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有你就有春天

一百一十 李潇的“鸡汤”

有你就有春天 者也 3055 2016-11-27 12:37:13

  郭凯森去参加公益活动之前,刚刚回来的李潇特意到医院看了雷军。

  李潇来得有些晚,毕竟是大明星,出入不像一般人那么方便,就算是这样,在不小的范围里,还是引起了小小的轰动。

  李潇本就是个非常随和的人,如今在这么个特殊环境,更是和蔼得一塌糊涂,合影的,签名的来者不拒,来的若是医护人员,他更是客气,不断地表示谢意,拜托他们照顾好自己的朋友。

  第一眼看见雷军,李潇心里特别难过。这都过去小半年了,眼前他的这幅样子样子还是那么不堪,可想当初郭凯森刚看见雷军的时候,该是多么的惨烈啊!

  这样的场面,李潇说不出什么客套话,只会实实在在地表示,该怎么治就怎么治,要请专家,要用最好的药,经济上有困难,他可以帮忙。

  李潇的实在,让雷军和郭凯森很感动,俩人把治疗的情况尽量简洁全面地给他说了,郭凯森特别提了洪梅,强调如今能有这么好的医疗资源,多亏了她。

  李潇听了频频点头:“真是太运气了。有这么个大专家给你把关,雷子,你一定能康复。”

  边说雷军边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大红包放在床头的小桌子上。

  “一点心意,就是给你加加油!”

  看着桌上的红包,雷军有心推辞,可又怕真的推辞,伤了李潇的一片好意,犹豫了一下,雷军真诚地对李潇说:

  “潇哥,您这么忙,还特意来看我,已经很感谢了,您还给我红包,我真的受之有愧了。其实,我一直想跟您说声谢谢,替森森跟您说句谢谢。这段时间,出了这么多的事,家里外面,让他受了太多的压力,多亏您罩着,不让真得把他压垮了呢。潇哥,我想说句有情后补,可又觉得真是没资格说。本来我也没有什么本事,现在身体又完了,想说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您说话,也没了底气。没辙,我真是认命了,潇哥,我只有红口白牙的说谢谢了!万分感谢。”

  听雷军说出这样的话,郭凯森心酸地都不敢看他。这么要强的一个人,能这么服软,心中的无奈真是无法言喻。

  李潇却不以为然,本不打算多坐的他,一屁股坐在了雷军的身边。

  “人这辈子没走到头之前,谁也不知道最后是个啥结局。看过阿甘正传呗,记得他妈妈关于巧克力的那碗鸡汤吧?特别对。什么叫身体完了,最多也就是干不了以前的工作罢了。干不了这个可以干那个,五花八门的职业,你怎么就知道你原来干的就是你最喜欢,最合适的?我从小爱动,协调性好,有运动天赋,体型又匀称,长胳膊长腿的,从上幼儿园起,就有各式各样运动项目的教练跟我们家长建议我学,到了小学三年级,我就被省体校选走了,练游泳。我可是参加过全国大赛,而且拿过名次的人!我代表我们省参加过全国少年游泳锦标赛,铜牌。”

  雷军和郭凯森都很讶异,尤其是郭凯森,更是惊得张大了眼睛。

  “真的吗?可我怎么记得您,您……”

  李潇忍不住笑了。他知道郭凯森是想起了当初刚跟他一起工作的时候,拍一场水中嬉戏的戏,自己失态地变颜变色,差点要请替身来完成一场根本就没有任何难度的戏的窘态了。

  “我现在真的很怕水,可以前也真的曾经是很有前途的游泳运动员。是一次特别偶然的事故改变了这一切。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天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撞了邪了,差不多是同时,我和另一个队员,在训练入水时,一个重伤了颈椎,一个当场死亡。”

  雷军和郭凯森一句话都说不出,愣愣的看着李潇。

  “一晃都二十多年了。恐惧已经融入我的身体。我在病床上躺了将近一年,情况比你还惨。医院说我肯定会高位截瘫,就跟桑兰那样,噢,还不如桑兰呢,人家好歹是在美国治,可我们连上海都去不起。家里人都绝望了,只有我奶奶坚信我不会。我爸爸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奶奶四十多岁才有的他。我爸爸结婚又晚,我负伤的时候,奶奶都78岁了。”

  尘封已久的往事,就这样被掀了出来。回忆起当初的事情,李潇不禁有些唏嘘。

  “我三岁的时候,妈妈就出国了。我爸爸为了支持她出去闯,把房子都卖了。可她走了不到一年,就写信回来跟我爸离婚。我爸爸是个很软弱的人,当时就崩溃了。从此一蹶不振,浑浑噩噩过日子。我是奶奶拉扯大的。我们互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为了给我治伤,奶奶快80岁学会了骑三轮车,每天拉着我来回快三个小时,找一个老中医给我针灸按摩。奶奶的决心和勇气真的感动了上天吧,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真的痊愈了,一年以后,不但行动自如,而且能跑能跳,除了不能再游泳,其他什么都不耽误。然后又是很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表演,就在这条路上走了下去,直到今天,还算小有成绩吧。”

  一段往事,让李潇讲得平淡无奇,但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历经坎坷磨难的人才会明白。

  雷军和郭凯森完全想不到,他们心目中那么高不可攀的李潇,曾经也有过那麽多不堪回首的从前。

  李潇的奶奶是在他得了人生第一个全国性大奖,看了电视直播之后,以90岁的高龄,欣慰地离开了人世的。

  这些年来,奶奶最疼爱的孙子并不在她的身边,她却从来不觉得孤独。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有这么多人拥戴喜欢,老太太除了开心也有些忧虑。那天看了直播,老太太给李潇打了祝贺电话,颤巍巍的说,宝宝,你是奶奶的骄傲。只是不管以后取得多大的成绩,要懂得惜福,不要忘了感恩。

  这是奶奶留给李潇最后的话,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话。

  奶奶最后的几年,李潇还不是很富有,但也比一般的同龄人有钱。因为工作,他不能陪着她安享晚年,所以李潇就会总给她打电话,寄钱,告诉奶奶多买好吃的,买补品,健健康康的,只有这样,才能多陪自己些日子。

  奶奶每次都会开心的答应,其实奶奶从不花孙子的一分钱,死后留下一个近十万块钱的存折,写得是李潇的名字,存的是孙子给她的所有钱。

  这个存折李潇一直收着,是他最珍贵的财产。

  当初姑姑和大爷们发现了这个存折,说这是奶奶的遗产,李潇不能独享,应该大家平分。李潇二话不说,拿出了自己全部的积蓄又找琪姐借了3万,凑了10万块给他们,让他们分遗产,坚决地把这个存折留了下来。

  后来李潇用自己第一笔上百万的代言费,以奶奶的名义,建了一所养老院。从那时开始,以后他的每笔收入,都会率先拨出一部分,打到养老院的账上。差不多十年了,李潇给养老院的捐款近千万。

  这件事很少人知道,李潇也不许公司用这件事做宣传。他说他这么做,不是自己有多崇高,他不过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来保持着跟奶奶精神上的的联系,他不想让尘间俗事打扰了这份纯真的感情。

  今天提起奶奶,李潇只是为了能让雷军和郭凯森树立信心,让他们能更有斗志。在他看来,雷军和郭凯森都是心地纯良的好人,他们和自己一样,懂得惜福,知道感恩,他希望这样的人未来会越来越好。

  李潇的话真的对这雷军他们哥俩很有帮助,也从心里更加敬佩李潇了。

  送走了李潇,看着时间也不早了,郭凯森打了水,帮着雷军洗漱。

  雷军现在坐起来还要别人帮忙,但上肢活动能力已经恢复得很好了。自己吃饭,自己擦洗,尽量不让别人帮。

  郭凯森和梅晓洁都知道雷军要强,所以也就依着他。虽说每次洗漱之后,都会累得得他出一身的汗,但他们也只能强忍着不舍,由着他折腾。

  都收拾利索了,郭凯森帮着他擦了擦汗,把床的坡度调舒服了,雷军半躺着缓了口气,跟郭凯森聊起了过两天就去参加的扶贫助学活动。

  说起郭凯森要参加的这个活动,雷军多少有些担心。这些日子,郭凯森的胃病有些反复,总反酸,恶心,时不时还会烧心,疼痛。

  按理说这个时候,郭凯森应该跟公司请个病假,休息一段,但这是公司为了帮助郭凯森重树健康形象,特意挑选的活动,绝对不能推辞。

  白天的时候,雷军让护工挂了胃肠科主任专家的门诊号,然后让他推着自己,咨询了专家的意见,开了一大堆的药。如今这些药就摆在床头柜上。

  “刚才我都说了,每个药盒上晓洁贴了服药须知,你要按须知服药,还要忌口,人家专家说了,胃病是复杂的疾病,最不容易好,所以要认真对待,听见了没有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