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一十三 相见恨晚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119 2016-11-30 09:59:09

  米菲菲在老家呆了不到一个月,就离开了。这样封闭的地方,对于她来说陌生得没法生活。

  尽管父母亲人极力挽留她在多住些日子,起码等过了年再走,她还是毅然决然地背起行囊离开了。

  这次米菲菲的目的地是深圳。

  老妖已经早她一步先到了。

  折腾郭凯森的事,老妖自认为做得很隐秘,但还是被查了出来,一时间所有的通告都没了,就连夜总会的表演都不再用他了。

  老妖毕竟不是Mike,他识时务,懂进退,这个时刻,他明智地选择沉默。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他敢不知好歹地瞎挣为,敢出来问为什么,不但什么事也解决不了,被打掉牙齿,打折胳膊腿的可能都有,就算找个茬儿给他送进去过过集体生活的事,人家也未必办不到。

  那段时间,老妖规规矩矩在家宅着,每天必做的就是偷偷跟米菲菲联系,两认绞尽脑汁想着跑到哪儿,做点什么才能东山再起,结果俩人一致认为,就去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咱们就深圳了!

  北上广深,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方,凭咱们的聪明才智,一定能再创辉煌。项目也选好了,艺术培训。既不丢专业,又和原来的圈子有些距离,最适合蛰伏阶段蓄势待发。

  老妖是个勤快也有能力的人,到了深圳,租房,办相关行政手续,甚至还提前联系了几个过气的香港艺人,米菲菲到的时候,架子已经搭好了,很快,一所有模有样的艺术培训中心就挂牌开业了。

  米菲菲做演员不是把好手,但做生意却绝对有眼光又有运气。艺培中心项目定位精准,宣传做得恰到好处,一开张,所有的培训课程招生都超过了70%,尤其是老妖的舞蹈班,更是达到了100%。

  辛苦了这么久,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米菲菲跟老妖都流了眼泪。俩人觉得自己分别是励志姐,励志哥,浑身上下的正能量简直都能当中华道德模范了。

  当然,他们都是有理智的人,不能做那么嘚瑟的事。哭了一会儿,胡说了一阵,冷静下来的米菲菲和老妖,开始一本正经地展望未来,踏踏实实地策划后面的事了。

  米菲菲在深圳干得风生水起,余斌是知道的。如果他随便使些手段的话,局面只会不同。但他什么都没做,他心里清楚,有些事他不做,不代表没人想做,想做的那个人如果一旦做了,肯定会比自己狠辣十倍百倍,况且,这事真的做了,李潇会不高兴的。

  送走了Mike以后,李潇真诚地谢了余斌,特意提了米菲菲的事,江湖既然平静了,新一轮的杀戮没有任何意义。冤冤相报何时了,他希望他能活得单纯些。

  李潇这么说的时候,余斌忍不住想笑。单纯?这可是你希望就能达成的现实!再说,江湖又何尝能有平静的时候啊!不过他还是答应了他,表示只要米菲菲今往后老老实实做人,不再往她不该到的地方凑乎,他也肯定不会找她的麻烦。

  李潇给他一个不敷衍的吻,余斌心里在想,傻吧你就!像她那样的人,老老实实的就等于要她的命。活着就是为了折腾啊!等着吧,登高易跌重,等她耐不住寂寞的时候,我会让她永远不能翻身的。余斌想,米菲菲的下场会很凄惨。

  李潇的脑袋可装不下这么复杂的问题,这段时间,他的工作节奏缓了下来,有时间过过自己的生活,每天要做的就是怎么舒舒服服的打发这日出日落的大好时光。

  像他这样的公众人物,所谓的自己生活,就是宅在家里,上网,看书,打电动。日子单调,却让一直处在紧张工作状态的人,感到无比的轻松。

  很快李潇这个有钱又有闲的人,迷上了网购。最多的时候,一天要接近20件快递。周围的朋友们都成了受惠者,随时随地帮他消化千奇百怪的日用品,食物,衣物,这其中当然包括了郭凯森,还有雷军。

  这天晚上,李潇又带着一个包装精美的大盒子去医院看雷军。

  这是一个理疗仪,最新产品,又光谱又频谱的,写得神乎其神。李潇说他看了评价,一水儿的好评,对下肢瘫痪的病人有很好的辅助治疗作用,所以他都没犹豫立刻就买了。

  雷军都不好意思了。看着病房里那么多李潇买的补品,保健品,真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好。

  “潇哥,您……您……”

  雷军不好意思,李潇也不好意思。他知道自己的这种作派,会给别人造成心理负担。但没办法,他现在网购已经成瘾了,琪姐说他跟个变态一样了,表示如果他再敢给她瞎买东西,她就直接把他的淘宝账户给封了。

  “唉,我现在真的有些欲罢不能了。你们知道潍坊有个专门治网瘾的学校吗?完全按照戒毒所的模式管理的,琪姐说了,如果我要还是一天到晚的乱买东西,她就把我送那去改造。真是最毒妇人心,这么残暴的招她都想得出来。”

  大伙都乐了,乐完了就劝他真的要节制,郭凯森则快速打开包装,开始试验李潇带来的新产品。

  郭凯森的扶贫活动并没有达到公司预想的效果,媒体报道这次活动的时候,根本也没有什么他的消息。这让林丹华有些沮丧。因为这样,接下一部戏的难度也增加了不少。好在制片人毛老师对郭凯森很是喜欢,就算难,也还是锲而不舍地跟出品方争取。

  郭凯森真的很感恩,心里想这辈子如果不是公司不要自己了,就绝不换家了,就在这儿干到退休了。

  雷军挺同意郭凯森的想法,内心同样很感慨。回望哥俩走过的这些年,坎坷不少,可贵人也不少,没有他们的帮助与扶持,生活不会是现在的模样。

  没事的时候,哥俩聊起了前阵子扶贫的事,郭凯森特别跟雷军说起了叶子,言语中甚感遗憾:

  “真的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叶子老师漂亮谈不上,但绝对有才华,人也很nice,善良,真实,不光不势利眼,还讲义气,对我跟苏莉特别照顾,不知怎么的,我就觉得她有的地方特别象潇哥,跟她还挺有缘的。这么个人,怎么就瞎了眼看上那个傻逼了呢?好几次她跟我提她男朋友的时候,我差点说秃噜嘴,告诉他那货就是个渣子,赶紧离他远远的,越远越好!”

  郭凯森的话让雷军也忍不住感叹,可感情的事又有谁能说得清道得明呢?当事者迷旁观者清,可清的那个,很多时候,又无法叫醒那个迷着的。

  人这辈子,有些必须要受的罪没法躲,很多该遭得劫只能自己扛。

  叶子回了北京,很快就完成了手里的活,来T市了。

  赵伟成很忙。为了能如期去美国结婚,赵伟成把日程压了又压,这些日子几乎都泡在办公室了,根本没时间陪叶子。毕竟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总,不是那么容易说来就说走就走的,好多交接工作做起来也挺繁琐的。

  好在叶子也不在意,一来她是职业女性,知道工作的重要性,二来这次有郭凯森这个朋友陪着,她的假期过得非常愉快。

  一到T市,叶子就跟郭凯森联系了。郭凯森这阵子不忙,也没考虑太多,就带着叶子去了T市几个挺有特点的地方,叶子很开心。

  最开心的,还是认识了李潇。

  叶子说,她几乎不看国产的影视剧,唯一例外,就是看李潇演得剧。就算是烂剧她也看得津津有味。她说她喜欢的是李潇这个演员,喜欢他诠释人物时候透出的诚意和善良。

  叶子并不知道郭凯森和李潇的关系,彼此相遇甚是偶然。是郭凯森带着叶子去他们常去的一家餐厅吃饭,就是在那里遇见了李潇。

  彼时的李潇邋里邋遢的,完全不修边幅,跟荧屏上的形象完全不同,却照样把叶子给看呆了,她说她想象的李潇生活里就该是这样的,真实不造作。

  这顿饭三个人吃了一下午。后来就直接没郭凯森什么事了,李潇和叶子聊得别提多开心了,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出了饭店,郭凯森正好接了梅晓华一个电话,说他妈妈今天包饺子,让他来家里吃。如果可以,请李潇过来一起吃。

  梅母在医院见过李潇几次,特别喜欢这个一点架子都没有的大明星,这个大明星还特别喜欢吃她做得饭,所以才会发出这样的邀请。

  看看还聊得热闹的两个人,郭凯森说:“你等会,我问问啊——潇哥,是晓华的电话,阿姨包了饺子,问你有没空儿过去吃?”

  李潇特痛快。

  “当然有空了。你再问问阿姨,咱能多带一个人过去吗?她不太能吃——叶子你不怎么能吃吧?”

  叶子笑着点头,郭凯森也笑了,什么都没想就说:

  “听见了吗,晓华?潇哥想多带个人过去,不怎么能吃,呵呵呵!”

  电话的另一端,梅晓华笑着把话转达给梅母,梅母的大嗓门直接传了过来。

  “别说多一个,多两三个也行啊!不怕能吃,越能吃越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