩子,没有之一,真的。昨天要是孩子他爸爸妈妈在,我就真的认他当干儿子了,真的。”

  赵伟成的脸色变得难看了。叶子和李潇还是没有在意。

  “乾乾没有爸爸,他爸妈离婚了。孩子跟着姥姥姥爷过。你认干儿子的事,跟他姥姥说就行,姥姥能做主。”

  叶子有些惊讶。

  “真的呀?孩子性格这么好,原来还有个不完整的家庭啊。我还以为……”

  “咳,倒也没什么。我听森森和晓华都说过,孩子从小就跟着姥姥,父母离婚对孩子的影响不大。毕竟孩子还小。不过据说他爹挺渣的,为了利益,彻底放弃了这孩子的抚养权。具体细节我不是很清楚。这孩子她妈我认识,朴实。真的,特别朴实。好人有好报吧,现在她也挺幸福的,有个很好的未婚夫,也是个朴实又踏实的人。”

  叶子听了频频点头。

  “应该是错不了。这家人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好。能把孩子教育得这么好,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那是。他们家生活条件绝对在小康以上,但老的小的一点都不浮夸,太难得了。哪天我带你认识认识乾乾他妈,梅晓洁。”

  “好啊!到时候我和伟成——伟成,你怎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